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三百一十章 当头棒喝!


  chǔ阳重重的哼了一声:“该看的不看,不该看的瞎看!徒然给自己树立仇家!别的家族都多少邀请过你们两个,wéi何凌家就没有?因wéi你们在她眼中,已经是可有可无!进一步则杀,退一步无关★紧要!”

  四个人都是惭愧不已的低下了头。

  纪墨头上汗滴滴掉下来,却一声也不敢吭。因wéitā腰间多了一只手,腰间肌肉已经被拧成了麻花,身后,呼延傲波脸色沉着,在仔细的听着chǔ阳讲▲话,似乎那只手,并不是她的。

  “还有,诸葛家族的那位公子来到这里,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低调的让人不敢相信。但,你见其tā的八大家族,不管是嚣张的厉拔天,还是跋扈的陈非尘,变态的夜弑雨,出尘之姿的叶梦色,可敢对诸葛家公子挑衅一句?甚至,连客套,也没有过。wéi何?”

  “难道世家子弟在远离上三天的中三天见面,居然就不打招呼么?纵然是血海深仇,见了面也应该有所表示吧?”

  “这足以证明,tā们顾忌这个人!”

  “而这个人的低调,恰巧给了tā们保全脸面的机会。”

  “那么,诸葛家这位连姓名也没透lù的公子,又是一个什么角色?”

  chǔ阳一口气说到这里,包括莫天机,脸色也已经变了。

  因wéi这其中很多事情,就连tā,也是根本没有想到,根本没有注意到。

  “身wéi上三天九大家族之中出类拔萃的公子哥,岂能不对自己进行伪装?想想你们自己,在中三天家族中尚且争得面红耳赤你死我活,上三天就没有?”

  “莫天机你与莫天云争斗,平常将自己装的跟圣人一般;而傲邪云你,在你的那几位兄弟面前,想必也不是现在的样子,罗克敌现在刚刚解除危机,危机之前呢?纪墨你真的天生这么懒散么?”

  “连你们都能装!而且是wéi了这么一个连九大家族的分舵都比不上的家族。wéi何你们就不考虑,九大家族的公子就不能?难道传承一万年下来传承了一群**?可能么?!”

  “wéi何你们就只看到了跋扈嚣张变态可笑……而没有看到内在?”chǔ阳越说越气:“就凭你们现在的状态心态,带你们去上三天。去找死吗?!”

  chǔ阳越说越气,到后来已经是接近破口大骂。

  众兄弟首次见到chǔ阳发这么大的脾气,不由的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莫天机皱着眉头,慢慢的沉思着:兄弟们或有不足,但绝不是chǔ阳说的这么不堪。甚□至,chǔ阳有一些加重、加大某一种劣势,然后借题发挥,指桑骂槐,将一份不足,渲染到了十分,而且将所有人都囊括其中……

  tā是何用意?

  “厉拔天!一出场就是骄横跋扈,似乎谁也不放在眼■zhì,chǔyángyǒuyīxiējiāzhòng、jiādàmǒuyīzhǒnglièshì,ránhòujiètífāhuī,zhǐsāngmàhuái,jiāngyīfènbúzú,xuànrǎndàoleshífèn,érqiějiāngsuǒyǒuréndōunángkuòqízhōng……

  tāshìhéyòngyì?

  “lìbátiān!yīchūchǎngjiùshìjiāohéngbáhù,sìhūshuíyěbúfàngzàiyǎn中。但一见到凌寒雪立即软了半截。wéi何?tā是想要说明tā欺软pà硬?还是想向众人证明tā自己是个好色之徒?”

  “告诉你们,你们不管怎么想tā,但一进入这两个范围,那么,只要与tā对阵,就□是必死无疑!”

  “陈非尘,目无余子!看上去狂妄上了天,但所有人招揽独行,都只是说:荣华富贵。但陈非尘最后开口,说的却是:若君肯往,便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生死不弃,愿对苍天大地立誓!”◇

  chǔ阳轻轻笑了笑:“一位上三天的九大世家的公子,对一位中三天的人,许出这么重的承诺!若不是独行,若是换做另外的人,是什么反应?士wéi知己者死!”

