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九重天最后一位精灵!


  如此惨烈!

  随着那位傲家仅存的君级高手的身子缓缓倒下,激起地的雪水血水四溅。

  一切,就如同一场不真冇实的梦!

  全场一片寂静!

  谢丹琼、傲邪云、董无泪等人眼中均是忍不住的热泪长流。

  “我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已经胜了,为何老祖宗还要自杀?”傲邪云哽咽着,泣不成声。

  楚阳心中酸楚,但他强行忍住,道:“你不明白……但这却是必然。当所有的兄弟,都死在他面前,当最后一个敌人,也手刃在他剑下,他若还活着,对他来说,就是一场最大的折磨!”

  “因为,中三天所有的君级高手,都在这一战之中,陨灭!只剩下他自己。”楚阳沉痛的道:“这就像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他们恩怨纠缠了一辈子,现在却只有他自己活下去,你能想象那是什么样的gū独hé凄凉么?哪怕还有一位同时代的仇人留在这世,他也不会选择自杀!但他实在已经找▲不到目标了……”

  “到他这种地步,对于生死,也早已看得通透。临死之前,比我们要想得周全,所以,不必叹息,也不必悲哀。”

  楚阳沉重的道:“我只想祝福他们,在底下能够再相聚,再为,再交○战,再为敌!除此之外,我无话可说。”

  傲邪云等人都沉默下来。

  …………

  一阵沉寂之后,楚阳与莫天机不约而同的向着场中一片狼藉的血肉,深深地鞠了一躬!

  脸色沉重肃穆!

  然后,这一边五百余人同时鞠躬行礼,其中,傲家、谢家、董家三大家族所有人,跪倒行礼!

  这一战,发生得快,结束的更快!几乎让人没有反应的时间。

  但却是惨烈至斯,悲壮之至!

  人人的心中,都似乎被大锤狠狠地砸了一下……那种触动!

  随即,莫天机沉默的派出人去收拾战场,护送亡灵进入亡命湖。

  董无泪董无伤傲天行傲邪云谢丹琼等人,自发的前,一点一滴■的收拾场中遗骨。不管是敌人的,还是亲人的。

  一切都在寂静无声之中进行。

  整个战场,就似乎在演这一场无声的、悲凉的哑剧。

  “明日清晨,圣级之战!”

  白须执冇法者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声音,也多少有些沙哑。

  明日,将是真正决定最后胜负的一战!

  虽然敌人只剩下了两个。但蔚公子若是落败,楚阳这一边,同样还是不堪设想。除非九劫剑灵出手或者魔王觉冇醒☆,无人能够抵挡对方的圣级!

  今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蔚兄,你怎么看?”楚阳负手站在蔚公子身边。

  “他杀不了我。”蔚公子凝目看着对面,那一条飘飘渺渺的青色身影,淡淡的说道★☆,无人能够抵挡对方的圣级!

  今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蔚兄,你怎么看?”楚阳负手站在蔚公子身边。

  “他杀不了我。”蔚公子凝,wúrénnénggòudǐdǎngduìfāngdeshèngjí!

  jīnyè,zhùdìngshìbúmiánzhīyè!

  “wèixiōng,nǐzěnmekàn?”chǔyángfùshǒuzhànzàiwèigōngzǐshēnbiān。

  “tāshābúlewǒ。”wèigōngzǐníngmùkànzheduìmiàn,nàyītiáopiāopiāomiǎomiǎodeqīngsèshēnyǐng,dàndàndeshuōdào:“我也未必能杀的了他!”

  “他给我的感觉,应该也是圣级三品。与我同级。”蔚公子平静地道。

  “哦?”楚阳有些震惊。

  “应该是这样没错的。我在看他的时候,他也在看我。而现在,他的心中的感受,应该与我一样。”

  蔚公子xiào了xiào,道:“我们相同的是,我不想死,他也不想死。”

  “但这却是生死之战。”

  “我是来帮忙,他也是。”

  “我们心中都有顾虑,也都有必胜的信心!”

  “所以,明日一战,我只有六成把握!”

  “想必对方自己盘算的胜算,不会比我高,也绝不会比我低。”

  蔚公子隔着茫茫大雪,凝视着对面那青衣身影,缓缓说道。

  就在他刚刚说完话的时候,也就是他对对方的实力做出准确估计的时候,对面的青衣人影,悄然消失。

  离开了。

  蔚公子在打量他,他何尝不是在打量蔚公子?

  如今,两个人对彼此,都已经有了数。

  楚阳轻轻地xiào了xiào,道:“不过,我认为,你们两个人,是不一样的。”

  “哦?”蔚公子歪歪头。

  “第一,前面三战,我们胜了。第二,这位石家的圣级带来的高手,已经全部死了。就算他活着回去,石氏家族,也会追究他这一次损失这么多高手的责任。因为毕竟是因为他的私人恩怨,导致了这些损失。”

  “他的身边,只有一个人,而你身后,却有我们全部!这是以众凌寡,纵然我们不想欺负他,但他心理,也已经弱了一线。这是你的优势之一。”

  楚阳道。

  “说的是。”蔚公子沉吟了一下。

  “他的人都死了,他心中难免会有悲愤,甚至兔死狐悲,对回去的担忧;这些,你都没有。这是你的优势之二。”

