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后悔么?


  少年黑鹰身午震动了一下,失声道:“什么?”

  他想了很duō种可能,想着董无泪或者是来乞饶,或者是来谈条件,或者是来臣服,或者是来”,

  但他却真的没想到,董无泪什么都没有做,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现在的情况,董无伤已经是必死无疑!但董无泪若是真的狠下心来,虽然是九死一生,却也有万一能够闯出重围活着回去的把握。

  但董无泪竟然放弃了自己,让垂死的弟弟回去!

  “难道你不知道,你弟弟就算回去,也活不了duō久了么?”黑魔沙哑着嗓子,看着董无泪:“就算我现在不对他动手,任由他离开,恐怕他还没走到董氏家族的大门,就已经气绝身亡!你,不huì不知道吧?”

  董无泪冷冷的哼了一声,浅:“那又如何?我只是想让我弟弟回去而已!”

  “我弟弟…出去犯近一年了,还没见过我父亲…,我母亲。“董无泪嘿嘿的笑了笑,道:“都挺想他的口我在家,天天见。临死;见面虽然残酷,但总比见不到强。”

  “我只有这一个yào求,你答不答应?“迄无泪淡淡地道:“你今日来,只是为了杀人。或者说,只是为了杀无伤口如今,你已经大获全胜,还饶上了一个我。我在你手中,必死无疑:无上的伤,支撑不了duō久,必死无疑。”

  “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答不答应?”董无泪沉声问道。

  “而且这样,huì为你减少很duō伤亡!你答应不答应?”

  少年黑靡突然间感些自己有些惊慌失措起来。

  答不答应?

  chéng如董无泪所说,自己这一次的目的可说是已经圆满的达成了口而且这个条件,还可以让自己减少伤亡保存实力。

  答应么?不答应么?

  他犹豫了起来。

  四周的黑魔杀手,也都在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的少主。

  在他们看来,这完全不可以答应!在战斗中杀死一个强者,杀死一个高位者,所带来的心理满足,是任何享受都取代不了的!

  但若是杀一个束手待戮的人…,哪里huì有什么快感?

  江湖人的威名,岂不就是这样一步步在血腥之申踩着敌人的尸体上位?

  “好!我…”,少年果魔说着话,目光却是不由自圭的向着董无伤的方向看去。他已经准备答应:他也知道自己不应该答应,但他却yào答应!

  在他出口的那一刻,他突然看到了董无伤,然后即将出门口的话,就噎在了喉咙里!

  因为董无伤缓缓站了起来,一步步走来。大刀在他肩头矗立口他的眼中精芒暴射,显然,已经是神完气足!

  少年黑靡猛的后退了一步,面罩之后,嘴巴张得大大的,眼神之中,满是不可置信!在眼神深处,竟然还有★些淡淡的欣喜。

  这一丝淡淡的欣喜,或者,连黑魔自己也不知道吧…。

  董无泪正yào催促,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顺着少年黑魔的目光所向转头一看,不由得“嘎“的一声,完全怔住!

  □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

  自己看到了什么?!我竟然看到了一个健康的弟弟!

  董无泪使劲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然后抬手使劲的揉了揉,突然眼泪夺眶而出口急忙想yào忍住,却又忍不住,竟然使劲的☆捂住眼睛,使劲的咳嗽起来。

  太丢人了…,老子竟然在这么duō敌人面前流眼泪了……。

  “黑魔,我恢复了。”董无伤横刀一劈,远处一棵大树哗啦一声倾倒下去,四分五裂!

  “不yà□◇o说什么条件,现在,你已经杀不了我们!你后悔么?”董无伤淡淡地道。

  董无伤的身子魁梧高大,站在少年黑靡面前口少年黑魔的身材平常看起来修长高挑,看似不矮的样子,但现在站在董无伤面前,竟然比他矮■了一个头!

  少年黑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神色,似乎是猛地松了一口气那样的动作;阴森森的道:“后悔?我自然后悔!后悔没早下手杀了你。

  这句话,连董无伤都听出了一些言不由衷,不由得哈哈大笑。

  少年黑靡静静的站立了一huì,他低着头,任何人都看不到他眼中的神色。若是有人看到的话,定然huì很诧异。

  因为他的眼中神色,分明就是放了心,完全的突然放松,又似乎是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那样的如释重负,突然一挥手,道:“放弃此次行动,立即走!”

  转过身,飞驰而去!

  跟在他身后的四位天级杀手最为错愕!

  这……这就走了?

  那咱们是来干啥的?

  董无伤恢复了又能怎样?咱们这边足足还有六十duō人,四位天级杀手,加上少圭:另外还有五十duō位地级杀手;实力是绝对的压倒性的占了上风的!

  纵然了留不下董无伤,但付出一些代价,重创他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而董无泪则是必死无疑!

  如此大好局势,为何yào走?

  “少主,这……”其中一位天级杀手有些迟疑的看着自己的少圭的背影,犹豫着说道。

  “我说…走!”少年黑瘴远远地哼了一声,阴森森的道:“你有意见么?”

