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三十四章 楚家老祖


  听着马蹄声剧烈冲讨来,叔侄之人躲知道,来人来是冲着这位楚神医来的。但两人却都是神色不变。

  “那紫晶,你可曾收好?”楚飞烟问道。

  “放心,在我这里,比在你那里要安全dé多!”楚阳轩眉yī笑:“当然,还是要从你的手中被huā出去。所以,这次若是来人找我医治的,我孤身yī人前往即可。而你,就从这里出发,去发布任务!”

  “你孤身yī人?”楚飞烟不确定的看着他:“行么?”

  楚阳淡然yī笑,指了指自己的嘴,指了指自己的手:“手旋医术定生死,chún枪可比十万军!四叔,我,可是楚阎王哦。”

  楚飞烟哈哈大笑:“我信!楚阎王不愧是楚阎王,的确是有这个本事!”

  门口有脚步声传来,急匆匆的,但落脚声音yī致,虽然走dé急,却是分明能听dé出来此人的沉稳。

  楚飞烟听着脚步声,展颜yī笑:“你爹来了。”

  果然,话音未落,楚飞凌的声音已经响起:“阳阳,你在哪里?”

  楚阳应道:“我在这里!”奇怪地问道:“四叔你只听脚步声,就听dé出来?”

  楚飞烟嘿嘿yī笑:“你爹从小走路就是这样zǐ,八风不动。小时候我跟你三叔竟然在门口趴着听着打赌,对兄弟几人的走路的声音,绝对不会认错。”

  楚阳哦了yī声“心中不由yī阵鸡动。

  只听脚步声,听出来人是谁。这该有多用心?足见父亲兄弟几人的情谊深厚。

  楚飞烟怅然道:“其实你二叔……”原本也是非常可爱的………”

  话音未落,楚飞凌冲了进来:“阳阳,跟我回去。家族有不少人受伤了……”

  “怪不dé咱们家的人现在才来,原来是二叔去搬救兵了。”楚阳yī笑。

  “那倒不是。”楚飞凌道:“你二叔根本不在家,不知道去了哪里。那些人运回家之后惊动了老祖宗,老祖宗为他们疗伤半夜,毫无效果,然后才听说你这里能治。但那时候你这里忙dé不可开交咱们楚家人若是运过来,恐怕当场就要起剧烈冲家……所以老祖宗命令稍晚些,等你忙完了再来叫。”

  楚阳皱皱眉:“可是那样,多受yī夜的痛苦。”

  “若不多受yī夜痛苦yī旦冲突起来,就要损失无数人命,孰轻孰重?”楚飞凌道:“更何况,现在楚家不稳,不宜在这个节骨眼上起冲突。”

  楚阳想了想:“也是如此。”

  然后道:“我跟四叔交代些事情立即跟你回家。”楚飞☆凌欣然答应。

  楚阳拉着楚飞烟来到自己〖房〗中,往chuáng底下yī掏,就将大包裹拎了出来:“四叔,快去吧。”

  楚飞烟好悬没气死:“你说的万无yī夫……”就是这么大咧咧的放在chu●áng底下?”

  楚阳瞪大了眼睛:“有什么不对么?”

  楚飞烟气déyī肚zǐ大便,yī把抢过包裹,换了衣服,带上面具,然后就翻身出墙紧接着外面马蹄声起暴雷yī般走远了。

  楚阳当然不是真的放在chuáng底下,那只是yī个手势而已。其实乃是从九劫空间里取出来的,但这件事情,却是无法解释。

  见楚飞烟走远,楚阳微笑了yī下,与楚飞凌yī起出门。

  楚飞凌大骂●yī声,气急败坏:“这混蛋!将我的马骑走了!他不知道家里还有那么多人等着你施救么?简直是年纪越大,越不着调!”

  楚阳为之愕然。原来楚飞烟骑走的马,乃是楚飞凌的马……

  下yī刻楚阳只☆感jiào自己身zǐyī晃居然已经腾空而起两侧景物不断飞速倒退,原来已经被楚飞凌扛在了肩膀上往前飞布……”

  “姿您跑的真快!”楚阳赞道。

  楚飞凌yī巴掌拍在他屁股上:“别叫我!”

  楚阳郁闷,伸出yī只手探着屁股,哀怨之极。这当人儿zǐ就是不如当人义弟待遇高,那时候多么热情,诚惶诚恐,现在可倒好,张。就骂举手就啊………

  想着忍不住叹了yī口气。

  “你叹什么气?”楚飞凌敏感地问道。

  “我在想………当初在中三天的事情………真是世事沧桑变幻,白云苍狗……”楚阳嗟叹道。

  楚飞凌立即闭上了嘴,满脸通红的往前疾在却将楚阳的身zǐyī翻,肩□膀顶在儿zǐ小肚zǐ上,yī路居然颠簸了起来。

  小兔急zǐ,让你戳我伤疤!

  楚飞凌心里恶狠狠地想。

  楚大老板在父亲肩膀上,被顶的肚zǐ里翻江倒海,yī路,呕呕呕……的奔向□楚家……

  不该贪图yī时的口舌之快啊……

  楚御座心里后悔至极。没想到这位老zǐ的脾气如此火爆,居然接着就不着痕迹的整治了回来……

  说时迟那时快,楚飞凌流星yī般泻落在楚家院内,身zǐ闪了两闪,已经到了大厅之中,楚阳功力未复,被扛在肩上走了这么远,yī落地顿时天旋地转,陀螺yī般转了三个圈zǐ,只jiàodé眼前满天星斗,银河闪耀。

  呕呕的呕了yī会,才从头重脚轻的状态清醒过来。

  这才听见大厅里yī片惨叫。

  “你就是楚阳?飞凌流落在外的孩zǐ?”yī个清雅的声音淡淡的问道。

  楚飞凌的声音响起:“还不拜见老祖宗?

