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五章 老大,你在哪里?


  莫天机等rén个个是眼神yǒu些mí惘,浑身全是冰雪。对当下的处境,一时间回bú过神。均是bú明白,自己等rén分明在那帐篷之中的,

  怎么似乎是眨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这么一个大坑里面?

  除了呼延傲波,其他rén都觉得自己做了一场离奇古怪的梦。却又bú敢确定,这梦境,是幻是真?唯恐别rén笑话,一个个嘴chún蠕动,却bú说出口。只是一个个的互相看着各自的脸色,审视着,查看着,眼中满是探究。

  然后大家bú约而同的互相瞪了一眼,一个个皱着眉头,若yǒu所思。

  大家一样的表情:若yǒu所思的看看同伴,然后若yǒu所思的看看自己,再若yǒu所思的看看亡命湖水……

  亡命湖水一片平静。

  似乎亘古以来,就没yǒu波动过。

  “我好像是做了一个梦”良久之后,纪墨终于第一个打破沉寂。

  “我也是……”罗克敌响应。

  “我好像见到了lǎo大…”顾独行皱着眉,看起来冷峻之中带着深深的忧虑,道:“lǎo大现在的情况,似乎很bú妙。

  “是的,就是这样子,我还记得似乎lǎo大焦急的看着我”谢丹琼沉思着。

  “bú

  ……”“安静!”莫天机一直皱着眉,沉沉的思考着,眼中神光,变幻莫测,听到渐渐的纷乱起来,终于忍bú住呵斥一声。

  众rén冷静下来,看着莫天机,等他解释。

  “大家都yǒu梦,同样的梦,那就bú是梦!”莫天机冷淡的道,他揉了揉眉心,道:“让我们将这件事聚拢起来。”

  他轻轻道:“我下去的时候,lǎo大似乎bú能动,眼神很焦急而,旁边却yǒu一个诡异的幻影看bú清面目。这个幻影问我你愿bú愿意为他而死?”

  莫天机说到这里,顿时兄弟几rén都是鼓噪起来:“是的,是的!我们也是这样。”

  莫天机眉头一皱,继续说:“我突然到了那个地方先将环境看了一遍。似乎那是亡命湖底,奇怪的是,湖底没yǒu尸体,什么都没yǒu,甚至,水草,也bú见一丝。”

  “在湖底,却很平整一片片巨大的地砖,没yǒu任何起伏”莫天机闭住眼睛,双眉微蹙在竭力回忆当时场景:“每一个地砖中间,都yǒu一个小孔洞,而一串串的气泡,就从这些小孔洞里面冒出来………”

  “bú错!就是这样子。”众rén顿时想起,当时的情景的确是这样子。

  “这么说,我们去的乃是同一个地方。”莫天机脸上yǒu深深的忧虑,下了结论:“那便绝对bú是做梦!”众rén脸色同时变得沉重。

  莫天机前后左右看了看,终于道:“傲波你做梦了么?”

  呼延◆傲波道:“没yǒu。”莫天机口中“哦,了一声,目光闪了一下,道:“还yǒu谁,没yǒu这经历?”他的眼睛一个个看了过去。

  大家一齐摇头。

  莫天机嗯了一声,没yǒu半点犹豫便道:“傲○波,麻烦你四处查看一下,还yǒu没yǒu什么rén在这里。”

  呼延傲波立即站起鼻,爽快道:即奔了出去。

  她虽然表面粗豪,却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子,知道这兄弟几rén要商量极端秘密的事情莫天机这是要将自己支开。

  他们要商量的这件事,恐怕敏感严重到了极点。要bú然,凭着自己与纪墨的关系以莫天机为rén的圆融通透,绝bú会如此bú近情理。

  所以她很理解的远远走开。

  莫天机一句话出口众兄弟的脸色,顿时都是沉重了下来。

  他们同样明白,莫天机如此做,定然是yǒu道理。而且事关重大!

  “事关lǎo大”莫天机yǒu些艰难的解释了一句,歉意的看了看纪墨:“我bú得bú慎重!”众rén缓缓点头。

  “今天的事情,很诡异,我bú知道你们想到什么,猜到什么但我希望,你们都将这件事烂在肚子里!”莫天机沉重的,一字一字的道。

  顾独行等rén再次点头“这一次下去,那幻影问我们的是愿意bú愿意为lǎo大牺牲?”莫天机冷笑:“那么,既然要问我们,那就说明,lǎo大已经拒绝了这个问题!”“lǎo大已经将这幻影逼到了一定地步,所以,幻影才会问我们!我们才会yǒu这个遭遇!”

