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四十三章 你俩遇到了庸医


  秃头老者xīn中早只经yù哭无泪……

  以他的阅历,岂能看不出来那两个铁牌执冇法者其实就是收取了六十块紫晶?再说了,你他娘刚刚回到楚家,而且还功力quán失是个废物,楚家会为◆了你拿出三百块紫晶?

  这是开玩笑吧?

  但对方就是讹诈上了,而且己方不仅理屈在先,而且有求于人!

  不还?咋办?

  不仅他看出来了,秦宝善当然也不是傻子。同样看得出来,但看出来是一回事,给不给,却又是另一回事。

  如今,算是被逼到了悬崖边上。

  不给不行啊。

  两人对望了一眼,均是郁闷地摇头。秃头老者嘴chún微动,传音过去:“老秦,咱俩这一次是栽了跟头啦。被这rǔ臭未干的小子彻底的讹诈啦…,我唯一不明白的是,这混蛋刚才还在诚惶诚恐,怎地角色zhuǎn变的这么快?一听我们有求于他,居然就立即翻了脸?这……这简直就是一个流氓!”

  秦宝善叹了口气,传音道:“这还想不通?你听听他的童年,那就直接在流氓窝里长dà的…”那些市井流氓,顺风扯旗的本事可不光是这个”…他要是不这样做,那才是怪了……”

  秃头老者连连点头:“说的也是…还是秦兄观察入微。”

  接着问道:“如今,只有先拿紫晶来,先将这小子稳住,然后让他给你看好了伤,再……,嗯?”

  秦宝善微微叹气:“走一步说一步吧。若是治好了伤,承受了人家的恩惠却接着翻脸…,岂不是忘恩负义?不要说别的,自己的xīn魔这一关,如何过得去?”

  秃头老者眼中凶光一闪,道:“这事情……再说。”

  秦宝善猜到了他要做什么,却是叹了口气,道:“你看着办吧。”

  便在这时楚阳终于从那种情绪中回zhuǎn,道:“前辈,若不然,我先为你看看吧,究竟是什么伤势,也好xīn里有数。”

  秦宝善dà喜,道:“那就真的太麻烦楚神医了。”

  楚阳叹了口气,道貌岸然的道:“医者父母xīn啊。毕竟就这么看着老前辈痛苦我xīn里tǐng不落忍的。”秃头老者猛地zhuǎn过头去,捂着嘴咳嗽起来。

  他冇妈的!你这医者父母xīn,是三百块紫晶换来的!就算是药谷dà供奉,也没你黑啊,…

  “请前辈quán身放松,散去护体玄功,要不然,晚辈功力被废根本诊治不清。”楚阳淡淡的道。

  秦宝善依言而行。在自己地盘上,实在没什么可害怕的。

  看着秦宝善解开了衣衫的受伤处,楚阳探手上前,两根手指头轻轻的往里摁了下去。

  秦宝善闷哼一声只觉得这两根手指竟然直接埋在了自己肉里,进入了自己内脏之中一般,若不是亲眼所见,实▲在不敢相信这么插进去居然连皮肉都没破。

  似乎自己每一根筋,每一块骨头,都被这两根手指捏住,拉扯了一下。

  秦宝善饶是修为精绝,忍受力超出常人不少,依然是闷哼出声。脸色变得雪白一片,黄○豆般dà小的汗珠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

  楚阳终于收回手指眉头紧皱。

  看到他脸色沉重,秃头和秦宝善同时xīn中忐忑,不由问道:“楚神医,可是出了什么问题?”

  “相当麻烦!”楚阳皱着眉头,看着秦宝善有怒色隐现,却又似乎不敢发作,终于叹了口气道:“你怎么能……胡闹呢?!”

  “胡闹?”秦宝善不解的问道。

  “前辈这伤,本来乃是一种yīn毒到家的功夫据这伤情来看,绝对是那种‘碎脉指,无疑。中之连肩膀带手臂,quán被封住!而且,剧痛难忍,一天之后,若不解开,周围经脉,就开始龟裂。两天之后,不解开,便开始破裂,三天之后,开始碎裂。”

  “这便是碎脉指的可怕之处!,那样,整条肩膀就废了。”

  楚阳如数家珍的说道。

  “是,正是如此!”秦宝善眼光dà亮,兴冇奋起来,这家伙果然能治!

  “本来中了这种伤势,立即找到我,我为你立即解开,也就没什么dà碍了。但你这伤势,却已经拖了最少三天以上!”楚阳道。

  “是,…的确有快五天了。”秦宝善惭惶,道。

  “若只是拖延了倒也罢了,经脉碎裂,我为你解开之后,然后再用一种秘法,调成药,然后服用半个月,也能够痊念…可是你竟然……”

  楚阳摇头叹气。

  秦宝善越听越是不妙,不由紧张问道:“如何?”

  “可是你竟然找了dà夫为你看过了”而且为你进行了化解!但却化解的quán无道理!”楚阳怒其不争的瞪了他一眼:“他居然是按照裂脉手的救治方冇法,为你化解的!这简直是庸医,混蛋的行为!”

  秦宝善脸色顿时惨白,自己找到执冇法者的内部dà夫,治疗了一次,据那位dà夫信誓旦旦的说,这是裂脉手无疑,为自己治疗了一番。

  当时的确是觉得轻松了,还送了一笔dà礼,然后兴冲冲的回来,却发现过了一天半之后居然更加的痛了起来。再找到那位dà夫,却又束手无策了”

  “楚神医……,这,这会有什么后果?”秃头老者也吓坏了:那位dà夫,正是他为秦宝善介绍的……。

  “有什么后果?”楚阳气不打一处来的道:“什么后果也没有,只不过就是我本来一天就能治好的病症,半年还除不了根!而且现在来看,似乎还不只如此!就是这样的后果,你明白了么?”

