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十五章修为被废了?


  第七部第十五章修为被废了?

  楚阳冤枉道:“我我……这真是黑天的冤枉……这种便宜,我哪里敢沾?当时您老人家不由分说,我还没同意,你jiù将我按倒跪下了……然后我才待站起来,你已经摁着我的头往地上砸……”

  “停停停……别说了!”楚飞凌满脸黑线。(《7*24小时不间断更新纯

  “这事儿哪能怪我……”楚阳嘀咕。

  “不怪你……难道都怪我!”楚飞凌威严的看着他,想要树立父亲的尊严。

  “要不让爷爷来评评理……”楚阳毫不示弱。

  “别……评理?你这是出我的洋相!”楚飞凌终于泄了气,被抓住了死穴,只好竖起了白旗。承认失败。

  “哈哈哈……”杨若兰顿时笑了起来,乐不可支。

  接着,一家人jiù在楚阳床边,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话。

  尤其是杨若兰,逼着楚阳,将从小能够有记忆开始,所有的事情都要讲一遍。

  楚阳无奈,到后来只能字斟字酌,唯恐那一句话说的敏感……看得出来,自己的母亲有些感情脆弱……

  楚飞凌在一边听得直翻白眼:杨若兰很执着,尤其是一些危险、受伤的情况啊,楚阳自己分明是不愿意说,或者干脆春秋笔法略过;但杨若兰每次都要追根究底。

  然后一点点的将真相从楚阳口中逼出来:然后她自己内疚的哭一顿。

  然后轮到下一件事,又是如此……

  楚飞凌压根不能理解了:疼儿子……我不比你少多少,但……这样非得让儿子说出话来让自己哭的……还真是匪夷所思了……

  想着,突然想起一件事,道:“楚阳,你现在认祖归宗,看看名字,是不是按照家族族谱上来?”

  “族谱?”楚阳一愣。

  “是啊,到你这一辈,正好是‘腾’字辈。(《7*24小时不间断更新纯”楚飞凌道:“我们楚家的辈分排序,一般是取中间一个字,我是‘飞’字辈。英雄飞腾,千秋光荣;同心务正,起振家声。”

  “腾字辈……”楚阳皱起了眉头:“这咋叫?”

  “你加上一个字jiùháng了:楚腾阳!”楚飞凌轻轻巧巧的说道。

  “楚腾阳?”楚阳一脸黑线:“非得疼不háng?我不要疼了!”

  楚飞凌一皱眉,jiù想呵斥两句。

  楚阳眼珠一转:“我不想再疼了……我已经疼了十八年了……”

  杨若兰心中一酸,连声道:“那jiù不要腾了,jiù叫楚阳好了!没事的,妈妈为你做主!”

  “妈,你是好人。”楚阳满足的躺着。

  楚飞凌一脸黑线:“这是祖宗规矩……”

  “祖宗规矩也是人定的!”杨若兰强词夺理道:“反正楚阳jiù最好听了!不要腾!谁愿意疼,jiù疼去。”

  楚阳眨眨眼,露出一副沉重的表情,道:“这个名字,乃是我师父为我取的,师父对我恩重如山……而且这名字里面,还有师父一生之中最重要的心愿……我实在是不愿意改。”

  楚飞凌舒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那既然不改,我去找父亲说jiù好。你师父对你有养育之恩,教导之恩,咱们一定不能忘恩负义!什么时候见了面,我一定好好敬他一杯。”

  楚阳松了口气。

  说句实在话,对于‘楚腾阳’这个名字,他实在是半点也无爱。

  “jiù算大命不改,你也需要个小名吧?”楚飞凌摸着下巴道:“jiù叫‘腾腾’怎么样?这样,也算是把辈分有了。”

  “腾腾?”楚阳目瞪口呆,惊恐的看着楚飞凌,半晌说不出话。

  他还没说话,杨若兰已经爆发:“腾什么腾?楚飞凌!你给我闭嘴!儿子jiù叫楚阳,小名jiù叫阳阳!他是我儿子,我说了jiù算!”

  楚飞凌一脸黑线。《

  “jiù你这样的,若是跟着儿子叫,还得叫我一声长辈呢!”杨若兰瞪眼道:“那里有你说话的余地?”

  楚飞凌欲哭无泪……

  jiù在这时,一个声音说道:“什么长辈?”却是楚雄成老爷子拽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儿,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正是楚氏家族第一医者,秋神医。

  楚飞凌魂飞魄散,急忙迎了上去:“额……咳咳,长辈……jiù是说,……咳咳,咱们楚家,这孩子的长辈着实不少,以后要知道些规矩……嗯,咳咳……是的。”

  楚雄成老爷子哪里还顾得上听他解释什么,随便应了一声,道:“原来如此。”jiù催着秋神医给孙儿看病。

  楚飞凌偷偷的抹了一把冷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突然感觉自己屁股底下从此jiù多了一座火山……随时都会爆发的那种——这日子……没法过了。

  秋神医手指搭上楚阳腕mò,皱眉沉思:“有些奇怪……怎会有如此mò象?”

  “怎么了?”楚飞凌,楚雄成,杨若兰同时追问。

  “这……mò象有些古怪。”秋神医皱着霜白的眉头,一蹙一蹙:“委实是从所未见!”

