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十一章 大家都要验啊……


  楚阳一直在艰难的走钢丝!

  庞大的天地元力,从剑格之中狂涌而出。wú尽的神魂之力,从他吞噬的第一代九劫剑主的命魂中狂潮一般冲击他的神智!

  这种直接大山压顶一般的力量,让楚阳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上千次的接近于崩溃的边缘。

  他就像是在被冰雪覆盖的万丈悬崖上没有任何防护的以龟速在走钢丝!而且,那钢丝还被冰雪浸染的滑不留手。

  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长时间。

  直到有一段时间,他感觉自己似乎出身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那是一种近乎于胎息的幸福。

  四周,全是母亲的气息……全是那种渴望了两世而不可得的○□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长时间。

  直到有一段时间,他感觉自己似乎出身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那是一种近乎于胎息的幸福。

  四周

  tāshènzhìbúzhīdàozìjǐhūnmíleduōzhǎngshíjiān。

  zhídàoyǒuyīduànshíjiān,tāgǎnjiàozìjǐsìhūchūshēnzàiyīgèwēnnuǎndehuáibàozhōng,nàshìyīzhǒngjìnhūyútāixīdexìngfú。

  sìzhōu,quánshìmǔqīndeqìxī……quánshìnàzhǒngkěwàngleliǎngshìérbúkědéde梦中的温馨。

  这种感觉让他的心神大大的放松了。

  从那时候开始,他的进境才逐渐的平稳下来……

  直到今日,突然感觉到那股温暖的气息突然间变得狂暴悲愤,似乎充满了决绝的伤痛……

  这种感觉,让昏睡之中的楚阳导致了一丝清醒。

  虽然现在并不是楚阳醒过来的最佳时机,但他却几乎是强迫自己醒过来!

  在醒来,稍微有了些许意识的那一刻,楚阳直觉的眼皮如同山岳一般沉重,浑身wú力,如同瘫痪。

  身子似乎在水底漂浮,又似乎在天空飘荡。良久平息不下来。

  唯有模糊而又清渐的话语,一句一句的钻进耳朵里来……一句一句,清晰却又缥缈似乎是在梦中呬

  良久楚阳才听明白……难道自己……居然回到了楚家?

  这……是怎么回事?

  他来不及考虑什么,只听见众人越说越是鸡烈,已经将事情推到了不可收拾的边缘。感受到母亲的伤心愤怒,楚阳不顾一切的睁开了眼睛!

  “这位……二叔不知道您的几个儿子……都验过了木有?”楚阳这一句话,真是石破天惊。

  “我?我验什么?”楚飞龙一怔下意识的道:“我的儿子们又没有丢。”

  楚阳虚弱的笑了笑,强行打起精神,迅速转变话题:“只是……不知道这验明正身……需要什么条件?如何才能验明正身?”

  楚雄成看着这个躺在床上的虚弱少年,眼光复杂有爱怜,有冷静。

  良久才道:★“关键,就是你手中的紫晶玉髓!”

  他深深叹了口气:“当年,若兰的父亲得到了紫晶玉髓分作了两块,并请了一位朋友相助,做了两块身冇份玉佩。其中一块之中,乃是用你自己的舌尖鲜血,生生破入玉髓之中,○□形成一个‘楚’字。”

  “若真是你本人,就将你的舌尖之血刺出一滴,bī入紫晶玉髓,与楚字重合之后,自然会显出相溶,然后楚字会变成闪光金色。便是验明正身了。”

  楚雄成慢慢说道。

  “父亲说的不错,正是如此。”楚飞龙点点头,看着楚阳,和善的道:“少年,你要知道,家族的血冇脉纯正与否,可是关系到了子孙传承的大事,你不要心怀怨怼。”

  “我很配合!”楚阳虚弱地道:“我比谁都渴望……认祖归宗,我渴望有一个家……已经渴望了十九年……”

  听到儿子这句话,杨若兰眼中又是珠泪盈盈。几乎就想要在现在将儿子狠狠抱在怀里,亲个够。

  “这个……紫晶玉髓,应该是我们楚家人都能用吧?”楚阳咳嗽一声,道:“因为……这里面,毕竟是楚家嫡系子孙的鲜血……只要是楚家子弟,应该就能用,而且不会起冲突吧。”

  “理论上是如此的。”楚雄成摸着胡子,隐隐感觉这小子这句话有些别有用意,只是一时想不出。

  总不至于这家伙刚刚回来,就要槁起来什么风波吧?

  楚阳虚弱的喘了几口气,声音急促:“那还等什么?不就是一滴血么?赶紧开始吧……我都迫不及待了……”

  楚飞龙有些轻视的撇撇嘴,这个乡巴佬,看来是梦想一步登天梦想了好久了,难怪现在如此急不可待法……”

  自从楚阳开口,楚家老四楚飞烟就愣在了原地。

  别人是真的没听过这声音……但是楚飞烟……却是听过不止一次的!

  真的是这小子。

  楚飞烟想要呻冇吟出声。

  那位名震下三天的阎王爷!

  楚飞烟一张脸都扭曲了起来。

  若是被人知道……自己在一年多☆之前,就找到了他,却是一直没有确实证据,没有将他带回家……居然多拖了一年多!

  若是被父亲大嫂大哥知道…自己这身皮肉,那就是铁定的保不住了!不被活活的扒下来三层皮,就算是见了鬼!

