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十六章 楚阳的打算


  上三天情况复杂,chǔ家偏安一隅,也是明里暗里争斗不断。

  chǔ家现在的实力,基本都是掌握在家主手中,高层的高手,基本是chǔ家上一辈的前辈力量,等闲无事都在闭关。

  平沙岭另外两大家族鲍家和廖家,实力虽然比chǔ家稍次一线,但也相差不多。两家实力异常雄hòu。平常小摩擦小矛盾的天天不断。

  而这平沙岭,与出去平沙岭之后的整片东南,都是属于九大主宰家族之一萧家的地盘,盘龙卧虎,奇人异士,层出不穷,帮派林立。便是在残酷的优胜劣汰之中,争夺生存的机会!

  “正东一片叶,东南一支萧;西方沉沉万里涛!”便是叶家,萧家,陈家。

  “西北惊天石,西南凌家傲,南方仙兰香飘飘!”便是石家,凌家,兰家。

  “北天刀剑厉,正南诸葛豪,独尊中心夜色高!”便是厉家、诸葛家,夜家!

  这便是三天九大主宰家族!

  九大家族各霸一方。

  自最近数千年,不断有某个家族冒出来,崭露头角,争权夺利,抢夺地盘,或者**,不受九大世家管制,甚至,更有些想要取而代之。

  这些家族,无一例外的都被剿灭。但也看得出来,九大家族对上三天的掌控,已经不如以前了。

  上三天衍生数万年来,自然也不是全是有修为的人,普通人更多。

  所以,这里的衣食住行,依然用金银就可以解决!但,只要涉及到世家买卖,则就是另一种局面。

  在修炼者群体中,乃是用灵气开路,用jīng石作为货币,才能买到或者是交换到你想要拥有的物品。

  而jīng石,不仅仅是货币,还是一种修炼的灵气来源!

  紫jīng,墨jīng,红jīng,蓝jīng,白jīng。

  其中一紫jīng等于十块墨jīng,一墨jīng等于十红jīng,以此类推。

  一块官面流通的紫jīng,等于一万块白jīng!

  便是这样的比例。

  chǔ阎王感觉自己就是个穷光蛋起来,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穷过!

  接受了蔚公子的白jīng矿,自己除了吸取之外,还在自己的九jié空间里存了七八千块。本以为这是一笔好大好大的财富了,没想到,居然连一块紫jīng也换不来?

  至于空间里还在堆积如山的黄金白银……

  chǔ阎王叹了口气,那些,过几天就捐给家族吧。让家族管事拿着去做普通人的买卖,自己实在是……用不着了……

  妈的,混了半辈子了,下三天人人对自己不是恐惧就是佩服,中三天自己也能叱咤一方,没想法今日到了上三天,居然成了小虾米,而且还是一个穷光蛋小虾米!

  前世,chǔ阳虽然到了上三天,却是小小的武尊修为,冒了好大的风险,才终于寻得了一条不为人知的渠道上得来,直奔风雷台。

  一路上风餐露宿,耗子一般东躲**,终于到了,却立即被莫天机带着人轰杀至渣。

  对上冇三天可说是一无所知。

  对于现在的chǔ阳来说,纵然他有两世的经验,但这个上三天,依然是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尤其是……这其中,九大主宰家族主宰上三天,几乎在每一个家族的地盘之内,都有各自的规矩忌讳。

  如此一来,行走江湖发生冲突的机会可就是成百倍的增加!更何况除了九大家族之外,上三天如此广阔的区域之中,还有密如牛毛一般的各方势力!

  而这些实力,随便哪一个,也不是现在的chǔ阳能够惹得起的!

  一切的一切,与下三天中三天,截然不同!不管是风俗人情还是江湖世道,都是迥然有异!

  chǔ阳在刚刚听完,竟然有些懵了。

  他想起来蔚公子与第五□轻柔都说过的一句话:其实这些,真的不suàn什么。

  现在想起来,这句话真是太有道理了!

  第五轻柔之所以如此轻易认败,送给自己一个大人情,而他自己得大气运;便是因为在他心中:这些真的▲不suàn什么!

  的确是不suàn什么。

  相比较起上三天的花花世界来说,中三天与下三天,简直就是小孩子把戏一般!

  至于中三天下三天所谓的强者,在上三天这个辽阔的世界里,更加是……连屁都不如!

  chǔ阳有一种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穷光蛋,却来到了遍地都是千万富豪的世界里,最让他无语的是,自己眼中的那些千万富豪在这里也还是最底层……

  自己就像是一个乞丐,突然来到了国宴上!

  琳琅满目,却是掩不住满心茫然失措。

  我该如何?

  夜,chǔ阳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终于,他一咬牙,心道:我chǔ阳怕什么?

  我从天外楼岂不就是一介草民?我何惧之有?岂不还是成就了铁云霸业!?我初到中三天难道不是孑然一身赤手空拳?我最终还不是将整个中三天完全颠覆?

  上三天,不过是大了一些而已。

  仅此而已!

  给自己鼓了鼓气,然后chǔ阳就开始打suàn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短时间内去寻找第五截九jié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自己只能现在家族立住脚跟,然后,将家族打造起来,满满的一步步往外发展☆■
  给自己鼓了鼓气,然后chǔ阳就开始打suàn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短时间内去寻找第五截九jié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自
  gěizìjǐgǔlegǔqì,ránhòuchǔyángjiùkāishǐdǎsuànzìjǐxiàyībùgāizěnmebàn。

  duǎnshíjiānnèiqùxúnzhǎodìwǔjiéjiǔjiéjiànnàshìgēnběnbúkěnéngde。zìjǐzhīnéngxiànzàijiāzúlìzhùjiǎogēn,ránhòu,jiāngjiāzúdǎzàoqǐlái,mǎnmǎndeyībùbùwǎngwàifāzhǎn

  等到实力足够,也够了九jié剑第五节的标准,才能前去寻找到第五节九jié剑。

  而在此之前,万万不能被人发现自己的身冇份!

