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认祖归宗


  第二天一早,楚阳便跟楚飞凌说了自己的打算,楚飞凌正在担心若是楚阳原本的身冇份一旦公开了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也会有人借此打击他。~~

  此刻听到楚阳的建议,正是正▲中下怀,满口答应。并与妻zǐ一起商量了一个方案:就是去中三天游lì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紫晶yù髓,才发现是自己儿zǐ云云……

  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商量了半天,将这件事敲定,人人都是感觉放下了一桩心事。

  “父亲,您的脸色有些不大好。”楚阳这才发现,楚飞凌脸色有些发青,眼圈也有些发红。整个人有些萎靡……

  “唉……一言难尽。”楚飞凌哪里会跟儿zǐ说自己的丢人事?含糊的一语带过。

  杨若兰脸上一红,看了楚飞凌一眼,讪讪的有些不好意思。

  她岂能不明白,楚飞凌年方壮年,就被自己剥夺了那啥的权力,而且一直到现在,十八年来,从未沾huā惹草……

  这样的男人,就算是在整个九重天世界中,也是罕见的负责的好男人。

  不说其修为担当心xiōng心机其他方面,只是这一点,就足以值得任何人佩服。

  心中想道:若是……倒不妨……

  想着想着,脸上更红了。

  楚阳见父母神情一时间都扭捏起来,不由得嘿嘿一笑,lù出一个挤眉nòng眼的表情,意味深长道:“我懂……我懂啊……”

  啪啪两声,被楚飞凌和杨若兰同时打了一个爆栗,异口同声斥道:“你懂个屁!”

  楚阳顿时被打了一个趔趄。

  正在这时,楚雄成老爷zǐ又已经差人传报,言道请了大夫来,即将过来。

  这几天,老爷zǐ几乎一天好几趟往这边跑,足见上心。

  至于带来的大夫,更是已经有十几个,每一个在当地都有‘神医’之称,只是久而久之都没有效果。‘神医’们一个个都是踌躇满志而来,嗒头焉脑而去,楚飞凌夫fù渐渐也不抱什么希望。

  不大一会,老爷zǐ带着神医过来,查看一番之后,终于还是束手无策而去。

  老爷zǐ留了下来,未曾开口,先叹一口气。

  老爷zǐ在担心,楚家的传承问题,这可是大事!

  lì来世家传承,传长不传幼。3∴35686688便是为了避免兄弟相残。

  而到了楚飞凌这一代,却是出现了问题。本来楚飞凌的能力接任家主,那是绰绰有余。但却诡异的丢失了亲生儿zǐ,而且从那之后再无所出。

  如此一来,就有后继无人之虞。

  再说,楚飞凌自从儿zǐ丢失之后,就是心情郁结,只顾着找儿zǐ安慰妻zǐ,对家族事务也就不怎么上心了。

  老爷zǐ在迫于无奈之下,只好让楚飞龙接掌。

  但……想不到楚飞龙竟然是心机手段绝不逊色于楚飞凌,而且犹有过之,将整个楚家打理的井井有条,居然是蒸蒸日上。

  如此一来,楚老爷zǐ心中就嘀咕起来。

  连续冇这些年来,基本已经能够确定了楚飞龙的地位了,没想到这时候老大居然找回了儿zǐ……

  这就让老爷zǐ在狂喜之余,彻底的纠结了。

  再看到这位孙zǐ刚醒来就与他二叔斗了一场,居然还占了上风……老爷zǐ心里就又活动了。

  这货……可绝对不是一个安分的家伙。

  万一传位给了楚飞龙,这家伙绝对再过几年就能够将楚家掀一个底朝天……

  于是乎老爷zǐ又打起了传长不传幼的主意。

  但是……■刚刚兴起这个念头,就传出来这孙zǐ被废了……

  老爷zǐ顿时刚从火山出来又进了冰窟。

  这一路心路lì程忽上忽下如坐过山车一般,简直是让人不堪承受。幸好老爷zǐ没有心脏病,要不然,这时☆候早被刺冇ji的病发了……

  老爷zǐ存了万一的指望,不断地寻找神医来为孙zǐ治病,就是想赶紧治好……

  没想到一个个的神医们摇头瞪眼,束手无策……

  老爷zǐ的心里,甭提有多别扭了。

  摇头叹气一会,坐下说了会儿话,安慰了楚阳几句。

  楚御座那是何等的口才?几句话之间就哄得老爷zǐ老怀大悦,不着痕迹的十几记马屁响亮亮的拍上去,老爷zǐ眯着眼睛捋着胡zǐ,觉得这孙zǐ实在是太对胃口了。又聪明,又有手段,又有心计,一旦治好了,也有实力……

  这样的家族继承人哪里找去?

  但表面上还是板着脸道:“少来这一套,你这小zǐ,就会拍老夫的马屁!”

  楚阳一脸钦佩,摊摊手,非常无奈的道:“看看,若是一般人恐怕早就被我拍晕了,也就只有爷爷,如此睿智!一眼就看出来我是在拍马屁,真让我感觉有些挫败……哎,九重天多少智者,但多少人都是被人méng蔽?二爷爷就绝不可能!爷爷慧眼如炬,洞若观火,心思机敏,老当益壮……将我的这点小心思看得清清楚楚,面对如此睿智的爷爷,拍马屁是绝对行不通的。我只好以后都说实话了。”

  老爷zǐ背脊更tǐng直了,眯着眼,捋着胡zǐ,深沉的笑了笑,渊渟岳峙的道:“那是,老夫岂是你这等黄口小儿几句话就能哄得转的?”

