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九十九章 莫天机的歉意.黑魔的放


  “为何不救?

  楚阳扭转头,看着莫天机。

  “为何要救?”莫天机皱着眉头。

  “若要救,一开始顾独行就可以将他丝毫无损的救出来!”莫天机怒道:“我正要借此揭lù田不悔的yīn谋,借此来对付上三天石家,留下九重天执法者对石家的不好印象,方便于我们以后行事!”

  “如今,黑魔未死,那一种压抑悲愤的气氛就没渲染到位!少了这一种氛围,效果势必要大打折扣,而且,仇恨心与不公平感,也很难鸡qǐ,………”

  莫天机皱着眉头:“你为何这么冲动?黑魔乃是死得其所,死的心安理得!你让他活下来,反而多了许多的变数。”

  楚阳眼睛定定的看着他,他终于明白,为何顾独行在一开始的时候,表现的并不是很积极。

  原因就在这里,因为莫天机事先就料到了,所以,也提前就安排了顾独行。

  但莫天机在顾独行心中的地位,怎么能比得上楚阳?所以莫天机虽然安排了,但楚阳一声喊,顾独行即刻就放弃了原本的决定!

  救出了黑魔。

  这其中,又是一种对抗。智计,与人道!

  其实就是属于楚阳和莫天机之间的对抗。

  莫天机不问任何过程,他只要结果。而楚阳与他最大的不同,也在这里。

  良久,楚阳才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沉声道:“天机,我明白你的计划,也完全可以推测出,你下一步会怎么做,会怎么说,也知道,你这样做,对于我们将来问◆鼎上三天,实在是有事半功倍之效!最少,若是按照你的思路走下去,石家会有大麻烦!而石家,乃是九大主宰家族之一!”

  “我出手,实际上就是完全的阻碍了你的计划!会让我们将来多出几分本来可以避免而且○能够利用的抗力!”

  “但我不能就这么眼看着黑魔死!天机,我比你更希望黑魔死!”

  楚阳诚挚的看着莫天机。

  莫天机神色缓和下来,深深叹了口气,道:“我明白。”

  “是◇,现在,黑魔他不能死!”

  “zuò为敌人,他是一个yīn险狡诈的敌人,但却值得尊重,为何?因为他本就是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杀手!他不偷袭不暗算,那还是黑魔么?”

  “第二,zuò为父亲,◎他是一个合格的父亲。zuò为父亲,他让人敬重,佩服!”

  “但,这并不足以我让顾独行救他,因为在他的手上,毕竟有无数的累累血债!那些,也的确只有死,才能洗涮,才能还清!”

  楚阳缓缓踱着步子,道:“我让顾独行救他,乃是为了无伤!”

  “黑魔若死,墨泪儿如何?董无伤会如何?幸福黑魔若是就这么死了,这个老混蛋自己觉得自己做的很美,很尽心,含笑九泉了,可是他为女儿争取的幸福,还叫□个屁的幸福?叫做终生折磨还差不多!”

  “墨泪儿终生受折磨,那么,岂不就是无伤这一生要受折磨?”

  “这是无伤一辈子的事情,我们不能完全以利益的角度去看!”楚阳道:“有时候我们要考虑的●,还有人道,人xìng。”

  莫天机沉默不语。

  一方面,他对楚阳的话,不敢芶同。但lìng一方面,他却知道楚阳做的是对的。

  两人默然良久,楚阳低沉道:“天机,若是遇到这件事★的,是你而不是无伤,大家都会与我是同一种选择的。这一点,我不说,你自己也能想得到!”

  莫天机身躯一震,抬qǐ头来。

  “我对你的智计完全放心,对你的运筹,充满信心,对你的心机,也是很◎▲是看重!”楚阳踱了两步,道:“但娄对你有一个要求,一个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在以后制定什么计划的时候,先从“不要伤害自己人,这个角度和前提去入手!”

  “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我们都损失不qǐ!”◇

  “若是你们都死光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独霸九重天那也只是一场空而已!没有任何意义。男人的成就,需要有人来分享,需要有人来认可,甚至是单纯的享受。我成功了,只有我自己知道,只有我自己高兴,有意思么?”

