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与你,剑不同!


  “怪不得有rén说,剑帝的境界,一向不会重复!每一支剑意,永远都只会属于单纯的一个rén!此rén死,就是绝响!就算亿万年,也绝不可能出现重复!”

  白须执法者喃喃道:“原来如此!真的如此!看来,今日的皇座一战,就将是这一位剑帝地个rén表演……怪不得有rén说,剑帝的突破,须有祭品!”

  “而这祭品,必是生灵涂炭!”

  下一刻,顾独行一声清啸,从雪堆里猛然一震,左边的雪堆猛然爆炸一般飞了出去,lù出半边身体。

  一股孤独的剑气,凛然而出!

  浩浩荡荡的冲上mímí茫茫的雪空!

  锐利凌厉,纵横捭阖,煌煌然不可一世!

  “三品剑帝!”白须执法者心中震动:“但为何,只lù出半身?难道……”

  随即,又是轰然一声爆响,顾独行右面的雪堆突然爆裂,lù出他的全身,一股忘情剑意,同样从他身体右侧轰然爆裂出来!

  黑龙剑一声嘹亮的剑鸣,突然自动从剑鞘之中脱鞘而出,带着一缕傲然的睥睨,直直地飞上高空,就在半空中剑芒吞吐,傲视天下!

  顾独行整个rén,就似乎直接分成了两个半体。

  一边孤独,一边忘情!

  这样截然不同的两股剑意,在他的身上体现出来,也是截然不同的将他的身体分成了两半!

  但却又在他的同一具身体上!

  统一!

  完美的体现!

  “果然是……双料的剑帝!”

  白须执法者倒抽了一口冷气,眼中突然射出炽热的光芒!

  顾独行的意境,自始至终,都将楚阳笼罩了进去。

  或者说,楚阳一直在顾独行的意境核心!

  当顾独行感受到孤独剑法的深处,楚阳也同样体会到了那一种情到深处的寂寞!

  顾独行的寂寞与孤独,并不是身处绝顶的寂寞!

  而是……舍剑之外,再无它物的孤独!

  舍情之外,再无它物的寂寞!

  顾独行的心境,就是如此的执着,他在这一场突破的同时,将自己的内心,全部敞开,给自己的朋友。

  唯有极于剑,才能成于剑!

  唯有极于情,才能忠于情!

  才能忘情! ★
  忘情并不是忘记,而是将自己的感情,融进这一片天地!

  与天地同存!直到永恒!

  这份情,是有生命的。

  正如顾独行的剑,现在也有了生命!

  顾独行已经突破三品▲剑帝。

  但楚阳却还在坐着,还在沉浸在刚才顾独行的意境之中。

  在这样的剑意之中,他竟然不可遏制的想起了莫轻舞。然后他的心中,似乎又出现了另一幕的画面。刹那间心中酸涩,心中如同山间日暮,轻雾渐浓。

  jǐ乎就是这刹那间,楚阳就mí失了自己。

  紫竹林!

  红衣如血,紫竹潇潇,风华绝代,凝睇轻愁。为君一舞,终生不苦;君看一舞,生死不孤。

  红衣飘飘起,今生为君舞;纵被无情弃,还要为君舞;纵苦亦不苦!

  因为不轻舞,所以一舞,就是一生!

  大雪包裹之中,楚阳轻轻的叹息一声,怅然不已。在这完全孤独忘情的境界里,他完全了解了顾独行的剑意,但他却因为这股剑意,而想起了别的。

  顾独行的剑意,顾独行的心意,楚阳已经完全了解。

  但他只是了解,却不会去修炼!而且,在了解了之后,将自己摒弃在顾独行的剑意之外。

  因为这是顾独行的剑意,但楚阳,却有楚阳的剑意。所以,楚阳了解是一回事,参悟自己的剑意,却又是另外的一回事。

  就如顾独行,念念不忘的是顾妙龄;而楚阳心里的,却是莫轻舞!

  顾妙龄与莫轻舞,不是一个rén。

  剑意,亦是如此。

  但正因为顾独行因为情,而参悟了自己的孤独剑,自己的忘情剑,这份情,却打动了楚阳内心。

  所以他叹息。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刻,如此■迫切的、如此心酸的想念……莫轻舞!不管是前生的莫轻舞,还是今世的莫轻舞。

  因为你前生为我舞,所以我今生愿意为你苦。

  轻舞,我在等你。

  等你长大!

  一片白雪飘零中●,顾独行的声音从雪堆外传来:“你明白了么?”

  楚阳叹了一声:“你呢?你明白了么?”

  顾独行笑。

  楚阳虽然身子陷在雪堆里,看不到顾独行的笑容,但却想象得出,顾独行现在的笑容,肯dìng很幸福。

  “我明白了。这一次参悟,我领悟了剑帝三品!这是很微不足道的一回事。”顾独行笑着,道:“最重要的是,我明白了我一生的方向,我练剑,孤独也好,忘情也罢,不是为了杀rén!”◇

  “而是为了守护!”

  “守护小妙姐,守护我的兄弟!守护我所有在乎的rén!”

  顾独行道:“既然是为了守护,那么,当你在守护的时候……须忘情!因为守护就是情!”

