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六十六章 这是傲家的人!


  楚阳目光含笑,称赞的看了罗东敌与纪墨一眼。

  “我来!”董无伤目光锁定对方〖鸡〗射而来的身形,身形一动,已经下马,站在地上,一手握住刀柄,大踏步的一步一步往前凝重的迎了上去!

  “让他开huā吧!”罗克敌跳脚大吼,口沫四溅:“四哥威武!让他黄的白的红的绿的黑的一起出来!”

  纪墨大呼小叫:“对!让他知道知道,刀皇不仅可以用刀,也可以用枪的!”

  身旁众rén顿shí笑得打跌:呼延傲波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用手指头掐着纪墨腰间一小块肉,狠狠转了一圈。

  纪墨惨叫一声,无限悲催。

  谈昙还在想心事,消化着自己这段shí间里断断续续接收的◎记忆,见众rén大笑,茫然抬头,问身边的谢丹凤:“发生了么事?”

  谢丹凤嘴chún抽搐,表情怪异,怒道:“没你的事。”

  谈昙哦了一声,道:“大家笑得真欢乐”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摆出来一幅“震惊,的表情“震惊”的重新问了一句道:“你们在笑什么?”

  “滚!”被谢丹凤一巴掌在马上拍了个趔起。

  楚阳强忍住笑意,看向不断接近的两个rén。

  对方虽然在盛○怒zhī下,有些失去理智,但一身实力,却是非同小

  可!

  一阵狂风闪电一般飞掠而来,速度zhī快,让他的身子变成了一团模糊地青影。随着前进,身子与空气摩擦,发出啪啪的音爆!

 ★ 董无伤却是凝重的一步一步迎上去,如同脚下有千斤重,连带着整个大地山11同shí前进!

  对方快到了极致,董无伤却是慢到了极致!

  一快一慢,鲜明对比!

  “皇级六品!”意念中,剑灵给出了评价。

  楚阳缓缓点头,心中顿shí稍微放松。

  皇级六品按照修为来说,已经比董无伤高出了很多:甚至,不止一倍!但,对方却是普通皇级而董无伤,则是狂霸天下的刀皇!

  而且,董无伤又有五百七十斤的墨刀相助,更加无限的缩短双方的差距!

  所以这一战,有惊无险。

  说shí迟,那shí快。

  那rén一声长啸,身子从半空中乌云一般扑下来,青袍鼓◆风而起便如一只巨大的苍鹰。狠狠地向着董无伤攫食而下!

  董无伤猛然抬头,满头长发,纷扬的向脑后飞舞墨刀猛的往前tǐng出!

  呜的一声,墨刀带起一整片实质一般的黑色刀芒,董无伤丝毫没有●避让,完完全全用一种一往无回的决然姿态,正面迎上了对方蓄势已久的进攻!

  剑光一闪!

  一柄雪亮的长剑与墨刀狠狠碰撞在一起!

  双方都没有留手!

  轰的一声巨响,董无伤身体四周的泥土猛的翻扬而起,呈放射状向着四周猛的喷发出去。

  一片炸弹开huā一般的正中间,董无伤黑发飘扬双目如电,嘴chún紧紧抿着,两条tuǐ深深地陷进了路面,但身子只是晃了一晃,却是没有后退一步。

  空中那rén一声狂喝身子一个往后翻腾,旋风一般连续翻了七八个跟头,落在地上,抬起头来,面带惊容看着董无伤,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少年刀皇的实力竟然已经强横到了这般地步!

  众rén终于看清楚,此rén乃是一个huā白头发的老年rén,看面相有五六十岁的样子。此刻,huā白的胡子正在下颌微微颤抖。

  董无伤大吼一声,雄壮的身子猛的一tǐng,从土地里拔了出来,泥土飞扬zhī中,墨刀随即就化作了一道黑色闪电,劈头盖脸的就是狂风暴雨一般的一百零八刀。

  那rén连声狂喝,不断地出剑抵挡,两rén翻翻滚滚打成一团,只见一道白光一道黑气缠绕在一起,渐渐地不分彼此,成了一团黑白的龙卷风。

  楚阳和顾独行站在最前方,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场打斗。

  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rén:但对方对自己这些rén怀有敌意,那是肯定的了。

  对面的队伍缓缓压了过来,在距离战圈zhī外的二十多丈处静静地观战,竟然没有一个rén发出声音。

  楚阳和顾独行对望一眼,都是谨慎了起来。

  一般像这种强者的战斗,就算是王座zhī下,也要最少退在三十丈zhī外才能避免误伤:尤其是刀皇的刀气,更加是致命的东西。

  但这些rén就隔得这么近,却没有一个rén脸上有担心的神色。

  甚至,当先的几个rén的脸上,表现出的竟然是兴致盎然的样子,居然有些跃跃yù试。

  由此便可看出,这些rén,都不是等闲zhī辈。

  一shí间,刀剑相撞的声音爆豆一般响起,越来越响,震耳yù聋。

  楚阳皱皱眉:这是一个极为反常的现象:一般像这种级别的高手对战,很少有像现在这般如同打铁一般的密集碰撞声音:但这两rén显然都是违反了常规。

  由此可知,双方都是差不多的战斗风格,而对方,也肯定握有一柄世间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否则,绝对不敢如此硬拼,就算敢,也早已折断,不会到现在还在发出碰撞巨响!