  “是好还是坏?”楚雄成老爷子急匆匆地打断,心中歪歪:难道我楚家,又出了一个天才?

  “这个……小少爷经mò之中,似乎有些元力,而且不少,足见小少爷之前练功是很勤奋的……”秋神医瘪瘪嘴,不知道怎么往下说。

  “下面呢?”楚老爷子眼神热切。

  “但不知怎么,受了伤……这个……貌似浑身的经mò,被下了禁制一般……经mò之中,出现了断点。”秋神医皱着眉头:“换句通俗一点的话说……jiù是修为被废了!”

  “修为被废了?!”这句话真是石破天惊,楚雄成楚飞凌杨若兰同时惊叫出声!

  秋神医神情沉重:“若是老夫诊断不错……小少爷定然是得罪了什么强者,这位强者,以通天彻地的实力,在小少爷经mò之中下了禁制!日后休养几天,háng动可无碍,不过若是想要在修为上有所建树……恐怕是,难了。”

  “我看看!”楚老爷子急不可待的一把抢过了楚阳的手腕,君级实力的元气汹涌的透入经mò。眉头越皱越紧,脸色也是越来越是难看起来。

  一点不错,楚阳的经mò中,元气是很浓厚的。甚至,远远超出了他这般年纪能够达到的正常水准,可以说是超级天才!

  只是,在他的经mò中,却有几处莫名的障碍,不让元气流通。◎

  以自己君级的实力,对上去居然是如同面对一座钢铁大山,丝毫没有半点动摇!

  “你得罪了谁?谁下的手?”老爷子百思不得其解。这人既然能够下这种禁制,那么,若要杀死楚阳,几乎便是反反手j☆iù能杀几千次。为何却费了这么大的劲在他身体中留下禁制?

  “我也不知道啊……”楚阳一脸无辜。

  “说的也是,这种级别的高人下手,你想要觉察,也察觉不了。”楚雄成叹了口气,道:“我去请示一下老祖宗,让他老人家出关的时候给你看看。”

  说完,站起来,道:“飞凌,你给孩子讲一讲咱们家族的事情……这几天,让他好好休养。等老祖宗出关,我会禀告。若是……那么,老夫亲自前去药谷一趟!”

  飞凌忧心忡忡的道。

  杨若兰抓着楚阳的手,安慰道:“阳阳,别怕,别沮丧,你这个没事的。”

  楚阳嗯了一声,道:“我不担心。”

  他当然不担心;自己体内的情况,楚阳心知肚明:这分明jiù是元气内充与神魂外溢造成的暂时紊乱,根本无伤大雅。只需要过一段时间,自己理顺了,也jiù一切恢复正常了。

  但这件事,委实是不好解释。

  怎么解释?难道说我是九劫剑主,我是吞噬了第一代九劫剑主的神魂,才造成了这般后果?

  那样的话,楚阳估计连那位‘老祖宗’都能立即晕过去……

  转眼jiù是两天过去,这两天里,杨若兰几乎是寸步不离,衣不解带的照顾着自己儿子;终于在第三天早晨,楚阳身体虽然还是虚弱,却已经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下床,站起来,在院子里溜达溜达。

  正好是九天,楚阳才恢复了háng动的能力。

  所有力量,都积蓄在经mò之中,意识之中。楚阳现在的身体虽然没有力量,但神魂却是一天比一天凝实。

  如果说一般人的神魂乃是一股轻烟,那么强者的神魂,jiù是一张已经具有形态的白纸。超级强者的神魂,jiù像是一颗参天大树!

  而楚阳现在的神魂,已经是一棵青翠欲滴茁壮成长的小树!而且他这棵树与别的树不同,相比较与一般强者,他这棵神魂树,便是一棵金晶玉檀!

  金晶玉檀,九重天大陆最坚硬的树!这棵树,只存在与◆传说,据说,甚至能够抵挡至尊强者的攻击!

  而这几天里,楚阳也将楚家的情况了解了个通透。

  楚家,上面有神秘的两位老祖宗,常年闭关。祖父楚雄成,兄弟两人;但二弟楚雄威壮年失踪,至今没有◆☆下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下面便是父亲这一辈。

  兄弟四人,楚飞凌,楚飞龙,楚飞寒,楚飞烟。合起来,正是‘玲珑含烟’的谐音。楚阳不知道这其中是否有含义。

  自己这一辈,楚飞☆龙三个儿子,楚飞寒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楚飞烟一子一女。似乎,楚飞寒的女儿楚乐儿天生有什么痼疾,楚飞寒几乎常年在外面寻药,经年不着家。

  楚家地处上三天东南角平沙岭,乃是当地三大家族之一。楚家的实力,在上三天不算超级世家,也不算大家族,勉强算得上是能够立足的中小家族。

  楚阳曾经有意的问了一句fēng雷台。

  因为前世,自己jiù是在fēng雷台获得了九劫剑第五节的召唤。

  但楚飞凌的回答,让楚阳也不禁苦笑:fēng雷台,在上三天西北方,极西北,极为荒凉。距离自己目前的位置……三万七千多里!

  …………

  第二更!最难写也最是下力不讨好的时候来了,jiù是上三天的设定。我继续努力,争取今天晚上一鼓作气,将这一关度过去!

  求月票!!

  第七部第十五章修为被废了?

  第七部第十五章修为被废了?,到网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