  而○且……若是被老祖宗知道自己做过这种**ī事情……估计惩罚更重,说不定被罚几十年面壁……那也是毫不稀奇的事情!

  全家人翘首以盼,你自己找到了还拖了一年半当成没事人?

  这是何等的混蛋啊。

  所以楚飞烟在楚阳张口的那一刹那,就是低眉顺眼,缩在了一旁。心道,若万一真的光……那么我该怎么才将这事儿抹去呢?

  看来根源还是在这小子身上啊……

  众目睽睽之下,杨若兰用▲颤抖的手,拿着细细的针,轻轻的,在楚阳舌尖上刺了一下,一滴殷红的血滴渗出。

  楚雄成一挥手,那滴鲜血已经从楚阳舌尖上飞起,落到了那块紫晶玉髓上。随即,楚老爷子猛地嘿的一声,浑身白光一现,已经运◎起神功,控制着这一滴血,朝着那紫晶玉髓中间的那斤)‘楚,字上印了过去!

  他原本以为,这事儿需要很强的实力才行却没有想到几乎是在瞬间,还没有来得及使劲,那滴血就渗了进去。

  下一刻,鲜◇血就如同有自己的自主意识一般攀附到了那个‘楚’字之上。

  紧接着,毫wú预兆的那个‘楚’字,突然大放光明,转变成了亮金的颜色熠熠发光!在玉髓之中“楚’字周围腾得一声腾起一圈紫色光芒,堂皇之极。◎

  然后一行小字就在这光圈之中赫然浮现。

  众人凝目看去。

  ‘舌尖之血紫晶之魂,楚家血脉,确认wú误:天精密法不容置疑!,

  这二十四个字细如发丝,却是笔画分明,龙飞凤舞,自然而然带着一股睥睨狂傲之气!

  “是他!没错了!”

  内室之中,所有人同时惊喜的大叫。

  包括楚飞龙,现在脸上的表情,似乎也是发自内心的惊喜!

  “孩子……苦了你!”楚雄成老泪纵横,一把将楚阳搂在怀里。

  楚阳嘶嘶吐气:“轻……轻点……骨骨骨……骨头快断了……”

  他现在浑身wú力,便如是棉花一般,被楚老爷子这一抱,险些骨折。

  楚老爷子这才醒悟:“哦哦哦……”急忙放开了他。

  虽然早有准备,楚飞凌和杨若兰还是被这巨大的惊喜惊呆了,刹那间只觉得心跳如鼓,差点就从嗓门里跳出来。

  两人呆若木鸡的站着,一时间,竟然wú法动弹。

  我的儿子!真的是我儿子!

  这下子,可是再也没有了任何怀疑!

  就连楚飞龙,现在也是没有了任何理由。

  “恭喜大嫂,贺喜大哥!”楚飞龙和楚飞烟同时出声恭贺。声音真诚,不过其中那个是真心,哪个是假意,就值得深思了。

  整个房冇中,似乎充满了喜气洋洋的气氛,刚才的剑拔弩张,似乎不翼而飞了一艇……

  楚飞龙自然是希望此事就这么过去了,他现在满心郁闷,苦心经营,却被对方一睁眼变得啥也没了,心情何等苦闷?

  至于楚雄成,老爷子自然也不希望再起什么波折。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家族,而且都是自己儿子,不管任何不愉快,老爷子都不愿意看到。

  杨若兰和楚飞凌此刻也只想赶紧将他们赶走……儿子,还没好好抱抱呢……”此刻正好说说话。

  但,有人却不愿意此事就这么过去。

  “我的身冇份……可证实了吧?”楚阳虚弱的喘着气,有一股悲愤之意。

  “乖孩子,证实了证实了,你就是我的乖孙子,谁敢说不是,老夫第一个撕了他的嘴!”楚雄成忙不迭的保证,安慰,老眼尚有些发红。

  可怜的孩子,真是又忠hòu又老实又懂礼数又识大体……

  “太好了……那我就是楚家……长孙?”楚阳声音虚弱,却是坚持着问道。

  似乎问完了这一句话,就会晕过去一般。

  “当然!”楚雄成老爷子一锤定音。

  “太好了……既然如此,就将二叔啊,三叔啊,四叔啊……等等人的子女,都叫过来,验一验吧。”楚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安慰的道。

  他说的很是轻快,就像是:哎呀,憋了这么久,我终于撒了一泡尿,,你们也来撒一泡吧”

  那样的平常……

  但众人顿时都愣住了!

  “验……一验?为什么?”楚老爷子有些晕。

  “祖父大人……我……我是为了家族考虑……我们楚家血脉,必须是纯正的!为了祖宗千年☆来的鲜血生命……为了子孙后代千秋万世的纯洁……”

  楚阳声音虚弱的似乎要断气,却是正气凛然,丹心可昭日月,忠心耿耿,斩钉截铁的道:“……为了家族,为了……香烟传承……必需要验啊!”

  ◆“这个……”楚老爷子很为难:“不需要了吧?”

  楚飞龙微笑道:“大侄子,我家情况跟你可不一样,你的那些弟弟们,可都没丢过啊。”

  “没丢过也不一定啊!”楚阳叫了起来,严肃的,字正词严的道:“这事情谁能说得准啊……万一要是有其他的情况呢?二叔,您老不可大意啊……”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