  “若是有一天,你登上了九重天巅峰,但我和顾独行董无伤甚至小

  舞我们都死了,你莫天机一个人站在那最高处是什么滋味?你想过?”

  楚阳沉重地道。

  说完,就没有再说话。

  因为顾独行已经抱着黑魔一溜烟的奔了过来,战场上,战局已定。

  楚阳急忙迎了上去。

  莫天机在大雪中静静的站立,一动不动。

  他的口中,低低的呢喃:“任何事,都要先从“不要伤害自己人,这个角度和前提去入手。”

  “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我们都损失不qǐ。”

  “男人的成就,需要有人分享!”

  良久,莫天机微微一笑,淡淡的自言自语道:■“我原以为,我才是对的。现在看来,我还是对的,只不过,需要修正一下角度。”

  “哎,应该是需要休整一下前提。“然后他一摇头,摇去了头上的冰雪,喃喃骂道:“楚阳这厮在诅咒我!什么叫做“他和顾独行◆“wǒyuányǐwéi,wǒcáishìduìde。xiànzàikànlái,wǒháishìduìde,zhībúguò,xūyàoxiūzhèngyīxiàjiǎodù。”

  “āi,yīnggāishìxūyàoxiūzhěngyīxiàqiántí。“ránhòutāyīyáotóu,yáoqùletóushàngdebīngxuě,nánnánmàdào:“chǔyángzhèsīzàizǔzhòuwǒ!shímejiàozuò“tāhégùdúháng董无伤众兄弟以及小舞都死了,?这是说的什么狗屁话!呸!这混蛋没安好心!”

  口中呸呸两声,转身大跨步走了回去。

  “怎么样?”楚阳问道。

  “五脏有裂,严重震伤,头脑中掌,后心两剑,前xiōng七刀,六剑。

  这是见骨的。”顾独行脸色有些沉重:“左手臂连肩膀都没了,肋骨断了九gēn,左tuǐ断了,右脚被砍去了一半,一只耳朵没有了一身修为,也尽数废掉了。”

  “至于其他的小伤,不计其数。”

  楚阳倒抽了一口冷气。

  “赶紧抱进帐篷来!”楚阳一挥手,当先领路。

  顾独行在后面跟随。

  董无伤抱着昏mí的墨泪儿,正耍跟进去。却见眼前人影一晃,莫天机已经tǐng身站在他的面前。

  “?”董无伤疑问的看着莫天机。

  莫天机有些抱歉的看着他,突然深深的弯下了腰:“无伤,对不qǐ。”

  董无伤纳闷的道:“对不qǐ?”

  “是,对不qǐ!”莫天机直qǐ身子:“顾独行本来能救,是我没让顾独行出手!要不然,黑魔不会受这么重伤。”

  “这是我的错。”

  董无伤释然,笑道:“你跟我说对不qǐ★?”

  他哈哈一笑:“你我之间,用得着说对不qǐ么?”

  莫天机心中一松,格拍董无伤的肩膀,两人一qǐ走了进去。

  走进去之前,莫天机看了看墨泪儿,叹息了一声。

  “我◎以前,不会感觉到愧疚的。”莫天机心里默默的说道。

  楚阳已经为黑魔吃下了不完全版九重丹。

  “他的伤势,实在太重。尤其是肩膀被人卸了去,出现了这样一个大洞,甚至能看得见内脏。这样严重的伤势,药力gēn本无法。现在,只能为他先保住xìng命。至于以后的恢复,则要看他清醒之后再说。”

  楚阳脸色很沉重,看着董无伤。

  董无伤点点头。

  说话间,九重丹药力流动开来。黑魔低低的shēn吟了一声,竟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神,依然淡漠而yīn森,但却似乎多了几分别的韵味,似乎是渴望。转动着眼珠,看了一圈,lù出了失望的眼神。

  “呵呵,原来我还活着●。”

  黑魔低低的道。声音里,充满了失落:“我本以为,这次我终于能见到泪儿他母亲了……哎。”

