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五十章 魔王!觉醒!


  突然,轰的一声响,那团围绕在谈昙身侧氤氲浮动的黑雾突然整个的爆炸开来!

  一条黑影,蓦然现身!

  谈昙!

  谈昙的身子,似乎在这一刻高大了一些,一身黑袍穿在身上,竟然给人一种极度合身的感觉。

  他的额头上,那个奇异的标志,已经完整了一半,在闪着光。他的脸庞五官还是原来的样子,但不知怎地,却似乎是平添了无数的魅力!

  这一刻,没有任何人觉得他丑!

  他的头上的发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崩碎。

  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就这么顺滑的中分而下,一直笔直垂到xiōng前,lù出中间一道笔直的发线。

  就是这么的一头柔顺滑亮的头发,却竟然给了所有人一种yīn森森的暴戾感觉!而且,一种沧桑的复苏感觉,油然而生!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响,让战场上杀红了眼睛的众人都是一怔,不由自主的停了手!

  谈昙缓步的走了出来,他的动作很怪异,迈出来的前三步,似乎有一些不适应,很不协调那样的感觉,所以他三步之后,就停下了脚步。

  然后dī下头,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的tuǐ,一高一dī的两道眉毛微微的一皱,这一皱,两道眉毛竟然平行了qǐ来。

  他皱着眉头,很不满意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喃喃地道:“真别扭!”

  随即他伸出双手,双臂一振,一股肉眼可见的黑雾便突然弥散,随即随着双臂的震动,一头中分而下的长发突然猛地往上鸡扬而qǐ,就像海底的水草,突然间根根向上,飘摇不定!

  然后他的整个身子突然扭了一下。

  很怪异的扭了一下。

  咔嚓嚓一阵爆豆一般的响动,从他身上传出来,那是一种令人▲牙酸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的每一个人,都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谈昙浑身的骨头,都在这一刻错了位,然后打乱了顺序,又重新的整合。

  然后他就抬了抬手臂,头发落了下来,依然是柔顺的中分,带着○○yīn森的味道,苍凉的寂寞。

  他的手臂放下,就抬qǐ了头。

  这一刻,在他身边的谢丹凤清清楚楚的感觉的出来:谈昙在这一刻,突然的长高了!比刚才qǐ码高了两寸!

  不知为何,谢◆丹凤突然有一种陌生的感觉,从心中慢慢的升腾qǐ来。

  这种感觉,让谢丹凤恐惧到极点,眼眶酸酸的,想要哭。

  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只觉得心里难受的,心都碎了一样。

  谈昙抬qǐ了头,扭了扭脖子。脖子同样发出咔嚓嚓的脆响。他左一扭,右一扭,然后就摆正了自己的头。

  他这几个动作很滑稽,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笑,甚至,在他做这几个动作的时候,人人都是心中猛的一阵寒冷。

  甚至连顾独行董无伤,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随着谈昙的动作,猛烈地、寒冷的……震动了一下!

  然后谈昙就迈出了第四步!

  但这第四步,跟人的盛觉与前三步大不相同!

  这一步轻轻地迈出来,轻轻的落在地上,甚至,地上的草叶都没有多少震动!但在他面前的傲氏家族众人,却分明感到,这一脚下来,

  自己面前已经是地裂天翻!

  四周静静的,但傲氏家族这些人眼前却分明是世界末日:大山倾倒了,地面的水,都冲上了天空,天空中,云雾都被撕裂,青天似乎也多了一牟大窟窿。

  而在这一切的面前,有一个黑衣身影,长发中分下垂,双眼冷漠冷酷却又淡漠的看着人间苍生,负手而立。

  君临天下!

  这不是属于皇帝的那一种君临,而是一种切切实实的掌控整个世界的、那种至高无上的君临!

  谈昙迈出了第五步。

  在最前面的傲梦云便顿时感觉到,一座恢弘的大山安◎◎顶而来!

  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突然间双膝一软,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跪在了谈昙面前。

  最奇怪的是,所有见到这一切的傲氏家族的人,竟然从心中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似乎面对着●这个人,少爷跪下去那是理所当然的事!

  就算少爷不跪自己这些人也要一脚踹在他的tuǐ弯里,让他跪倒!

  面对这个人,怎么能不跪?!简直是大逆不道!

  谈昙淡漠的看着面前的傲梦云,似乎没有看见面前跪下了这个一个大活人,终于沉静的站住,依然是背负双手,微微抬qǐ了头,两眼缓缓的在四周扫了一圈,然后目光就投向了更远的地方,淡淡的看了一圈,就收回了目光。

  一直在远方的诸葛家族四位君级高手与他目光接触了一下。

  并没有感到什么异常。

  但却在他目光移开之后,突然都感到自己的心脏恢复了跳动。砰砰砰的越跳越是剧烈,刹那间,四个人的脸都涨红了。

  他们刚才什么都没感觉到,但却是在对方淡漠的一眼之下,连心跳,都被对方操控!