  楚阳脸上淡淡的浮起一阵焦虑。此rén实力虽然只是六品皇座,但这样的彪悍风格与手中的神兵利器。已经不逊色于八品皇座◆。

  董无伤定然是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身后马蹄声起,一匹马越众而前:méng面的傲邪云来到楚阳身边。

  “嗯?”楚阳转头,疑问的看着他。

  “是我家的rén。”傲邪云■的声音很苦涩。

  “是你家的rén还是你那几个叔叔伯伯的rén?”楚阳谨慎的问道。

  “我家的rén!”傲邪云的声音很肯定。

  楚阳嘴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即皱皱眉:“你父亲傲家主,是不是失去了对家族的掌控?”

  “绝对不是。”傲邪云道:“父亲向来主管家族所有事物,只不过这些年来,随着傲氏家族的势力越来越大,家主的权力也是越来越大,叔伯们都是蠢蠢yù动,暗中搞一些小动作但总体来说,家族还是安稳的。”

  “这等安稳,可真是让我惊喜。”楚阳嘿嘿一笑。

  傲邪云笑得很苦涩:“一个家族的复杂,是外rén无法想象的。一个地位已经稳固的家族的复杂,更是别rén根本无法体会的。”“傲氏家族千年前创业的shí候,先祖有兄弟五rén,被称为“傲天五虎,:另有结拜兄弟三rén,都是当世rén杰。兄弟八rén同心协力打下了江山,在中三天站稳脚跟。他们曾经共患难同生死,甚至,每一个rén都曾经为了对方奋不顾身,毫不顾息自己的生命。”

  傲邪云在这等shí刻,竟然讲述起傲氏家族历史,这让楚阳有些意外。但他还是认真的听了下去。

  傲邪云也是一dàirén杰,绝不会无目的的扯出一番废话,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楚阳一边听,一边考虑着傲邪云的用意。

  “但,基业创下zhī后,却是矛盾越来越大:先是三个外姓的兄弟开始造反,因为他们不甘于做家臣,甚至是供奉,也不愿意。rénrén都知道,供奉虽然好听,但供奉的后dài子孙,就是家臣!甚至,一旦有所不肖,就会沦为家奴,所以他们不愿。但傲家的家主,却只能有一个。”“家族的成立,权力一定要集中!要不然,还是一团散沙。但这样的集中,却是dài表了长幼尊卑,dài表了主从关系正式划分明确。”“所以,三位外姓兄弟终于开始造反,兄弟zhī间,也终于开始相残,最终被剿灭,傲氏家族也是元气大伤。那一次战斗,傲天五虎也陌灭一rén。”

  “等到那三rén被剿灭,傲氏家族平稳发展了几年zhī后,又有两位兄弟感到不平。因为他们的孩子后dài,从那shí候出生起,就不是嫡系:只有家主那一脉,才算是嫡系子孙:所以久而久zhī,恐怕三dàizhī后,就从兄弟变成了奴仆臣属,因此这差别又是巨大的。所以傲家再次大乱。”“最终只剩下兄弟两rén,还是不可避免的又产生了最后一次分裂!”“所以傲家,就只剩下了我们这一支。先祖赢了所有的战争,但也失去了所有的兄弟,成为孤家寡rén。

  他伤心至极,就在完全胜利的那一刻,用滴血的剑,挥剑在一块石碑上刻下几个字:剑冷刃寒心更寒,待要出声却忘言:试看寒刃犹滴血,滴滴全是兄弟残。”

  “先祖将这一首诗刻在石碑上,竖立在家族大堂:本是作为家训,辜醒后rén:但谁想到,这非但没有成为祖训让后rén警醒,反而成了诅咒一般的东西!”

  “到了第二dài傲家先祖的shí候,兄弟十三rén,再次开始这样的争战。各不服输如此一dài又一dài的传下来,傲氏家族发展了千年,实际上,就是家族内部斗争了一千年!”

  傲邪云苦涩的抿着嘴,长长叹具。

  “实际上不仅仅是傲氏家族,其他家族,同样如此。”傲邪云道:“一个家族想要逐渐强大,就必须不断的忍受这种骨肉残杀!”

  “这是定律!”

  楚阳缓缓点头,似乎在想着什么,道:“的确是残酷!”(今天第一更。各位同学若是发现了错别字什么的或者别的错误,可以在书评区说明。我很喜欢你们的认真,我希望自己也能认真写,认真些。)

  淇实我写书,就是为了逗大家一乐。你们笑了,我目的达到了:若是能产生什么思考,那就更加是意外zhī喜,呵呵。)

  (至于在章节后面说自己的事,或者是我的习惯。从第一本书就这样子:我内心的希望是让你们了解一本书的同shí,也了解我这个rén。我是真的将大家当成了可以倾诉的朋友。经常宅在家里,也希望大家的理解了解。或者这是我的奢望吧总希望在正常的工作zhī余,能收获一些别的,比如,友情。那样会让我感到,这个虚幻的网络,充满了温情。

  我喜欢这种环境!

  我喜欢朋友,越多越好。

  当然,看不惯的朋友,可以略过,当我无病shēn吟就好。对此,并表示歉意。

  若无意外,今天会爆发。x!。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