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三十章生财有道!


  第七部第三十章生财有道!

  楚神医这一声喊,活脱脱就是跑单帮落江湖卖艺的,就差没说: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啦……

  一干各大世家的高手们面面相觑:tā娘的,早听说楚家大孙子丢le,如今说是找回来le,但看这架势……莫非是在外面跑三江过五湖靠一张嘴吃饭的江湖骗子不成?

  禁不住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楚飞烟。4∴⑧0㈥5《

  楚飞烟满脸黑线,七窍生烟却不敢发作的站le起来。

  丢死人le,今天可是让老子丢死人le!

  老子堂堂楚家四爷,在平沙岭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想不到如今不仅当le卖chūnyào的yào店伙计,还成le骗子的托……

  楚阳喊le一遍,居然还拿出来一个大盆,充当收款台,向着鲍平安挤挤眼,笑道:“鲍管事,放紫晶吧,放心吧,伤患jiāo给我,包管事。”

  鲍平安悲愤的看着这个贪财的嘴脸,心里非常渴望的想要吐一口唾沫喷进这正在口沫纷飞的嘴里……

  无可奈何地往里面放le十块紫莹莹的紫晶,jí忙叫过一个随从,让tā回家赶紧汇报,顺便取紫晶来,自己出mén在外,哪里会带着两百多块紫晶?那不是纯粹找抢吗?

  楚神医迈着方步,进入le医馆。不紧不慢xiōng有成竹。

  刚刚抬进去的那个,正是刚才骂楚阳的那个大汉。

  楚御座自然是要为tā好好的治疗的。

  进去之后,只见那大汉已经躺在le病chuáng上。

  楚神医一挥手:“你们都出去,我为这位壮士诊治。”那两名大汉不敢说什么,静静地走le出去。

  楚神医刷的一声拉上le布帘子。

  然★后就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那家伙肩膀上。这个地方乃是tā用手指击中的地方,也是最痛的地方。

  外面的人只听见“啊~~~嗷~~~唔……”这样的一声,然后接着又没le动静。(《7*

  却是那大◎汉在剧痛之下突然醒来,喊出le一嗓子,然后楚神医一巴掌又拍在tā腰间,顿时又痛晕le过去。

  醒过来,又晕过去。再醒过来,再晕过去。

  楚神医神情湛然,悲天悯人,一脸的沉重,正是医者父☆母心的标准样子,一看就是天使一般的善良。

  如此周而复始正好九次。15

  那大汉疼的浑身汗出如浆,连病chuáng都浸透le,一张黑脸,也已经变成le蜡huáng色,已经说不出话,偶尔◎◆醒来,看着楚神医的目光也是充满le哀求。

  楚神医终于开始。

  搬起这大汉的一条tuǐ,使劲往上一抬,顿时又是一声地狱一般的鬼哭狼嚎。接着搬起另一条tuǐ,啪的一下给tā翻个身。
  那大汉白眼一翻,这一次是进入le深度昏mí……

  “居然敢骂我……”楚神医喃喃自语:“你nǎinǎi滴,不让你在十八层地狱里滚一遍,你也不知道你家阎王爷到底长得啥样子……”

  这才开始真正治疗。

  手指点出,点在咽喉,瞬间幻化指锤,点在肩膀,另一手啪的一声同时点在尾椎,瞬间变化为掌,往上一托。

  咔嚓一声不知道响自哪里。昏mí中的大汉脸上也lù出一丝舒适之色,显然已经好le。

  楚神医眉头一皱,从九劫空间里取出一大块huáng连,双手搓成粉,两根手指头揪住这货的鼻子,让其嘴巴张开,呼的一声都撒le进去。

  随即功德圆满的拍拍手,把手往旁边的水盆里一伸,撩起水珠滴在自己脸上,咋一看似乎满脸是汗。

  然后tā才虚弱至极的走le出去,靠着mén框,似乎站不住一般,有气无力地说道:“下……一……个……”

  活像是一个身体虚弱的人刚刚跑完le五公里越野,脸上虚汗啪啪的往下落。(《)

  外面众人本来听着里面此起彼伏的惨叫,有些心惊胆颤,但看到楚神医现在的样子,却均是chōule一口气。

  看来这伤,果然难治。这位年轻力壮的神医,竟然累成le这样子。

  楚飞烟吃le一惊,站起身来:“阳阳,你身体没事吧?”

  楚阳有气无力的道:“我……我还能撑得住……四叔……那紫晶……没假的吧?”

  楚飞烟顿时醒悟这货乃是在装,险些rěn不住一脚踹le过去,没好气的道:“都是真的!”

  “那就好……不枉我一番辛苦……”楚神医欣慰的叹气:“如此远古歹毒功夫,治起来果然是……太累,太累……”

  楚飞烟别过头去,装作没听见。

  鲍平安有些担心的道:“楚神医,您……还能支撑吧?”这时,已经有人将里面那位仁兄抬le出来,只见tā四肢肿胀,如同馒头,气若游丝,旦,先前那种浑身chōu搐痉挛的现状却已经不见le。

  很显然,这位楚神医已经给tā治好le。

  鲍平安上前用手一查,顿时放心,满怀感鸡的道:“楚神医果然是一代高人!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治好letā的伤。”

  这句话说出来可le不得。

  外面其tā家族的人本来还在观望,一见果然有效,顿时纷纷鼓噪:“先给我们治!先给我们治。”

  一个大汉躺在担架上放声大哭:“先给我治吧,可疼死我l■e……”这人却是廖家家主的那位女婿……

  这货养尊处优的惯le,哪里经受过如此痛苦?如今总算看到希望,再也无法rěn受。

  楚飞烟一皱眉,喝道:“排队!哪有如此luàn哄哄的道理?这是☆◎看病,可不是去买菜!”

