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十四章 小兔崽子,你占我便宜!


  “大什么大!”楚飞凌大急,浑身汗出如浆,急忙第一时间喝止:“老子是你爹!”

  这句话一出lái,楚阳满头黑线。

  楚雄成老爷子瞠目以视,丈二和尚mō不到头脑,想不到楚飞凌好不容易找到le失踪le十八年的儿子,居然会是如此反应?

  瞪着眼睛吃吃道:“咋滴么个情况?”

  纵然是在心情如此鸡动难忍与最是患得患失的时刻,熟知内情知道楚飞凌为何如此反应的杨若兰也是差点儿忍不住就扑哧笑le出lái。

  楚飞凌面红耳赤,张口结舌:“我……”

  “你什么你!”楚老爷子一声大喝:“儿子丢le十八年,一回lái你就这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啥意思你?”

  说着转向楚阳:“乖孙不要怕,你这爸爸就这么狗熊脾气,爷爷为你出气。”

  楚阳瞠然。

  良久,才轻轻的不确定的道:“……这……真的是……楚家?”

  这句话出lái,三人同时晕le。

  敢情这位小祖宗以为这是在做梦?

  同时点头:“当然是!”

  楚阳嘶的吸le一口气:“那……你真是爷爷?你们是……父亲母亲?”

  三人同时含☆着泪笑着点头,一句话,却让三人心中酸涩不堪。

  楚阳闭le闭眼睛,终于睁开,道:“掐……掐我一把……我我……我动不le……

  想要坐起lái,却还是没有力气。

  杨若兰终于哭出◆声lái:“孩子……”一把抱住le他,嚎啕大哭,楚阳只感觉母亲的泪水慢慢的滑落,将自己xiōng前浸湿的凉凉的。一种说不出的酸涩滋味在心中滋生,木然的喃喃道:“原lái我不是在做梦……”

  感受着母亲的怀抱,楚阳眼睛慢慢的湿润le起lái,一种软弱的感觉,慢慢的升起,这一刻。这一位历经两世神经如同铁打钢铸的楚阎王,竟然感到自己有一种一直不住的放声大哭的冲动!

  这份软弱,无关于勇气□,不关于任何别的。乃是一种在亲人面前,才能够有的感觉。

  他就像是一个孩子。倔强骄傲,面对世间风雨,他独力面对承受,横眉冷对,承担起一切。受le伤。被人欺负le。痛le,苦le,也只有咬牙冷笑○tǐng着。

  但面对自己父母的时候,却会情不自禁的哭出lái。哪怕他上一刻还在笑,但突然见到自己最亲近的人,这种软弱。甚至是委屈感,就会突然涌上lái!

  楚阳静静地待在母亲怀里。咬着牙,不想哭。

  但。眼睛酸涩,鼻子一阵阵的sū着酸,竟然忍不住,两行泪水慢慢的流出lái,紧接着便如是放开le大水的闸门,泪水汹涌而出。

  楚飞凌与楚雄成看着这一对分别le十八年的母子相拥,眼中都是bǎi感交集。

  两人想要劝解两句,但同时感到嗓子眼里似乎堵着什么东西,竟然说不出话,似乎一开口,就会忍不住的哭出lái……

  良久,楚雄成老爷子沙哑着嗓子说道:“若兰,孩子已经回láile……你这么个哭法,让孩子心里也不是滋味……这是喜事,不要哭le……”

  杨若兰抬起头,看到儿子xiōng前被自己泪水浸湿le一大片,不由有些不好意思,想要背过身去擦擦眼睛,却舍不得让眼睛离开儿子,只好就这么用手背抹le抹。

  “这是你爷爷……”楚飞凌咳嗽一声,道:“楚阳,快lái见过。”

  楚雄成也有些企盼的看着楚阳,有些〖兴〗奋的道:“他叫楚阳?本lái就叫楚阳?”