  “啊?!”以两人超乎常人的镇定,也忍不住惊呼出声。

  “你活动一下肩膀,不要怕痛对,往◆上抬……,用手按你的右xiōng口,使劲按下去!对!使劲!”楚阳冷漠的指冇挥。一根手指搭在他腕脉上,并不用力。

  秦宝善按他所说,抬起左肩,右手一按右xiōng那个位置在使劲的同时,不知不觉之★◆上抬……,用手按你的右xiōng口,使劲按下去!对!使劲!”楚阳冷漠的指冇挥。一根手指搭在他腕脉上,shàngtái……,yòngshǒuànnǐdeyòuxiōngkǒu,shǐjìnànxiàqù!duì!shǐjìn!”chǔyánglěngmòdezhǐmǎohuī。yīgēnshǒuzhǐdāzàitāwànmòshàng,bìngbúyònglì。

  qínbǎoshànàntāsuǒshuō,táiqǐzuǒjiān,yòushǒuyīànyòuxiōngnàgèwèizhìzàishǐjìndetóngshí,búzhībújiàozhī中,剑灵的神hún力量已经沿着楚阳的手,进入了秦宝善的身体,然后神hún力量在秦宝善的右xiōng蛰伏,准备爆炸……。

  秦宝善用力一教”,突然间“啊”的一声惨叫,只觉得那部位就如同是被刀子狠狠剜取了一块肉一般,顿时撕xīn裂肺的一阵疼浑身汗出如浆,险些就晕了过去,但也痛的不能呼吸不能说话,只是蹲在地上吸凉气。

  “这是怎么了?!”秃头老者dà吃一惊。

  “没怎么,只不过他被那庸医治坏了。非但没有治好左肩,反而将经脉扭曲,裂脉手的治疗手法其实就是以反方向逆zhuǎn经脉然后扭zhuǎn过来,说得明白一些,就是反着施展裂脉手……,他的经脉本来没有被扭zhuǎn,但经过裂脉手的治疗却等于是活活的不加反抗的承受了一次裂脉手……,反而被拧裂了……”。

  楚阳淡淡的道:“你找的这位庸医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他是在碎脉指的伤势上施展裂脉手,立即就将你整个上半身两个肩膀的☆经脉quán部波及!而且,掺杂着碎脉指的力量,变成了也不是裂脉手,也不是碎脉指的奇异伤势!”

  他怜悯的看着秦宝善:“幸亏你现在就找到了我,否则,再过一天,你这右肩膀也完了。而且,紧跟着xīn▲脉……哎,忘记了你就算找到了我,也是有伤没有药啊”,…”

  秦宝善张dà了嘴,口中嗬嗬有声。

  “我说你找的这位dà夫是不是与你有仇?这不是明摆着在置你于死地么?……,再说了,没把握的伤,他治不了就不要治啊这下子可麻烦dà了,真是他冇妈的的的的的……”楚阳摇头叹气。

  秦宝善呆住。

  秃头老者也呆住。

  刹那间,两人都是一个表情:yù哭无泪!

  接着秦宝善就暴怒的一把揪住了秃头的衣襟,恶狠狠地dà吼出声:“沙xīn亮!你他冇妈给老冇子找的好dà夫!害的我好!我……,我他冇妈跟你有什么样的深仇dà恨你如此害我你……。”

  秦宝善悲愤的不行了。

  秃头老者沙xīn亮急的眼泪也几乎要掉了下来,忙不迭的解释:“秦兄,秦鬼”,…过”,…这可不关我的事……”。

  “那关谁的事?!”秦宝善霹雳一般一声dà吼:“老夫本来伤势不重,却被你介绍的庸医害成这般模样,眼看就要xìng命不保,你居然还说不管你的事?”

  这句话却是提醒了沙xīn亮,急忙zhuǎn头看着楚阳,竟然有些哀求一般的道:“小兄弟,你看……,秦兄这……还有救么◆?”

  楚阳哼了一声,道:“你们两个还争什么?前辈,你固然是被庸医治入了绝境,可是这位沙老前辈……,眉宇间一片黑气,分明是曾经受了伤及根本的重伤,而且又中了yīn阳两极之毒,后又所治非法,毒入☆内胺,也就是三五年的寿命了,你们两个若是…呵呵,估计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入土。”

  这一句话直如是晴天霹雳!

  沙xīn亮身子晃了晃,脸色惨白,直愣愣的道:“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我曾经受过伤及根本的重伤?中过yīn阳两极之毒?”

  种种可怕后果,同时涌进脑海,沙xīn亮越想越是害怕。事实证明,他给秦宝善介绍的那位‘神医”根本就是个庸医!或者说也就是一个二把刀。偏偏自己的伤就是他治的……,若是他也如同治疗秦宝善这般给自己来一手?……。

  越想越是害怕,竟然已经站立不住。

  有秦宝善前车之鉴在前,沙xīn亮现在哪里还敢相信执冇法堂的那位‘神医,?而且楚阳医术这般高明,他又岂会说错?

  楚阳高深莫测的一笑,深沉叹息:“你俩……,遇到了庸医!”

  xīn中狠狠道:老冇子骇死你们两个老不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