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骂你一顿出出气!


  莫天机干笑两声,急忙伸年肃容:“楚兄,请。请进!”

  “自然是要进去的!都来到nǐ家门口le,难道我还在大街上站着不成?”楚阎王yī翻白眼,丝毫不客气的当先大踏步,大咧咧的就进入le莫氏家族的大院。

  莫天机眨le眨眼,饶是他智比天高,此刻也是yī头雾水:这货……今天吃药le?我咋得罪他le?

  怎么yī张嘴就要抬杠的样子?

  “楚兄……现在的江湖局势……”莫天机与楚阳分宾主坐定,微笑着说道。

  “茶!”楚阳yī抬手,翻翻白眼,打断le他,拉长le声音:“天机茶!”

  莫天机yī句话说le半句就被憋le回去,但他涵养极好,丝毫不动怒:“哦,居然忘le奉茶,是小弟的不是。”急忙去沏茶。

  不大yī会,yī杯热腾腾的茶水就端在le楚阳面前:“楚兄,请。”莫天机的姿态放得很低。没法,现在有求于人,不得不低姿态。

  就让这家伙扯yī会顺风旗吧。

  “这茶……没毒吧?”楚阳狐疑地看着莫天机。

  莫天机嘴角yī抽,再好的修养也几乎被他气得崩溃,那种令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顿时就僵在le脸上,干巴巴的yī笑:“怎么会,呵呵,楚兄真会说笑话。”

  “其实有毒我也不怕。”楚阳端起茶杯,喝leyī口,笑眯眯的道:“nǐ说的没错,就是在跟nǐ说笑话。”

  莫天机为之气结。

  大家也都不是第yī次见面le,我就实在是不明白le,为啥每yī次见面nǐ总要给我甩脸子看?

  这么做……也忒无趣le吧。

  楚阳喝着茶,目光斜斜地看着莫天机,心道:丫的,就nǐ还觉得委屈?奶奶地,前世老子整个儿被nǐ坑的直接神魂破碎……nǐ爱nǐ妹妹?……nǐ算老几?擦!

  nǐ们是兄妹关系!至于搞得要死要活的么……

  至于本少呢”,才是轻舞的男人!yī辈子相伴终生的人!

  不收拾收拾nǐ这货,是在出不le前世最后时刻被围攻的那yī股怨气!

  我容易吗我那时候我都哭lenǐ知道不…”

  “楚兄。”莫天机喘le口气,脸上挂起温文的微笑,施施然坐在楚阳对面,推心置腹的道:“楚兄,不知为何,在下三天第yī眼见到nǐ,我就觉得楚兄nǐ,是yī个可以依靠,可以交心交肺的朋友……所以莫某对楚兄,yī直是倾心相交……不过……”

  “不过啥?”楚阳揣着明白▲装糊涂,很是坦荡磊落地、豪爽的道:“莫兄有话请直说无妨。”

  莫天机吞leyī口气,犹豫leyī下,终于道:“不过楚兄却似乎yī直对小弟有戒备之意……下三天,nǐ我交谈甚欢,但我能感觉得出,n◎ǐ对我的忌惮;定军山yī见楚兄对我更有怨气……莫某无奈,自问莫某并没有任何地方对不住楚鬼……”

  莫天机真诚地道:“自然,若是有什么地方天机做得不对还清楚兄不吝赐教。天机yī定改过。”

  他微微叹leyī口气:“毕竟,nǐ我现在乃是风雨同舟:任何心不齐,都是覆灭之灾祸……务必要在大战到来之前,消除所有心结,我yī片赤诚之言,敞开心扉推心置腹,还清楚兄莫要嫌我冒昧才是。”

  莫天机是极聪明的人,几句话就判断明白le:楚阳肯定是对自己有意见。但现在是非常时期,两个人都属于领导阶层,任何意见,都能够导致几大家族万劫不复。

  所以莫天机先不说形式,先将这件事化解le再说。再怎么说,楚阳先救le莫轻舞,又妙计干掉le莫天云,更将莫轻舞送进两位至尊门下……

  可以说楚阳对莫氏家族恩同再造!莫天机心中就算再不爽,也绝不会忘恩负义恩将仇报。若不是有这几层关系,现在楚阳在莫天机面前摆谱,恐怕早被他轰le出去……

  当然,莫天机哪里知道楚阳纯粹是在出气,就算是有意见,也绝不会在这等关键时刻使绊子:只是想要收拾收拾他而已。

  当然,莫天机更加不会想到,自己是哪里得罪le这位楚阎王,导致他每次见面前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他自认为无辜的要命却万万也料不到,自己不仅是得罪他le,而且得罪的还不轻。最要命的是……还是自己上yī辈子得罪他的。

  莫天机就算是再神盘鬼算又哪里能算得出来楚阎王此刻的心事?

  “莫兄多虑le……”楚阳摆出yī副开诚布公的样子,深深叹息:“莫兄想必也知道我在下三天,最大的敌人就是第五轻柔……”

 ■ 莫天机点头,心中却道,咋又说起le第五轻柔?

  “第五轻柔运筹帷幄,平静淡然,却是决胜千里。

  我在他手上吃过好大的亏。”楚阳叹息,摇头:“而莫兄的神态,也是yī副智者的样子,什么事■ mòtiānjīdiǎntóu,xīnzhōngquèdào,zǎyòushuōqǐledìwǔqīngróu?

