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你莫要辜负了我的女儿呀


  双方都是缓缓的向着对方移动,气势沉凝。与王座之战的开局之鸡烈大bú相同。

  若bú是众人脸上都是一片沉重杀机,几乎就要让人以为,这是一群早就约好的朋友,在这里见面。

 ● 墨泪儿紧紧地抓着董无伤的胳膊,双眼死死的看着场中,一瞬bú瞬,呼吸急促。

  董无伤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她,这丫头是怎么了?bú是一向都是敢爱敢爱胆大包天的么?

  怎么今天这么紧张了起来?●

  董无伤对于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年轻姑娘抱着自己的胳膊,还是感到有些bú自在。挣了两下,见墨泪儿抱得死紧,而且完全没有感觉到一般,忍bú住心中有些bú忍,便bú再挣。缓缓伸出手,抚在了墨泪儿手背上,安慰的握了一握。

  墨泪儿还未有所表示,董无伤自己竟然已经满脸通红的缩回了手,心跳居然也快了一倍。

  这种对所有男人来说,都是很轻而易举的动作,董无伤做出来,却是意义截然bú同,天知道,他能在大庭广众下握住一个年轻姑娘的手,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

  墨泪儿怔怔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背,似乎现在上面还残留着董无伤的温度,bú由心中一暖,心中一定。

  悄悄抬起眼,看了看●董无伤,只见他肩宽背厚,雄壮如山,似乎已经为自己撑起了一片坚实天空,为自己完全遮蔽了天地之间所有风雨!

  顿时就似乎有了依靠,也bú再那么害怕了。忍bú住轻轻偎依在他xiōng口,在这一刻,心▲dǒngwúshāng,zhījiàntājiānkuānbèihòu,xióngzhuàngrúshān,sìhūyǐjīngwéizìjǐchēngqǐleyīpiànjiānshítiānkōng,wéizìjǐwánquánzhēbìletiāndìzhījiānsuǒyǒufēngyǔ!

  dùnshíjiùsìhūyǒuleyīkào,yěbúzàinàmehàipàle。rěnbúzhùqīngqīngwēiyīzàitāxiōngkǒu,zàizhèyīkè,xīn中一片镇定。没有了惊慌担忧。只有对父亲的祝福。

  能行的!

  一定能行的!

  一声yīn森森的长笑,对面皇座人群之中的黑魔嘶哑喝道:“斩!”

  与此同时,一股孤独的jiàn意,突然间毫无征兆的弥漫了长空,半空中的风云雪落,竟然在此刻随之发出了一声巨大的‘锵’然一声!

  在场众人纷纷心中一震。

  自君级高手以下,所有人的腰间长jiàn同时自动出鞘,寒光灿然!

  一道凌驾于天地风云之上。唯我独尊的jiàn气突然凌空出现,一出现,就是君临天下!

  jiàn光一闪,已经bú管búgù,孤独的,寂寞的,划过苍穹大地,相隔十八丈,刷的一声,对◆面的一位五品皇座静悄悄的变成了两段。

  他正往前迈动的步子。突然凝住,上半身,缓缓倾倒,落在地上。

  两只脚。却如生了根一般踩在了雪地上!

  一声惨叫也没有来得及发出,就已经命▲丧黄泉。甚至,皇座的领域,还未来得及升起。

  紧接着,一道黑衣人影,已经带着凛然的孤独寂寞。出现在对方阵营之前。gù独行面无表情,脸如冰雪,眼如玄冰,身如寒冰,jiàn如冰龙,在这冰天雪地渺渺茫茫之中,夭矫而来!

  黑龙jiàn发出尖锐的jiàn吟。便要纵横捭阖肆虐八荒!

  就是此时!

  田bú悔心中大喊一声:“好机会!”

  gù独行已经孤身出战!

  所有皇座,眼睛凶光闪闪都看到了这位以杀神之名出现,正在寻找祭品的jiàn帝!有忌惮,有恐惧,有杀气!

  “好机会!”黑魔一声厉啸:“杀!”

  田bú悔兴奋的一拍大tuǐ,发出啪的一声。

  但紧接着,田bú悔就猛然的张大了嘴,bú可置信的看着场中这一切,便如是被突然完全冰冻了一般,一动bú动!

  “这怎么可能??”良久,他猛的颤抖了一下,脸上突地冒出一片潮红,锥心泣血的叫道:“黑魔~~~黑——魔!我要杀了你!**你祖宗八代……你这个卑鄙的叛徒……wūwū……”

  在他身后,众人一起目瞪口呆!

  连那位上三天下来的石家圣级高手,也是bú可思议的瞪大了眼,张大了嘴!

  这……太bú可思议了!

  场中,黑魔一声令下,所有黑魔杀手,仅存的十七位皇座,就同时出手!

  jiàn光凌厉,角度刁钻,杀人如砍瓜切菜!

  而且,jiàn光所致,所向披靡,jiàn下根本没有一合之将!

  但见人头滚滚,鲜血横飞,肢体四溅,好一片地狱景象。

  这是一场经典如同教科书一般的刺杀!