  飞凌尴尬的点点头。

  “孙儿参见爷爷。”楚阳躺在chuáng上,也有些尴尬:“只是不知怎么le……起不lái,没力气……还望爷爷不要见怪。”

  “我哪里会见怪!”楚雄成捋着胡子笑道:“你回láile就好!至于身体,爷爷给你找上三天最好的大夫lái看,一定让你恢复正常!你且放宽心。”

  阳低低应le一声,看着楚飞凌,嘴chún蠕动le半天,连脸皮也挣红le。

  楚飞凌满脸紧张的看着他,生怕这小混蛋一张口叫出一声大哥lái……那自己可就赶紧的钻地洞……

  “爹……”楚阳终于低声叫le出lái。

  这一声叫出lái,自己心里一松,楚飞凌心中,也是千钧巨石落le地,喜笑颜开的道:“乖,好孩子,那是你妈妈。”

  楚阳眼睛转动,看着杨若兰。

  杨若兰身体颤抖,紧张的看着他,眼中泪水盈盈,却不敢眨眼,嘴角强行的勾起lái,想要lù出一副温柔的笑,却被心中的酸涩感觉冲击的有些扭曲,她越是努力镇定,越是保持不le脸上表情。

  楚阳轻轻的wēi笑着,眼睛深深的看在杨若兰脸上,嘴chún刚刚蠕动,却又闭合,他强行控制自己,但最后嘴chún却已经扁le起lái,一张俊秀的脸,也怪异的扭曲le起lái。心跳如同擂鼓,几乎一颗心就要从口中〖鸡〗射而出。

  一生之中,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这么软弱,竟然连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良久……

  “……妈……”楚阳终于叫出声lái,但却变le调,喉音浓重,就像是哭出声lái一样。

  “哎!”杨若兰期待已久,忙不迭地答应,眼泪夺眶而出,浑身☆★个字也说不出口。

  良久……

  “……妈……”楚阳终于叫出声lái,但却变le调,喉gèzìyěshuōbúchūkǒu。

  liángjiǔ……

  “……mā……”chǔyángzhōngyújiàochūshēnglái,dànquèbiànlediào,hóuyīnnóngzhòng,jiùxiàngshìkūchūshēngláiyīyàng。

  “āi!”yángruòlánqīdàiyǐjiǔ,mángbúdiédìdáyīng,yǎnlèiduókuàngérchū,húnshēn◆剧烈颤抖:“好孩子……我的乖儿子!我的孩子……”

  竟然凝噎住le,良久才喘上一口气lái,一伸手抱住le儿子,似乎要将自己的儿子揉进身体里,拼mìng的眨着眼,大口大口的喘气,终于又像哭又像☆笑的说le一句:“你……你终于……你终于回家le……”

  她毫无仪态的又哭又笑,将儿子紧紧抱住,似乎下一刻,儿子又会失踪一般……

  良久,杨若兰才跳le起lái。一把拉住楚飞凌的手:“飞凌!飞凌,你听到le么?儿子叫我妈le……儿子叫我妈le啊!!我等这一声妈,我等le十九年,等le十九年!我终于听到le!我儿子回láile!回láile!回láile啊啊!!”

  楚飞凌紧紧攥住她的手,鸡动的道:“是,是。儿子回láile!回láile……”

  想起夫妻二人在这接近十九年的时间里受的苦楚,牵肠挂肚,忍不住也是虎目含泪,心中bǎi感交集……

  楚雄成老爷子轻轻偏过头去,眼中两行老泪。静静滑落。

  …………

  良久,这鸡动的情绪,才稍稍的有所减弱。

  杨若兰早已经坐在儿子chuáng边,手指头轻轻抚mō着儿子脸庞,头发。脸上一片心满意足。眼中仍然湿润,时不时的抽噎一下,但却已经平静下lái。

  “孩子,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lái的?”杨若兰想起乌倩倩所说的楚阳的过往,心中一阵阵抽疼。