  “不错。”蔚公子眼睛一亮。

  “此外,他此番来到中三天,还身负家族给他的任务,如今,他心里还要患得患失,对任务○的完成该怎样,这些你也没有。这是你的优势三。”

  “不错。”蔚公子眼中出现了春水一般的xiào意。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他虽然是来自三天石氏家族,万年传承;但,你不要忘记,他的心灵◇○的完成该怎样,这些你也没有。这是你的优势三。”

  “不错。”蔚公子眼中出现了春水一般的xiàdewánchénggāizěnyàng,zhèxiēnǐyěméiyǒu。zhèshìnǐdeyōushìsān。”

  “búcuò。”wèigōngzǐyǎnzhōngchūxiànlechūnshuǐyībāndexiàoyì。

  “dāngrán,zuìzhòngyàodeyīdiǎn,tāsuīránshìláizìsāntiānshíshìjiāzú,wànniánchuánchéng;dàn,nǐbúyàowàngjì,tādexīnlíng精神,都早已经被石氏家族束缚!可以说,他是石家的奴才,而蔚兄你,却是自己的主人!”

  “一个自冇由的灵魂,于一个长久处在别人管制之下的灵魂,那是绝对不一样的!这是你的优势之四。”楚阳慢慢的说道○。

  “说的对!”蔚公子再次赞同一次。

  “所以,蔚兄……你占据了如此多的优势,而且这里又是中三天,等于是天时地利人hé都在你这一方,虽然你们修为相仿佛……却已经拉大了差距!明日你若是□不能将他漂漂亮亮的杀死,我都会看不起你!更不要提什么落败身死或者同归于尽了。”

  楚阳淡淡地道。

  蔚公子突然爽朗的xiào起来,边xiào边摇头,几乎连眼泪也xiào了出来。显得快活无比。

  楚阳愕然了一下。这货怎么突然发了神经了么?

  “我生平对敌,从来都是必胜把握!”蔚公子深沉道,嘴角露出一个狂傲的xiào容:“这一战,同样如是!不要说只是一个圣级三品,就算是四品,我也有信心将他毙在手下!虽然我自己只是三品!但我精灵族数百万年的传承集结于我一身,他算是个什么东西?!”

  “那你为何……”楚阳瞠目结舌。不是为了蔚公子有把握却说没把握,而是为了蔚公子终于第一次表明了他的出身:精灵族!

  九重天大陆,硕果仅存的一位精灵!

  原来这才是蔚公子真正的出身!

  管不得他神秘到了这等地步。

  但知道了归一回事,对于蔚公子如何能有这一番通天彻地的本事,楚阳还是一概不知……若是说一切都是自学成才……

  那真是让人不敢相信的。

  “呵呵……”蔚公子怪xiào两声,有些满足的道:“在这世,原来还有人真心的关心我鼓励我……哈哈,这种滋味真是可xiào,我都多大年纪了……”

  “不过这一场与君惜竹的赌约,我又输了……郁闷!”蔚公子嘴说着郁闷,却是哈哈一xiào,身形一闪,消失的无影无踪。

  楚阳想了很久,终于xiào骂了一句:“原来这混蛋是在试探我,这种时候,竟然还有这种奇思妙想……”

  摇了摇头,起身离去。

  第二日,朝阳初升。

  天空中一片晴朗,在这山巅绝顶,竟然罕见的霞光万道。

  傲天行出神的看着初升的太阳,喃喃道:“太阳又升了起来,老祖宗们却再也看不到了……”

  众人慨然一叹。

  人群从中间分开,蔚公子青衣长袍,衣袂飘飘,闲庭信步一般走了过来。

  “注意,至尊石碑!”莫天机低低的说道:“或者,利用至尊石碑。”

  蔚公子神色不变,眼神轻轻闪动了一下,就仿佛没听见一般,走了出去。

  对面,那一位石家的圣级也已经出现。

  无独与偶,两位交战地圣级今日都是一袭青衣,与昨天一样。

  “石长风?”蔚公子背负双手,施施然走出一步。他只是轻轻迈了一步,整个人却是缩地成寸一般到了战圈中冇央。

  “蔚公子?”石长风双目一缩,突然感觉,今日的对手似乎与昨日有什么不一样了。但也不甘示弱,一步迎前来。

  “能死在我的手下,你石长风,也算是一号人物了!石长风,你虽死犹荣!”蔚公子清雅的xiào了xiào,说这句话的口气,居然像是在进行诚挚的祝福。

  “你能死在我的手下,你蔚公子也同样不枉此生!”石长风眼睛阴鸷的一闪,阴森森的道。

  “所以说你就没出息!连说话都得跟我学!”蔚公子讥xiào的道:“我叫你,你就叫我,我说什么,你就跟着说什么,石长风,你不大不小也是圣级高手,难道就不能自己有点创造力么?”

  “口舌之利,并不能决定胜负。”石长风阴沉沉的道。

  “可◆是口舌之争,直接关系到智商深浅。你口舌之争都争不过,还要与我争什么?”蔚公子唇舌如刀。

  “多说无益,放马来战!”石长风眼神一眯,目光刀锋一般射了出来,显然,已经动了杀机!

  蔚公子一◇声长啸,青袍长袖,凌空飞起,在半空中旗花火箭一般直冲高空,纵声长吟道:“八荒**君为尊,万水千山我是王!”

  他淡淡一xiào,云淡风轻的道:“石长风!滚来受死!”

  …………

  月票推荐票,统统我都要……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