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九十四章 剑帝的震撼!


  是夜,顾独行独身一人,静静地站右在帐篷前,整整一夜,一动不动!

  漫空大雪飘飞,顾独行很快就变成了一个雪人。

  但他却像是进入了一种奇异de境界。

  对身周一切,都是不闻不问。

  在他身前七八丈de地方,楚阳静静地娄在那里,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很快,也变成了一个雪人。

  在他身后,帐篷中。微微跳动de烛光下,莫天机单手执着一本书,静静地观看,神态安静而悠然。

  纪墨、罗克敌、董无伤、芮不通、谈昙、谢丹琼、傲邪云等人在帐篷中不同de方位安静坐着,眼睛似睁非睁,都在各自养神。

  但,一股无形de气息,从帐篷中弥漫而出,隐隐与外面de楚阳连成了一个大圈,将正沉浸在顿悟之中de顾独行笼罩在里面,保护在里面。

  顾独行这种状态,非常难得:正是武学道路上至关重要de一关。

  万万不能被人打搅!

  所以众兄弟不约而同de为他护fǎ。

  一夜未眠!

  同样一夜未眠de,还不止这些人。

  九大主宰家族de人,几乎就如是发现了三件宝贝,也在从各个方向,注视着顾独行这一边,连执fǎ者,也是静静地等待着。

  田不悔那边还未有什么行动,就被执fǎ者警告:在皇座战斗还未开始之前,任何人不准轻举妄动!

  这个警告,míng显是偏袒顾独行。

  田不悔几乎气破了肚皮!

  眼看着敌人在眼皮子底下突破,自己竟然不能去破坏打搅!这叫什么道理?等着他突破之后好屠杀我们么?

  还执fǎ者呢……如此不公正……

  但田不悔分míng是误会了。执fǎ者可不止是偏袒而已。

  剑帝啊!

  这放在上三天,也是凤毛麟角一般de存在!纵观九大主宰家族,君级一大堆,圣级一大堆:但以剑称帝称君de,才有几个?

  要知道,这九大家族,每一家可都是万年de底蕴!难道不知道剑帝剑君de强大?岂能不着力培养?

  但上万年下来,一共培育出几个?

  更何况,现在在这里出现de,竟然是一位不到二十岁de剑帝!而且还míng显不是初级一品!

  这带给众人de震撼,简直是无与伦比!

  能够亲眼目睹一位剑帝de突破过程,不管对谁,都是大有稗益!

  夜弑雨低低de赞叹:“这小子看起来比我大哥还变态:我大哥突破剑帝一品de时候,已经二十二了,这家伙分míng也就十九岁,绝对不满二十!而且看这样子,是要又突破二品或者三品了真是怪物。”

  他这几句话声音虽然还是yīn柔,却由于压低声音说悄悄话,却是不嗲了。

  “噤声。”旁边夜氏家族de护卫高手急忙提醒。

  “人家晓得啦”夜弑雨犯了一个白眼,腰肢一扭。

  那位护卫顿时白眼一翻,后悔de直打自己嘴巴子。瞧我这张嘴……一下子又让他嗲起来了……●

  其他de各大世家众人却是一言不发,静静看着,唯恐错过了什么。包括执fǎ者,也是目不稍移。

  看着下方雪地里,一坐一站de两人,感受着那一股警惕de气息,却是人人心中有感触。

  若我突破……会不会有人如此为我护fǎ?

  陈非尘目光稍稍闪烁,看着下面已经被大雪覆盖de楚阳和顾独行等人,缓缓道:“我一生之中,最为讨厌de,就是这样de兄弟。对于这样de人,交友则交一个就好,其他de自然会认同你!但若为仇,若要杀,则必须全部杀掉!漏网一个,都是无穷后患!”

  “这样de人,你杀一个,其他de人就会放弃这一生所有de既定目标,终其一生,以复仇为终极目标!最是可怕!”

  陈非尘淡淡地道。

  一边,一位护卫有些喟叹de道:“可怕de不是人,而是情义。”

  “屁de情义!”陈非尘不屑一顾,道:“这就是一群一根筋de傻子!”他顿了顿,有些奇怪de歪歪头,道:“我为何会有一种预感:将来,我必然会与这些人生死为仇?”

  两大护卫顿时愕然。

  大雪飘飘落,越来越大。

  已经深夜,二夹!

  楚阳与顾独行两人,已经是完全de变成了两个厚厚de雪人,连头发衣服,都没有半点lù在外面。

  楚阳突然心有所感,微微抬头,积雪簌簌落了一阵,他眼睛向着顾独行看了看,又闭了起来。

  刚才他突然感觉到,顾独行原本站立de地方,突然失去了顾独行de气息。

  似乎突然间,顾独行从这天地之间消失了!

  但一眼看去,顾独行却分míng还在那里静静站着。闭上眼睛,感觉到那里依然是一片空溟。

  ◆“天人合一!”白须执fǎ者脸色沉重、慎重de低低说了一句,似乎唯恐惊醒现在身陷这种状态de顾独行一般。

  而实际上,他与顾独行却足足隔着将近三百丈!

  这样de距离,换做一般人,就算是■天上不下耍,也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又过了一会,一股孤独寂寞de气息,突然在天地之间弥漫开来。

  但在这孤独de气息之中,却又似乎充满了一丝丝de牵挂,一丝丝de不舍。

  似乎◇是一个身处巅峰de人,却在无尽de孤独中,悲悯de、不舍de看着时间苍生……因为那里,有他de挂念……

  “这是怎么回事?这分míng是矛盾de!”凌寒雪妙目lù出疑huòde神色。

 ◆shìyīgèshēnchùdiānfēngderén,quèzàiwújìndegūdúzhōng,bēimǐnde、búshědekànzheshíjiāncāngshēng……yīnwéinàlǐ,yǒutādeguàniàn……

  “zhèshìzěnmehuíshì?zhèfènmíngshìmáodùnde!”línghánxuěmiàomùlùchūyíhuòdeshénsè。

  “既然孤独剑客,却有了牵挂!怎么可能还能进入这种孤独de境界里?”

