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八章 楚氏春秋[第一更]


  楚家,书房。

  当代家主楚雄成老爷zǐ正在将一份地图放回原处,闷闷的叹气:“这平沙岭这么大的地方,如何才能抱成一团?更何况三大家族各自为政,这不是开玩笑么?”

  “若▲是楚家强行征伐,那么后果,可是不堪设想!那可不仅仅是两个世家而已啊……”楚老爷zǐ唉声叹气,一双断眉几乎挤在了一起。

  对于楚雄成来说,世世代代的楚家,谨守着平沙岭这起家的地方,越来越是发展壮大,已经是心满意足。

  更何况现在儿孙个个争气,将来飞黄腾达,不在话下。

  楚雄成作为老一辈的家主,已经是老怀大慰。

  至于说吞并平沙岭,楚家一家独大,完成背后大世家的任务,楚雄成连想都没想过:既然现世平稳,何必在这三星圣族方兴未艾的时候刀口余生自相残杀?

  大家图个自保,然后平稳发展……也就罢了……

  自然,楚老爷zǐ是绝对不知道,自己的长孙,已经回到了楚家。这位楚阎王,只手颠覆整个下三天,改朝换代;双手一挥,中三天风云变色,又是一场颠覆!

  短短两年,颠覆了两个位面!

  这样的心机武功,可说独步天下!

  楚雄成若是知道这些,相▲信对现在楚家的难题也就不怎么在意了。问题是……他不知道!

  正在叹气时,突然听见外面远远的传来乱糟糟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喊,有人在叫,有人在到处跑……

  整个楚家,便如开了锅一般。

  楚老爷zǐ眉头一皱,刷的一声将窗zǐ推开,喝道:“什么事?乱七八糟的,怎么光天化日之下闹鬼了不成?”

  楚老爷zǐ江湖chū身,虽然读过几天书,但终究觉得读书人肚zǐ里弯弯绕实在太多,所以,hěn是看不起,平常说话,乃是一派江湖风范。

  一个侍卫屁滚尿流的抛过来。

  “家主,大爷回来了。”

  “回来了就回来了!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楚雄成nù道:“难道你们都在盼望他回不来不成?这么个震惊法?老夫以为你们活见了鬼呢!”

  “不不不……是……”侍卫满头大汗:“问题是大爷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跟大奶奶一起回来的?”楚雄成断眉一抖,几乎就想要跳chū窗zǐ:“混账王八蛋!他不跟你们大奶奶一起回来,难道还找个小三不成?!他看到老婆就矮半截的人,有那胆zǐ么?”

  侍卫满脸黑线:“是……是带着失踪了十九年的大少爷一起回来了?”

  “什么失踪了十九年……?”楚雄成一句话说了半斤,突然瞪圆了眼睛,嗬嗬喘气:“……你你你……兔崽zǐ!你说什么?”

  突然就这么从窗zǐ里一跃而chū,一把掐住侍卫脖zǐ:“再说一遍!”

  “是……失踪了十九年的大少爷找到了……”侍卫表情hěn可怜,声音就像杀鸡——脖zǐ被掐住了,两脚冇也离了地……

  “草!你怎么不早说!”楚雄成大nù道:“在老大那里?我去看看!”

  侍卫刚一点头,楚老爷zǐ已经消失了踪影。

  侍卫吧唧一声摔倒在地,两手握着喉冇咙咳嗽了几声,终于翻着白眼爬起来:“还想得点儿赏钱呢,没想到挨了一顿揍……他冇妈的……”

  正在嘀咕,突然一块白光光的东西凌空回来,啪的一声dǎ在他后脑勺,顿时又将他dǎ翻在地上,头上肉眼可见的鼓起来一个大包。

  楚老爷zǐ声音远远传来:“赏你一块白晶,呵呵呵……”

  侍卫摸着独角兽一般的脑袋欲哭无泪:“我宁愿您不赏……”

  …………

  楚家沸腾了!

  所谓嫡传血脉,什么是嫡传血脉?

  一般家族规定,传长不传幼!

  长zǐ长孙,乃是世家传统意义上真正的根正苗红的嫡系血脉!

  除此之外,皆不是!

  楚雄成的长zǐ,就是楚飞凌!楚飞凌的长zǐ……额,他就一个儿zǐ!也就是说,楚家真正的嫡系血脉,就只有这一根毛。

  当然,若是楚飞龙或者别的兄弟取而代之,则另当别论。

  楚雄成一直在担心这件事。

  长zǐ不继位,二zǐ继位的话,这可是世家大乱的前兆!如今,正在愁肠百结,听说大孙zǐ突然回来了,楚老爷zǐ岂能不兴冇奋鼓舞?

  楚飞凌的小院,现在已经是人满为患。

  楚家所有人,都在向着这里集中。

  “啊呜”一声,楚家老四楚飞烟刷的落下,ji动地热泪盈眶:“妈滴,老冇zǐ苦苦找寻▲了十八年,如今终于苦尽甘来。以后可就解脱了麻麻地……”

  一阵风一般冲进去:“大哥大哥大……听说找到那小兔崽zǐ了啦?”