  “dìwǔqīngróuyùnchóuwéiwò,píngjìngdànrán,quèshìjuéshèngqiānlǐ。

  wǒzàitāshǒushàngchīguòhǎodàdekuī。”chǔyángtànxī,yáotóu:“érmòxiōngdeshéntài,yěshìyīfùzhìzhědeyàngzǐ,shímeshì情都是云淡风轻,成竹在胸。看到莫兄,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le第五轻柔……心中就……呵呵呵……惊弓之鸟的心态,莫兄莫要放在心上。”

  这算什么理由?

  莫天机哭笑不得,看到我就想到第五轻柔?我跟第五轻柔有什么可比性?他却不知道,在楚阳的心里,莫天机和第五轻柔是真的划等号的。

  只是在心中腹诽:以nǐ这么说,岂不是看到yī块石头nǐ就能想到上三天?毕竟上三天的石头和中三天的石头都是yī样、yī样、yī样的啊。

  真真是不可理喻!

  “自然,对莫兄nǐ,也有些不满之处,只是不好意思说。”楚阳云淡风情轻的笑道:“喝茶,喝茶,请请。

  居然反客为主。

  “还清楚兄开诚布公!”莫天机神色郑重:“等有错处,必然认错!哪怕是被楚兄骂yī顿,也是绝无怨言。”

  “真的没有怨言?”楚阳慢慢的放下茶杯。

  “那是自然。”莫天机神色坚决。

  “真的想让我骂yī顿?”楚阳斜着眼。

  “若有错,甘愿挨骂!”莫天机严肃的道。

  “恩……既然nǐ都这么说le,不骂nǐ我倒是不好意思le。好吧……那我就骂nǐyī顿。恩……我说nǐ是不是脑子进le水?啊?”楚阳蓦然的就爆发起来,砰的yī拍桌子,瞪起眼睛,毫无半点预兆的就开始雷霆暴怒:“nǐ说说nǐ做的这叫什么事!啊!就算nǐ脑袋被门缝夹le,就算nǐ脑袋被驴踢le!也不能这么办把?nǐ傻呀?nǐ缺心眼?!”

  莫天机登时懵le,没想到这货这么不客气,客套yī句,居然真的义愤填膺的骂le起来

  这没头没脑的yī顿臭骂,直接让莫天机五迷三道,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心中想道:难道我真的在无意之中做le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霎时间脑海中过电影yī般将这段时间做的事都回想leyī遍,没啥啊?

  莫天机愣愣的眨着眼,可是这顿骂……从何而来?

  他却是不知道,楚阳想要骂这yī顿,已经想le两辈子le。哪怕莫天机啥也没做错,也要指着鼻子臭骂yī顿出出气!更何况这家伙的确有短处在自己手里捏着?

  “当初莫天云对nǐ有杀心,对小舞也有杀心,nǐ不缺心眼吧?不会不知道吧?nǐ就带着四个王座就下去le?四个王座算个屁啊!啊?能保护的le么?”

  “下去之后,nǐ居然利欲熏心,扔le妹妹就去寻宝藏,我都没好意思说nǐ,那宝藏比nǐ妹妹还重要?那可是nǐ亲妹妹!nǐ害的小舞受伤,yī直到现在闷闷不乐心结难开!居然还不知道nǐ错在哪里?骂nǐnǐ居然还迷惘le?nǐ脑袋里是豆腐渣啊?!”

  “nǐ回来之后,我不是说过让nǐ◆酌情说话?尽liàng的吹!使劲的吹?nǐ若是听le我的话把我吹的天上有地下无,nǐ们莫氏家族那几个欺软怕硬的老顽固能敢这样对小舞?”

  “nǐ可倒好,牛皮吹没吹上去,居然还将星梦轻舞刀给送l●e出去,让小舞天天抱着yī个破刀鞘在那里哭,nǐ倒是挺潇洒,拍拍就去le沧澜战区?”

  “而且nǐ竟然都没给她留下yī个可以说话的人?nǐ知不知道这对yī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来说是多残忍?恩?”

  “最离谱的是,那么长时间,nǐ为le不愿意见莫天云。也为le构筑nǐ的班底实力,居然那么长时间yī直到小舞离家出走nǐ都没回来看她yī次!忒过分!亏nǐ口口声声说小舞是nǐ的心肝宝贝!有nǐ▲这么对待心肝宝贝的么?简直是没心没肺!”

  莫天机呃呃连声,目光呆滞;被骂的yī头汗,被这连珠炮yī般的轰炸说的晕头转向,回不过神来。

  敢情这位楚阎王生气居然是为le这事儿……我算是▲明白le。

  再说这件事自己做得的确是有些不周全,被人骂,也是活该。但……怎么看这位楚阎王,怎么都有yī种公报私仇的感觉呢?

  “还有,nǐ看看nǐ这yī次搞的计划,算是什么玩意儿,nǐ还神盘鬼算呢,鸟!nǐ算得个卵子!nǐ倒是将整个江湖都算计进去le,可是收场却不按照nǐ的计划,来le!怎么,麻le爪子le吧?不知道怎么办le吧?无计可施le吧?nǐ不行le吧?擦le吧!”

  楚阳tòng快淋漓的发泄leyī大顿,感觉浑身上下三百六十五根骨头连着灵魂经脉都透着无比的爽利,端起茶杯yī饮而尽,重重地墩回茶几上,横眉竖眼:“倒茶!愣着干嘛!这么没眼色气!亏nǐ还神盘鬼算呢,茶杯都空le没见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