  四人对望一眼,突然都是心中骇然!

  这个觉醒者怎么这么厉害?不是说三星圣族的血脉觉醒么?为何……………,居然如同是直接就是魔王临世一般?

  在这一刻,四人心中都是隐隐的升qǐ一种感觉:难道真的被yīn了?

  但在谈昙目光移开一会之后,四人心中这种怀疑,就不知为何烟消云散…妈的,我们手里有五大杀器,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血脉觉醒者?

  这种思想转变,放在一位君级高手身上,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却实实在在的就是这样转变了。

  隐在暗处的楚阳,只觉得谈昙这一眼分明清楚的看到了自己,而且,这眼光似乎要直接照射到自己内心深处!不由心中一凛:难道谈昙……………,终于开始了那种……变化?

  纠结空间之中,剑灵一阵疯狂的震惊,大声道:“这是什么力量?这是魔!这分明是魔王的力量!”

  楚阳心中一沉。

  谈昙终于停止了自己的扫视,突然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这一口气,竟然将整片树林的空间都吸成了真空!

  所有人在他吸这一口气的时候,都是感觉自己猛的窒息了一下。

  随即谈昙就怅然的吐了一口气,喃喃的、淡漠的dī声说道:“这个世界………真的是变了……”

  随即他又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道:“我太弱了。”

  然后他才看着面前傲氏家族仅存的五十八人皱皱眉头,道:“我就是被这些蝼蚁都不如的……,………逼到了这种地步?”

  说着,他竟然chún角一翘,微微的笑了qǐ来。这淡漠而嘲讽的笑容里,却分明带着对着整个九重天的蔑视●!

  他是平视着这些人,但就连顾独行和董无伤都感觉到,谈昙现在乃是站在世上最高的高山之巅,俯视着他们!

  随即谈昙就伸出了手五根手指轻轻放在了傲梦云的头上。摩挲着他的头发,漠然道:“这▲!

  tāshìpíngshìzhezhèxiērén,dànjiùliángùdúhánghédǒngwúshāngdōugǎnjiàodào,tántánxiànzàinǎishìzhànzàishìshàngzuìgāodegāoshānzhīdiān,fǔshìzhetāmen!

  suíjítántánjiùshēnchūleshǒuwǔgēnshǒuzhǐqīngqīngfàngzàileàomèngyúndetóushàng。mósuōzhetādetóufā,mòrándào:“zhè个祭品实在太弱弱的吓人!”

  傲梦云浑身颤抖,被人像是抚mō小狗一般的抚mō着自己的致命要害竟然一点反抗的意识也生不qǐ来,喉咙中发出小狗濒死一般的dī沉呜咽哀鸣。

  谈昙的手抬了qǐ来。

  他的手抬了qǐ来的时候,傲梦云的头颅竟然无声无息的被他提了出来……………,从颈腔之中,平平整整的提qǐ。

  就像是这颗头颅早就被人用快刀砍了下来,现在只是严丝合缝的摆在上面那样▲子。

  头颅没了,但颈腔之中竟然还是一片平整,连一滴鲜血也没有冒出来。

  谈昙抓着人头,皱眉看了看随手扔了出去。

  傲梦云脖子里的血才突然冲了上来,冲上了矢空!

  “这●就是鲜血的味道了…”谈昙淡淡地道,看着眼前绚丽冲qǐ的血光,很是怀念的道:“多少年了没闻到了”

  他怅然的皱眉,随手又将傲浪云抓了过来。

  傲浪云与他隔着三个人却竟然就这么一闪就到了他的手里。

  然后他就很轻松很轻松的抓着傲浪云的头,让傲浪云在他身前立正站好,然后用手拧了两圈。

  傲浪云就如木偶一般的被他抓着,双脚生了根一般,似乎凝铸在地上,但从脚踝部一直到天灵盖都被他很轻松的拧成了一个巨大的麻huā!

  连衣服,到肌肉,带骨头甚至包括头骨。都呈现出一圈又一圈的螺纹。

  傲浪云一声不吭就死了,但他身上咔嚓咔嚓的声音,却不断地响了qǐ来,竟然响的很有节奏感。谈昙拧了两下,就皱着眉头,微微侧着头,听着这很有节奏的骨头碎裂的声音,淡淡地道:“又听到了,这世上的人的骨头还是没有变的。”

  他抬qǐ头,竟然微微的笑了一笑,道:“在很久很久以前,这是一首乐曲,我为它取名字,叫做《白骨令》。”

  他淡淡的解释,似乎在对他自己解释:“只要用很稳定的力量,将一个人从头到脚的拧成很均匀的麻huā,就会奏出这令人听了之后,浑身七亿八千六百四十五万九千六百三十三根汗毛都会自动竖qǐ来的,悦耳的曲调!”

  “我好久没有听到了。”谈昙有些快慰的笑了笑,有些怀念的说道。他tiǎn了tiǎn嘴chún,侧了侧头,嘴里学着那声音,眯着眼轻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