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零六章 我好后悔!


  楚阳嘲讽地笑了:“第三,你们人人都是表现出没有修为的样子,想必也是吃子某种药掩盖自身修为,让别人看不透,从而丧失戒心,但……,高手就是高手,纵然再怎么隐瞒,也是高手。中文网因为你们的脚下,竟然溅不起尘土。”

  楚阳哈哈一笑:“这可是一条土泥路,如今天气干燥,马蹄子踩上去都有一团尘雾,刮一阵风都能尘土弥天,你们的人踩在上面却如踩在石头上一教……,岂不怪哉?难道现在nà些赶路送货的行当,都是有王座来干的么?”

  “第四,咱们初次见面素昧平生,竟然就送给我一个水囊……”,楚阳微笑:“这可是中三天,这么好心的人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纵然是你天性良善,也应该确定一下这个突○然遇到的人有没有打劫你们的心思吧?居然上来就热情的跟看到了亲爹似地,当人傻子么?”

  “有这么多的漏洞,我要是还被你们算计了,nà我岂不是比傻子还要傻?”楚阳淡淡地道:“你可知道,我在下三天测▲rányùdàoderényǒuméiyǒudǎjiénǐmendexīnsība?jūránshàngláijiùrèqíngdegēnkàndàoleqīndiēsìdì,dāngrénshǎzǐme?”

  “yǒuzhèmeduōdelòudòng,wǒyàoshìháibèinǐmensuànjìle,nàwǒqǐbúshìbǐshǎzǐháiyàoshǎ?”chǔyángdàndàndìdào:“nǐkězhīdào,wǒzàixiàsāntiāncè到铁云的时候,就凭着这样的蛛丝马迹,就将铁云国内潜藏了十几年的奸细全都抓了出来?”

  “如今你们居然用这种手段来对付我?”楚阳哈哈大笑:“ōu成武!你nǎo袋被驴踢了吧?”

  ōu成武★双目怒正,颤巍数的指着楚阳,突然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楚阳的元气也恢复的差不多了,眼中逐渐的露出杀机:“两位,时间差不多了;我该送你们上路了,黄泉之下,还有千的ōu家人在翘首以盼的等着你◆们去团聚,不要让他们等得太着急nà可是我的罪过了。”

  “慢着!”ōu独笑低喝一声,死死的看着楚阳:“我想知道纵然你看破了我们的伪装,但你终究是接触到了nà个水囊,而据我所知,这样的混毒乃是我们ōu氏家族独创!世间无药可解,也无人知道,纵然是君级高手,也无法凭着自己的修为硬抗,你是怎么做到的?”

  楚阳哼了一声:“这个你不需要知道!”锵的一声,九劫剑已经在手,冷冷喝道:“ōu独笑,现在该你了!”

  一边的ōu成武突然惨笑一声,身上冒出黑烟楚阳眼神一斜,一剑横斩,到光流星一般飞过,将ōu成武的nǎo袋生生砍了下来,将剑尖一挑,划破ōu成武的胸前衣襟,将一本书挑了出来这本书上,正源源不断的冒出黑烟。

  楚阳元气到处,黑烟顿时泯灭!

  “我就知道,这东西在你身上,难怪我搜遍了ōu氏家族都没有找到!”楚阳冷笑一声,只见在nà本书的封面上写着四个黑漆漆的字万毒邪经!

  正是ōu氏家族赖以成名的独门秘籍!厚厚的,像是一块小砖头!

  ōu独笑睚眦欲裂,看到自己父亲惨死在自己面前,不由得热血上冲大吼一声冲了上来,身形飘忽,捉摸不定身上冒出浓浓的带着腥味的黑色雾气!

  正是ōu氏家族家主才能修炼的嫡传神功毒煞魔功!楚阳现在的修为已经远远的高与ōu独笑,身子一转,已经闯进了黑雾九劫剑迎面怒射!

  ōu独笑惨叫一声,心口中剑随着刻尖★拔出,鲜血飓射而出,但他依然踉跄不倒,死死地捂着胸口,艰难问道:“你……你为何不怕毒?”

  楚阳就在黑烟中,一双澄澈的眼睛看着ōu独笑,缓缓道:“我不怕毒,因为我是…………九劫剑主!世间无论什●么毒药,对我都是全无用处!”

  ōu独笑两只眼睛顿时一凸,几乎从眼眶之中掉了出来!纵然是已经受了知名重伤,但这一煎依然感到子血液在自己身体里面急速奔流!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ōu独笑无神的看着楚阳,突然仰天惨笑,状若疯狂,大叫道:“我好后悔!我好后悔!”

  终于扑通一声仰天跌倒,身子抽了抽,就没了声音。首.发

  人虽死,但双目却是依然圆睁,nà僵直的瞳◇孔里面,没有悲伤没有怨恨,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后悔!

  他的身体逐渐慢慢的开始皱巴巴的,活力尽失。

  楚阳看着ōu独笑死不瞑目的双眼,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他完全能够明白,ōu独笑最后说的,我好后悔!我好后悔,是什么意思!

  九劫剑主!

  九劫剑万年出现一次,也象征着,上三天即将天翻地覆,现有的九大主宰家族,将会一一下马,未来的九重天,必然是九劫剑主的九个兄弟组成新的主宰家族,主宰九重天!

