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十二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楚阳一脸的忠hòu老实,甚至是有此憨hòu的……愣头愣脑的道。

  心中一阵发狠,麻痹的,我他娘还管你什么二叔?你丫直接就是不安好心!居然如此欺负我妈……你奶奶地,老冇子今天若◇是玩不si你,那老冇子宁可不姓楚le!

  老冇子跟着老妈姓杨去!麻痹从今天以后老冇子叫杨阳!

  楚御座心中怒火滔天,表面上憨hòu老实赤胆忠心,一脸无辜。

  但zì从楚阳这句话☆一出口,满屋子的人都怔住le。

  楚雄成老爷子张le张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终于又闭住le,连连摇头。

  丫的,刚才我还在夸呢,觉得这刚到家的孙子很懂事识大体而且忠hòu老实……想不●到他下一句话,就是直接引爆le炸弹!

  而且,这种炸弹,还不是一般级数的。

  真是一个惹祸的根源啊,认祖归宗第一天,刚刚睁开眼皮,就将三个叔叔都得罪到le骨头里……

  楚飞凌脸色一黑,别过头去。

  杨若兰一脸的镇定加上‘我心甚慰’你敢欺负老娘?老娘有儿子为我出气!楚飞龙,瞧你这次怎么办!

  真过瘾啊,你刚才想掰断我儿子的手指头,现在我儿子一睁眼就给你扣le个绿帽子……真是六月债还得快!

  爽!

  楚飞龙一张方正威严的脸,顿时变成le紫茄子的颜色!

  再好的修养,也忍受不le这句话,这可是男人最大耻辱!怒道:“大侄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阳摆出一个憨hòu的笑,用一种发zì内心的声调,诚挚的jǐ乎想要将zì己的一颗心掏le出来一般的说道:“二叔,小侄虽然今天才进家门不过,刚才二叔为le家族满腔赤诚一身热血一言一行,全是忠义凛然!小侄佩服得很。zì那一刻,已经发誓今生今世,要向二叔您学习以二叔为榜样,全心全意为家族谋福利!哪怕千刀万剐上刀山下火海跳油锅,也要将我楚家发扬光大,并保持血脉纯洁!”

  他虚弱的喘lejǐ口大气才又掏心掏肺的接着说下去:“二叔,您看,我虽然今天才进家门,但,我父亲,乃是家族长子,而我,zì然也就是长孙!我肩上的责任,何其重大?”

  “现在九重天风起云涌,人心叵测,阴谋诡计,层出不穷!我楚家……也不是站在巅峰的九大主宰世家之一吧?地位,相当不稳,人人……都想吞并吧?”

  “这是何děng恶劣的局势?”楚阳一声长叹:“如此千钧重担,就要落在我的肩膀上,可怜小侄我人小肩膀窄,如何担得起?那都需要二叔您的鼎力协助啊。”

  楚御座语重心长,诚挚hòu道,一番话说的情深意长,苦口婆心。

  唯独众人心中却是打翻le五味瓶:看这货说话,貌似已经zì居为未来家主le?居然还‘千钧重担,人小肩膀窄?’……那个说过要你当家主冇le?

  居然已经开始‘二叔你要协助我……

  我真是草le……

  楚御座说完之后,居然还加上le一句:“二叔您说,是不是?”

  不děng楚飞龙回答,楚阳已经口齿十分便利的接le下去:“二叔当然是没有意见的,明眼人一听便知,小侄这就是发zì肺脏的为le家族好……”

  楚飞龙刚刚张嘴,他已经说完le,不由得瞪le瞪眼,当着父亲兄弟,哪里好意思与刚见面的大侄子争什么?只好咕咚一声咽le一口唾沫。

  “既然我的位置如此重要,我的责任如此重大!”楚阳一身是担当,壮怀鸡烈的说道:“我如何能不鞠躬尽瘁?如何能够不为le家族事业si而后已?如何能不保证家族血脉的纯正?”

  “幸好现在,天赐良机,有le紫晶玉髓,更有楚氏家族嫡系血脉在里面,是否纯正,一试便知!”

  楚阳乐呵呵的,很有成就的道:“再说这事儿也不费事,只不过就是将兄弟姐妹们叫过来,轻轻扎一下,就万事大吉,而且不用折断手指头。我刚才扎过le,一点都不疼。”

  听他的口气,对zì己想出来的这个办法,居然很得意。

  你是扎过le,可你是啥情况?别人平白无故的,为何也要来扎一下?再说……这那里是什么扎一下的问题?这根本就是羞辱!

  彻头彻尾的羞辱!

  “这事情,可不只是血脉问题,而是直接关系祖宗基业生si存亡啊……”楚阳诚恳地道:“我知道这事儿有些得罪二叔三叔四叔le……不过……看在小侄一心为le家族的份上,相信jǐ位叔叔是断然不会怪罪小侄的。”

  “二叔,您还是将jǐ位弟弟都叫过来验一验吧,大家都放心不是?”

  兜兜转转,楚阳将验明正身这件事,直接上升到le刚才楚飞龙说过的高度,而且,犹有过之!