  准确!犀利!一击必中!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是深深的了解了,黑魔,为何能够威震中三天!为何能够以杀手、刺客这种几乎就是死士的存在,却能震撼中三天!

  这样的暗杀手段,实在是神出鬼没!

  杀第一批人并没◎有什么,那是猝bú及防,但是杀第二批,就是实力!

  只见他们鬼魅一般在闪动,jiàn光点点,利用已经死掉的死尸隐蔽自己,从各个方位,都是令人匪夷所思的角度,绝对想bú到的方向,出jiàn!杀人★□!

  一位黑魔杀手分明猛的往前冲,众人都以为他要冲上来搏杀,但他却在瞬间又后退,jiàn尖倒指,众人以为他要打背后的人一个措手bú及,但他的jiàn却从自己背后肋下抹了出来,刺进了左边一人的咽◎喉。

  他是右手持jiàn!

  这一jiàn,就是用自己的胳膊将自己圈成了一个圆圈,然后在最诡异的角度,杀人!

  还有一人,长jiàn已断,他猛的慌忙退,但脚上飞起一脚。脚上却突然弹出一柄完整的长jiàn,将正追来的敌人心脏一下子刺穿!

  还有几个黑魔杀手,正在移动之中,却突然从四面八方汇聚,几柄jiàn同时刺入最远处一位敌人的身体各处……

  居中的黑魔更是◎如鱼得水,jiàn芒一闪,身旁两人变成四截,随即倒撞回去,长jiàn却从右面敌人xiōng口拔出。这边长jiàn犹自闪着血光。左手中却已经蓦然出现了一柄黑色匕首,黯然无光,却狠狠的扎进了左面一位皇座咽◎喉。

  左手被反击,鲜血淋漓的收回,匕首与长jiàn同时脱手飞出,流星一般飞到队伍最后边,将两位还在震惊的皇座同时刺杀!

  四五位敌人同时杀来,黑魔现在手无寸铁。突然猛的一个铁板桥,大◎仰身,双手双脚同时撑地,四五人同时狞笑大怒扑过来。

  黑魔的xiōng口却突然砰地一声,爆出来无数的细如牛毛的尖针,正好射在这四五位皇座脸面上。

  顿时四五个人同时惨厉的尖叫着,捂着脸◇◎仰身,双手双脚同时撑地,四五人同时狞笑大怒扑过来。

  黑魔的xiōng口却突然砰地一声,爆出来无数的细如牛毛的尖针,正好射在这四五位皇座脸面上。yǎngshēn,shuāngshǒushuāngjiǎotóngshíchēngdì,sìwǔréntóngshíníngxiàodànùpūguòlái。

  hēimódexiōngkǒuquètūránpēngdìyīshēng,bàochūláiwúshùdexìrúniúmáodejiānzhēn,zhènghǎoshèzàizhèsìwǔwèihuángzuòliǎnmiànshàng。

  dùnshísìwǔgèréntóngshícǎnlìdejiānjiàozhe,wǔzheliǎn◇倒翻回去,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如同麻子一般,眼中渗出细细的血丝。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几个人的眼睛,已经废了!

  但他们还没有倒翻回去。地上铁板桥的黑魔已经一个盘旋,两只脚两只手同时出现一◎柄寒光闪闪的长jiàn,在地上蒲团一般一旋转,噗噗噗。八只脚就留在了这里。

  然后他猛地起身,四周敌人怒吼着围上来,却迎上了从他身上突然喷出来的一团黑雾。

  黑雾中jiàn光闪烁……

  于是惨叫声再度响起……

  ……

  黑魔的刺杀,已经bú在乎阶位,bú在乎修为!

  在我暗杀范围内,那就是必死无疑!

  但这一幕让双方所有人都愣住了!

 ◇ 因为他们杀的。bú是楚阳这边的人,而是他们自己队伍之中的人!

  也就是说,他们杀的是,田家的人,赵家的人,厉家的人,李家的人。屠家的人……甚至,上三天来的援兵……

  唯独没有杀的就是◆楚阳那一方的人!

  黑色的浪潮,组成了一段如潮泛起的海浪!bú,应该是血浪!

  gù独行只出手杀了一个,接着就是变起肘腋。对方猛烈的窝里斗起来。若bú是楚阳提前提醒了他一句,gù独行也几乎愣住!

  但有了提醒在前,在这一刻,gù独行却是保持了冰雪一般的冷静。

  长jiàn一扬:“杀!”

  趁热打铁,旋风一般冲进了敌群!

  身后九十五位皇座,轰然一声冲进去!

  …………

  田bú悔浑身冰凉,如坠冰窟。

  他脑子里一片混沌,完全想bú明白,黑魔为何会反水!为什么?黑魔与董家、罗家、纪家、gù家、楚阎王,都有仇!

  跟莫家,更是bú共戴天!

  这本应该是最最可靠最最坚实的盟友!竟然在这一刻,反水了……哪怕是厉家突然投降,屠家突然向敌人跪倒,就算是九重天这一刻都塌陷在田bú悔面前,他也bú会像现在一般bú可置信!

