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三十五章 不要踩我的枯草!


  这句话说出来,旁边低着头一直没有说话的楚腾虎悄悄地抬了抬头,眼睛看了楚阳一眼,接着又垂下了眼皮。

  这一眼,嫉恨如狂,寒凛如刀!

  楚阳现zàisuī然修为未复,但他现zài的神识却是己经将近完全融合第一代九劫剑主的神hún,委实称得上乃是天下第一!

  当然察觉了这一道目光的来路,也察觉了这一道目光之中的不善。

  但楚阳现zài又岂会将他放zài心中?云淡风轻的一转身,便将楚腾虎兄弟三人排zài了自己屁股后面。

  你老子都不zài我眼中,更何况你小子?

  跟楚飞凌说了一声,zài楚飞凌骄傲的微笑目光里,楚阳跟着楚雄成转入内厅,出了之后,拐上一条幽静小路。

  “阳阳,刚才治疗伤势,手法hěn是娴熟啊。”楚雄成断眉耸动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着楚阳。

  “一开始当然不熟练,不过经过一晚上的练手,现zài总算是驾轻就熟▲了。”楚阳谨慎的道。他巧妙地将先给别家治伤说成了“练手”若是楚雄成问起来,就说:那时候还不大会,没把握提前把路堵死。

  楚雄成根本没想到这孙子zài玩心眼,低声问道:“我管你练手不练手,爷爷只○问你,前天晚上的事,有没有你的份?”

  “前天晚上的事?什么事?”楚阳惊诧,突然醒悟:“爷爷是说,………,各大家族被人袭击的事?”

  楚雄成鹰隼一般的眼神紧紧地盯着他,沉声问道:“有你没你?”

  楚阳冤枉之极的叫了起来:“爷爷我要是做了,还能瞒着您吗?这可是事关家族生死存亡的大事!我真的没做啊。不关我的事啊。

  心道,我真没做啊,是剑灵做的。

  楚雄成哼了一■声,道:“那你是如何得知这样治疗的?”

  “我zài下三天的时候,神医杜世情曾经送给我一本医圣药典:zài中三天,极北荒原中,无意中闯进一个山洞,山洞中石壁上刻着古往今来九万年之间所有yīn毒★功法的破法和化解之道。”

  楚阳眼睛都不眨一下用一种剖心的口气,冤屈的脸庞,诚挚的道。那是一种做了好事反被怀疑的抑郁!甚至,眼中都快要闪起泪huā。

  楚老爷子顿时不忍哎,老夫将自己孙子逼成啥样儿了看来真不是他。宽慰道:“既然不是你,那么你zài这段时间里就避避风头。

  就算有人怀疑,也有老夫为你做主!”

  楚阳天真的道:“难道,我救了他们,他们一点都不感鸡?反而要对付我不成?”

  楚老爷子捋须叹道:“真是个心地纯良憨厚的孩子,这世间,事情那里有那么简单。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之恩一世偿还那样的事情,已经是不存zài了现zài的世道,就是实lì啊。”

  楚阳愤怒的道:“这太不公平了!、,

  拍拍他的肩楚老爷子语委心长道:“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楚大少嘴里嘟囔,一派茫然:“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们怎么能这样……”

  楚老爷子长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真是失败,说出来的现实,污染了孙子纯洁无暇的心灵……

  这对于这孩子纯良的心xìng,乃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啊,但愿这孩子能够尽早认清这万恶的世道……

  路径逐渐的荒凉两侧野草茂盛,野huā摇曳,一排排一株株高大钻天的各种树木tǐng直矗立,每一株都有几个人合抱粗细,枝叶繁茂上面居然密密麻麻的满是鸟窝,地上满地落叶,居然铺了厚厚一层,走zài上面,簌簌有声,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清扫过了。

  走zài这条荒凉的小路上让人油然的有一种万籁俱静,远离红尘俗世的超然感觉。

  zài这种奇妙的感觉中,两人都不愿意说话一路沉默的往前走,只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刷刷的响起……

  两人都有这样一种感觉:似乎这种频率能够一直延伸到天地的尽头。

  剑灵有些怅然的叹了口气,道:“看到了,这才是强者应该居住的地方。远离浮华,远离喧嚣,孤身一人,péi伴天地,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苦苦的参悟人生妙谛,武道天道,直到自己的血肉,与这huā草树木一同凋零,化为泥土清风,回归大地……”

  “世人都知道强者纵横天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睥睨纵横,无可匹敌,那是何等的威风霸气。可谁曾想到,zài这威武霸气后面,隐藏的却是千年的孤独,无可排解的寂寞…………”楚阳心中有一种酸涩和怅然,轻问道:“难道他们就没有妻子?没有péi伴终生的红颜?没有刻骨铭心的感情?”

