第六部 第一百九十四章 极品夫妻


  “成何体统!这真是成何体统!”谢知qiū吹胡子瞪眼睛,张老脸如tóng黑炭:“真真是家门不幸,气煞老夫!”

  在他面前,是站的笔直的谢广恩,不断地擦汗。承受着老祖宗的怒火… ◆
  一边,是tóng样的鼻青脸肿的谢丹凤和谈昙。

  楚阳等人一个个一脸正经,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老夫数年不曾管理家族,没想到现在家族的子女竟然被你教育成了如此模样!”谢知q■iū痛心疾首的指着谢广恩,手指头一个劲的哆嗦:“你做的好事!”

  谢广恩深深垂着头,一声也不敢吭。

  谢丹凤咬着嘴chún,怯怯的走过来,一手扶住谢知qiū的胳膊,摇了摇,撤jiāo道:“老祖宗……”楚阳等人浑身升起一片鸡皮疙瘩:这母老虎也会撤jiāo?

  谢知qiū更加是不堪,浑身一哆嗦,铁青着脸:“不要叫我!丹凤啊…”谢知qiū浑身哆嗦,有些老泪纵横的趋势:“我见你小时候乖巧可爱,就一直非常喜欢,没想到你父亲居然将你教成了这般mō样老夫真是痛心疾首……”

  谢广恩嘴巴猛地一张:怎么能怪我?这,我难道就不希望女儿是一个淑女?可这丫头就是这样的胚子……我能咋办?

  但虽然张开了嘴,却是死活也没敢说出口来。

  这句话说出来,后果严重之极,就算老祖宗不生气,女儿娘儿俩也能将自己扒了皮……

  “楚御座”谢知qiū羞惭的看着楚阳,老脸红如猴子屁股:“家门不幸,让你见笑了……”

  楚阳干笑:“哪里哪里,丹凤小姐xìng格爽朗开朗大方,正是难得的江湖儿女……”

  谢知qiū顿时老脸一红,咳嗽了几声。这直接就是野蛮泼辣加上有点天◎然呆,什么爽朗大方……

  眼睛一眨,道:“这么说这门亲事?还作数?”

  说着,老脸也是一红。

  心道,原本我还有些不大满意,觉得一朵鲜huā插在了牛粪上,现在看来,妈的鲜huā◇和牛粪要倒个个儿才对,人家肯要这个疯丫头就算是烧了高香了,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若是这个谈昙不要,这个重孙女说不定就要老在家里了……

  “当然做数!”楚阳义正词严,斩钉截铁的道。

  “那就好那就好!”谢知qiū如释重负,顿时笑得更亲切了,弯着眼睛道:“老夫现在看来,他们两个也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简直是天赐良缘,既然如此……”

  他转过头,威严地道:“广恩,那文定信物可带在手上?”

  谢广恩一阵憋屈:自古以来定亲,哪有女方先拿出信物的?都是男方先托媒人前来,然后商谈,纵然女方再是千情万肯,也要推拒,然后推选第二个媒人前来,直到第三个,才定下亲事,男方奉上礼金,是为三媒六聘:最后才是合了八字,女方交换信物这就算是板上钉钉了!

  怎么到了自己闺女这里,居然成了自己家先拿出信物?这是什么说法?

  “额这个”谢广恩在身上mō来mō去,其实他身上带的有,但怎么也要做个姿态呀。

  “爹!”谢丹凤跺着脚:“你咋回事?这么大的事,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居然忘了放哪里了?”

  谢广恩脸上一黑,没奈何,只得道:“容我找找。”

  “我帮你找。”谢丹凤一个箭步冲上来,就将手伸进了自己老爹的怀里,埋怨道:“真是事关女儿的终身幸福,哪有您这样鼻爹的……………”

  谢广恩几半气晕过去。

  这还没定亲呢,就已经迫不及待胳膊肘往外拐了?我不就是拿拿架子么?这还不是为你好?你居然就等不及了直接就上来掏口袋?

  瞧你还没过门就被人家揍得鼻青脸肿的,就这么急着嫁过去?挨揍去啊?!

  真真是岂有此理!

  还没来得及阻止,谢丹凤已经将自己老爹口袋翻了个底朝天,哗啦啦一堆东西落出来,谢丹凤已经一把抄了起来,抱在自己怀里,喜滋滋的跑到谈昙跟前,一拉谈昙,俩人就坐了下来。

  “看看,,你看哪个好?哪一个合适?”谢丹凤很是快乐的拨拉了一下,顺手拿起一块紫晶玉佩,翻来覆去看了看:“这块我挂着倒是tǐng合适……”

  随即就塞进了自己口袋,然后抓起另一块:“这一块给你嗯,这个我要了,这块给你……这一块……”

  谢广恩口袋里所有东西,刹那间被谈昙与谢丹凤分桩一般瓜分完毕。

  谈昙怀里满满的,有些犹豫,道:“这,不大好吧?”谈昙虽然也不怎么懂人情世故,但还没成亲就这么搜刮老丈人还是觉得有些不得劲。

  “有啥不好的?”谢丹凤呵呵一笑,随即骂道:“你这笨蛋,老娘我这一辈子就嫁这一次,这是文定之礼!只有这一回啊,最多还有一份嫁妆,其他的可就干瞪眼了。若是咱们下手晚了,说不定我爹这个吝啬大王直接一毛都不给你,那时候你就哭去吧!”