  ◇楚阳轻轻地笑了起来:“我与你,剑不同,但我们却都是为了守护。”

  楚阳想起自己刚刚重生的时候,曾经跟自己的师父孟超然说过一句话:“练剑,就是为了杀rén。”

  而现在,顾独行却说出‘练剑,不是为了杀rén’。

  似乎很矛盾,但现在楚阳只到那时候的自己说的是错的。因为那时候,自己还沉浸在前世的那种武学境界里。

  顾独行现在的境界,已经完全超越了自己的前世那个时候,包括□心境!

  所以顾独行,现在已经形成了他自己的武道之路!

  顾独行洒然一笑,道:“其中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武道,就是守护!”

  楚阳沉思了好久,才终于砰地一声从雪堆里将自己爆发了◎出来,哈哈笑道:“不错!其实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武道,其实就是为了这个世道不安全,寻常rén不能保护自己的东西,所以才想让自己强大起来,去守护自己在乎的东西,这样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形成了规律,就成武道!”

  这次轮到顾独行愕然,皱着眉头道:“你在说的什么一些东西?”

  楚阳哈哈大笑,道:“就是这样了,就是这样子!”

  楚阳突然间开朗起来,简直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开朗过。●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就会突然间想到了这里,为什么就突然间想通了,开朗了,但却是从现在开始,突然间就是心情舒畅了起来。

  楚阳站了起来,大笑两声,就走进了帐篷,迎着众兄弟看疯子一样的眼光,傻笑了◎两声,骂道:“他妈的!”

  众皆愕然。

  顾独行在外面站着,良久,才mō了mō头皮,莫名其妙的道:“刚才我做什么高兴的事儿了?这都乱七八糟的是什么东西?”

  想了半天无果,回想起自己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不会也都不足以楚阳表现出现在这个样子,终于越想越是匪夷所思,终于放弃,喃喃道:“跟老大……实在不能说什么rén话……完全不能以正常rén思维去理解,标准一怪胎……”

  摇了摇头,终于钻进了帐篷……

  …………

  这一夜,楚阳等rén是兴奋的没睡,而对面的田不悔,却是郁闷到家的没有睡。

  rén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在今夜看到自己天亮了就要决斗的敌rén,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又突破了!

  而且,这个突破的敌rén,还是杀伤力最大,也是最能够影响胜负的一个rén!

  当然,这不是最可悲的,最可悲的是,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突破,却不能搞任何破坏!

  明眼rén都知道,这个时候搞破坏,不一dìng会成功!但不搞破坏,敌rén却一dìng会突破!

  偏偏这时候钻出来一位执法者,告诉你:你敢搞破坏,我就现在灭了你!不让你等到明天决战……就灭了你!

  这让田不悔怎么能不肝肠寸断?怎么能不抱怨苍天的不公平?

  所以田不悔心如油煎!

  终于还是将rén召集了起来。

  “天亮了,就是皇座□决战。但这时候,顾独行就突破了!他是剑帝!”田不悔yīn沉着脸:“一经突破,必然更加难以抵挡!本来双方实力,就相差极微小,若是容他明日从容发挥,那么我们败得可能xìng,将会占据八成!”

  “■王座之战,我们失去了所有的王座!若是皇座之战,我们再次失去所有的皇座!那么,就算我们胜了,又能如何?”

  田不悔狠毒的笑了笑:“这一战,中三天的精英,整个儿全部被葬送!或者,打到最后,我们所有rén,都只会剩下一个……上三天来的,石家的,圣级高手!”

  所有rén都有些沉默。

  这种事,还真的有可能发生。

  因为最后的胜者,要将战败者屠戮干净!这是亡命湖决战的规矩!败者,不可以下山!

  若是己方的皇座死光了,王座死光了……只剩下jǐ个垂垂老矣的君座,一位请来的圣级……

  那么,就算赢了,又如何?

  “田公子的意思是……”赵家家主与李家家主同时开口问道。

  “干掉顾独行!”田不悔目中闪着光:“我们的决战,不能像王座之战那样子。务必要在一上来,就集中最强大的皇座力量,先将顾独行这位刚刚突破的剑帝干掉!不要让他展开剑势!”

  在座众rén,都是脸色沉重,纷纷点了点头。

  剑帝,展开剑势,在中三天,基本就是无敌!顾独行只是一品剑帝的时候,展开了剑势,就能对抗九品皇座!

  那么,三品剑帝,威力会是如何?

  不问可知!

  “黑魔大rén!您对暗杀,或者说猝杀,最有经验!这件事,你有何看法?”田不悔tǐng直了身子,正色问道。

  …………

  这一章,从昨天晚上七点半,一直到现在●,十三小时。我真的崩溃了……

  我真的不如直接写战斗,写战斗多好啊,也不用想,喊jǐ嗓子发jǐ招剁jǐ个rén一章完毕……

  可我写这个写了十三小时写到现在虽然给你们发了出来,我自己还▲是感觉不满意……

  这***的折腾!

  后面关于田不悔这些,我只写了二十分钟。也就是说,前面那些可能是吃力不讨好的东西,折腾了我十二小时……

  好吧,我崩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