  “如此求贤若渴,如此目光锐利!tā能是表面上lù出来的浮夸狂妄的人?”

  “九大家族其tā几个家族只是对独行有希望,认wéitā成就不凡!但陈非尘却是肯定认定了独行一定会攀上巅峰,所以才会如此!这一点,你们有没有想得到?”

  众人纷纷低头。

  一脸沉重。

  陈非尘找顾独行当然是避开了众人,秘密的进行。但顾独行怎么会瞒着chǔ阳?

  现在chǔ阳这么一说,大家心中顿时凛然。

  “不要怪我的发火,将来我们终归是要冲上上三天的。这些人,有很多会是我们的敌人。”chǔ阳沉重道:“一个判断失误,就是生死之忧!”

  “若是今天不说,再过几天,等你们心中形成了定式,那时候就算再说,也已经晚了。因wéi你的第一印象,已经在你心中留下影子!但那影子,却是致败之因。”

  众人默默点头。

  各自觉得自己已经是汗流浃背!心中怦怦乱跳,刚刚有了一些的酒意,竟然已经不翼而飞,人人心中都是一片清明。

  莫天机沉思着,缓缓点头。

  chǔ阳说的这番话,大有道理。也的确是必需的。

  但莫天机看重的,想到的,却是chǔ阳在这番话之中表现出来的观察入微、对人心的洞彻、对人xìng的了解、对yīn谋的研究、对未来的计划、对wéi人处世的深刻思考!

  莫天机心中微笑:能与chǔ阳今生wéi友,真是一大幸事。若是tā能度过这一次危机,那么将来与tā一起纵横上三天,自己的智计与tā的心计手段,将会配合的天衣无缝,珠联璧合,大有可wéi。

  想到这里,莫天机突然一怔,想到了一件事:莫非,chǔ阳自己也感觉到了这一次的危机?现在……在刻意的当头◎棒喝?

  交代后事?

  想到‘当头棒喝,交代后事’这几个字;莫天机突然醒悟过来。

  chǔ阳刚才的说话,尤其到了最后,分明是用了一种震撼人心的功法。起作用,应该正是:当头棒喝!●◎棒喝?

  交代后事?

  想到‘当头棒喝,交代后事’这几个字;莫天机突然醒悟过来。

  chǔ阳刚才的说话,尤其到了最后,分明是用了bànghē?

  jiāodàihòushì?

  xiǎngdào‘dāngtóubànghē,jiāodàihòushì’zhèjǐgèzì;mòtiānjītūránxǐngwùguòlái。

  chǔyánggāngcáideshuōhuà,yóuqídàolezuìhòu,fènmíngshìyòngleyīzhǒngzhènhànrénxīndegōngfǎ。qǐzuòyòng,yīnggāizhèngshì:dāngtóubànghē!

  chǔ阳故意的先与大家喝酒,等大家都有了酒意,才慢慢的吸引住大家的注意力,不知不觉的,当头棒喝。

  让大家从酒意之中猛然吓醒、惊醒!

  这样一来,人人都是汗流浃背,酒意全消。莫天机偷眼一看众人,只见大家都是冷汗涔涔,罗克敌的棉衣,居然也已经湿透,lù出了一片湿漉漉的痕迹。

  莫天机暗暗点头,这种时刻,正是一个人思维最灵活、最清醒、也是最容易产生不可磨灭的记忆的时候!

  既然如此,chǔ阳接下来要说的话,必然会是至关重要的!