  “爷爷真是太英明了……我也是见多识广啦,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位位高权重者能如爷爷这般清醒……”楚御座发自内心的道。

  “这话说得有理,就那些俗物,如何能与我相比。”老爷zǐ翘起了二郎tuǐ。颇有一股飘飘然的架势。

  楚阳又是一顶顶的高帽不huā钱一般的抛过去,老爷zǐ照单◎全收。杨若兰与楚飞凌愣怔怔的坐在一边,只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一层一层的,如同打摆zǐ一般的浑身忽hán忽热……

  不可置信的看着这恬不知耻的祖孙二人,只觉得脑袋都晕乎了……

  向来威严的◎父亲,看到别人拍马屁就勃然大怒的父亲……如今被马屁拍的比谁都晕?

  这乖巧的儿zǐ,看起来正直的儿zǐ,如今口若悬河的在疯狂拍马屁戴高帽……说得真诚无比一脸憨hòu……

  夫妻二人只觉得,这个世道自己有些看不懂了……

  良久,楚御座都快要口干舌燥的时候,老爷zǐ终于轻飘飘地站起来:“你们聊,呵呵呵……乖孙,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孩zǐ,爷爷有空就来找你说话。”这才腾云驾雾一般,一脚高一脚底的飘飘然走了出去。

  心中暗道:看来这传承之事……再过一段时间看看也不迟……

  楚阳抹了一把汗水,道:“真厉害!老爷zǐ承受力太强了……一般人被我拍如此三分之一的时间估计就面红耳赤了,老爷zǐ从头听到尾居然脸都没红……”

  杨若兰楚飞凌面面相觑,便如两个被天雷震傻了的鸭zǐ一般呐呐无语。

  下午祭祖,所有楚家人,在楚雄成的带领下,三跪九叩首。然后楚阳上前☆,给lì代祖先一一磕头,上香。

  整个过程,庄严肃穆。

  这便宣称着,楚家长孙,终于回归!

  楚御座脸上庄严肃穆,心中嘀咕;老冇zǐ姓了十九年的楚,居然今日才真正算是楚家人了…■

  随后,楚雄成老爷zǐ当众宣布:楚阳,正式承认为楚家长孙,昭告天下。从即日起,楚阳的月俸,按照嫡系zǐ孙规格发放。每月,两块蓝晶,五十块白晶。另有白银五百两,黄金二十两,以做日需。

  这个决定出来,也并无任何人有异议。

  就连那天被楚阳气的吐血的楚飞龙,今日似乎也完全恢复了正常。含笑温暖,风度翩翩,看着楚阳的眼神,也是一派和煦。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这就是他最喜欢的大侄zǐ……

  以楚阳的心机,也不由得心中为之凛然。

  楚飞龙的心机,果然不可小觑。承受了如此羞辱之后,竟然若无其事!这种笑面虎,最是难对付。

  然后便是拜见家族长辈,毫无例外的人手一个红包,楚飞龙递过一个红包,笑声爽朗。楚阳自然也是恭恭敬敬,亲近和煦,满含孺慕之情。这一幕,让大厅中众人都是jiāo口称赞:楚家的家风果然是和睦啊。

  唯有楚雄成老爷zǐ与楚飞烟楚飞凌□夫fù看着这一幕,一个个都是禁不住的心中直冒hán气:这一对叔侄,若是搞不好,整个楚家绝对会被他们搞得腥风血雨……

  拜见四叔楚飞烟的时候,楚飞烟给的红包格外的hòu重。楚阳抬头一看,就看到了◆□夫fù看着这一幕,一个个都是禁不住的心中直冒hán气:这一对叔侄,若是搞不好,整个楚家绝对会被他们搞fūfùkànzhezhèyīmù,yīgègèdōushìjìnbúzhùdexīnzhōngzhímàohánqì:zhèyīduìshūzhí,ruòshìgǎobúhǎo,zhěnggèchǔjiājuéduìhuìbèitāmengǎodéxīngfēngxuèyǔ……

  bàijiànsìshūchǔfēiyāndeshíhòu,chǔfēiyāngěidehóngbāogéwàidehòuzhòng。chǔyángtáitóuyīkàn,jiùkàndàole一张挤眉nòng眼满是焦急还有求肯的脸……

  这张脸甚是面熟……

  楚阳心中一动,微笑的叫了一声四叔,什么也没说。

  楚飞烟心中宽心大放,哈哈大笑的拍着楚阳肩头:“好一个大侄zǐ,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傥,yù树临风,英俊潇洒,美男zǐ一个,绝世奇葩啊哈哈,大侄zǐ,一会儿我去找你,咱们叔侄,好好地亲近亲近。”

  楚阳笑着答应了。

  众人都是掉了一地下巴:老四这个整个家族的受气包,一向死板板的跟谁都欠他六百吊钱似地,啥时候这么热情了?瞧这一顿夸,将这位刚见面的大侄zǐ直接夸成了一朵huā了……

  楚飞龙目光一闪,似有心似无意的看了楚飞烟一眼。

  然后便是几位兄弟上来参见,楚腾虎先上来,凝目看了楚阳半晌,才终于施礼:“大哥!”

  “免礼。”楚阳大模大样,老神在在的道。

  楚腾虎微微一笑,退开了一边。

  楚阳心中嘀咕了一句:跟他老冇zǐ一样,也是个笑面虎。不过,道行还是低了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