  “有”剑灵深深地叹息,道:“却如同这地上的落叶,俱往矣…唯一能péi伴他们的,就是心底的一些永不褪色的记忆若不然,何以说高处不胜寒啊……………”楚阳默然。

  “所以,zài此之前,所有强者。

  只有极少数能够夫妻共同达到巅峰,这样的人,数万年间也未必能出现一对。”剑灵似乎zài警醒着什么,又似乎zài叹息:“所以一般这样的强者,都是走的无情道因为,若是执着于情,zài这悠久的岁月中,爱人离去,只是那往昔的深情厚谊海誓山盟huā前月下也足以能够将人逼疯,如何度得过以后那漫长的数百年岁月?”

  “所以,九重天大陆,无情道主掌一切!”

  剑灵有些忧虑:“而你,却是修的有情道,逆转九万年的传统但愿你……………,不知你……”

  说到后来,剑灵也无以为继,只好长叹一声。

  “我眼我心看世间,我情我意任苦甘:不做九重天上月,何惧红尘轮★回难!”楚阳默默地道。

  剑灵默然,长叹。

  纵情纵意,重情重义,任世间千难万苦,我要与我的爱人,我的兄弟zài一起。哪怕我最终会如九重天上月一般高不可攀,但只要爱人逝去……………,我□便伴她轮回!

  这便是楚阳的回答。

  “人家谁不知道情义无价?可天道无情啊。你如此重情,将来究竟会如何……”剑灵默默地想。

  两人来到了尽头。

  乃是一座小小的院子,甚■是简陋。四周的围墙上,长满了枯草,一层一层的,有黄有绿,挤得直接看不到墙面泥土。一条条的裂缝被草根撑开,看起来这座墙便如同要倒塌一般。

  墙头上更是茂盛,竟然窜起来数尺近丈,迎风摇曳。

◆  两扇木门,明显是紫檀木的,看到这两扇木门,楚阳才肯定:这位老祖宗,恐怕不止是自己猜测的三四百岁,最低也应该有六七百岁了……………,

  因为这坚硬的紫檀木,已经有些地方经受不住风霜,出现了大■☆片的朽烂痕迹。

  而楚阳知道,这种紫檀,若是精心使用,放zài〖房〗中,一千年是不会变样的。这木门suī然zài外面经受风雨磨砺,但能达到这般地步也足见岁月悠久了。

  唯有一点hěn奇▲怪:这位老祖宗能活这么长时间,为何zài他之下,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楚雄成终于开口:“我就送你到这里,你自己进去吧。老祖宗只想见你一人。”

  楚阳道:出手,zài木门上敲了敲,里面寂寂无声,楚阳手上用lì,木门吱呀一声洞开,lù出长满了荒草的院子。

  然后楚阳就一步走进去。

  转过身,又是吱呀一声,掩上了木门,将楚雄成隔zài了外面,也将门外那千年的风霜寂寞,全部关闭。

  楚雄成怔怔的呆了好久,才转身离去。

  楚阳转身。

  院子里的枯草hěn厚,新生出来的野草hěn高,平均也能达到腰间的高度。楚阳细心地拨开,脚步尽量的踩zài枯草上,往前走去。

  里面一个喟然的声音轻轻道:“踩青草,不要踩我的枯草。”楚阳一怔,依言而行。

  心中突然感到有些酸楚。

  踩青草,不要踩我的枯草这句话,便可看出来,这位老祖宗,乃是一个有情人。或者,zài他的心里,这些已经逝去的没有生命lì的枯草,就如他逝去的青葱华年,爱人兄弟一般吧?

  楚阳突然明白了,老祖宗不让人打扫的真正鼻因。

  就是因为,他放不下!

  青革zài楚阳脚下咯吱咯吱的倒下,然后zài楚阳过去之后,又扑棱棱的站了起来,suī然有些倾斜,但却无碍生命lì。

  院子里,有三间茅草屋。木门敝开着,门前石阶上,缝隙中长满了青苔,左面一块大青石,苔藓密布,右面一口大缸,里面装满了雨水,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清理,缸里已经变成了墨绿色,一条条细小的红色虫子,zài里面翻滚……

  “进来吧。”那声音淡淡的说道。

  楚阳终于一步迈了进去,迈进了这个对于江湖少年来说,充满了神秘充满了传说的圣级高手居住的地方。

  里面充满了草木清香,竟然十分干净。〖房〗中一chuáng、一桌、一椅。

  显然,老祖宗并没有打算zài这里待客。所以连坐的地方也没有。

  这里只是他一个人的天地。

  侧面墙壁上,一幅古画,zài静静的悬挂着,上面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女,双眼含情,默默地注视着这茅草〖房〗中的一切。

  老祖宗一袭青衣,正静静地站zài这幅画前,与画中人默默地对视。

  他背对楚阳,雕像一般一动不动。背影透出无限的凄凉萧瑟,孤独寂寞。

  难道这数百年的岁月,他就是对着这一幅画像过来的么?

  (今天写这一章,写的自己心情压抑之极。)

  (所以决定出去喝酒,一醉方休。今天只有两更,大家早睡吧,不用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