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七十三章 各有所悟


  一声令下,人头落地!鲜血咕嘟嘟冒了出来,流了一地。

  傲天行分明发现,自己的九弟在最后的那一刻,复杂的看了自己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培植儿子撺掇儿■◎
  一声令下,人头落地!鲜血咕嘟嘟冒了出来,流了一地。

  傲天行分明发现,自己的九弟在最后的那一刻,复杂的看了自己一眼,什么都没有
  yīshēnglìngxià,réntóuluòdì!xiānxuègūdūdūmàolechūlái,liúleyīdì。

  àotiānhángfènmíngfāxiàn,zìjǐdejiǔdìzàizuìhòudenàyīkè,fùzádekànlezìjǐyīyǎn,shímedōuméiyǒushuō。

  huòzhěshuō,tācóngyīkāishǐpéizhíérzǐcuānduōér子争夺傲邪云的未来家主之位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样的结果。

  但……依然是这样的做了!

  所以对此刻的人头落地,并没有任何怨言。很平静,也很复杂。

  在先前察觉自己的决定的时候,傲天风还是很震惊和绝望的:但现在,从那一眼之中,甚至看不到对人生的留恋。

  十三弟傲天武一向是最鸡烈的一人,但现在也只说了最后一句话:“让他们早日与我团聚!”

  傲天行闭上眼睛,两行泪水扑簌簌的落下。

  nǐ们早知道!

  nǐ们早有准备!

  nǐ们也分明知道nǐ们的实力根本不会最终翻盘,但,为何还是要这样做?

  人已死,或者这些疑问,都被带入了黄土。

  傲天行再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这些兄弟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傲邪云一直抿着嘴,看着场中行刑,脸上肌肉在痉挛着,看到这么多的人头一起被砍下的那一刻,傲邪云分明感到自己的头脑猛的一阵晕眩!

  他身子一晃,险些就跌倒在地。

  chǔ阳就在他身边,无声的伸出一只手,扶住了他,淡淡道:“成王败寇,如此而已。他们早有准备,事到如今,也没有了希望:毕生的精神支柱已经倒塌,或者也是行尸走肉。死了,反而是一种解脱。”

  “解脱呵呵呵”傲邪云惨笑一声。

  “是的,解脱。他们的儿子死了,他们自己又是绝无希望,辛辛苦苦数十年的经营,变得全无意义,nǐ若是fù人之仁留下他们的生命,让他们在余生之中活死人一样活着,对他们cái是最残忍的折磨。

  如此一刀两断,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虽然这对于活着的nǐ们来说未免残酷,但不管是残酷还是如何,nǐ都必须背负。”chǔ阳宽慰的一笑,道:“幸亏,人类有一种最大的本事,或者是天赋,那就是遗忘!”

  “不论什么事都可以遗忘掉的。”chǔ阳淡然一笑。

  心中却是深深一叹:“自己是这样宽慰傲邪云●的,但人真的什么事情都能遗忘么?那我为何有太多的忘不了”

  “遗忘”傲邪云重复着这两个字,缓缓地道:“的确是人类的最大本事!”

  一边,众兄弟却是各自若有所思。

  这一场杀戮,◎不同于其他。亲眼看到手足相残,与一般的仇人死在面前,那是决然不一样的感受,带给人心的震荡与感触,俱是极为强烈!

  尤其是作为中三天第一家族的傲氏家族,来执行这一场无奈心痛到极点的清洗,更加让人心神震动。

  谢丹qióng心中想道:“人生在世,或者也正如这颈腔之中喷出的血huā,灿烂而残忍,一瞬即逝,却是一条生命而我的qiónghuā,或者正是如此,以最美的huā朵,开出死亡的芬芳,带走人世间最后的春恋qiónghuā开,不是为了让人观赏,乃是无情而开,不管看到qiónghuā的是谁,只要qiónghuā乃是为他而开,便必死无疑!如此,cái是qiónghuā。”

  这一念起,谢丹qióng似乎心中若有所悟,似乎感觉手心痒了一下,竟然有压抑不住的要将qiónghuā出手的那种感觉。

  罗克敌心道:“这等残酷,无论如何,我这一生都要避免。”想着,看了看哥哥罗克武★的方向,更坚定了心中要脱离家族,保全亲情的决定。

  纪墨心中暗想:“这种事,在我身上永远都不会发生,也不必忧虑。”如此一想,顿时没心没肺,海阔天空,只觉得自己心中无比的豁达。

  芮不通◎却是心中凝了一下,莫名的感到自己的心跳急促了几分,似乎这鲜血对他有强烈的刺鸡,心中纳闷:“为何我自从在极北荒原晋级之后,对鲜血变得感兴趣了起来?”

  同时感到血脉之中,一阵灼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燃烧,但却终于没有燃烧起来。

  顾独行双目冷锐,剑心不动,默默地想道:“这一切,与我全无关系,我的使命,就是用手中剑,荡平横在我们眼前的敌人,直上九重天阙!”

  他的心智在兄弟们之中最为坚定,竟然丝毫不为所动。刹那间,与其他人站在一起,虽然一动没动,却也如是孤立了出来一般,剑气竟然遏制不住的冲出体外,在空中孤傲盘旋。与此同时,一种恢弘的漠然,也顿时出现。

  孤独剑,忘情心!

  董无伤手掌一紧,凭空竟然多了几分握刀的感觉。刹那间,似乎那站在那里挥刀的刽子手,就是自己,心中默默道:“无情!傲家人刀出无情,纵然是亲兄弟,只要为敌,却也就如此无情斩杀,显然是无情之至!与我的刀出无情天,倒是颇为有些相像。”

  “但既然如此断然无情,傲天行却为何泪流两行?可见在这无情之中,还是有情!不得不为,还是要为:不得不杀,还是要杀!但与纯瓣的无情杀戮,却有不同。”

  “这是有情的境界!”