  “可是我们……”型坠口J互x坠吐J

  “没有什么可是!刀皇出,天下哭:这句话你没听说过么?与其结下解不开的死仇,经不如今日送一个人情!”

  少年黑魔说着,修长的身子已经远远的飘了出去,阴森森的声音远远传来:“董无伤,你qiàn我一个人情!记住了!”

  黑魔的众duō杀手愣了一huì,那位天级杀手才终于一挥手,有些恨恨的不甘心的道:“走!”

  唰唰唰凡声,黑魔的杀手们走得无影无踪。

  董无伤苦笑一声,他知道,少年黑靡的这句话没有说错。若是真的死战,自己纵然不敌对方的人duō势众,但脱身而走绝不是问题口但问题是,自己的大哥却必死无疑!

  黑魔就此离去,的确是送了一个大人小给自己。

  虽然董无伤并不知道,一向在中三天以阴森恐怖出名的黑靡,为何今天huì这么好说话口huì这么干脆的退走。他知道这其中定然有原因,但他想不出原因是什么。似乎无论怎么说,都说不通。

  但这份人情,仁却是yào记住的。

  而且这种人情,还是任何人都不忍意qiàn的……敌◎我之间的人情!

  亦无伤和董无泪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少年黑魔在走得远远的,已经进入树林的时候,却又突然从树梢上冒了出来,似乎远远的向着这边看了一眼,随即就一阵清风一般消失在昏暗的树林里。
  一阵风吹过,吹散了一声不知道是什么情绪的叹息……。

  但兄弟两人此刻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黑魔?

  “大哥!”董无伤激动地迈出来一步。

  “无伤,你…你好了?“董无泪兀自不敢相信。

  “哦,好了。“董无伤自然知道,自己老大的神药是一种绝密。哥哥是对自己不错,但是哥哥董无泪那种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秆事准则,还是让董无伤心中忌讳。

  若是被他知道,恐怕老大从此就有难了。因此上目光躲躲闪闪,说话也含含糊糊起来。

  “这么快…,冈才分明”董无泪想说,冈才分明就已经是十停之中死了九停半,怎么这么快就恢复?太假了吧?

  但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

  董无伤不善说谎,吭哧吭哧的说不出话,眼神一个劲地游移闪躲。

  “冈才是你装的?”董无泪终于想到了一个可能,脸色不由一沉,怒气冲冲地问道。

  董无伤睁着大眼,想了想,觉得这实在是个好办法,不由傻呵呵的点了点头。

  “你你!你气死我了!”董无泪一根手指头指着他的鼻子,想到自己刚才悔恨的几乎自杀,没想到这混蛋竟然是装的那岂不是说,他从头到尾在看自己的笑话?

  这下子丢人◆的可真是丢大发了!

  董无泪脸上由白转红,由红转紫,由紫转黑,由黑转绿……

  突然大吼一声:“你这个混蛋!看笑话看的可过瘾么?”

  猛然间跳起来,狠狠的一脚将董无伤踹倒在地,接●着就一个虎扑,骑在他身上,咬牙切齿的拳头如雨点一般落了下去!

  董无伤不敢还手,咬着牙挨揍,绝不出声。

  他yào是出声求饶凡声,董无泪的火气也就duō少消退下去了,但…问题是董无伤是什么人?这货绝对是被人生生的一根骨头一根骨头的砸死都不带呻吟一声的超级狠人!

  性格使然,怎么可能叫唤?

  不仅不叫唤,心中还在安慰:大哥打凡下,也就消气了……不就是挨凡下揍么?我撑得住!

  但他却不知道,他越是不叫唤,董无泪就越是生气!

  越生气,就越是挨揍!

  良久,董无泪都打得浑身没劲了,董无伤居然还是一声不吭。

  “我我我…,我打死你这个硬骨头!”董无泪气的眼睛发绿,狠狠一脚踹上去,从小到大,这个弟弟就是这样子:他调皮了,却不认错,不管你怎么揍,他就是一声不吭!

  哪怕你打死他,他就是不说一句:我错了……。

  这样的小孩,才真正是让大人着急上火气不打一处来…(咳咳,这一点…,家里有孩子的应该很有体huì)

  打着打着,董无泪突然眼圈就红了,想起自己冈才绝望后悔恨不得自尽突然间一坐在地上,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放声大哭:“你这混蛋!你不知道刚才你吓死我了你!你这蠢猪yào是真出点什么事,我如何向爹娘交代?你这个混蛋的蠢猪!”

  在冈看到董无伤的时候,董无泪委实是吓坏了……。

  (最后这一段,我写了三遍,都不满意,索性自己不加描述,平白的写出来,大家自己去体huì吧。)

  (今天补了一更,算上月的:今天三更,还有一更。我继续去码字,零点前不一定更得出来口但yào是更的出来是一定yào开单章yào月票的……。

  恩,遁走码字……,双倍期旬,还请大家尽力的支持一下。过了这七天,拉开的距离那可就难赶了啊…当然啊,咱们yào是拉开的距离大,别人赶咱们也就难赶了啊……)

  求难赶!额……求别人难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