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一十二章 哪里胖了?【第四更!】


  顾妙龄抿抿嘴,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青年,眼中竟然控制不住的有泪光闪烁,只觉dé喉头堵塞,竟然说不出话来,低xià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咳哼,咳哼,咳哼……”顾云澜有些不乐意★,咳嗽几声,心道,我这么大一活人站在这里,居然在你眼中就透明啦?

  “咳咳……义父,您……您也在啊。”顾独行这才将眼睛从顾妙龄shēn上挪开,搓了搓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什么叫我★也在?”顾云澜怒道:“这是我的家,我不在这里,去哪里?”

  “咳咳……我是说……这个时间,您不是应该在书房呢吗?”顾独行急忙解释。

  “哟呵?怎么,嫌老夫碍事了?”顾云澜一翻眼皮:“顾独行,你啥意思?”

  顾独行傻眼:“没……”

  “没什么没?!”顾云澜大怒道:“你这个不孝之子,忤逆之子!混账的niè障,回来之后,居然不来请安,就直接一路叫喊什么小妙姐……”

  哼了哼,老头气涌如山:“老夫就算不是你的义父,也还是你的老丈人吧?你就是这么放肆的?跑到我家里来找我闺女,见到我还dé来一句:你咋也在?”

  顾独行满脸通红,认罪服输。

  顾妙龄更是一张脸红成了柿子,推搡自己这个语无伦次的老爹:“爹……您先出去……”

  顾云澜顿时傻眼,无意识的点点头:“好吧……我先出去……”突然醒悟过来,怪叫一声:“闺女,你也赶我走?!”

  两人一脸黑线。

  “好吧,我走,我不在这里碍事……”顾云澜表面气哼哼,心里乐哈哈抬脚就往外走;心道,若不是老长时间没见你想看看你,老夫才不会在这里……哼。

  走到凉亭出口,突然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独行,你现在到了什么阶位了?到了王座二品了没有?”

  心道不可能这么快吧,去年才突破的王座一品;这速度已经很快了,我其实不该如此苛求的……

  顾独行恭恭敬敬的道:“侥幸不辱使命,孩儿现在是一品剑帝巅峰,快要冲进二品了。”

  早有预料的点点头,顾云澜捻着胡子:“一品剑帝巅峰也不错,加把劲,早日冲进二品王座,希望你能在十年内冲到皇座……”

  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去,步履沉稳。

  走出三步,突然浑shēn一震,僵直了起来,张口结舌的猛地回shēn:“你刚才说什么?一品剑帝?巅峰?”

  顾独行挠挠头,有些纳闷的道:“是啊。”

  心道义父真是有意思,我都一品剑帝了,居然还让我加把劲,早日冲进二品王座……那我dé加把劲退步才行?

  “一品剑帝……巅峰……”顾云澜嘶的一声,正在捋胡子的手一抖,竟然揪xià来一撮,嘴歪眼斜,木讷的回过头,踉踉跄跄的往外走。

  突然一声大叫:“剑帝?!”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只觉dé头脑中一阵迷糊,shēn子一歪,扑通一声摔进了荷花池,池水四溅!

  我做梦了……

  他说的竟然◆是剑帝……

  顾独行顾妙龄大吃一惊,急忙手忙脚乱的将老爷子从荷花池里拉上来,顾云澜浑shēn如同落汤鸡,兀自哆哆嗦嗦问道:“你……真是剑帝?那个,皇级的剑帝?”

  “是啊。”顾独行严肃■认真的点头。

  “剑帝……”顾云澜推开他的手,失魂落魄六神无主的晃晃悠悠走了出去,一路走一路念叨:“剑帝……剑帝……剑帝……”

  顾妙龄担心的看着父亲走出去,良久不语。

  顾独行想说话,但抓了半天脑袋,傻笑了半天,居然不知道说什么。

  终于,顾妙龄低声问道:“你真的成了剑帝?”

  “那还有假?”顾独行傻笑一声:“我骗谁也不能骗小妙姐啊。”

  “死相!”顾妙龄见他傻乎乎的样子,不由抿嘴一笑。

  就在这时,远方才终于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喊:“剑帝!!!”显然,那位可怜的顾氏家族的家主大人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

  “爹爹终于完全清醒了……”顾妙龄眼波流转,快乐的一笑。

  一笑之后,两人又傻傻的沉默xià来。

  久别重逢之后,两人都是感觉有千言万语要说,但真正彼此面对的这一刻,却都是发现脑海中一片空白,休要说什么长篇大论,就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顾独行苦恼的挠了挠头,又碾了碾脚尖,然后转了个圈,再抬头望天,张张嘴,又闭上,然后又开始挠头……

  顾妙龄手里拿着锦帕,低xià头,似乎在绣花,但却是半天没扎进一针去,心中如同小鹿在跳,砰砰砰,砰砰砰……

  “咳咳咳……咳哼,咳哼……咳哼咳哼……”顾独行不住的咳嗽着,想要找个话题,却死活想不起来,只好一声连着一声的不断咳嗽。

  顾妙龄低着头,心如鹿撞,咬着嘴唇,心道,看这个傻傻的家伙第一句说什么……

  “咳哼……”顾独行终于想起了话题:“……小妙姐,你冷么?”

  顾妙龄一怔,抬头看了看中秋的阳光,貌似现在还很热的好吧?

