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三百章 黄泉路上,我们算账!


  石家冰雪台上,石成玉已经shì有些坐立不安,脸上的怒意,几乎已经不可遏制!

  刚才死的皇座之中,可shì有三十多人,乃shì石家的!

  而且shì在这种匪夷所思的背叛之xià稀里糊涂的死了。

  石成玉怎么能不心痛?

  怎么能不气愤?

  “急眼shì活该!”纪墨哼了一声。

  “厉家也急眼了。”楚阳淡淡地道。

  厉家在中三天的势力,皇座一战之后全军覆没,只剩xià一位君级,便如三千里地一棵苗,可怜之极,厉拔天怎么能不急眼?

  tā此来的使命,乃shì接应厉家上去上三天,现在看来,难道就带着一堆灵牌回去?额,不,起码还有一个半死不活的厉雄图……

  “zhí法者大人!我认为这场决战不公平!”田不悔嘶声大叫。tā的身边,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只剩xià了七位君级高手,一位圣级。再加上tā自己,与光杆司令,已经没啥区别。

  刚才一战,赵家家主李家家主等人都shì皇级,也同时丧身在这一战之中。现在的田不悔,跟光杆司令的差别,就只剩xià七人。

  “如何不公平?”白须zhí法者皱眉道。

  “黑魔这件事,纯粹shì一件yīn谋,shìtā们安排好的,我认为,这不符合决战的规则!”田不悔咬牙切齿叫道。

  “真shì笑话!”楚阳嗤之以鼻,道:“这有什么不公平?莫说我们并没有安排什么,就算shì安排了,你又能如何?你若有本事。在我们的队伍之中安插内jiān,我们同样也不会说什么。问题shì……你不能!你做不到!你既然做不到,那就闭嘴!”

  白须zhí法者点点头:“说的不错。决战不允许其tā人出手,不允许越级出战。但却没有规定,在决战之中不能玩手段。”

  莫天机道:“zhí法者大人说的再对也没有了。再说,若shì说到不公平……莫某到想要问一问。你们阵营之中,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了三十多位皇座高手,都shì从天上掉xià来的?”

  tā冷笑一声。道:“就算我们安排了黑魔,但黑魔,也shì中三天的人手!”

  田不悔顿时语塞。

  tā现在最害怕的就shì这件事。

  白须zhí法者眼光森冷的看了tā一眼,也不多说什么,道:“君级之战。即刻zhí行。”

  莫天机凑在楚阳耳边道:“对方的君级高手,貌似比情报中多出来了一位。”

  楚阳沉重的点点头。

  “我们这边shì七位君级高手,对方比我们多一位,原本shì八位。但黑魔两位,昨天退出君级,只剩xià六位才对,但现在tā们却有七个君级高手,显然在开战之前。还隐瞒了一位。”

  “七对七!”楚阳心中忧虑。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这一场君级决战,都shì前途渺茫,任何人都不能盘算出真正结果,只能碰运气。

  对方,屠家一位,田家一位,厉家一位;除此之外。没有。

  但现在多出来的四位,应该shì上三天石家的支援。

  最可怕的,也正shì那四人。

  自己这一边,董家一位,谢家一位,傲家五位!

  而自己这一方最大的胜算,也正shì傲家五位老祖宗!

  莫天机心中计量了好一会。始终拿不定主意,到最后终于牙一咬,作出决定:“董老,谢老,你们在开战之时。就与傲家两位君级死死的缠住上三天石家那四人!然后,傲家三位老祖宗全力对付田家屠家厉家的君级。这shì我们唯一可以利用的优势!”

  谢知秋等人肃容答应。

  这shì唯一可行的机会!

  最大依仗,就shì田家屠家厉家三位君级并没有什○么接触,更加不会有什么默契。而傲家三位老祖宗却shì生活在一起数百年了,这份默契,将shì此次战役的胜负关键!

  但对方石氏家族四位君级,难道就没有默契?

  所以,依然shì毫无把握!▲

  “有把握吗?”莫天机黑着脸,看着几位君座沉重的脸色,问道。

  “没把握。”傲家那位年纪最大的老祖宗老老实实的摇头,tāshì众人中,修为最高的一个人:“对方那领头的君座,我根本看不透,所以,修为应该比我要高。”

  众人顿时有些骇然。

  对方有一个人如此高强,那么,就足够决定了这一场决战的结果!

  莫天机的神色剧烈的变幻起来,良久,才艰难的一字字道:“此一战,关系千秋万代,万万不能输!若shì实在没有把握……若shì实在没有把握……”

  tā将这句话连续的说了两遍,才闭嘴,看了看这几位君级高手,然后深深地弯xià腰去:“若真无取胜希望……那么唯一的希望,就shì同归于尽!拉着对方一起上路……若真要出此xià策,则要在开展伊始,就要……”

  tā猛然抬起头,道:“死战死战,这一战,诸位前辈只要迈出去,就shì死!但,关键shì,怎么死,死的有价值;怎么死,死的有策略!”

  莫天机苦笑一声:“我本不想这样说,但却又没办法。因为我若不说,别人更不会说,若因此,错误判断了形势,后果之严重,我们谁也承担不起。所以我只能说!”
○   众人默然不语。

  莫天机说的,乃shì最残酷的一种办法,也shì当前最有效的一种办法。

  这番话,也的确shì除了莫天机能说出来,其tā人,任何一人,也不忍心说得这么直白!虽然这▲shì事实。但说出来,却shì这样的残酷寡情!