  这是九重天大陆九万年以来没有变过的惯例!

  原本也有人想要对抗,每一次改天换地,都由原来的九大家族与九劫剑主进行不死不休的战争;但每一次,都是九劫剑主获胜,改变了九重天的局面!

  ōu独笑本来也有这个机会!

  只要他跟谢丹琼的家族一样,以诚待人,从nà时候结交楚阳,获得楚阳的好感,未来的九重天,又岂能没有ōu氏家族一席之地?

  纵然不能成为九重天的九个主宰家族之一,但整个ōu氏家族入主上三天,成为大家族,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nà本是ōu氏家族自从建立以来,无数代人梦寐以求的终极目标!也是九重天大陆至高无上的荣耀!

  本来已经是唾手可得!命运之神已经将这今天大的恩赐降临到了ōu氏家族,但却因为一时的贪欲,葬送了这个万年仅有的机会!还将自己的家族,带进了陨落的深渊!

  落得整个家族将近万人鸡犬不留的下场!

  ōu独笑岂能不后悔?

  nà时候,ōu氏家族分明打定了主意要结交好楚阎王的啊!甚至都已经开了会,准备原封不动的还给楚阎王银子,再与楚阎王公平交易,

  就算是变了卦的nà个时候,ōu独笑心中也曾经反对过的;而nà时候家族的决心还不qiáng;只要ōu独笑坚决反对,事情依然可以扭转!

  但,却是鬼使神差的在nà种关键时刻升起了贪欲生气了野心!最终导致不可收拾……

  ōu独笑怎能不后悔?

  恐怕他纵然歼了,死后若是有灵他也能无穷无尽的后悔一直到千耿万世!

  看着这位临死前大呼‘我好后悔,的ōu独笑,楚阳也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 这本应该是未来的中三天十二位风云人物之一啊!还未开始成长,就死在了自己手里。嗯起前世ōu独笑纵横中三天,一身毒术令整个中三天颤栗的雄风英姿楚阳哨叹不已。

  你好后悔,但我又何尝不惋惜遗憾? □
  若是你能与我倾心相交,未来的九重天之路能有你这么一个精通用毒的家族协助,nà,我的九劫剑之路将会好走多少?

  九重天之战“毒,这一个字,能够无声无息的解决多少敌人?

  能够避▲免多少我这边的兄弟伤亡啊!

  只可惜,你选了另一条路!

  在下三天,大赵中州城我就已经觉得你这位毒煞会是一个qiáng大的敌人或者臂助。

  在中三天定军山,我更是已经径放出了善◆意,透露出了结交的意思,要不然…………为何要宽限你们?为何又给你们nà么优惠的条件?

  我楚阎王银子虽然多,但也不是随便扔的败家子啊!

  在下三天中州城的时候,你ōu独笑虽然狠毒,但却还是性情中人;在中三天定军山的时候你依然还有一份赤子之心。但为何到了关键的时放,你却突然被野心蒙了眼睛?

  你终究还是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你后悔,但你死到临头才知道后悔,应该知道后悔已经是没有用的吧?

  别矣,毒煞!

  不!从此之后,九重天世界,再也没有毒煞!

  楚阳轻轻的叹息一声,伸出手,将ōu独笑大张的眼睛抚合心中默默的说道:送你最后一程,让你在这世上闭上眼睛,也为了让你在nà个世界睁开眼睛。传说死不瞑目的人到了幽冥世界会是瞎子我不愿意你成为瞎子。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今世的ōu独笑,而是为了前世nà叱咤风云的毒煞!

  今生的ōu独笑不值得我这么做但前世的毒煞值得!

  前世的时候,有谁知道nà中三天的十二位风云人特,就是我的梦想!

  尤其是站在巅峰的暗竹、黑魔、孤独、毒煞、邪公子、天不如!

  是我的梦!

  楚阳站起身来,低喝一声,双掌柜出,在地上轰的一声击出一个大洞,将ōu独笑父子和ōu家高手的尸体都放进了里面,双掌连推,堆起一座坟墓。

  九劫剑刷的一声飞出,路边的一棵大树齐根而断。剑光呼呼,刹nà间一截树身已经变成了一块光滑的墓碑,立在了墓前。

  楚阳想了想,终于运刻如风,在这块简陋的墓碑上庶上了几个字。

  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起身如飞而去。一直到身形消失,竟然没有回头。

  夕阳残照,映射在墓碑上,也照出了上面的字迹。

  没有死者姓名,没有任何介绍,只有一首诗。

  恩怨纠缠是江湖,

  英雄豪杰也虚无;

  君之后悔我之憾,

  梦幻云烟谁赢输?

  今生前世何足论,

  古往今来谁无辜?

  黄泉碧落群雄舞,

  九重天阙再无毒!

  这首诗,或者是纪念前世的毒煞,或者是楚阳自己的感悟。但楚阳从这◇一庶起,前世的执念,突然烟消云散。

  正如楚阳这首诗中所写:“英雄豪杰也虚无……梦幻云烟谁赢输?今生前世何足论?古往今来谁无辜?”

  前生,毕竟是不存在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