  众人慑于tā的威名身份,不敢造次,敢怒而不敢言。

  鲍平安已经又放进去le十块紫晶,恭恭敬敬的道:“楚神医,有劳le。”一挥手,手下又将另一人抬le进去。

  楚阳摇摇晃晃的往里走。

  鲍平安殷勤地道:“神医如此劳累,不如我派人助你一臂之力?”

  楚阳斜着眼看着tā,道:“这等歹毒功夫伤到le,必须每一次下手治疗都不能错分毫,一旦有所闪失,就是终身残疾!你们粗手粗脚的,知道用几分力量?如何旋转?如何尖刺?如何拉伸?如何螺旋?针刺几分?反应为何?如何应变?……”

  鲍平安脸上冷汗涔涔而下:“那就只好有劳神医le。”

  楚阳哼le一声,道:“你以为……这十块紫晶,就这么好赚?我……也是拼le命啊。”

  鲍平安深以为然。

  看楚神医累成这样子可不是假装的,那一脸的苍白……

  不由感鸡的道:“神医辛苦le。”心道,最好治完我家的就累死你这个小hún蛋……

  楚飞烟一边收紫晶,一边心中笑的翻江倒海。咳嗽一声说道:“按照收紫晶的顺序,排队看病!少一块紫晶,也不行!多一块紫晶,也不要。”

  众人甚是鄙视:看这个当叔叔的,为le赚取紫晶,居然不顾侄子的死活,没见侄子已经累得快要爬不动le么?

  但众人当然不会说破,反正累死le也是楚家的人。只要累死之前给我们看完伤就好le○。

  有一些带的紫晶不够的,就jí忙派人回家去取le……万一神医累死le,可就没人看病le。

  说时迟那时快,里面再次传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这一次的声音更恐怖le……不大一会,楚神医☆抹着汗走le出来,走的时候居然有些踉跄,脚步虚浮,只是向着楚飞烟做le个眼色。

  楚飞烟心领神会:“下一位!”抓着大把的紫晶,眉huā眼笑。

  侄子真是太厉害le,只是今天这些人看完,足够楚家半年的进项le……真不愧是楚阎王,的的确确就是生财有道啊。

  众人看得眼中喷火,恨不得将紫晶一把抢le过来。

  又是一阵鬼哭狼嚎之后……

  楚飞烟不等楚阳出来,就直接头也不抬的喊:“下一位!慢,先jiāo紫晶!你tā娘想占我便宜?”

  鲍平安无语至极。

  只好又放下十块紫晶,眼看着身上带着的三十块紫晶已经用完,家族居然还没派人送来……不由得心jí如焚。

  这三十块紫晶,可是这次看病治伤的总费用……

  就在这时,外面人群波分浪滚的往两边分开,一队青衣人神情彪悍,驾着马车过来,里面毫不例外的乃是一片惨叫。

  萧家的人。

○  整片地区都是萧家的地盘,来人正是萧家在平沙岭的二管事,楚飞烟与此人虽无深jiāo,但也算得上素识,不敢怠慢,起身客套道:“原来是萧兄亲自前来,怎么,贵家族也有人受伤le么?”

  为首的那个□  zhěngpiàndìqūdōushìxiāojiādedìpán,láirénzhèngshìxiāojiāzàipíngshālǐngdeèrguǎnshì,chǔfēiyānyǔcǐrénsuīwúshēnjiāo,dànyěsuàndéshàngsùshí,búgǎndàimàn,qǐshēnkètàodào:“yuánláishìxiāoxiōngqīnzìqiánlái,zěnme,guìjiāzúyěyǒurénshòushāngleme?”

  wéishǒudenàgè中年人方面大耳,神色之间甚是和蔼,眼神却是yīn寒,拱手微笑:“楚四爷,不瞒四爷说,昨夜是被人摘le点儿威风去,丢人之极。”

  在这平沙岭乃是楚家地盘,萧家这位管事也不敢放肆。tā话题一转,笑yínyín的道:“楚四爷,这医馆听说是你家的?侄儿?能治这种伤?是也不是?”

  楚飞烟嘿嘿一笑,将tā拉到一边,道:“实不相瞒,我这侄子不是刚回来么……什么家底也没有,这不才想le一个办法,在这里开个医馆。也好赚点日需,顺便赚取一些修炼用的晶石……”

  tā用一种‘你知我知大家都知’的眼神眨le眨眼。

  青衣人显然对楚家的情况很le解,长长的哦le一声,展颜笑道:“原来如此,这倒也无可厚非。”

  里面的楚阳听着外面的动静,不由得眉头微微的挑le挑:萧家的人?

  …………

  第一更!今天月票能过千么?兄弟姐妹们,今天月票过千,继续四更爆发!说le要拼,就疯狂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