  傲家那位老祖宗哈哈一笑,道:“我们活了这么久,本来就已经够了。这一战,关系到子孙后代。万万不可有失。缠战,败得慢,但最后还shì死。对方却能活,上来就拼命,还有可能拉着对方一起上路。那么,何不取了这个代价?这一节,老朽们自然想得到。”

  七位君级,同时微笑起来。

  “从今后。各大家族,就要靠你们年轻一辈了!”谢知秋定定的看着谢丹琼。

  谢丹琼心中一酸,流xià泪来。

  众人也shì心情沉重,不知道说什么。

  正如莫天机所说:这一战,这一步。只要迈出去,就shì死!关键看,怎么死,死的合适,死地有代价!

  仅此而已!

  在众人担心之中,这一场大战,终于开始。

  十四位君级高手,都shì白须飘飘的老人。

  在开战之前。谁也不会想到,作为高手的君级之战,竟然会一上来就惨烈到这种地步!

  只见一开战,双方就shì飞也似地冲了出去。

  七对七,各有各的目标!

  谢知秋脸上含着淡淡的微笑,猛然一加速,就迎上了自己的对手!

  对方shì屠家的君座,两人也算shì素识。

  这位屠家君座。分明心中有着无限感慨,看着谢知秋飞奔而来,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张口道:“老谢……”

  但tā话还未来得及出口,就见谢知秋流星一般逼近!

  心中一凛,挥剑前指!

  但更出乎tā意料之外的,谢知秋竟然对自己这试探一般的一剑全然不闪不避。长剑微微一阻,就刺进了谢知秋的xiōng膛!

  而谢知秋的身体雷霆万钧一般的砸进了tā的怀里,一柄又细又长的长剑,穿心刺入!同时疯狂的拳脚,也袭上了这位屠家君座的前xiōng!

  咔嚓擦一阵响。两人身子分开。

  这位屠家君座,只来得及打出两拳,就已软倒。

  谢知秋只来得及急促的说了一句:“莫要恨我,黄泉我们再战,我会陪你一起上路!”然后掉头便走。

  屠家这位君座有些意外的看了看tā,终于微笑着闭上眼睛。

  tā理解、明白谢知秋的话,tā懂得。因为tā那一剑,也shì刺入了谢知秋的心脏!

  谢知秋,必死无疑!

  老东西,如此卑鄙……那我就在黄泉路上等着你!

  谢知秋带着xiōng膛上的长剑飞身跃起,浑身浴血,闪电一般的插入了董家君座与厉家君座的战圈,不闪不避的扑上去,硬生生挨了对方三剑七tuǐ一拳,手中长剑将对方半个肩膀剁了xià来!

  董家君座高手同时怒吼着,将这位厉家的君级高手一剑劈成两半!连谢知秋一起,劈成两半!

  然后tā就抽身而走,赶往另一个战圈。

  老伙计,莫怪我!黄泉路,我们算账!

  那时必然有我的!

  谢知秋上来就shì舍身一击,如同雷轰电闪一般瞬间就解决了战斗,也将tā自己解决掉!这一幕,快的几乎让人看不清楚,就已经结束!

  自己这一边的君座,已经富余一人!

  与此同时,傲家一位君级高手与上三天石家一位君级高手同时惨笑着,一起倒xià!

  tā们之间,也如shì谢知秋两人一般,上来就shì先付出了自己的生命,然后击杀对方!

  只不过这位傲家君座,没有谢知秋的运气。tā来不及腾出手再利用自己最后的生命去搏杀一次,但……tā终于成功的拉了一个人同行!

  另一位傲家的君座,成功对上了田家的君级高手!

  一上来两人就各自狠狠地将对方持剑的手剁了xià来,然后两人就抱在了一起,堂堂君级高手,就如同街头小流氓打架一般,你一拳我一脚的互殴。

  你生生将我打死,我活活把你打死!

  然后最后两个人都不动了,两个白胡子老头,都shì满脸shì血的看着对方,眼中竟然全shì含笑的理解。

  几乎shì同时说出:“咱们走吧?”

  …………

  <这几天家里有事,心也很乱不规律,但我会尽量的不会断更。>

  <第二,关于昨天的骂人,再次说一句:盗版很多,我管不了,也不歧视。看盗版,我不反对,当然更不支持。但请不要诅咒我的家人。

  我很重视家人!家人,就shì我的逆鳞。任何人,不容亵渎!

  谁都有家人,谁愿意自己家人被人诅咒?!

  书写的不好,shì我的事!更新的慢,也shì我的事!写的水,还shì我的事!写的你讨厌,依然shì我一个人的事!

  关我家人什么事?

  可以xià架可以来说感想也可以提意见建议,但,有很多普通读◇者的建议帖子,我都亲自回复并加精了,这在书评区到处都能看到。

  但其中凡shì牵扯到人身攻击的,上来就shì骂作者傻逼脑残,不管你的建议shì如何的真知灼见,一律都shì删帖禁言最大限度。
◎◇者的建议帖子,我都亲自回复并加精了,这在书评区到处都能看到。

  但其中凡shì牵扯到人身攻击zhědejiànyìtiēzǐ,wǒdōuqīnzìhuífùbìngjiājīngle,zhèzàishūpíngqūdàochùdōunéngkàndào。

  dànqízhōngfánshìqiānchědàorénshēngōngjīde,shàngláijiùshìmàzuòzhěshǎbīnǎocán,búguǎnnǐdejiànyìshìrúhédezhēnzhīzhuójiàn,yīlǜdōushìshāntiējìnyánzuìdàxiàndù。

  说我删帖禁言搞权限的,请先问问你自己做了什么!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还有,家里有事,但我依然更新,这本身就shì态度问题。难道说,家里出了事情我一句话不说断更就很爽么?

  凡事总要有理由,迟更,并不shì我所愿。而我说的,就shì我的理由。

  什么叫做‘风凌谩骂所有盗版读者’?如此开地图炮的,请问你良心何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