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三百一十九章 神魂之炼!


  “阳阳,你瞒得我好苦!…楚飞凌的口气中,有淡淡的责怪最多的却是如释重负:“幸亏我终于反应过来,也终于赶到了这里孩子,你……………,你要坚强!”

  楚阳呆呆的看着他,梦呓一般的☆道:“什么?”

  那中年美fù已经啜泣起来,哽咽着,一双眼睛紧紧的看着楚阳,眼中,满是歉疚,与心痛:“孩子孩子,你你受苦了”

  “你你是?”楚阳心中已经有些感觉,却还是不敢相信。

  “这是你的母亲。”楚飞凌叹息一声:“你可知道,我们一旦确定了你的消息,就再也坐不住了。你母亲升要跟我一起赶来孩子,放下剑,不要做傻事难道,你要让你的母亲,在失去了你十八年之后,好不容易见你一面,却要再一次永远的失去你么?”

  “那样,你母亲如何承受?!”楚飞凌沉痛的道。

  “我的母亲?”楚阳张开了嘴,只感觉自己已经碎裂成一片片的灵hún再一次的爆炸,再一次的分解!

  刹那间,他眼前金星乱冒,终于承受不住,身子晃了晃,就晕了过去。

  只感觉自己落进了一个充满了温柔与怜爱的怀抱,这种气味,这种感觉,如此让人流连,如此让人沉醉。

  昏mí中,楚阳放声大哭……

  自己本以为改变了命运,哪想到竟然是让命运变得更加残酷!

  所有兄弟,都在自己面前惨死!而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

  这种打击,对于楚阳来说,比前世mò轻舞的身死对他的打击还要惨重!

  他已经心如死灰!

  但却就在此时,自己的父母来到了尊边。那种从来没有尝受过的母亲温暖怀抱,就这么温暖的怀抱着自己楚阳直接mí惘了。

  自己该怎么办?

  他只能昏mí。

  楚阳是被一阵震动惊醒的,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在母亲怀抱里,而且身子不断地被转动,竟然是处于高速的动作中…

  难…

  楚阳睁开眼睛,才发现,楚飞凌与自己的母亲正在被人围攻之中!

  四周,全是黑色衣衫的méng面人。

  怎么会这样?

  楚飞凌的身上,已经有了好几处伤痕,深可见骨,母亲身上,也在流淌着鲜血……

  楚阳大惊,一个翻身挣脱下来,拔出了长剑。

  “哈哈哈楚飞凌!我们能够在十八年前逼得你们夫妻走投无路,今日就能够将你们全家毙在这里!“为首的黑衣méng面人大笑。

  “这就是你的儿子吧?哈哈哈真可惜啊,刚刚团聚,就要全家死在一起,本人深表遗憾。”另一人猖狂大笑。

  楚飞凌和妻子咬紧了牙关,疯狂的格挡着对方的攻击,但却是节节败退。

  他们与对方的修为,根本不在一个水平! □
  楚阳大吼一声,tǐng剑出击。

  但楚飞凌和妻子突然同时抓住了自己:“阳阳,你快走!”

  “不!”楚阳疯狂大吼。这个时候,他怎么能走?

  “快走不要让我们两人白死!”◇母亲凄婉的眼神看着楚阳:“孩子…十八年前,就是被这些人追杀我们才不得已将你与我们分开………没想到今日……”

  她眷恋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眼中满是不舍和疼爱:“孩子走吧!你活着……就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突然闷哼一声,一截闪亮的剑尖从她的xiōng口冒了出来。

  她闷哼一声,手上一用力,楚飞凌同时用力,将楚阳的身子远远地抛了出去!

  夫妻二人的身●子,顷刻间淹没在一片刀光剑影之中楚阳的身子在往后飞,神hún却已经崩溃!

  刀光剑影中,母亲的目光依然痴痴地慈爱的看着自己,直到直到她被刀光剑影完全淹没……

  “不!不要啊1”楚阳嘶吼◆zǐ,qǐngkèjiānyānméizàiyīpiàndāoguāngjiànyǐngzhīzhōngchǔyángdeshēnzǐzàiwǎnghòufēi,shénhúnquèyǐjīngbēngkuì!

  dāoguāngjiànyǐngzhōng,mǔqīndemùguāngyīránchīchīdìcíàidekànzhezìjǐ,zhídàozhídàotābèidāoguāngjiànyǐngwánquányānméi……

  “bú!búyàoā1”chǔyángsīhǒu一声,只觉得自己的灵hún也在痉挛了起来。

  不要这样残酷……

  我…我在母亲的怀中,就只待了不到一刻钟?

  竟然又是天人永隔?

  楚阳感觉到自己的灵hún,在渐渐地碎裂!自己的yì识,在慢慢的崩溃

  远处,那帮黑衣人已经住了手,在他们脚下,伏着两个血肉淋漓的身体,一动不动。

  楚阳心hún俱碎!

  “那小子还活着,杀了他!”黑衣人一声大吼,向着楚阳追来。

  楚阳一声大吼,拔剑迎了上去。

  他只想着死,只想着毁灭!只想着疯狂!

  他自己也知道,父母让自己逃出来,让自己活下去,这是他们最后的心愿,自己实在不应该这时候拼命。

  但他先经过了兄弟们的惨死,又亲眼看到父母死在自己面前,楚阳已经崩溃!

  他根本不再顾忌任何后果!

  生无可恋!

  双方即将接触。黑衣人们狰狞的目光四面八方围了上来楚阳眼神疯狂,狂啸着一冲而上……

  就在这时!

  “不要伤害我的楚阳哥哥!“一道虹影从天而落,一柄梦幻一般的刀,出现在楚阳身前,当当两声,将两柄剑斩成两段!

