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二十章 艰难的选择


  楚乐儿转过头,看了看楚阳,竟然沉静的笑了笑,细声细气、慢条斯理的道:“麻烦哥哥了。便从楚飞烟怀中挣扎下来,安静的走了过来。神色之间,竟然是很平静。甚至是,有些木然。小小年纪,竟然是一fù看透了生死,看透了世情的样子。

  楚阳知道,她的病,现在依然在继续,也就是说,现在她依然在头痛。但这个坚强的小姑娘,神色间却没有丝毫痛苦。

  她已经习惯了承受!

  她现在来到这里,为的,也只是让她自己的母亲不要为她伤心,不要为她揪心。

  她才十一岁!

  楚阳更知道,她其实对自己已经完全放弃,之所以来到这里,也只不过是给母亲一个希望。仅此而已——她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治好她!

  实际上,连段淑仪也不认为楚阳能够治好,但现在,实在是已经到了病急乱投医的地步:搜遍九重天都绝望的病,医疗实力最强大的药谷都束手无策的病,还有什么人能治?

  段淑仪之所以带着女儿来到这里,或者也不是为了给女儿治病,而是要告诉女儿:妈妈没放弃你!

  你自己也不能放弃!

  看着楚乐儿宁静的容颜,楚阳只觉得自己心中隐隐跳动,一股极端怜爱的情绪涌上来。这……就是自己家族的妹妹了。

  她没有任何修为,也没有傲世容颜,但这一份心xìng的坚强和孝顺。却是让任何人,都要为她动容。

  “坐下吧。”楚阳和煦的道。

  楚乐儿安静的坐下。伸出了手,手心向上,平放桌上。这一套动作,她做起来娴熟之极。

  楚阳看了看。忍不住心中又是一抽。楚乐儿的手,或者也就只有一般这种岁数的小姑娘的手臂一半粗细。瘦骨嶙峋,皮包着骨头。

  这么小的年纪,竟然已经是皮肤皱巴巴的。

  楚阳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指,搭上楚乐儿的腕脉。

  剑灵在九劫空间之中,一缕神hún意念,就随着楚阳的手指,进入了楚乐儿的身体经脉之中。

  良久……

  “与上次我的目测,基本一样!”剑灵给出了指示。

  楚阳心中一沉。松开了手指。

  “如何?”楚飞烟紧张的问道。段淑仪两手紧绞着站在一边,竟然不敢问。

  楚阳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说话,脸色深沉。众人脸色顿时悲戚了起来。几乎每一次,每一位‘神医’诊断过后,都是这样的一fù表情,难道……

  楚乐儿静静地坐在原处,脸色木然。似乎周遭一切事情,跟自己毫无关系,楚阳即将要说的,也是一个不相干的人的病情一般,轻声道:“哥哥尽管说不妨,有些话。我都已经听过数百次了……你放心,我在听一遍,也没什么的。”

  有些话,听了数百次了……

  楚阳心中又是一痛。

  他深吸一口气,不得已复述剑灵的话。道:“乐儿妹妹这病,乃是先天受损,母胎受伤。这种病症,非常罕见。一般得了这种病,若不是胎死腹中,便是生下来之后,活不过三年样子……但乐儿妹妹今年已经十☆一岁,足见这些年之中,三叔三婶费了多大的心力……”

  “你竟然看得出来?”段淑仪张大了嘴巴,看着楚阳,眼中首次lù出希望之色。

  楚阳道:“这种,乃是极细微的头脑受损,具体表现为……无◎时无刻不在头痛,嗜睡,头脑混乱,间或浑身痉挛,或者长时间昏mí……最痛苦时,从头脑到肩膀,顺着脊柱到脚心一起抽筋,翻搅……甚至,能够将整个身体蜷曲成一团,这种滋味,便较之普天之下最残酷的凌迟酷刑,还要不堪忍受。”

  楚乐儿眼睛定定的看着楚阳,眼中慢慢滑下泪水,滴答滴答的落下来。

  段淑仪捂住脸,泪水汹涌。这是痛苦的泪,也是希望的泪。

  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个在搭上脉之后就说得清清楚楚。起码,‘最严重时从头脑到肩膀顺着脊柱到脚心全身一起抽筋,翻搅’这句话,在此之前,再无第二人说过!

  而段淑仪对此却是最了解的,每一次,女儿病发,都是她搂着自己女儿,紧紧搂在自己怀里,徒劳的感受着女儿身上的抽动,眼睛甚至能看到,女儿的筋慢慢的鼓出来,肉眼kě见的那样蠕动,扭曲,然后生生把一个身子完全变形……

  而自己的一颗心,也在那一刻抽痛,碎裂……

  “能治么?▲”楚飞烟焦急问道。

  “治……”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很难治……”

  “很难治!”

  在场的楚飞凌楚飞烟杨若兰段淑仪同时大叫起来!

  连已经是心灰意冷的楚乐儿,◇也是忘情地抬起了头,眼中发出了璀璨的神光,看着楚阳,没有血色的干枯嘴chún,也轻轻颤抖起来。

  很难治……代表什么?

  很难治,那就是说……还能治!