  所以,以往所有的一切,都要抛弃!一切,都要从头再来!

  我,现在就是一个穷光蛋,必须将自己处身在整个世界的最下层,然后再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只要有一点骄纵之意,恐怕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chǔ阳慢慢的打定了主意,心中也▲慢慢的平静。

  自己chǔ阎王这个身冇份,从此不能再提!自己就是父母好不容易从外面寻找回来的弃儿。至于来历……不妨费费脑筋。

  而chǔ阎王这个名字,在下三天固然烜赫一时,但在中三天,▲○肯为此注意的人已经很少。在上三天这种巨大的世界里……估计,没有任何人会将chǔ阎王放在眼中……

  自己若要隐藏,大有机会。

  沉寂一段时间之后,自己再慢慢的出现,那就任何人都不会将九j◎ié剑主联想到自己身上。

  这样一想,chǔ阳突然发现那位秋神医为自己诊断的‘修为被废’,放在此时此刻自己的处境之中,竟然是绝佳的护身符!

  嗯,老冇子被废了!

  老冇子从头练起!

  你他娘见过哪一个九jié剑主被废过?这不是开玩笑呢吗?

  有了这一层外衣笼罩,自己做什么,就不怎么引人注意了,自己暗暗的恢复实力,不仅可以保护自己,最关键是……还可以阴人……嘿嘿嘿……

  当然,这段时间里寻医问药是免不了的……

  虽然有些麻烦家族,不过现在是chǔ飞龙当家,这老货对自己一家三口一向是虎视眈眈……就他娘的让他去跑腿吧!

  当然,母亲也会担心,自己这段时间多陪陪她,多哄哄她,也就好了……等自己修为恢复,逐渐崛起的时候,就当是对她老人家的补偿了,母亲,总有一天,我要让您,为有我这么个儿子而骄傲的!

  欲襄外必先安内。

  chǔ家,是必须要在第一步打造成铁板一块的!要不然,有这么一个巨大的牵挂和拖累在这里,自己能够被九大家族玩死的……

  而家族崛起,冇靠的实力,财富!

  实力,就是武力。财富……就是她娘的jīng石!

  chǔ御座咬牙切齿……老冇子就suàn是坑蒙拐骗偷……也要成为九重天第一大富豪!奶奶地!

  “你真阴险。”一个声音似乎有些疲倦的说道。

  chǔ阳一愣,神识进入意念空间,不由惊喜:“你醒了?”

  说话的,正是剑灵。

  “你的神魂,已经永固,我怎么能不醒?”剑灵苦笑一声:“到了上三天了?”

  “到了。”chǔ阳老老实实点头。

  “你现在的起点太弱。所以,你刚才的打suàn,都是完全可行的。”剑灵沉思了一会,道:“我基本同意你的做法和打suàn。闷声发大财,才是王冇道!”

  他顿了顿,提醒道:“我现在已经醒了,最多再过三天,我就能够恢复过来。再有半个月,就能有九jié剑第四截所具有的修为……而且,你现在神魂永固,我现在附体,对你的神魂,也已经没有什么损害。所以……只要你遇到绝对危险,或者是需要斩尽杀绝的时候,尽管叫我出来!”

  他狰狞的笑了笑:“时隔一万年,我也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这上三天的强者如今都是什么样子了……”

  chǔ阳沉沉的笑了笑:“放心,有的是让你出手的机会!”

  剑灵会意的阴笑。

  一股杀气,在九jié空间里来回ji荡,似乎是憋屈了九万年的恶魔,在露出狰狞的獠牙……

  …………

  在chǔ阳心中打suàn的这一晚上,chǔ飞凌与杨若兰夫妇也是彻夜未眠。

  “你说……那事儿怎么办?”杨若兰皱着眉头。

  “不怎么办……”chǔ飞凌叹了口气,躺在妻子身边,有些神思不属。自从儿子失踪,他就被剥夺了同床共枕的权利,这几天终于皇恩浩荡,chǔ飞凌觉得自己苦尽甘来,一躺下就是心猿意马……

  “不怎么办?”杨若兰柳眉倒竖:“难道我孙子就这么在下三天不成?”

  “那你想怎样?”chǔ飞凌无辜的道:“一则,你师妹再三哀求,不要告诉他。这点我们要顾虑吧?万一闹翻了,人家直接连见孙子也不让你见……那才真正糟糕。”

  “第二,阳阳现在修为尽失,经脉被废,他虽然每天都是强颜欢笑,让我们开心,但我们都是武者,这种滋味如何◆不知道?这时候提起这事儿,岂不是除了让他难过,让他担心挂念,却什么都做不了?这岂不是折磨么?”

  “唉……”杨若兰叹了口气,心烦意乱,心乱如麻。

  chǔ飞凌说完,见妻子不再说话,于是☆心中大定,向着妻子身边靠了靠,温柔道:“咱们……睡吧?”

  杨若兰正是心中焦躁,哪里还有什么心思,怒斥一声:“滚下去!”一脚跺了出来。

  咚的一声,chǔ飞凌飞出床外,结结实实的一坐在地上,不由欲哭无泪……

  ……

  第三更,求月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