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四十章 执法堂


  楚雄成霍然转身,看着楚阳。[本章由为您提供]

  祖孙二人默默对视。

  “他们来找你去执法堂,定然是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毕竟你这位‘神医’,出现的太过凑巧。”楚老爷子皱着眉头道:“而且这件事,乃是执法者出手,家族无法干预!yī些都要靠你自己。”

  “我知道。”楚阳淡淡的道:“没有的事情,也硬安bú到我头上。爷爷你可以放心。”

  楚老爷子叹了口气:没干过的事情,就安bú到头上么?你这小子,想得太简单了?只凭yī个怀疑就可杀人,更何况是如此大事?

  对于执法者来说,杀错yī个半个的人,算什么大事?

  “去吧,yī切小心在意。”楚老爷子叹了口气,神色间,yī片yīn郁。

  “这件事,先bú要告诉母亲。”楚阳说道。

  “恐怕她已经知道了。”楚雄成苦笑:“执法者行事,向来bú会遮遮掩掩。他既然明目张胆来到楚家要人,你母亲◇,又怎么会bú知道?”

  楚阳脸色yī沉,重重道:“该死的执法者!”

  …………

  跟在两位执法者身后走出楚家大mén,楚阳情bú自禁的回头。

  母亲就在身后,几乎已经☆●站立bú住,脸色苍白,摇摇晃晃的似乎要倒下去。全靠父亲搀扶,才站在那里。

  楚阳tǐng立着,郑重的道:“娘,我会回来的!”

  这yī句话,说的斩钉截铁,充满了令人信服的力量。

  杨若兰的近乎崩溃的神经,在听了这句话之后似乎得到了yī点支柱,深深地凝注着儿子,轻声道:“娘等你回来。”

  楚阳点点头,毅然转身。大步离开。

  楚家大mén口。楚腾虎等兄弟几人,眼zhōnglù出yī丝快意。楚雄成满脸忧虑,楚飞凌脸色凝重。太阳xùe在隐隐的跳动……

  两位执法者yī左yī右,陪伴楚阳前行。两人的背上包裹zhōng,满满当当,全是楚雄成塞过来的紫晶。

  楚老爷子下了重礼:请两位执法者对孙儿照顾yī二。

  “小子。你还想回去?”两位执法者分明对楚阳刚才的那句话嗤之以鼻:进了执法堂,有几个能囫囵着出来的?

  “执法者,总bú能bú讲理。恰恰相反,执法堂虽然名头可怕,却是九重天大陆唯yīyī个讲道理、论是非的地方!”楚阳淡淡道:“若是我没有发错,没有触犯九重天律法,我为何bú能回来?”

  “有没有犯错。bú是你说了算,而是我们执法堂说了算的。”左面执法者轻飘飘的道。

  “那是当然。”楚阳声音也很淡漠。

  正往前走着,拐过了yī条街道,身后的楚家已经看bú到了。

  在这条街道上。正有yī个人大步走来,突然这人嗯了yī声,似乎颇为惊奇,随即就拦在了前面:“楚阳?怎么是你?你这是要往哪里去?”

  楚阳定定的看着他,淡淡道:“我要往哪里去,您bú知道么?我的二叔?”

  来人,正是已经失踪了四天的楚飞龙。

  他竟然在这个时刻,突然出现在这里。

  但是他的出现。却让楚阳yī直以来存在于心zhōng的忧虑得到了某些证实,所以楚阳说话。毫bú客气。

  楚飞龙闻言,似乎yī怔。随即抬头看着楚阳左右的两人,瞳孔yī阵收缩:“敢问两位执法者大人,我这位侄儿,犯了什么罪?”

  两位执法者看了看楚飞龙,道:“楚飞龙,你侄儿犯了什么罪,尚需要我们来定论。”

  楚飞龙yī怔,随即退后yī步,道:“还请执法者大人秉公执法,还我侄儿yī个公道。我侄儿刚刚回家,对上三天多有bú了解,若有冒犯,还请大人海涵。”

  执法者皮笑ròubú动的道:“楚飞龙,你话太多了。”

  楚飞龙让开yī步,侧身让开道路,对楚阳道:“阳阳你莫要担心,二叔回家看看情况,然后马上就去执法堂去接你。”

  楚阳淡淡的道:“多谢二叔。”

  三人越过楚飞龙而去。楚飞龙似乎怔怔的站了yī会,才突然拔起身形,刷的yī声赶去了家族。

  意念zhōng。

  剑灵说道:“貌似是这楚飞龙做的。”

  楚阳冷笑:“绝对是!”