  虽然难,但还有希望!

  以往,所有的大夫,包括药谷的神医,莫不都是干净利落的一句话:不能治!或者:无药kě医,无法kě想……

  最多,也就只有药谷的大供奉,给出了一个续命的偏方,需要大量的天地灵药。指出,只要有这药方上任何几味灵药,就能够续命。但也同时指出:最多续命到十三岁,要想根治,绝对毫无希望!就算将这药方全找齐了,也是没有丝毫作用!

  人世间,绝对没有能够治疗这病症的人!

  多少年来,楚飞寒与段淑仪夫fù两人为了女儿,几乎荒废了一切,楚飞寒拼命的在外面打探消息。拼命地赚取紫晶,拼命地专门去一些人迹罕至、或者一些圣级强者都不敢去的地方采药……

  甚至整个楚氏家族。为了楚乐儿的病,也几乎掏空了所有库存的紫晶!

  但面对那张天价的药方上的灵药,依然是杯水车薪!

  因为那张药方……根本就是一张令人绝望的药方!

  除了数十种天地灵宝之外,九重天大陆九大奇药。赫然全部在上面!

  这样的一张药方,不要说是楚家,就算是九大主宰家族之一……也会倾家荡产!更何况……只能续命,而不能根治!

  所以到后来,楚飞寒拒绝了家族的援助,只身出走,为女儿寻药。直至如今,那上百药名的药方中,也只找到了不到十味灵药而已。

  虽然夫fù二人已经打定了主意:哪怕搜集了灵药只能让女儿多活一天,但两人依然要作出全部的努力!哪怕只能多活一个时辰。也要留住女儿一个时辰!

  但若是连累的整个楚氏家族没落,却是夫妻二人不kě担负的责任!

  如今,楚阳说:很难治!

  难治就是能治!

  段淑仪喜极而泣。

  桌上的油灯跳动了一下,爆出一盏簇动的灯huā。

  楚阳缓步走过去,关上门。转过身,走到桌案前坐下,低声道:“此地也没有外人,我就直说了。三婶。乐儿妹妹这病,非常麻烦。目前,我手里没有药,此其一……”

 ◎ “其二……乐儿妹妹这个病,最多就只能还能再拖两年!”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同时震惊到了极限!

  禁不住相信楚阳真有治愈楚乐儿的能力。

  因为这病只能续命到十三岁。只有药谷大供◇ “qíèr……lèérmèimèizhègèbìng,zuìduōjiùzhīnéngháinéngzàituōliǎngnián!”

  zhèjùhuàshuōchūlái,dàjiātóngshízhènjīngdàolejíxiàn!

  jìnbúzhùxiàngxìnchǔyángzhēnyǒuzhìyùchǔlèérdenénglì。

  yīnwéizhèbìngzhīnéngxùmìngdàoshísānsuì。zhīyǒuyàogǔdàgòng奉说过,而且这句话,乃是楚家高度机密!外人从不知道。

  如今,楚阳一口就说了出来。

  “其三呢?”段淑仪颤着声音道。

  “其三……有两种kě能。也就是说,我们在这两年之内寻找那些药的同时……若是万一两年找不到。我还有把握,为乐儿妹妹再续两年命!留出更充足的时间,来寻找那些药。”

  楚阳道。

  这句话一出,顿时段淑仪眼泪哗哗的流下来:“再续两年……再续两年……太好了,太好了……”

  突然捂着脸,嘤嘤的哭起来。

  女儿只能活到十三岁,这对于段淑仪来说,简直是沉重打击,就像是一个魔咒。每次一听到‘十三’这两个字,段淑仪就忍不住发疯发狂。

  但现在居然听说,不仅有了希望,而且万一十三岁之前找不到的话,还能再续命两年来等待灵药……

  这对于段淑仪来说,简直是天籁之音!

  但楚乐儿的脸上,却lù出一股悲戚的神色,一张清秀的小脸,在这一刻,似乎也泛出了黑色。

  她清楚的知道,再续两年……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这日以继夜的痛苦,自己又要多熬两年!

  小姑娘贝齿咬着嘴chún,眼色复杂。

  她久受病痛折磨,心智实在已经不是一般的十一岁女孩能比。矛盾的看了看楚阳,又看了看正在喜极流泪的母亲,不由得一双小手紧紧的攥了起来。

  为了母亲父亲,我……就再多承受两年,又如何?不就是疼么?这种疼我已经承受了十一年,多两年……又算什么?

  再说自己,也实在舍不得离开娘亲,离开自己的家……

  “你是说两种kě能,还有第二种呢?”楚飞烟急忙问道。

  “第二种kě能就是……我现在k◆ě以为乐儿妹妹治疗,让她在三个月之内,感受不到半点痛苦……也就是说,将她的病暂时压下去!让她和正常孩子一样,再也不会嗜睡,再不会抽筋,也不会头痛……”楚阳沉重地道。

  众人听着,一个个震惊的狂■喜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但……也只能压制两年!”楚阳沉重的接了下去:“……而且两年之后,若是万一需要的药材没有找齐,那么……我也无能为力……也就是说,也就不kě能再为她续上那两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