  众人皆无语。

  “楚阎王”黑魔低声招呼。

  “什么事?”楚阳走了上去。 ▲●。”

  黑魔低低的道。声音里,充满了失落:“我本以为,这次我终于能见到泪儿他母亲了……哎。”

  众人皆无语。

 。”

  hēimódīdīdedào。shēngyīnlǐ,chōngmǎnleshīluò:“wǒběnyǐwéi,zhècìwǒzhōngyúnéngjiàndàolèiértāmǔqīnle……āi。”

  zhòngrénjiēwúyǔ。

  “chǔyánwáng”hēimódīshēngzhāohū。

  “shímeshì?”chǔyángzǒuleshàngqù。
  “在我腰带里,有噬骨焚心草与七妙玲珑魔喘息了一声:“我已经将它们研成了药粉,装在了腰带暗格里。你取出来,给董无伤,和……泪儿。”

  阳点点头,安慰道:“你先安心养伤,死不了的。至于以后的事,不管是仇是恩还是怨,等你恢复之后再说。”

  “能活下去就不错了。”黑魔牵动了一下嘴角,似乎是笑了一下,浑身放松了一下,躺在chuáng上,两眼惘然的看着帐篷顶部。

  “可是我不想恢复了我放弃了。”黑魔静静的道:“不管是仇,是恩,还是怨,我都放弃了……”

  众人一阵愕然。

  “我这一辈子,不断地在杀人之中度过,杀人,就是我的生活!”

  黑魔沙哑的笑一声◆:“若是有什么因果报应,那么我轮回一万次,也赎不完,既然赎不完,干脆不赎了,不管了。”

  “若能活下去,我想就这么着了。就算还能喘一口气,也活不了几年子。”黑魔淡淡的笑道:“最后几年的日子,就▲这么平淡一些,过一过普通人的日子,就好。”

  “我真的没有过过这种日子。董无伤老夫以后为你看看门,种种huā,过完这下半辈子吧,看着我女儿泪儿成亲生子,老夫下去好有个交代。”

  董无伤抱着墨泪儿,怔怔的说不出鼻。

  “黑魔已经没了。”黑魔道:“老夫的名字,其实叫叫什么来着?”

  他竟然费力地想了好大一会,道:“我记得老夫是叫做墨逐流来着

  ”

  “◆那我以后就叫墨逐流了。”黑魔说完,笑了笑,居然就这么放下了一切一般,昏睡了过去。

  他并没有向董无伤提什么要求,当他看到董无伤抱着自己的女儿的样子,他就已经完全放心。

  女儿找到了归宿☆,生活如何,就是她自己经营的事,自己是老丈人,不管那些事。

  众人默然了一会。

  才静静地退了出来。

  “下午君级会战。”楚阳看着正在打扫战场的皇座们,淡淡道。

  “石○家人急眼了。”莫天机关心的却是lìng一方面,眼神一瞟。

  说几句话,我的家族虽然是在农村,却也算是我们当地最大的家族。人很多。我爷爷兄弟五人,我父亲兄弟八人,我还有九个姑姑:我妈那边的家族也☆同样不小,她兄弟姊妹十个,我的亲舅舅,就有七个,还有两个姨妈。至于别的血缘关系近的,更是不知其数。而且基本年龄都大了……

  我自己也永远都不会想到,明天会发生什么事。

  身处在农村,这样的事,琐碎而复杂。而且也会有很多事。

  但只要有一点:我说,归我说,但我没断更!我觉得zuò为zuò者,这一点就足够了。

  至于我写出来我生活中的事,是让大家明白,如果万一!注意,是“万一”更新不及时,或者断更,大家有个心理准备,谅解我一下。

  实际上就是一预防针,仅此而已。

  至于说我赚取同情说句冷酷的话:现在运社会,谁他妈同情谁呀?

  言尽于此,若再有人诅咒我家人,莫怪我问候你祖宗八代!

  尤其是看盗版还跑到正版书评区来骂来诅咒的,你算个什么玩意?

  爱看就看不看滚蛋!你又不是我儿子,我有那么大兴趣哄着你玩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