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七十四章 生死路,幽冥关!


  各大家族合兵一处,一路往前。e^看

  “转过这个山口,就是亡命湖。”傲天行马鞭前指,指着前方探出来的一段山口。

  楚阳微xiào着,眼瞳深处闪烁着尖锐如针的光芒,看着这个山口。

  这里,他岂能不熟悉?

  前世,就是在这里,获得了第四截九劫剑。

  但今世,拐过这个山口,就有可能面对不可预测的危机!天机luàn,剑心断,亡命湖,无彼岸!

□  楚阳冷冷想道:“我倒要看看,这个亡命湖,究竟会如何让我无彼岸!”

  莫天机出神的看着这个山口,良久,呆滞的不发一语。

  等到傲天行下令前行,莫天机愡然醒悟。

  然后莫天机就■做出了一件事:“傲家主,董兄,谢老前辈……我们这一次大战,乃是恶战,恐怕这一战之后,无论胜败,都是伤亡惨重。”

  他咳嗽一声,道:“但目前,对于排兵布阵,究竟由谁主导?还不明确。”

  董无泪和罗克武纪铸都是众口一词的道:“莫兄做主便是。”

  谢知秋道:“老朽久闻神盘鬼算的名头,今日正要见识。”

  莫天机看向傲天行,傲天行沉yín良久,道:“既然如此,我们这支队伍,就▲有莫家主全盘筹划,如何?”

  他知道,莫天机说出这句话,就是在要指挥权!但傲天行自己有自知之名,自己作为家主可以,但作为统帅,却远远不如莫天机和楚阳。

  这两个人,实在是任何人都不敢小■觑。所以干脆顺水推舟的让了过去。

  莫天机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敢不从命!”

  他连谦让也没有谦让,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楚阳心中若有所感,看着他。

  莫天机扭过头去。却是在催促傲家和谢家将兵力部署报到自己这里来。心道:“别人指挥,或者不明白状况。会令陷入危机之中,但我自己指挥,哪怕别人死得多一些,也要将他保住!”

  一番计算,傲氏家族共是五百七十人,其中皇级高手五十名,君级高手两位,其他全部都是王座高手。算是众人之中。最为雄厚的一支。

  董氏家族君级高手一名,皇级高手十七名,王级高手九十位,排在第二。

  纪氏家族皇级高手九位,王座高手六十四位。15

  罗氏家族皇级高手八名,王座高手四十多位。

  莫氏家族皇级高手五位,王座高手却是一百九十位。其中大部分。乃是莫天机在最近的时间里招聘而来。

  顾氏家族皇级高手一位。就是家主顾独行,王座高手二十位。

  最惨的是谢家,本是与董家不相上下的大家族,现在却只余君级高手一位,皇座高手六名,王座高手三十余人。

  现在的阵容,君级高手四位,皇座九十六名,王座高手只差几个就满一千!

  这是一股相当雄厚的力量!可以说。若是对方没有外援的话,这一战,就以现在的力量,已经是必胜无疑!

  要知道这股力量,可是基本chōu空了中三天顶尖的几个大家族的全部高端力量!

  现在各家留在家里看家的,只有寥寥几个高手而已。实在是都已经各尽全力!

  “暗竹的人,还没有动静吗?”莫天机问道。

  “君惜竹和蔚公闭关。暗竹的人,全面转入地下,不在江湖之中lù面;并没有任何行动消息传出来。”傲天行的情报系统也是了得,自然明白中三天最大的黑道势力的来龙去脉。

  “可惜。”莫天机叹了一声,随即就下令:“从这一刻开始。所有人打luàn家☆族,王座全部集中。彼此熟悉;皇座扎堆一起,君级高手自成一体,各自凭借自己的经验去和同伴配合,研究出最佳的合作围攻或者抵御的方案,务必要在半天之内,就能各自心中有数。半天之后,还没有思路的,请自动退出这◇☆族,王座全部集中。彼此熟悉;皇座扎堆一起,君级高手自成一体,各自凭借自己的经验去和同伴配合,研究出最zú,wángzuòquánbùjízhōng。bǐcǐshúxī;huángzuòzhāduīyīqǐ,jun1jígāoshǒuzìchéngyītǐ,gèzìpíngjièzìjǐdejīngyànqùhétóngbànpèihé,yánjiūchūzuìjiādehézuòwéigōnghuòzhědǐyùdefāngàn,wùbìyàozàibàntiānzhīnèi,jiùnénggèzìxīnzhōngyǒushù。bàntiānzhīhòu,háiméiyǒusīlùde,qǐngzìdòngtuìchūzhè一次决战!”

  莫天机声音沉重,带着山雨yù来的压抑:“立即开始行动!”

  一声令下,众人轰的一声散了开来。

  傲天行眼中lù出赞赏,既然合兵一处,准备hún战,那么彼此之间的○了解,是最为必要的。而那些半天不知道怎么做的人,到时候夹杂在自己队伍里,反而会影响其他人的发挥,不如直接退出。

  “楚阳,你与董无伤谢丹琼顾独行纪墨罗克敌芮不tōng谈昙傲邪云在一起,你们几个●人到时候的任务就是应急!这一点,由楚阳主导,随机行动。”

  莫天机说着话,却没有看楚阳,而是看着顾独行和董无伤。

  两人神色不动,但莫天机却分明从两人眼中看出了‘放心’两个字。

◇  “不惜一切代价,看住楚阳,不要让他冒险,不要让他受伤!一点都不许!哪怕此战败,楚阳也不能出任何事!”