  因为这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啊!

  所有人都有可能背叛,唯独黑魔bú可能!甚至田bú悔觉得,哪怕是自己与莫天机合作……这事儿都有可能,但是黑魔……

  偏偏现在黑魔就叛变了!

  这……往哪里找理由去?

  一共一百三十七位皇座高手,十七位黑魔杀手突然反水,站瓜切菜一般在迅雷bú及掩耳之间,就砍杀了四十三位皇座高手!

  仅仅死在黑魔一个人手中的,就超过了十■个!

  在经过这一轮惨烈的刺杀之后,所有人也终于回过神来,死命的与黑魔杀手搏杀在一起。对于gù独行那边扑上来的皇座,竟然没几个迎敌!

  江湖中最痛恨的事,莫过于在生死决战的时候,被自己的盟友在自己背后捅一刀!

  这是整个九重天的大忌!

  黑魔现在就是犯了整个江湖的大忌讳!为何?

  “黑魔!为什么?”田bú悔猛的站起来,厉声喝问。一声刚出口,就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黑魔现在已经陷入了重围。

  人人都是奋búgù身,个个都是红了眼睛的豁命厮杀!

  黑魔一声bú响,披头散发,但眼神依然yīn鸷,黑袍身影依然yīn森,恐怖!

  惨叫声划空响起,几乎bú分先后,两位黑魔杀手就被蜂拥而上的皇座剁成肉酱!

  他们砍地是如此用力,如此的búgù一切。甚至,身后就是gù独行带领的皇座杀到,马上就是必死的局面,他们也bú管búgù,bú挡bú架,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就只为了,在黑魔杀手的身上,砍上一刀,狠狠地刺上一jiàn!

  他们对黑魔的愤恨,已经到了生生世世都无法解除的地步!

  今日若死,必bú瞑目!

  gù独行一声长啸,一jiàn将一位正在围攻黑魔杀手的皇座砍成两段,但这位皇座的上半身依然拼了命的飞出去,哪怕已经与下半身分离,也恶狠狠地扑过去,一口咬在黑魔杀手的肩膀上,雪白的牙齿狰狞的咬着,死死的bú松口。

  他已经断了气,五脏都从断裂的身躯中流出来,但一双眼睛依然愤怒的瞪大着,那黑魔杀手拼命地一掌掌一jiànjiàn砍在他尸体上,将他的尸体变成了一块又一块,但他的牙齿依然紧紧的咬在那杀手的肩膀上,深深陷入!

  直到那黑魔杀手被砍成了肉酱,他的脑袋都bú知道被谁劈了开来,牙齿依然在里面……

  可见其愤恨之深!

  “先杀了黑魔!”田bú悔愤怒的大叫!

  “杀了他们!”

  “bú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他!这个混蛋!这个王八蛋!这个杂碎!”田bú悔绝望的大吼:“黑魔!**你十八代祖宗!~~~~”

  这一战已经输了,大家都看得出来!

  但这么输,却是谁也想bú到!

  场中更加惨烈!

  所有的敌方高手,根本什么都bú管了,除了围攻黑魔,别的什么都bú做,见到gù独行他们,能躲就躲,实在躲bú过,哪怕硬挨一下,也要竭力上去围攻黑魔!

  黑魔的阶位刚刚跌落,失去了暗杀的优势,顿时岌岌可危!

  但他死命地咬着牙,拼命的厮杀,面对周围一圈密密麻麻的敌人,却是一步bú退!

  他的身上已经受伤!

  gù独行疯狂的冲锋,但在对方如此拼命之下,竟然冲bú进去!

  突然,黑魔浑身浴血的跃起,长jiàn一闪,狠命的又落下!一颗人头,滴溜溜的带着鲜血猛地飞起,但黑魔的身上,却也多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他突然嘶声大叫!

  声音在如此纷乱的战场上,依然清晰!人人可闻!

  这声音依然嘶哑,依然yīn森!依然平静!

  但却充满了一种说bú出的意味!

  “董无伤!墨泪儿是老夫的女儿!你莫要辜负了我的女儿啊!”黑魔在狂叫:“你莫要辜负了我的女儿啊!”

  “我黑魔欠你们董家的,这一战,能还清了吗?”黑魔叫:“你bú要迁怒我的女儿!你bú要欺负我的泪儿!”

  “莫天机!我黑魔欠你们莫家的,这一战,还给你!我女儿以后是你弟妹,你bú准欺负她!”

  黑魔厉声大吼着,身上血肉飞溅而起,鲜血飙飞而出。

  “楚阎王!我女儿交给★你的兄弟了!”黑魔昂首大叫,一口血喷了出来:“你阻bú阻?!看在老夫今日一战的份上!你成全他们!成全我的女儿!”

  血肉纷飞之中,黑魔疯狂大叫:“我欠九重天的!我都还了!都还了!”

  ◇“泪儿!泪儿!一生莫要流泪!记住你母亲的话!我跟你娘在一起,你bú要为我们担心!”

  “董无伤!你莫要辜负了我的女儿呀!”

  “莫要辜负了老夫的女儿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