  楚阳yī转头,只见面前yī个老者,面容清痕,yī袭青袍,身材修长。看上去,也就是六七十岁的样zǐ,yī双眸zǐ正平平的看着自己,上下打量。

  “参见老祖宗!”楚阳上前,急忙跪倒,磕了几个头。他知道,这老者虽然看起来只是六七十岁,但估计应该最少三四百岁是有了,乃是楚家的现在的定海神针,最后依仗。也是整个家族第yī高手!

  “免礼,起来吧。”老祖宗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他yī番,眉头皱了皱,道:“你先给他们看伤,等看完了,让你爷爷送你来找我。”

  说完青袍yī拂,在大厅里诡异的消失了。

  楚阳这才发现,大厅里竟然是站满了人。爷爷楚雄成正站在自己身旁不远处,看着自己的目光,满是欣慰。

  刚才自己进来,自从老祖宗说话开始,自己的全部心神似乎就被全部吸引了过去,再也没有jiào察到其他万物。

  似乎那yī袭青色身影,就是整今天地的核,心。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楚阳心中骇然:这是什么修为?

  剑灵在意念空间中咦了yī声,道:“你们楚家这位老祖宗,修为很不错呀。怎么你们楚家却蜷居在这里?按说,这样的修为,完全可以拥有更大yī些的地盘才对。

  “嗯?”楚阳问道。

  “你这位老祖宗的修为,是蔚公zǐ现在表现出来的修为的十倍以上!”剑灵沉沉道:“你这位老祖宗,已经即将突破天人之境,达到圣jí六品的地步!而这种yī举yī动不经意之间摄人心魄的气势,便是他突破的前兆!”

  剑灵道:“其实这不是他刻意为之,而是到了这种时刻,他自己也控制不住气机外泄,才会如此。真正地强者,哪有如此剑拔弩张的?”

  “原来如此。”楚阳大吃yī惊!

  “圣jí六品?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是圣jí五品巅峰的地步?”楚阳不解的道:“蔚公zǐ现在据说也有圣jí二品巅峰修为,老祖宗只是圣jí五品,怎么会有十倍以上差距?”

  剑灵哼了yī声,道:“十倍,还是少说了!修为达到圣jí这种地步,每次突破,都是天地感应,领悟天地奥秘,武道至理!或者应该这样说:圣jí三品初jí,比圣jí二品巅峰,就能高yī倍的修为和力量!”

  “居然有如此大的差距!”楚阳瞪然。原来到了这种地步,越往上越难……

  “要不然,岂会有yī位圣jí强者困在某个瓶颈,穷极数百年的时光犹自无法突破,只能含恨老死的事情发生?”剑灵淡淡的道:“武道之路,本就是越往上,越难!但越难,只要突破之后取dé的成就才会越大!”

  “有道理。”楚阳问道:“可你为什么说dé如此含糊?若我没有记错,你说的是,蔚公zǐ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而不是◆,蔚公zǐ的实力”这是何故?”

  剑,灵嘿嘿冷笑:“蔚公zǐ毕竟是九重天大陆最后yī位精灵!难道你以为,种族秘法,就不值钱么?他的真正实力,现在根本不敢lù!”

  “yī旦lù出来,就▲是九大主宰家族加上执法者绕yī追杀!甚至,追杀异族,可以罔顾九重天法则!便是千百个蔚公zǐ,在羽翼未丰之前,也只有惨死的份!所以他宁可被废后重新修炼,也绝对不敢lù出真正底牌!”

  “原来如此!”楚阳慎重点头。突然感到了yī种沉甸甸的信任:因为蔚公zǐ在自己面前,并没有隐瞒他的身份!

  楚阳不敢怠慢,在楚雄成等人协助下,立即将楚家十来个受伤的人逐yī治疗,这yī次速度可是快dé多了,而且,痛苦也并不是很大。

  虽然这些人都是楚飞龙的人,但毕竟也是楚家人。在撕破脸皮之前,楚阳是不会下狠手的。

  他孤苦伶竹了两世,好不容易认祖归宗,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归属,没有人能够■理解楚阳对,家,这个字的看重!

  见所有人都已经治好,楚雄成大悦,越看这孙zǐ越是顺眼。大手yī拍他肩膀:“走,我送你去见老祖宗!这还是他老人家这些年来第yī次主动要求见家中后辈,你可要把握好▲机会。”

  吟天第yī更!大家yī直追着我的书看,自然知道,我从异世邪君那时候开始,就有些神经衰弱。很难睡dé着jiào,往往困dé要死,躺在chuáng上还要过翻来覆去的yī两个小时才mímí糊糊的睡过去,yī旦睡眠不好,就头痛yù裂。

  所以睡眠若不是吃安定,就是喝点酒把自己喝的晕晕的,或者直接喝*啡,有助于睡眠。(这里解释yī下,我是当兵时接受抗药物训练的时候造成这种现象,休质特殊,别人喝了*啡精神,可我喝了,就是yī点头yī点头的想睡jiào……这事儿我貌似说过yī次?)

  所以yī旦吃了这些东西,就容易睡过了头。往往能睡yī圈手表……

  看到有人对我的睡眠有所质疑,为了不引起误会,特意解释yī下。

  真诚的说yī句:我不希望你们对我有任何的误解或者误人……因为我在乎你们!)

  撮后,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