  “不冷。”顾妙龄低着头道。

  “咳哼……那你……你热么?”顾独行锲而不舍的问道。

  “也不热。”

  “咳哼咳哼……”顾独行又连声咳嗽起来,这一刻无比的盼望,若是楚阳的口才在自己shēn上?或者纪墨和罗克敌的口才也行啊。实在不行,哪怕是谈昙的不着调,也能轻松打开局面哪。

  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了一个话题,喜孜孜的道:“小妙姐,我发现你好像胖了一些,嘿嘿。”

  “啥?”顾妙龄顿时脸上一黑:“胖了一些?”

  女子最忌讳的,就是这个‘胖’字,顾妙龄焉能例外?

  “嗯嗯,”顾独行心中暗喜:终于打开了僵局啦,无比肯定的点点头,道:“是滴是滴,看上去,貌似腰也粗了……”

  顾妙龄俏丽的脸顿时乌云密布,眉梢眼角,也渐渐有风暴在汇聚。喘息也粗重了起来,一双纤纤玉手,死死的捏着锦帕,骨节都发了白,似乎那锦帕就是顾独行,正在被她狠狠地揉搓成好几瓣……

  该死的……

  似乎也察觉了不妙,顾独行急忙补救,陪着笑,小心翼翼的,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其实没怎么胖……只是丰满了一些,对,对,丰满,嗬嗬……”

  顾妙龄一跺脚站了起来,狠狠的看了他一眼,面沉如水,重重的跺着脚,就往外走去。

  这跺脚可真,直震的荷花池之中的水也漾起了圈圈涟漪。

  顾独行大惑不解,迷惘的眨巴着眼睛,我哪dé罪她了?怎么貌似很生气的样子?

  “小妙姐……”小心翼翼地。

  “不要叫我!”强压怒火地。

  “小妙姐……”顾独行无辜的道:“你咋地了?”

  顾妙龄无力地闭上眼,站住,胸膛不住■起伏,突然寒着脸转回头,看着顾独行,嘴角勉强的牵出一个笑纹:“小弟,我胖了么?真的胖了么?哪里胖了?”

  顾妙龄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彩。

  顾妙龄这一站起来,顿时显dé袅袅婷婷,仪态万方◇,shēn材高挑,****,小腰盈盈一握,shēn材标准到了极处,就算是兄弟们之中最挑剔的楚阳在这里,只怕也是挑不出半点毛病。

  顾独行瞪着眼,感觉香风缭绕,一时间如在云里雾里,顿时色授魂与,神魂颠倒,还以为小妙姐在正经的跟自己讨论问题,上xià看了看,老老实实认认真真的道:“这里貌似胖了一些……”

  说着,目光呆滞的在顾妙龄高高耸起的胸部比了比……

  “还有这里,似乎也胖了一些……”说着,又在小妙姐隆起的臀部比了比……

  砰地一声,顾独行掉进了水塘……

  水花四溅!

  岸上,顾妙龄收回刚刚踹出的脚,红着脸咬牙切齿:“流~~~氓!”

  顾独行狼狈万分的从荷花池冒出头,摸着脸上的水珠,悲愤的道:“这是干啥?这是干啥?”

  顾妙龄冷哼了一声,蹬蹬蹬往外就走。

  顾独行从水中哗啦一声跳出来,湿哒哒的跟在她shēn后,心中想:难怪小妙姐会生气,从后面看才知道,这大了走起路来也好看……

  “你跟着我干啥?”顾妙龄余怒未消,该死的家伙,居然敢说我胖……

  顾独行被冷水一浸,脑筋也好使了起来,急忙道:“你是我老婆,我不跟着你跟着谁?”

  “谁……谁是你老婆?”顾妙龄脸上顿时一红,shēn子似乎也酥软了一xià,无力的抗拒道:“我……我才没有答应!”

  顾独行不语,两人沉默的在路上走着,一前一后○,眼看就要快到了顾妙龄的闺楼,顾妙龄终于停xià脚步:“你刚回来,家里这么多事,你还不去处理,跟着我做什么?再说,你shēn上湿哒哒的,还不去换衣服。”

  说到后来,却是有些心疼了。

 ☆● “哪有湿哒哒的?这不是很干爽么?”顾独行道。他现在乃是剑帝,运功烘干一件衣服还是轻而易举。

  顾妙龄哑然回头,见他果然衣服干爽,不由抿嘴一笑,道:“快去吧,爹爹肯定在等你呢。”

  “▲ “nǎyǒushīdādāde?zhèbúshìhěngànshuǎngme?”gùdúhángdào。tāxiànzàinǎishìjiàndì,yùngōnghōnggànyījiànyīfúháishìqīngéryìjǔ。

  gùmiàolíngyǎránhuítóu,jiàntāguǒrányīfúgànshuǎng,búyóumǐnzuǐyīxiào,dào:“kuàiqùba,diēdiēkěndìngzàiděngnǐne。”

  “不,我先跟你说说话再去。”顾独行眼中闪烁着深情:“小妙姐,你不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你……”

  …………

  一天一夜没睡,总算整出来四章存稿……,果然留不住,全部发了;我明天继续码字……晚上还有更新!今天特大爆发,求月票!双倍!已经开始!请兄弟姐妹们,支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