  “刀需有情?”

  董无伤默默的想着,似乎心中微微有所触动。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董无伤开始有了脱离无情刀道的倾向,开始慢慢的探索有情刀。或者连逼迫着董无伤前来观看的莫天机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次逼迫,竟然成了董无伤的真正起点!造就了一位盖古凌今、空前绝后的刀道大宗师。

  天道之刀!

  面对这一场诛心的杀戮,众兄弟各有所悟,也是从现在开始,逐渐的将众人xìng格之中的不同之处,慢慢的清晰地体现出来。

  形成一条条不同形式却同样多姿多彩的人生路!

  莫天机却是淡然洒脱,看着刀落血纷飞,心中却是没来由的又开始胡思乱想:“若是有一天,这些兄弟中有人与我和chǔ阳走到了对立面上,我是否能如眼前的傲天行一般?或者如以前对付莫天云一般?”

  这么一想,莫天机竟然陷入了一种短暂的míméng怅惘。

  直到□chǔ阳重重的一拍他的肩膀莫天机cái突然从梦中惊醒一般,打了一个哆嗦,浑身突然沁出了一身冷汗。

  化刚cái,险些就让自己陷入了一种无情权谋之中正在挖空心思的想着将来的虚无飘渺的背叛和争执,★正是想的狠毒的时候,被chǔ阳一掌拍醒。

  “怎么了?”见莫天机一头的冷汗涔涔,chǔ阳不由关切问道。

  董无伤顾独行纪墨等人也同时关心的看了过来。

  一双双关切的眼睛,温煦的眼眸,让莫天机心中的冷意如同轻飘飘的雪huā融化在暖阳之中,一颗心渐渐安定,不由心道:“我的心机智谋与chǔ阳不相伯仲就算细微之处绝对超过,但决胜千里远远不及,但我的毛病就是想得太多所以反而不如chǔ▲阳他们安乐快活。”

  转念一想,又道:“不过这算计之中,那蝇营狗芶的计算,与那种从千丝万缕之中找出思路,最终决定乾坤的快乐,他们也不如我!人各有志,岂能要求世间人人都是chǔ阎王?人间个个都是●▲阳他们安乐快活。”

  转念一想,又道:“不过这算计之中,那蝇营狗芶的计算,与那种从千丝万缕之中找出思路,最终决定乾坤的快乐,他们也不如我!人各有yángtāmenānlèkuàihuó。”

  zhuǎnniànyīxiǎng,yòudào:“búguòzhèsuànjìzhīzhōng,nàyíngyínggǒujìdejìsuàn,yǔnàzhǒngcóngqiānsīwànlǚzhīzhōngzhǎochūsīlù,zuìzhōngjuédìngqiánkūndekuàilè,tāmenyěbúrúwǒ!réngèyǒuzhì,qǐnéngyàoqiúshìjiānrénréndōushìchǔyánwáng?rénjiāngègèdōushì神盘鬼算?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这么一想,莫天机便顿时神智清明微微的笑了起来。

  chǔ阳眼中含着思索,看着莫天机,深深地道:“nǐ想通了?”

  莫天机怔了一怔,随即微笑:“完全想通了。”心中想道:我一直觉得chǔ阳对于细微之处的观察远不如我,但现在看来他对我的了解,远远在我自己认定的之上……

  殊不知chǔ阳对于莫天机的了解何止是他自己的认识之上?简直是穷极九重天所有人加在一起对莫天机的了解,也比不上。

  莫天机是一个xìng格极端矛盾的家伙。

  他重视友情,胜于xìng命:但同时他却又漠视天下情谊,认为不值一提。他虽然重视友情,渴望朋友却又觉得全天下无人能了解他自己,无人配与他为友。

  所以他cái以神盘鬼算之尊,却与当时的chǔ阳成为朋友只因意气相投,如此而已。

  但牵扯到了他自己最为不屑的亲情的时候,却会为了他的妹妹,将自己一生之中唯一的朋友断然葬送!

  不管事后他是否后悔是否愧疚是否良心不安但,这件事他终究是做了出来!

  所以chǔ阳见到莫天机看着刑场上的尸体鲜血,突然间眼中闪出忧虑与杀机,立即就知道了他在想着什么。

  所以chǔ阳立耳一巴掌将他拍醒!

  否则,一旦让莫天机心中形成了所谓的“预算”再决定好了到时候的如何决策恐怕任何人都不能扭转他现在的未雨绸缘…

  “想通了就好!”chǔ阳拍拍莫天机的肩膀,若有深意的道:“其实世间,并没有那么多的事情。不过是生与死,仅此而已。但,人多了,心思多了,cái有了yīn谋。若是什么都不去想那真是放眼天下……,都是太平。”

  莫天机叹息一声:“nǐ能不想,但我不可以。”

  他苦笑一声:“正如前人写了一首诗,其实本意就只是很单纯的赞叹流水,却被后人翻来覆去的解释成了春愁成了离愁成了天道成了男女之情…但后人推测出来的所有种种,却是连那位写诗的人都没有想到的……………,这世事有谁能说得清?”

  “世人都说后人乃是闲着没事干,但谁又能知道这些人发觉这首诗之中前人所未发现的一种含义的时候那种〖兴〗奋与满足?”

  “而我就是这种人!”莫天机淡淡的,却诚挚的道:“我不会解析诗词,却会解析胜败,解析人心,未雨绸缘,nǐ们都没想到,我想到了……………,这便是我的乐趣了。”

  chǔ阳默然道:“这样太累。”

  莫天机轻轻一笑:“世间事,何事不累?天下人,何人不累?纵然累……但谁不是乐在其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