  这是所有人共同de疑huò。

  但不解归不解,众人却已经míng白。大家都是见多识广,焉能感觉不出:就算有了牵挂,但孤独剑客,就是孤独剑客!

  所以这位顾独行de剑,还是孤独de剑帝!

  这也是这位剑帝de剑中真意。

  众人都闭上眼睛,试图参悟这孤独剑帝de其中天道涵义。

  就算不能参悟,了解一些气息,也是能够触类旁通de。

  孤独de牵挂横空而出,蔓延到远远de地方,充塞了整个天地de时候,却突然间猛de一收,消失de无影无踪!

  “突破了?”白须执fǎ者油然睁开眼睛,遗憾de叹了口气:毫无所获!

  “不不是突破!还在继续突破之中”

  随即他就被自己看到de,吓了一下。

  又是一片漫长de沉寂。顾独行再次陷入了空冥de境界之中。

  天色已四更!

  突然一股玄妙de感觉,又是无边无际de铺张开来。

  而这一次,每一个试图了解这种意境de高手,都是忙不迭de抽回了神念,心有余悸,心中同时猛烈惊骇de震动!

  因为他们刚刚接触到这股意境de时候,迅速de感觉到了遗忘!

  是de,遗忘!似乎在这样de意境之中,自己过往de一切,都迅速de从记忆里面消失!

  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de顾独行,这一刻更像是漂浮一般,没有了一切,忘记了一切!

  忘了这天,忘了这地,忘了这世间!

  一股似乎已经被世界遗忘或者它遗忘了世界de剑意,在空中漫无目dede游荡,飘到哪里,那里就是一○片剑气弥空!

  “这怎么可能!”白须执fǎ者震惊de站了起来:“一位剑帝,怎么可能同时参悟两股截然不同de剑意?”

  不止是他,其他人也同时de震惊de睁开眼睛,不少人站了起来。
  他们却不知道,这正是顾独行与屠千háo一战之后,领悟de剑意。

  忘情!

  忘情**!

  现在顾独行在这种自己都不能掌握de意境之中,展现出来de这股精神力,已经完全可以称得上,前世de屠千háo毕生之力研究出来de,忘情**!

  若等他在有意识de情况下,能够随心所yù地发出这种意境,就是到了有所成就de地步!

  突然,顾独行de身子轻轻一颤,就在白□雪覆盖之中,轻轻地一缕惆怅孤独,无尽de萧索,飘渺de寂寞淡淡de声音传了出来。

  “一剑横空……向巅…”

  “生死胜败……转头空……”

  “天涯何处……知音赏………”
  “yù回首时……已忘情………”

  白须执fǎ者眼睛射出精光,手掌微微有些颤拌,白须不断飘动,颤动,听着这一首诗,或者,这是一首剑诀似乎感觉到了顾独行de心境!

  作为一代圣级高手□,他是在场者唯一有资格真正诠释顾独行这四句剑诀de人。但诠释之后,却更让这位圣级高手感到了沮丧。

  一剑横空向巅峰,身为剑帝,舍剑之外,再无它物。剑帝,本就是如此孤独!这一句,听起来háo情万◇□,他是在场者唯一有资格真正诠释顾独行这四句剑诀de人。但诠释之后,却更让这位圣级高手感到了沮丧。
,tāshìzàichǎngzhěwéiyīyǒuzīgézhēnzhèngquánshìgùdúhángzhèsìjùjiànjuéderén。dànquánshìzhīhòu,quègèngràngzhèwèishèngjígāoshǒugǎndàolejǔsàng。

  yījiànhéngkōngxiàngdiānfēng,shēnwéijiàndì,shějiànzhīwài,zàiwútāwù。jiàndì,běnjiùshìrúcǐgūdú!zhèyījù,tīngqǐláiháoqíngwàn状,但实际上,还是孤独剑客de心境。

  但下一句,却分míng从孤独de境界,进入了一种行云流水一般de洒脱而又怅然de境界。

  不管如何努力,胜败生死,转眼成空。

  这却又与上一句是矛盾de,既然一切成空,那么,又努力什么?于是就变成了对人生de探索,而且是消极de。

  天涯何处知音赏这一句却又分míng有所变化,心境,在三句之中,竟然已经变了七八次,如此复杂de心境,如何修炼剑帝?

  这一句míng是怅然,孤独,萧索,但实际上,仔细de分辨就能听出来,这实在是有些傲然。而且,何处知音赏,并不是没有知音赏!

  yù回首时已忘情这一句,却是全面de转入了忘情de境界!

  但却又是“yù回首时,那为何,又要回首?所以,虽然忘情,却还是我。牵挂依旧是牵挂!

  这是一个圆圈,从开头就是起点,绕了一圈之后,又回到起点。

  但这个起点,与开头de时候,已经不同!

  已经超脱。

  白须执fǎ者懊丧de是:自己完全了解,但却是完全无fǎ修炼!

  因为这样de境界,只属于顾独行!

  (第二更要很晚。我现在还没想好,昨夜,枯坐到凌晨五点半,也没想好,今天依旧没拿定主意。容我考虑一下。)

  (等不及de可以míng天看。

  我现在也几乎要疯了分míng情节一大堆,就是写不出,死活写不出……

  写出来不满意,不如不写。

  我再将自己逼一会儿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