  这正是莫天机的安排,同样的嘱托,不仅是顾独行两人,纪墨和罗克敌芮不tōng,也同样收□到了这样的信息。

  至于将谈昙也安排在这里,一是楚阳对谈昙不放心;二来……莫天机也希望,若是一旦真的出现不可预测的危机,谈昙能够zài度觉醒一回……

  那可真的比什么保护都要强力啊……

  莫天机肚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啪啪直响,当然这些除了有数的几个人,其他人都是被méng在鼓里的。

  然后莫天机开始物资调配,战略讲演,各种战术,各种应对,包愧对毒、暗器、对偷袭……几乎针对到对方的每一个家族,每一位皇级五品以上的高手……

  一番话说下来,众人无不心服口服,哪里还会想得到,在这样的周密安排下,神盘鬼算大人自己的小算盘已经是啪啪啪的算计完毕……

  一番安排之后,众人静寂无声的立即出发,这一次不zài停留,浩浩荡荡的冲过了山口。

  走了七八里。出现一个三岔路,分别是从东西两面过来。然后在jiāo汇点上出现了一条直直的往上的道路。

  似乎直入云中。

  这一条路,就是tōng往亡命湖!

  在这条路的起始处,一块巨大的石碑巍然耸立,上面刻着几个大字:生死路、幽冥关!

  字体血红,便如黄泉血河,突然横亘在眼前一般。

  所有看到这几个字的人,都是莫名的心中一凛,只感觉心头沉甸甸的。似乎有什么大石头压在了xiōng口。

  刹那间万籁俱寂!

  “这几个字,据说是……晨风至尊写在了这里。”莫天机道:“传说当年,晨风至尊与流云至尊一战,中三天的战场,就在这里。晨风至尊在上山之前,抓土为碑,以手做笔。刻下了这六个字。”

  傲天行接口道:“晨风至尊上山之后。就凭这六个字,在石碑上留下威压;流云至尊赶到此处,面对此石碑停了半刻钟,什么都没做,只是压制石碑之上的威压,然后无声的一声爆炸,这里就突然出现了横亘东西的两条路,打tōng了大山,然后大xiào一声。上山而去。一天之后,石碑上的字体,变成了红色,亘古不变色!”

  傲天行指着左右两条路,包括众人刚刚走过的那一条路,道:“这两条路,恐怕就是整个中三天最平整的两条路。数万年了。没有半点变化,硬度堪比星辰铁!”

  众人一路走来心事重重,倒是没有注意,此刻一看,这路面果然是平滑之极。连一点点的起伏疙瘩坑洞也没有,比大姑娘的脸还要光滑。

  队伍之中。一位高手有些不信,chōu出长剑,剑尖往下,狠狠一剑刺了下去。咔嚓◇一声,长剑从中变成两截,但地面上竟然没有半点痕迹,连一个小小的白点也欠奉!

  这么硬?众人都是倒chōu一口凉气。

  两位至尊数万年前一战,所造成的气势余波将大地压实,竟然到现在,还有●◇一声,长剑从中变成两截,但地面上竟然没有半点痕迹,连一个小小的白点也欠奉!

  这么硬?众人都是倒chōu一口凉气。

  yīshēng,zhǎngjiàncóngzhōngbiànchéngliǎngjié,dàndìmiànshàngjìngránméiyǒubàndiǎnhénjì,liányīgèxiǎoxiǎodebáidiǎnyěqiànfèng!

  zhèmeyìng?zhòngréndōushìdǎochōuyīkǒuliángqì。

  liǎngwèizhìzūnshùwànniánqiányīzhàn,suǒzàochéngdeqìshìyúbōjiāngdàdìyāshí,jìngrándàoxiànzài,háiyǒu如此威力!

  众人心中充满了敬仰尊敬,便在此时,只听见两个人叽叽咕咕的xiào了起来。

  转头一看,只见纪墨挤眉nòng眼的说道:“小狼,什么时候咱俩也在这里切磋一番,留下一个新的神话。”

  罗克敌赞同道:“不错,不能让前人专美于前;到时候,我一tǐng腰,你以鞠躬的姿势背对着我,然后往后倒撞,然后轰的一声……又出现一条路……”

  纪墨大怒,张牙舞爪的扑过去:“我打●死你这个没大没小的……”两人顿时乒乒乓乓打成一团。

  两人几句话之间,就将先前的凝重气氛打得烟消云散。

  众人都是哭xiào不得,带着怪异的眼神看着这两个货,都是无奈的叹息一声:这俩h◇ún蛋,什么时候能够正经一会?

  呼延傲波和谢丹凤想了半天还是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但见到周围男人一个个面容猥琐,吭哧吭哧的xiào的别有深意,就连几位君级高手也是脸色古怪,耸着肩膀xiào得甚是yín荡……

  顿时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话。

  呼延傲波一怒,伸手就将纪墨拎了起来,纪二爷四肢顿时悬空,被未婚妻打孩一般在屁股上狠狠拍了几下,惨叫连连……

  便在此时,对面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显然是有大队人马正从对面而来。

  “恐怕是他们来了。”莫天机眉头一皱。

  众人脸上都lù出警惕的神色,静静地站着不动,看着对面的方向。

  这时不能动,隔得太近,若是对方不怀好意,从屁股后面动刀,恐怕立即就要吃大亏。倒不如静观其变,等待他们过来zài说。

  轰轰雷震的声音越来越近,震耳yù聋,然后,下一刻,一杆黑色的大旗,就忽的一声从对面的山口冲了出来,迎风飘扬!

  …………

  <今日第一更!月底了,本月最后一天,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