  一进去,却顿时被房内沉重的气氛吓了一跳。

  楚飞凌满★眼血丝的抬起头:“找到了是找到了……哎。”

  一声叹气,竟然说不chū的愁苦。

  “咋……了?”楚飞烟一愣。

  “受了伤,昏迷不醒……”楚飞凌揉了揉太阳穴。

  楚飞烟顿时目瞪口呆。他自然知道,楚飞凌说的“昏迷不醒”是啥意思……连楚飞凌都这样表情,那么……恐怕楚家也是无能为力。

  但凡有一点点希望,楚飞凌绝不会如此如丧考妣。

  “在哪里?我孙zǐ在哪里☆?”一声大吼,楚雄成老爷zǐ蓦然现身。

  “在里面……”楚飞烟愣愣的一伸手。

  楚飞凌来不及阻止,楚老爷zǐ已经急不可待的冲了进去。

  “哇哈哈……小兔崽zǐ,还不来磕头?爷爷●有大大的礼物……”楚雄成可说是意气风发,这些年来,在亲家嘴里可是吃足了气,偏偏还无法反驳。

  现在一听说‘杨家来人’,楚老爷zǐ不管是来的老的还是少的,都是立即开溜。

  如今孙zǐ回来,便等于是去了所有心事!

  但,他一句话喊到一半,突然就噎在了喉冇咙里。

  “怎……怎么回事?”楚老爷zǐ呆呆的站在内室床前。

  杨若兰正一半身zǐ在床上,怀里揽着自己儿zǐ,勉强的抬起头笑了笑:“公公来了……”

  “怎么了?”楚雄成看着床上的少年,伸长了脖zǐ。

  “受伤……昏迷……”杨若兰低低的叹了口气:“已经六天了……”

  “这……”楚老爷zǐ顿时浑身一颤:“难道没有……”

  说一半,就几乎想要dǎ自己一记耳光:若是有希望救醒,儿媳妇还用得着这样zǐ?

  不由叹了口气。

  目光一斜,却发现紫光耀眼:“这……这莫不是那块紫晶玉髓?”

  在昏迷的孙zǐ手心里,一缕紫光直透chū来。

  手心中,紧紧地握着一块紫晶。

  楚雄成心中一颤,轻轻拿过孙zǐ的手,想要将紫晶取chū来看看,但,楚阳虽然是在昏迷之中,但他的手却是攥的紧紧的,竟然拿不chū来。

  若想拿chū来,除非将他五根手指掰断!

  “他似乎知道,这是自己认祖归宗的唯一希望……竟然死不放手!”杨若兰泪水汨汨而下:“我可怜的孩儿……”

  “哎!”楚雄成长长一叹。

  定定的站在原处,愣愣的看了半晌,拔脚就往外走:“我去问问老祖宗有没有办法,若是实在不行,老夫就亲自去药谷走一趟。”

  杨若兰眼睛一亮,道:“多谢公公。”

  楚雄成一声叹息:“谢什么……是你儿zǐ,难道就不是我大孙zǐ?难冇道我心里,就好受了?”

  正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大哥,恭喜恭喜,听说大侄儿■,终究是找到了,呵呵,这可是我们家族的大喜事。”

  正是楚家老二楚飞龙。

  楚飞龙的声音充满了欣慰,和从内心中发chū的祝福,似乎是终于松了一口气:“天可怜见!大侄儿一去十八年,如今终◆于一家团聚,我老楚家终于后继有人,大嫂终于可以放心,真是可喜可贺!”

  楚飞龙一来,楚飞凌门前将近百人,突然逐渐的散去,一个个目光闪躲,脚步轻轻,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一般。

  门内的楚●飞凌、楚飞烟均是眉头一皱。

  内室中,杨若兰也是柳眉一竖,似乎要发作,但终于只是叹了口气。

  楚雄成脸色黑了下来。

  楚飞龙的话,任谁听起来也是发自真心,似乎用全心全灵的祝福,☆fēilíng、chǔfēiyānjun1shìméitóuyīzhòu。

  nèishìzhōng,yángruòlányěshìliǔméiyīshù,sìhūyàofāzuò,dànzhōngyúzhīshìtànlekǒuqì。

  chǔxióngchéngliǎnsèhēilexiàlái。

  chǔfēilóngdehuà,rènshuítīngqǐláiyěshìfāzìzhēnxīn,sìhūyòngquánxīnquánlíngdezhùfú,才能说chū这么诚挚的话。

  但,其中那一句话,却是实在太伤人!

  ‘我老楚家终于后继有人,大嫂终于可以放心!’

  这句话,简直是寓意深长。

  楚飞凌有儿zǐ,楚飞龙也有儿zǐ,而且不止一个!楚家什么时候后继无人了?就是老三楚飞寒,也有一zǐ一女!

  至于下一句‘大嫂终于可以放心’,连着上一句说chū来,似乎杨若兰楚飞凌夫妇非要霸占这长zǐ长孙的嫡系之位一般◎!

  楚飞烟脸色微微一变,抬起头,看看大哥,看看二哥,突然感觉到暗潮汹涌。心道:这是咋了?今天的二哥,似乎有些不正常……

  “二弟,承你有心了。”楚飞凌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这句话,同样是一语双关。

  楚飞龙和缓的笑了笑,担心地道:“但不知大侄儿如今如何?大哥,小弟进去看看,可否?”

  楚飞凌让开一步:“二弟尽管请便,咱们乃是一奶同胞,你当二叔的,看看侄儿,正是理所当然!毕竟,已经十八年半没有见面了。”

  ‘十八年半’这四个字,似乎是特意的加重了口音,又似乎没有。但一边的楚飞烟,却似乎浑身都冒起了鸡皮疙瘩。(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