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三百一十七章 兄弟,不要走!


  楚阳毅然决然的投身而入!

  他的身体消失在洞口的这yī刻,楚阳只觉得眼前yī阵模糊,面前的炽热白光,变成了yī片黑暗。

  试探着走了几步,才看到前方似乎传lái隐隐的光亮。

  楚阳皱着眉,yī步步往前走qù。

  前方七丈,楚阳yī步跨了出qù。

  面前人影yī闪,yī个人出现在化面前。

  “纪墨?”楚阳惊呼yī声:“你怎么会在这里?○”面前出现的人,正是纪墨,他lù着牙齿,阳光的笑着,调皮的跳动着眉毛:“老大,你想不到吧?”

  “的确是想不到。”楚阳苦笑摇头。

  他本lái怀疑是幻觉,但两手与纪墨接触的那yī刻,那○种熟悉的感觉,〖真〗实的触感,让他知道,这,不是幻觉。

  “嘿嘿,老大,莫天机早就知道,你会lái到这里冒险,所以,你在帐篷里躺着的时候,我们就先下lái了。”

  纪墨咧嘴笑着,很快活。

  “老大,以后有这种事情,千万不要瞒着我们。我们是兄弟,你自己yī个人冒险,算是怎么回事?”纪墨哈哈大笑:“不能同生共死,还叫什么兄弟?老大,你忒自sī了!”

  楚阳惭愧道:“这件丰,是我的错,本不想让你们为我担心”

  他说到yī半,突然醒悟:“你们不是都lái了么?其他人呢?”纪墨嘿嘿yī笑:“他们当然在前面!”他上前yī步,拉着楚阳的手,道:“老大,我带你qù找他们。哈哈哈”两人把臂通行。

  楚阳只感觉自己这yī刻心中充满了快乐。

  这帮家伙!

  他不知道是满足还是怪罪的嘟囔了yī句。

  前面又有yī个人出lái,正是罗克敌。

  “嗷呜老大,你想不到吧?”罗克敌〖兴〗奋的yī声大叫,张牙舞爪的扑了过lái。

  楚阳心中满是温暖,笑骂道:“你这个小狼!哼,你居然骗我,看我回qù怎么收拾你……”

  罗克敌快▲活的大笑,身影越lái越近。

  突然,楚阳瞳孔yī缩,喝道:“小心!”因为他惊骇yù绝的发现,在罗克敌身后,出现了yī道炽亮的剑光!

  yī柄充满了死亡的剑,正以奔雷掣电yī般的高速,◇▲活的大笑,身影越lái越近。

  突然,楚阳瞳孔yī缩,喝道:“小心!”因为他惊骇yù绝的发现,在罗克敌身后,出现了yī道炽亮的huódedàxiào,shēnyǐngyuèláiyuèjìn。

  tūrán,chǔyángtóngkǒngyīsuō,hēdào:“xiǎoxīn!”yīnwéitājīnghàiyùjuédefāxiàn,zàiluókèdíshēnhòu,chūxiànleyīdàochìliàngdejiànguāng!

  yībǐngchōngmǎnlesǐwángdejiàn,zhèngyǐbēnléichèdiànyībāndegāosù,飞刺罗克敌后心!

  这柄剑无声无息,竟然连水流也没有任何变化!

  但却是如此yīn森,如此让楚阳绝望!

  罗克敌脸上还带着与兄弟们在yī起的快乐,与“终于能够帮到你,的快活,对楚阳的大吼根本没有感觉,mí惘道:“什么?”噗!

  血huā四溅!

  楚阳心痛的大吼,只觉得自己的yī颗心突然破碎!

  罗克敌已经lái到自己身前两丈,但他的身体,却永远的凝固在这里!

  在他的xiōng口上,yī截闪亮的剑尖突地yī声冒了出lái,带着罗克敌xiōng口的热血,滴滴答答的流出lái,在这片水域中缓缓扩散!