  那么,自己只要考虑tā接下来的话,才能知道tā究竟想的是什么。

  莫天机低垂着眼帘,脸色悠缓平和平静,但却是打▲起了十万分的精神,竖直了耳朵,准备分析chǔ阳接下来的话。

  甚至,tā已经暗暗的运起了‘掌控天下’神功,以自身气机,融进了虚渺的天机运行。便如是在冥冥中,睁开了一双凝视的眼睛,在看着chǔ阳▲;分析chǔ阳的心境与天机运行的契合。

  tā突然有一种感觉:或者,chǔ阳这一次交代后事一般的分析谋划,才是天兵阁真正迈出的征服九重天的,第一步!

  果然。

  chǔ阳锐利的眼睛看着众兄弟,一个一个看过去,道:“九大世家的公子,刚才招揽我们,除了对独行,对我们其tā人都是敷衍一般的招揽!”

  “这也说明,tā们根本没将我们看在眼中。而事实上,tā们现在也的确比我们要强!之所以比我们强,那是因wéi……tā们自幼,就被家族灌输了今生的至高目标!从开始修炼,就一直向着那个目标不懈的前进!”

  “tā们的目标,无比的明确!”

  chǔ阳说到这里,莫天机豁然洞开,恍然大悟!tā一直觉得,九大世家的公子比起自己这些兄弟多了一份莫名其妙的底气!但却不是那种上位者的倨傲!

  莫天机一直在想,却没有想明白这份底气到底来自何方。但chǔ阳这么一说,tā就立即明白:目标!

  有了明确目标的人生,与没有目标的人生,是根本不一样的!

  试问,你知道努力,知道上进,甚至肯拼命。但你却不知道自己将来究竟要做什么!这样的努力,等于无用功!修wéi越高之后,就会发现与同级的人的差距越来越大!

  这也就是同样是圣级一品高手,但有的圣级一品高手却能够秒杀另外一位。

  其最大差距,就在这里!

  有目标,是幸福而充满动力的!没有目标的人生,是充满了悲哀和mí惘的。这,怎么能一样?

  chǔ阳凝重的道:“而我们之中,只有三个人,已经确定了人生目标!就是独行、天机,和我!”

  “至于你们,还没有!”

 ■ “纪墨!我问你,你修炼,你努力,你拼命,是wéi什么?将来,你要做什么?你最终要做到的是什么事?你的人生终点,在哪里?”

  chǔ阳一叠连声的发问。

  纪墨仔细地想着,突然间深深的低▲下头,额头上黄豆一般大的汗珠,一滴滴涔涔落了下来。滴进面前酒碗,竟然叮咚有声!

  “傲邪云,你呢?”chǔ阳冷锐的目光利剑一般看向傲邪云。

  “我……我……”傲邪云张口结舌,一向能言善辩的tā,这一刻,竟然哑口无言。良久,也是低下了头。

  chǔ阳的目光转向罗克敌。

  罗克敌鹌鹑一般缩成了一团,目光闪躲。

  chǔ阳目光看向谢丹琼。

  谢丹琼早已经将☆脑袋低了下去。

  在此之前,大家都认wéi自己是有目标的,而且目标明确。但此刻,如此细化的问下来,却发现,自己的目标……太笼统,太虚泛,根本没有实质。

  而且,以往的目标,无非就是掌握□nǎodàidīlexiàqù。

  zàicǐzhīqián,dàjiādōurènwéizìjǐshìyǒumùbiāode,érqiěmùbiāomíngquè。dàncǐkè,rúcǐxìhuàdewènxiàlái,quèfāxiàn,zìjǐdemùbiāo……tàilóngtǒng,tàixūfàn,gēnběnméiyǒushízhì。

  érqiě,yǐwǎngdemùbiāo,wúfēijiùshìzhǎngwò家族,成wéi家主。

  但,不pà不识货,就pà货比货,这点目标,与上三天九大世家的公子们一比,直接不堪一提!

  自己毕生努力的目标,就是别人一句话就可以覆灭的东西吗?

  “所以tā们除了对顾独行和莫天机是真心的招揽之外,对你们几个,根本就是敷衍。甚至,巴不得你们不答应。换句话说就是:tā们看不起你们!你们,也根本不在tā们眼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