  莫天机声音沉重:“但,lǎo大的实力,与那幻影的实力,根本bú能相比!我们下去的时候,他甚至bú能动!”“从这个问题可以看出来,这个问题的关键bú是我们。而是lǎo大。我们是需要为lǎo大付出一些什么,lǎo大才能脱困,甚至,才能做到一些事情。”

  莫天机深深地道:“但是现在,我们很正常!我们没yǒu付出任何代价,没yǒu任何牺牲,那也就是说lǎo大拒绝了幻影,保全了我们!”“那么,lǎo大的最终将会如何?”莫天机眼睛突然变得比顾独行的剑还要锐利。

  众兄弟顿时呼吸急促,被莫天机一言提xǐng,大家都是想到了楚阳现在身处的危局。这真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以那幻影通天彻地的手段,想要杀死楚阳无疑bú比捏死一只鸡困难多少。

  “所以,现在lǎo大还没yǒu上来!他还在下面!”莫天机缓缓抬起一只手,制止了兄弟们的躁动:“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莫天机对你们下封口令,我们可以等!但,这件事情关系lǎo大生死,谁若是敢泄lù出去……………,莫怪兄弟们……bú客气!“他的眼睛习锋一般划…过众rén!

  众rén一起重重点头。

  其实莫秦机说的话,与最后的警告,完全bú是同一件事。但莫天机就这么直截了当的提出来,给rén非常突兀的感觉。

  “lǎo大若yǒubú测,那就是因为我们,我希望你们记住这一点!明白这一□点!”

  “我们等九天!”莫天机深深吸了一口气,道:“九天之后,lǎo大若是bú出来,我们便下去寻找!昨天算一天,还yǒu八天!”

  “九天?”傲邪云皱眉:“那岂bú是”

  “■lǎo大bú是寻常rén,若是水能淹死他恐怕现在也早已经死了。”莫天机淡淡道:“还yǒu八天!我bú希望出现任何事情!”

  莫天机聚集兄弟们,其实是想说明一下楚阳的身份。他知道,兄弟们之间,已经yǒu几rén心中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什么,却又bú能证明,bú敢相信。

  他想借着这机会,将楚阳身份跟大家说明。所以,才将呼延傲波支了出去。

  但话到嘴边,他却又改变了主意。

  楚阳……bú会死的!

  他的事,应该yǒu他自己跟兄弟们说,自己越俎代庖,这样做,bú好!

  但他的心中也前所未见的充满了焦虑。

  当天晚上,莫天机就展开了掌握天下神功,开始预算天机…

  将近凌晨,一声“哇”的一声……

  顾独行闪电般冲过来,却见莫天机身侧七十二盏灯全灭,中间的莫天机脸如金纸,吐出一大滩鲜血,奄奄一息。

  “天机bú能测!”莫天机眼中闪出强烈的担忧,强撑着对顾独行说道。

  顾独行沉沉点头,眼中锐利的光芒闪烁:“你先休息,lǎo大bú会yǒu事。”

  第二日,莫天机刚刚恢复了一些元气,就迫bú及待的开始了第二次占卜○。

  这一次,他直接昏mí了过去。

  已经第七日。

  这七天里,莫天机只要一yǒu点儿力量,就冒着天机反噬的风险占卜,但他每次,都被天机严重反击!

  什么都探测bú到!◎

  莫天机一天一天的虚弱下去。

  第八天,顾独行强行制止了莫天机的占卜,劈头盖脸的十几个大耳光将几乎陷入偏执之中的莫天机打xǐng。

  莫天机xǐng来,长长叹气。

  第八日。

  众兄弟开始下水寻找。

  但下了水才知道,这亡命湖的深度,简直是前所未见。

  而且,bú知道怎么回事,这亡命湖的浮力,也是无比的庞大。

  以顾独行的剑帝四品修为,抱着万斤巨石下潜,居然只能下潜bú到两百丈,就死活下bú去了。

  这样的残酷事实,让兄弟们几乎绝望!

  莫天机一直临风矗立在岸边,静静地看着亡命湖平静湖水,良久bú动。

  ◇这些天里面,他吐血吐得身体已经虚弱bú堪。是以没yǒu下水。

  但莫天机却坚信一件事情:楚阳bú会死!

  他一定会回来!

  看着平静的湖水,莫天机眼神悠远,心道:楚阳,你若是b■●ú回来,我将生生世世的诅咒你!

  又努力了几天,莫天机终于制止这种徒劳无功的行动。

  众兄弟浑身**的从水中上来,个个脸色青白,失hún落魄,如丧考妣。

  坚强如顾独行,眼中也◎含着泪水。前几天还侧着身子掩饰,现在,连掩饰的心情也没yǒu了。

  心中一种无言的悲戚,几乎要将众rén的心撕得粉碎,rénrén都是感觉心中滴血。

  死,这个字,充溢在众rén的心头,但,却是谁也bú敢说出口来。

  甚至,各自之间的目光,都bú敢触碰。偶尔两对目光接触到一起,就立即转开。

  似乎对方的目光之中,yǒu着自己宁死也bú愿意看到的消息!

  侑些◇事情,是需要做的,bú是想的。梦里千条道路,xǐng来依旧搬砖。

  所以,拼命写吧!

  写着写着,所yǒu瓶颈就冲开了……

  对昨天的请假,再次致以万分歉意。

  若一开●始就说请假,也没什么,问题是一开始说了一定yǒu更新,写到凌晨却将自己写糊涂了,自己打自己耳光,莫过于此。

  惭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