  这yī剑如此恶毒,正是罗克敌的心脏之所在!就算楚阳有yī万颗完整的九重丹,也是绝对救不了罗克敌了。

  罗克敌脸上还残留责笑容,却已经变成死灰色。

  鲜艳的血迹,从他口中不断地冒了出lái。

  他勉强的控zhì着,呛咳着笑道:“嗷呜本想给老大帮忙的没想到却是lái让老大伤心的…

  这可真抱歉。”

  “小狼!”楚阳睚眦yù裂的大吼yī声,冲了上qù。

  罗克敌xiōng口的剑尖yī动,嗖的yī声消失。

  “不要拔剑!不要拔啊!!”楚阳心痛的大吼着,甚至是哀求。

  他知道,这剑尖抽出qù,罗克敌最后的生机,也会被抽走!

  但,剑还是抽走了,消失了。

  罗克敌的身子晃了晃,终于往前扑跌。

  楚阳发出yī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猛地往前,抱住了他。

  罗克敌的身子在他怀中鼻抖。

  他使劲的睁着眼睛,看着楚阳,脸上满是眷恋不舍遗憾,但他的眼神终于变得平静,竟然还牵动了yī下嘴chún,lù出了yī丝笑容,喃喃道:“老大对不起小狼食言了,若是有lái生,小狼必然会陪你……………,纵横九重天……”

  “兄弟!”楚阳紧紧抱着罗克敌,浑身巅栗,泪如雨下,哽咽道:“不要走!”

  罗克敌怔怔的看着他,最后挤出yī个笑容,说了yī句话:“嗷呜…老大不要哭有yī个流泪的老大我会丢脸的”他的手抬起,似乎要抹qù楚阳脸上的眼泪。

  但手伸到yī半,就蓦然垂下。

  他的眼中,凝固着yī丝歉然,浓浓的担心。

  “小狼!”楚阳仰天大叫,yī口猩红的鲜血,猛然喷了出lái。他死死的瞪着眼睛,眼角都已经裂开,愤恨y▲ù死的看着那发出致命yī剑的地方。

  那里空无yī人!

  “出lái!”楚阳愤怒的嘶吼!

  “你是谁!操你祖宗八代!给老子死出lái!死出lái!”楚阳疯狂的爆喝,两眼通红。 ◆
  楚阳杀过人,楚阳也骂过人,但如此辱及亲属的破口大骂,对他lái说,却是绝无仅有!

  但,这yī次,他再也忍不住!

  对面的水中,yī片平静。没有任何动静。

  若不是罗◎○克敌的尸体就在楚阳怀中清晰的抱着,楚阳几乎要以为这是yī个梦!

  “小狼!”纪墨尖锐的呼啸着,疯狂大哭着冲了过lái:“小狼!小

  狼你怎么了……你醒醒!你醒醒……”

  抚着罗●克敌冰冷的脸,看着罗克敌歉然的眼神,纪墨终于放声大哭:“你莫要吓我你莫要吓我啊”楚阳脸上肌肉疯狂痉挛着,眼中射出可怕的神光,将罗克敌的尸体抱了起lái,缓缓往前走。

  “小狼,我要你亲眼看着,我为你报仇!”

  楚阳喃喃的说着,抱着罗克敌的尸体缓步前进。

  他的全身,都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老大!”身后传lái纪墨的yī声叫,楚阳浑身yī震。

  纪墨的这yī声叫唤里没有悲伤,只有不舍,只有意外,和淡淡的不可置信。

  楚阳旋风yī般回身。

  突然yī声狂叫,哇哇两声,连喷鲜血。

  只见两柄闪亮的长剑,正在从纪墨的身体两侧往外抽!

  长剑闪光,鲜血宛然。

  抽出yī截,鲜血就在水中消散开。

  纪墨的口中,不断地往外冒着鲜血,他的两只手却紧紧的抓住了自己身体左侧的那柄正在往外抽的剑,剑锋。

  鲜血,又从他抓住剑锋的手上冒了出lái。

  他挣扎着眼中是焦急:“老大莫莫要管我顾…顾他们还在前面…你你你快qù可能有危险”

  他大大的喘了yī口气,脸上lù出笑容:“我跟小狼在yī起我们不怕………老大你……你快qù!”便在此时,那柄剑嗖的yī声yī转,纪墨十根手指整齐的掉落,那剑尖,也在他的心窝中,旋转了yī个圈。

  两道人影,虚幻yī般的闪了yī闪发出yī声yīn森的快意冷笑,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楚阳根本lái不及追踪,在他悲痛到了几乎麻木的心中,只有那大片的血色。竟然想不到其他!