  “这些年?”楚阳轻轻笑◇le笑,道:“这些年。其实过的很平静,也没遇到什么大事。自幼跟着师父长大,师父那人很好很好。照顾我,也是无wēi不至。基本也没受过什么委屈,什么事情都顺着我自己的脾气,这些年过的……平平稳稳。”
●◇le笑,道:“这些年。其实过的很平静,也没遇到什么大事。自幼跟着师父长大,师父那人很好很好。照顾我,也是无wēi不至。基本也没受过什么委屈,什么事情都顺lexiào,dào:“zhèxiēnián。qíshíguòdehěnpíngjìng,yěméiyùdàoshímedàshì。zìyòugēnzheshīfùzhǎngdà,shīfùnàrénhěnhǎohěnhǎo。zhàogùwǒ,yěshìwúwēibúzhì。jīběnyěméishòuguòshímewěiqū,shímeshìqíngdōushùnzhewǒzìjǐdepíqì,zhèxiēniánguòde……píngpíngwěnwěn。”
  “平平稳稳……”杨若兰忍不住的又想哭,急忙忍住。她知道,儿子这么说,是想减轻自己心中的负疚感。

  但……你这平平稳稳,也有些离谱le吧?

  多少次惊涛骇浪?多少回死里逃生?以一人之力,wēi末修为,颠覆下三天整个局势,这其中,又岂是‘凶险’两个字就可以简单的形容?

  深入敌人腹地大赵京城,翻云覆雨,多少险象环生?

  一万三千里路独身逃亡,被敌人举国之力追捕,胜过你千万倍的力量围剿……何等的惨烈?

  这些,你为何一句都不说?

  中三天风云鸡荡,你率领兄弟们决战亡mìng湖,那可是不死不休……你一句不提,就是为le让我安心!

  杨若兰感觉自己喉咙凝噎住le,看着儿子淡笑的脸,努力的想要在上面找出风霜的痕迹,但找lái找去,却是自己先mí失在儿子的脸上……

  “好孩子……”杨若兰溺爱的道:“爹娘没能亲自照顾你……你还是长得这般俊……”

  楚飞凌在一边笑道:“这一点倒是变不le的,孩子长得像我,在哪里长大,都是这般俊。”

  “臭美!”杨若兰破涕为笑,突然感觉少le些什么,道:“父亲呢?”

  楚飞凌道:“他老人家祝福我看顾孩子,他去安排人找大夫去le。”他笑le笑,道:“刚才我看到他老人家哭le……想必是在儿媳fù面前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溜le。”

  他努力说的风趣,杨若兰与楚阳均是相对一笑,感觉那一股沉抑的悲戚气氛,在渐渐地远去。

  “我还以为先溜走的是你呢……亘古第一跟自己儿子拜把子的大仙!”杨若兰撇着嘴促狭道。

  此刻只剩下一家三口,杨若兰自然不会给他留什么脸面。

  “哈哈……”

  一听这句话,楚阳也实在是忍不住,真真切切的笑le起lái。

  杨若兰见自己一句话,终于逗的儿子开怀,不由抿嘴wēi笑,心中居然满是成就感。有一种儿子刚出生的时□候,自己抱在怀里摇晃着哄他不哭的那种温馨感觉。

  想着想着,不由得心中母爱泛滥,看着儿子的眼神,也越发的温柔起lái。看着儿子,便如是看着一件稀世珍宝,怎么看,也看不够。

  眉毛帅,眼★hòu,zìjǐbàozàihuáilǐyáohuǎngzhehǒngtābúkūdenàzhǒngwēnxīngǎnjiào。

  xiǎngzhexiǎngzhe,búyóudéxīnzhōngmǔàifànlàn,kànzheérzǐdeyǎnshén,yěyuèfādewēnróuqǐlái。kànzheérzǐ,biànrúshìkànzheyījiànxīshìzhēnbǎo,zěnmekàn,yěkànbúgòu。

  méimáoshuài,yǎn睛俊,脸庞完美……连身上的味道,也是那样的清新好闻……

  “你还小!都怪你!小兔崽子!”楚飞凌脸红耳赤,佯怒道:“你那时候应该心里想到le,那时候你满脸的为难害怕,以为我看不出lái?可你就是不说……你你你,你存心占我便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