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四十五章 收获太大了


  楚阳微微一笑,道:“秦老哥,你可看好了,zhè里面共是三十七味药材,大部分都是急用!而zhè九瓣玉灵芝……应该比较难弄……”

  他皱了皱眉头,就提起笔来要划去,边道:“zhè九瓣玉灵芝虽然珍贵,其实与你的伤情并没有太大益处。只是我想着……看你的修为,也到了瓶颈,若是能够一起寻来,便可借助与其他药物的混合作用,一举冲击经脉,打破你的瓶颈……bú过tǐng麻烦的,还是划去吧。”

  打破瓶颈?!

  秦宝善顿时眼珠子溜圆,也bú顾左shǒu正钻心般疼痛,两只shǒu一起伸出去,近乎是抢劫一般,将zhè张药方抱在了怀里,老母鸡护蛋一般抱着,摇头如同拨浪鼓:“búbúbú,bú麻烦,一点都bú麻烦……”

  天可怜见,老夫困在zhè瓶颈,已经三十年了……本以为众生无望,如今终于见到了机会,若是放过了,老夫岂bú是要懊悔一辈子?

  万万bú可错过!

  “既然秦老哥坚持,那小弟就恭敬bú如从命。bú过……若是两个月之内找bú见,就必须要放弃晋级,先保住xìng命再说了。”楚阳正色道:“秦老哥,zhè可bú是儿戏的事情!希望你到时候千万bú要找bú到九瓣玉灵芝而……”

  “是是,老哥哥我晓得。”秦宝善死活bú放那张药方,连声答应。心中暗暗下了决心:哪怕就算是豁上老命,也要在两个月之内,bú惜一切代价的找到九瓣玉灵芝!

  楚阳无奈的点头笑笑,转头正对上沙心亮火热的双眼。

  “沙老哥,我刚才只是看了一眼。再为你诊诊脉。”楚阳伸出shǒu,现在三人的关系突飞猛进,已经是老哥哥小兄弟,亲热的一塌糊涂。

  相信楚阳若是说出一句:要bú咱们结拜为兄弟?……zhè俩刚才还在商量着杀掉楚阳的老头一定举双shǒu双脚赞成!

  沙心亮极为配合的伸出shǒu,感鸡的道:“全靠小兄弟了……”

  楚阳mō着☆沙心亮的脉门……剑灵趁机就进入了沙心亮的身体——zhè下子,沙心亮的病情。可就在bú知bú觉之间完全的变成了楚阳说的那样的……真的了……

  “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楚神医眉头紧皱,摇头叹◎息:“想bú到庸医害人,一致如斯……”

  沙心亮咬牙切齿,咯嘣咯嘣响。气死我了,亏老夫对他感恩戴德。zhè么多年引为知己,zhè家伙居然是将老夫当傻子一般耍弄了zhè么多年!

  此仇此▲恨,bú共戴天!

  为的bú光是仇恨,是生命,还有那想起来就无地自容的羞恼……天大的笑话啊!老夫就像认贼作父一般。供养了那混蛋zhè么多年……

  “沙老哥。你现在mōmō丹田左下角,用◆▲恨,bú共戴天!

  为的bú光是仇恨,是生命,还有那想起来就无地自容的羞恼……天大的笑话啊!老夫就像认贼作父一般。供养了那混蛋zhè么多年…… hèn,búgòngdàitiān!

  wéidebúguāngshìchóuhèn,shìshēngmìng,háiyǒunàxiǎngqǐláijiùwúdìzìróngdexiūnǎo……tiāndàdexiàohuàā!lǎofūjiùxiàngrènzéizuòfùyībān。gòngyǎnglenàhúndànzhèmeduōnián……

  “shālǎogē。nǐxiànzàimōmōdāntiánzuǒxiàjiǎo,yòng力按,还有心脉上方一寸处,用力按,还有头顶百会xué前方一指处,用力按……”楚阳指示着。说着松开了自己的shǒu。

  沙心亮依言为之,按到丹田。只觉得如同被人猛然捅了一刀,顿时翻江倒海一般的痛★了起来。脸上冷汗涔涔留下。

  一半是疼的,一半是吓的——果真如此啊!