  楚阳在想着,楚飞龙这时候出现,楚阳也终于明白,楚飞龙失踪了这些天去做了什么,想必是自从事情发生,楚飞龙就yī直在调查,而那天夜里,自己立即展开治疗……而楚飞龙就在那时候失踪了……

  想必乃是去了执法者那里。

  那么,这件事情,是他做的无疑。

  楚阳唯yī怀疑的是:楚飞龙现在出现在这里,毫无道理!只为了说yī句bú痛bú痒的话么?显然bú可能。以楚飞龙的深沉心机,显然也bú可能做出特意前来幸灾乐祸那么幼稚的事情。

  那么唯yī的可能就是……在刚才说的几句话里面,传递了什么消息过去……

  但楚阳yī句yī句的剖析,却没发现什么。

  yī切都是很平常的话语。

  这让楚阳心zhōng很bú舒服。

  …………

  似乎世间所有的执法机构,都如眼前的执法堂yī般的yīn森沉重。所有的摆设,全是yīn暗色调,给人yī种压抑的感觉。

  似●乎是到了传说zhōng的地狱,充满了yīn森恐怖。让人yī进入这里,就感觉心惊胆颤。

  两位铁牌执法者将楚阳带到了这里,就退了出去。

  里面有两个人。

  楚阳定睛看去,只见其zhōngyī人坐在椅子上,脸色有些苍白,左肩膀软软的垂下来,yī动bú动。

  另yī人却是yī个秃顶老者,huā白胡子飘扬,yī双眼睛,便如沙漠之zhōng的食尸鹫yī般凶狠残忍。

  两个人都是看着楚阳,密切注视着楚阳的动态。

  楚阳站在他们面前yī丈之处,yī脸无辜的看着两人。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秃顶老者发出夜枭yī般的yī声狂笑。道:“没想到楚少爷如此年轻。却是yī位顶尖的大神医,失敬失敬。”

  楚阳有些惶恐的看了看他,有些嗫嚅道:“这位……前辈……这个……唤晚辈前来……bú知道……bú知道……”

  竟然似乎是恐惧的说bú下去。

  “你害怕什么?”秃顶老者看着楚阳。眼神bī视过来。yī股悄然的气机,也锁定了楚阳全身。

  包括心跳,脉搏,汗máo孔。眼神……甚至是刹那间的máo孔收缩等等细微的情况,完全处在这秃顶老人的观测之下。

  剑灵悄然的展开了应对。

  楚阳脸上汗珠滚滚落下,有些吐字bú清的道:“我……晚辈能bú……怕么……这里可是执法……堂啊……yī进来,我就感觉对害怕……了……”

  他断断续续的说,他的脉搏眼神心跳,也在随着他的这种‘恐惧’,而在bú断的变化着。心跳如擂鼓。将yī个胆小怕事、从草根突然成为大公子却又免bú了那种骨子里的自卑还带着yī些强撑的骄傲表现的淋漓尽致。

  “你身上没有修为?”秃顶老者皱了皱眉头。这番观测,竟然发现对方身上没有玄功流动,这可奇了。难道这位楚家大少爷,流落在外只是yī个普通人?

  “bú。我有!”楚阳大声道,似乎充满了怨恨,随即颓然低下了头:“只可惜被人废了……”

  刷的yī声,这位秃顶老者已经到了楚阳身边,yī把抓住了他的腕脉。

  楚阳的身体似乎下意识的后退,躲避了yī下,却没有躲开。脸上lù出痛苦懊恼的神色。落在两位大高手眼zhōng,却是:我本来能躲开的。但修为被废了却躲bú开……

  这样的yī种落寞神态。

  秃顶老者哼了yī声,道:“我的手法。只要你bú是君级六品以上,是无法躲开的。你小小年纪。难道被废之前就到了君级?”

  这句话之zhōng,分明是讥嘲之意。

  但随即他的神色就沉重起来,道:“果然被废了……这废掉你的人,手法好生巧妙霸道……”

  却是剑灵悄然的截住了楚阳的丹田经脉,‘配合’他的探查。

  “你可知是谁废掉的你?”秃顶老人目光灼灼的问道。同时看着秦宝善,微bú可查的点了点头。

  秦宝善似乎是松了yī口气。

  “bú知道。”楚阳垂头丧气的说道。

  “你师父是谁?”秃顶老者问道。

  “杜世情。”楚阳对答如流。

  “杜世情?”两人都是有些诧异,杜世情是什么了bú起的人物?

  “我师父在下三天,被人称为第yī神医!能够生死人而ròu白骨,yī身医术,惊天地而泣鬼神!”楚阳骄傲的tǐng起xiōng膛:“前辈若是bú信,到下三天yī打听就可以知道!所有下三天的人,bú知道我师父的人,应该很少很少!”

  “下三天的第yī神医?”秃顶老人和秦宝善的眉máo都有些chōu搐。在他们眼zhōng,下三天的yī个大夫再牛bī又能牛bī到哪里去?亏这小子居然崇拜成这模样,骄傲成这德行……

  “我师父bú仅医术独yī无二,而且玄功高强,已经是王座yī品修为!yī身功夫,出类拔萃!”楚阳继续骄傲。

  王座yī品?出类拔萃?

  秃顶老人和秦宝善顿时无语到了极致!你师父王座yī品都出类拔萃,那我们俩君级五六品,又算是什么?天仙化人?……

  真他***跟土包子没话说了……

  “咳哼,咳哼……”秃顶老人终于忍bú住咳嗽两声,清了清喉咙,将心zhōng那yī股几乎要爆笑的情绪压了下去,继续问道:“你那天夜里治疗那六十多人的伤势的手法,也是你师父教你的?”

  楚阳似乎矛盾了yī会,挣扎了yī会,才终于有些艰难bú情愿的道:“这个……bú是……”

  ……

  <今天头脑有些昏昏沉沉,根本没情绪。这yī章虽然发出来,但我自己其实对这yī章很bú满意……

  容我调整yī下情绪,第二更可能要稍晚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