  一道红衣曼妙的身影,轻飘飘的落在自己面前。

  眼前出现一个小萝lì。

  嗯,比起分别的时候,mò轻舞分明长高了不少,此刻,一双明媚的大眼睛,正担忧的看着自己。

  六小舞”楚阳似哭似笑的s☆hēn吟了一声。

  “楚阳哥哥,你没事吧?”mò轻舞疾步向他奔来。

  “你实在不应该来”楚阳口中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一阵无力。悲痛,绝望,焦急。

  mò轻舞现在赶来,岂不等于是○送死?

  “你的两位师傅呢?”楚阳脑海中灵光一同,宁天涯和布留情若是在这里,必然会保住mò轻舞的生命。

  “他们没有来哦”mò轻舞撅着嘴道:“人家这次是回来探亲的,在山下遇到了二哥,他们上来找你让我在湖边等着,我等了一会,不见他们上来,只好也下来了……”

  她眨眨眼睛:“咦?二哥他们呢?”

  楚阳心中一阵绞痛。

  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从牙缝里崩出来几个字:“你☆快走!”

  但黑衣人已经围拢上来,刀剑齐下!

  楚阳的身体,刹那间笼罩在一片刀光剑影之中。

  “不!”mò轻舞凄厉的惨呼,突然疯狂的冲了进来,jiāo小的身体,猛地撞在楚阳身上☆kuàizǒu!”

  dànhēiyīrényǐjīngwéilǒngshànglái,dāojiànqíxià!

  chǔyángdeshēntǐ,shānàjiānlóngzhàozàiyīpiàndāoguāngjiànyǐngzhīzhōng。

  “bú!”mòqīngwǔqīlìdecǎnhū,tūránfēngkuángdechōnglejìnlái,jiāoxiǎodeshēntǐ,měngdìzhuàngzàichǔyángshēnshàng▲,竟然将楚阳的身体生生撞了出去。

  刀光如瀑,刹那间在mò轻舞身上绽放出灿烂的血光!

  楚阳想要叫却已经痛的叫不出声。

  mò轻舞纤小的身影,在鲜血中颤抖着,一双眼睛里满是痛苦□

  终于缓缓倒在楚阳怀中深情的看着他:“楚阳哥哥你抱着我,我…好欢喜”她急促的喘了两口气,眼中闪烁出明亮的光彩,就像是生命火焰在最后一次的跳动:“楚阳哥哥我本想等我长大了………就嫁给你……真可惜……我长不大了……”

  “小舞厂楚阳麻木的看着mò轻舞,突然感觉自己头脑之中在大爆炸,轰然一声,所有的思绪,所有的记忆所有的经历,所有的所有的………

  都变成了碎片!

  他已经感觉不到痛,感觉不到心酸,感觉不到后悔感觉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了mò轻舞的眼睛深深地看着他,凄mí的道:“楚阳哥哥抱抱我我好冷,………”

  楚阳泪如雨下,用力的抱住了这个jiāo小的身体,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身体里面,想要叫,却叫不出声,想要哭却哭不出来,只感觉xiōng膛之中,憋闷的喘不过气随时随地,这个xiōng腔都会炸开mò轻舞的呼吸渐渐的微弱下去……

  那紧紧抱着楚阳的nèn藕一般的胳膊使劲紧了一紧然后却又松开,又费尽了最后的力气,一紧,然后便放松了下去在空中一荡,脸上突然lù出幸福的笑容,一阵潮红,喃喃地道:“我好欢喜也好舍不得楚阳哥哥,若是有来生该多好我一定给你生一大堆的孩子给你做最好最好的妻子我”

  声音突然中断。

  mò轻舞的眼睛慢慢的合上,就在楚阳的怀中,静静地沉眠。

  那小扇子一般的睫毛轻轻覆盖在眼皮上,却再也不会睁开。

☆  楚阳茫然的跪着,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前世,你死在我的怀中,就在我的怀中闭上了眼睛。

  今生,你又是为了我,长眠在我怀中,我依然亲眼看着你闭上眼,依然亲眼看着你在我怀中,感觉到你的◎体温渐渐冰冷我依然无能为力……

  依然无能为力!

  为什么?!

  为什么!

  我的兄弟!

  我的父母!

  我的爱人!

  楚阳抱着mò轻舞,无yì识的仰天嘶吼心脏已经没有,心灵已经虚幻,精神片片碎裂,yì识瞬间爆炸,神

  …在一点一点的碎裂开,…

  他本来就缺损了的神hún,在这一刻,就像是千里江堤,打开了缺口,洪水滔滔,从缺口中冲了出来……

  连带着这雄伟的江堤缺口越来越大越来越大yì念中,九劫空间渐渐的出现了裂谗……

  楚阳静静地失hún落魄的站着,前尘往事历历滑过。

  他的嘴角,lù出了一丝凄mí的笑容。结束了!

  亡命湖,无彼岸!果然是无彼岸!

  兄弟……独行,天机,纪墨、小狼……

  爱人,轻舞……轻舞……

  父亲……楚飞凌……

  母亲……母亲……

  楚阳突然心中疯狂的一震,突然想起来:我只知道父亲的名字,母亲……………,母亲哔什么名字?

  楚阳的身体,整个的僵住!

  我没有小名的!师父叫我,从来都是连名带姓的叫楚阳!唯一的小

  名,就是谈昙开玩笑叫我的“痒痒,……

  可是父母都叫我阳阳……

  为什么叫我阳阳?

  孟超然淡然的眼睛出现在楚阳面前:我的爱人,叫,夜初晨。

  初晨,初阳。

  所以,你叫楚阳。

  所以,你叫楚阳……

  所以……你叫楚阳……

  你叫楚阳…………

  (第一更!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