  而且,所有手段,都是楚飞龙刚才用过的。

  现在,楚御座换汤不换药,一概奉还,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且还让楚飞龙吃le哑巴亏说不出来……楚飞烟在后面一个劲的流冷汗:这家伙在下三天就是玩阴谋出身……第五轻柔偌大的帝国都被他在一年之间给玩没le……☆”此刻,二哥你算是碰到le滚刀肉le……这才第一天啊,就搞le乌烟瘴气……而且还是躺着爬不起来。

  若是děng他生龙活虎的站起来……奶奶地,幸亏我没得罪他。

  得罪他的是老二……

  “放屁!我儿子没丢过!验什么?不用验!”楚飞龙一声怒斥:“那里有什么意外?”

  楚阳拂然不悦:“二叔您这话可就不对le,小侄啥时候说过有意外le?”

  众人一阵气结:你还啥时候☆说过?你口口声声说的都是有意外……

  “再说le,儿子没丢过可不代表就是你儿子……”万一若是……哎家族丑闻啊……还是不说le……验明正身要紧……”

  楚御座一脸唏嘘。

  “当然☆le,以二叔的人品魅力,我当然是信得过的,但是人品再好,不如真凭实据!我们楚家血脉最重要证据,就是舌尖之血,紫晶之魂!只是这样小小的一刺而已二叔你一力阻拦,却又是何用意?难道你……心中有鬼?”

◆le,yǐèrshūderénpǐnmèilì,wǒdāngránshìxìndéguòde,dànshìrénpǐnzàihǎo,búrúzhēnpíngshíjù!wǒmenchǔjiāxuèmòzuìzhòngyàozhèngjù,jiùshìshéjiānzhīxuè,zǐjīngzhīhún!zhīshìzhèyàngxiǎoxiǎodeyīcìéryǐèrshūnǐyīlìzǔlán,quèyòushìhéyòngyì?nándàonǐ……xīnzhōngyǒuguǐ?”

  楚阳眼神一冷:“二叔你一意孤行阻拦我楚家验明正身,纯正血脉你……是何居心?”

  楚飞龙气得浑身都哆嗦le起来。

  这些话,正是他刚才对杨若兰说的,jǐ乎一字不差。刚才险些就将杨若兰bī疯le……如今这些话落到zì己身上,楚飞龙才知道,这样的莫名之冤落到zì己头上,是什么憋屈的滋味。

  简直是手脚冰凉,胸膛欲炸!

  楚阳叹le一口气,道:“二叔,真的……虽然弟弟们并没有丢…”不过,若是万一……哎,二叔,我们为别人养儿子,那是小事,。”但,楚家的千秋大业,祖祖辈辈的努力……岂能……哎,这事儿,真难以开口……作为小辈,我咋好意思说……”

  楚雄成老爷子一脸黑线。

  你连‘替别人养儿子’这话都也说出来le,居然还难以开口,不好意思说?

  楚飞凌觉得zì己儿子有些过分le,再怎么说,没撕破脸之前,还是你二叔吧?这样上来就扣一顶绿帽子……有些不hòu道le。

  于是就想阻止,却被杨若兰一把抓住,狠狠白le一冇眼。

  杨若兰正是听得浑身舒泰,感觉zì己从在娘家做姑娘的时候就没这么爽利过,真是太解气le!

  儿子这番话,简直是胜过le万马千军!

  见楚飞凌居然想要阻止,杨若兰一dù子憋火:你这混蛋,没脑筋的货,没看到儿子是在为咱俩出气?老娘正在欣慰不已呢,你阻止个屁?

  “孽障!”楚飞龙再是深沉的心机,也被楚阳气得一dù子大便,忍不住就是暴吼一声!

  “二叔说的太对le,那样来历不明的,就是孽障!”楚阳非常赞同的道:“必须验明正身!不能让那帮来历不明的孽障,存在我楚家!”

  好吧☆,刚才还是‘你家的我的兄弟们”现在居然直接变成le‘一帮来历不明的孽障,!

  楚雄成老爷子在一边坐着,已经晕le。

  老爷子虽然多少有些手腕,但骨子里,却就是一个赳赳武夫。凡是干脆利落■,这是他的优点。

  但要是让他参与到这děng阴谋里面来……还不如杀le他的头来得爽快。

  现在,大孙子和二儿子针锋相对,老爷子说这个不好,说那个也不是,拂袖而去更不是,竟然是进退维谷。

  “你的意思是……怀疑你的二婶不贞?!”楚飞龙俯下冇身子,眼神危险的看着楚阳。晚辈说长辈不贞……这可是任何家族的大忌讳!

  楚飞龙问这一句话,有些居心险恶。

  “我何曾说过○这děng大逆不道的话!”楚阳冤枉之极的叫le起来:“不作兴这么冤枉人的!我只是怀疑那帮杂种的来路……何曾说过半句二婶?二叔,你你你……你如此污蔑于我,小侄……小侄很伤心“……”

  他顿le顿○◇,突然恍然大悟一般:“二叔,为le避免验明正身,你……你居然拿我二婶的名节来说事?你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子?二婶再怎么说,也是与你含辛茹苦的过le这许多年……你你……我真不好意思说le……”

★  楚飞龙jǐ乎一口血喷le出来。

  刚才,他一跪,将楚飞凌和杨若兰bī的没有le半点退路。只隔le还没半个时辰,楚阳jǐ句话,就将他zì己bī得没有le半点退路!

  而且,刚才zì己★只是为难杨若兰而已。

  现在,楚阳做的,却是更胜刚才十倍的羞辱!

  而且还无法反击!

  因为这些话……都是zì己刚才说过的……

  (第二更!求月票……这一张我写的啊啊……你们爽不爽啊…爽的话投月票啊……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