  谈昙目光一亮,mō着下巴道:“这话甚有道理”

  谢广恩浑身抖索起来,大怒的道!“你你……你这个孽障!你……还有半点女孩子群儿么?你……………,你竟然……”

  气的嘴角冒出白沫,眼看就要晕过去。

  “爹!”谢丹凤不满地道:“以后女儿出嫁了,可就要自己过日子了,您忍心看着女儿过的生活艰难吃不上饭么……”

  谢广恩脸色铁青,冷哼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袍袖一拂,气冲冲出门而去。

  临走居然气的晕了头,也没跟老祖宗打个招呼就没了影子。

  楚阳将伸进怀里的手又掏了出来,一脸无辜。

  他本想为师dì出彩礼,没想到人家自个儿的媳fù就完全搞定了:不仅一分钱没huā,而且差点将老丈人搞得光着屁股出门去谈知qiū老怀大慰:总算是将这祸害推销出去了。

  捻着胡子道:“楚御座,你看现在江湖动荡亲事可是宜早不宜迟……………”

  楚阳闻弦歌而知雅意,连连点头赞tóng:“老祖宗说的是。咱们要尽快将这件事办了。”

  谢知qiū大笑:“正合我意,你看,就让谈昙在我这里住下然后隔个半月二十天的,等丹琼回来,就将喜事办了如何?”

  楚阳吓了一跳:这么快?

  再怎么说,这事儿也要通知一下师父的。若是谈昙成亲孟超然居然没在场楚阳可以想象,自己的屁股一定会被孟超然揍成脸盆那么…

  “这事儿,我会尽快禀报师父。”楚阳急忙说道。

  “嗯,那就这样,我等你的好消息。”谢知qiū道貌岸然的站起身就准备走了:“丹凤,随我回去吧。”

  “不,我要留在这里。”谢丹凤不依。

  谢知qiū一皱眉:“成何体统?你待嫁之身还不赶紧回家,跟你母亲学学为人妻为人母之道?在出嫁之前,不准lù面。”

  谢丹凤仰起脖子道:“既然今日亲事已经定下了,那孙◇女儿就是人家的人了,谈家的人,自然要留在谈家,老祖宗,您给新重孙女xù的见面礼还没给呢……”

  谢知qiū终于体会到了刚才谢广恩的感觉,老脸刹那间就变成了一块炭。

  哼了一声满脸的纠结★◇女儿就是人家的人了,谈家的人,自然要留在谈家,老祖宗,您给新重孙女xù的见面礼还没给呢……”

  谢知qiū终于体会到了刚才谢广恩的感觉,老脸刹那nǚérjiùshìrénjiāderénle,tánjiāderén,zìrányàoliúzàitánjiā,lǎozǔzōng,níngěixīnzhòngsūnnǚxùdejiànmiànlǐháiméigěine……”

  xièzhīqiūzhōngyútǐhuìdàolegāngcáixièguǎngēndegǎnjiào,lǎoliǎnshānàjiānjiùbiànchéngleyīkuàitàn。

  hēngleyīshēngmǎnliǎndejiūjié丢脸:“让楚御座见笑了。”

  楚阳干笑着拱手:“哪里哪里:就让谢小姐在这里说会话吧咳咳,待会儿,我们会送谢小姐回去的。”

  谢知qiū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又摇了摇头再叹一声,显然万分纠结:连着叹了十几口气,突然身子一晃,就此消失无踪。

  谢丹凤追出门去:“老祖宗,您礼物还没给呢!难道你想赖?”

  远处传来噗通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高处掉了下来或者有什么人猛地摔了一跤……

  身后传来阵阵笑声。

  谢丹凤猛地回头抹了一把汗,拍着xiōng口道:“总算将他们弄走了!”突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大喝一声:“谈昙!你这个混蛋还不从实招来?”

  她咬着牙一步步逼近:“你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居然说自己是个怪物?”

  谈昙吓了一跳,道:“你……你怎么?”

  “哼!我们已经来了好一会了你说的话,我听见了一大半!”谢丹凤咆哮一声:“你以为我为何要将老祖宗他们赶紧气走?不就是怕他们问起你的不正常之处?你这个木头脑袋又不知道拐弯,万一搞黄了咋办?”…”

  顾独行等人集体怔住,原来这丫头也不是缺心眼尼啊。

  却见谢丹凤已经揪着☆谈昙的耳朵向着内室走了进去:“来来来,你跟我好好地说道说道……”

  “厉害!”纪墨抹了一把汗,竖起大拇指:“老大,你师dì这个媳fù,简直是大姑娘下蹲,不简单(不见蛋)啊。”

  楚阳哼◇了一声,翻着白眼道:“废话,你们这些世家子dì,能够在各自的家族崭lù头角的,有哪一个是真正的傻瓜?”

  众人一起笑。

  只听见内室之中谢丹凤的声音大刺刺的传来:“这有什么?不就是不吃饭么?吃灵兽内丹有什么?别人想吃,还承受不了呢!这说明你天赋异禀!””

  听到这里,楚阳等人集体又有了晕眩的冲动。

  啪啪的声音传来,应该是谢丹凤在拍着谈昙的肩膀:“放心吧,只要你不是吃屎,吃别的什么都没关系本姑娘认了!不就是灵兽内核么?等会我去家族的藏宝库转一圈,至于我的嫁妆,别的咱就不要了,把内核全部拉走吧。”

  只听谈昙欢呼一声:“老婆万岁!”

  外面兄dì七人翻着白眼抽抽着死了一地。

  极品夫妻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