  鲜血在水中弥漫开lái。

  纪墨的脸痉挛起lái这是生命最后的痛楚。

  但他没有叫,只是lù出yī个微笑:“老大顾活的不要顾死的……………,我们……走了……你们,保重!”然后他的身体震动了yī下,眼中的焦虑担心,就突兀的凝固。

  那兀自大张的眼睛,依然在★闪着催促:快qù!他们危险!他们需要你!老……,求你!

  楚阳肝肠寸断的yī声疯狂长啸hún飞魄散!

  yī颗心,变得冰凉!

  两位兄弟,就在自己的面前生生的变成了尸体!

  前yī刻,他们还在对自己笑还在跟自己开玩笑。但眨眼间,他们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就连最后的请求,也是如此让人肝肠寸断!

  下三天的初见,训练的龙腾虎跃,被迫洗袜子的委屈,排位战●的意气飞扬,中三天的纵横,上三天的野望从此化为乌有!

  什么都没了!

  “嗷呜~~狗大姨!我今天好快活!”这是纪墨的声音,在突破之后连连的翻着跟头大吼。

  “嗷呜嗷呜~~终于轮■deyìqìfēiyáng,zhōngsāntiāndezònghéng,shàngsāntiāndeyěwàngcóngcǐhuàwéiwūyǒu!

  shímedōuméile!

  “áowū~~gǒudàyí!wǒjīntiānhǎokuàihuó!”zhèshìjìmòdeshēngyīn,zàitūpòzhīhòuliánliándefānzhegēntóudàhǒu。

  “áowūáowū~~zhōngyúlún到我了么?”这是罗克敌,在大战之前,发出不甘寂寞的〖兴〗奋。楚阳甚至清楚记得,当时罗克敌脸上散发着的,几乎要燃烧的战意!

  “兄弟!”楚阳闭上眼睛,两行泪水无声滑落。

  罗克敌的身体从他手中无声的滑落,与纪墨并肩躺在了yī起。

  楚阳眼中泪水滚滚,他强迫自己不看两位兄弟的尸体,但却还是忍不住又看了yī眼。然后他就狂怒的,悲愤的冲了出qù。

  纪墨说的对!

  ◎顾独行他们还在前面,还有其他的兄弟!他们有可能遭遇到了危险!甚至,比这里还要危险!

  顾活的,不顾死地!

  这句话很对!

  但,这样简单的抉择,对于目前的自己lái说,实在是太☆◎顾独行他们还在前面,还有其他的兄弟!他们有可能遭遇到了危险!甚至,比这里还要危险!

  顾活的,不顾死地!

  这句话很对gùdúhángtāmenháizàiqiánmiàn,háiyǒuqítādexiōngdì!tāmenyǒukěnéngzāoyùdàolewēixiǎn!shènzhì,bǐzhèlǐháiyàowēixiǎn!

  gùhuóde,búgùsǐdì!

  zhèjùhuàhěnduì!

  dàn,zhèyàngjiǎndāndejuézé,duìyúmùqiándezìjǐláishuō,shízàishìtài残忍!太残忍了啊!

  楚阳疯狂前掠。

  前方,咚叮咚咚的声音不断传lái,随着怒吼与大喝,几条身影,正在这片水域中,疯狂互相攻击!

  楚阳精神yī振,顾独行还没死!其他兄弟还在!

  他急如星火的扑了上qù。

  生怕晚了yī步,迎接自己的,就是yī个新的悲剧!

  朦胧中突然yī亮,眼前出现yī大片空白的场地,顾独行yī脸冷肃,长剑如龙,傲邪云长剑如寒星,谢丹琼琼huā飞舞,莫天机衣袂飘飘,谈昙与谢丹凤联手合击。

  正在各自与yī个个衣服与水流几乎yī样颜色的家伙疯狂的战斗!

  楚阳旋风般接近!

  请了yī眼榜单,月票第十啦,马上就跌出前十了,哈哈哈)

  继续码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