  mō到心脉上方一寸,只觉得千万根钢针一起扎了进去,bú由痛苦的惨叫出声,一双眼睛几乎凸出眼眶。

  mō到■★了起来。脸上冷汗涔涔留下。

  一半是疼的,一半是吓的——果真如此啊!

  mō到心脉上方一寸,只觉得千万根钢针一起扎了进去,bú由痛苦的惨leqǐlái。liǎnshànglěnghàncéncénliúxià。

  yībànshìténgde,yībànshìxiàde——guǒzhēnrúcǐā!

  mōdàoxīnmòshàngfāngyīcùn,zhījiàodéqiānwàngēngāngzhēnyīqǐzhālejìnqù,búyóutòngkǔdecǎnjiàochūshēng,yīshuāngyǎnjīngjǐhūtūchūyǎnkuàng。

  mōdào☆百会xué前面,用力往下一按……

  “嗷~~~~”沙心亮摧心裂肺的惨叫一声,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直tǐngtǐng的往后一倒,后脑勺砰地一声磕在地面上,无声无息。

  秦宝善吓了一跳:☆“zhè……老沙zhè是怎么回事?”

  “他体内的伤,已经被庸医治成了痼疾……”楚阳怜悯的道:“没事,你捏住他人中,往下一掐,就可苏醒。zhè只是暂时的因疼痛而昏mí,bú算什么大事。”

  秦宝善依言而行,捏住沙宝亮人中,狠狠一捏——

  “啊!~~哇!”沙宝亮一声大吼,醒了过来。

  只是醒来之后,就坐在原地发呆,目光呆滞,整个人的精气神似乎在刹那间被人抽走,看起来也似乎突然间苍老了许多,连秃头上的亮光,似乎也黯淡了许多。

  良久,突然怔怔的如做梦一般的道:“zhè……是真的……”

  “老沙……你要面对现实……咱们还有楚小兄弟啊……”秦宝善担心的劝解着。

  下一刻,沙心亮就爆跳了起来,就像是一头被陷害了困在笼里的巨熊,破口大骂,中气十足:“童无心……你可真是无心啊,**你祖宗,我干你老娘,我……我**&&&……我XXXX……”

  无数的三字经从他口中大河泛滥一般汹涌澎湃的冒出来,将那位童无心神医骂的祖宗若是有灵,此刻也会在棺材里砰砰跳。

  楚阳咳嗽了一声。

  沙心亮与秦宝善顿时如同听见了谕旨纶音,叫骂的停止了叫骂,凑了过来,无限亲切的叫:“楚兄弟……小兄弟……”

  “沙老哥,事bú宜迟,我还是先给你开好药方。”楚阳真正一副神医的样子,悲天悯人的道:“你的zhè伤势……可算是麻烦到了家了,哎。”

  沙心亮心惊胆颤的凑在他肩膀后面,看着他写字,秃头上亮晶晶的全是汗。

  楚阳笔走龙蛇,一挥而就,用口吹了吹;道:“沙老哥,你zhè伤nǎi是陈年旧伤,又遭人陷害,所以比较麻烦。注意,上面的二十六味药材,都要比秦老哥的要珍贵和罕见一些。所以,你更加要加紧时间,因为你只有半年时间!再过半年,毒入骨髓,伤及命脉,可就是回天乏术。”

  楚阳给两人开的药材,所有的zhè些药加起来,nǎi是楚阳现在恢复修为,凝固神hún的药,而九瓣玉灵芝与九天玉灵液。nǎi是楚乐儿需要的药!

  大家都bú是傻子,楚阳自然bú敢在zhè种药方里面掺杂上毒药……所以只好将zhè两味补药加上了……★

  沙心亮颤抖着shǒu,将药方拿了过去,满脸的感鸡,几乎语bú成声:“谢谢,谢谢。太感谢了……”

  zhè才来得及去看上面的药材。

  看到第一味,bú由心中一松,心道虽然难找◎★

  沙心亮颤抖着shǒu,将药方拿了过去,满脸的感鸡,几乎语bú成声:“谢谢,谢谢。太感谢了……”

  zhè才来得及去看上面的药材。


  shāxīnliàngchàndǒuzheshǒu,jiāngyàofāngnáleguòqù,mǎnliǎndegǎnjī,jǐhūyǔbúchéngshēng:“xièxiè,xièxiè。tàigǎnxièle……”

  zhècáiláidéjíqùkànshàngmiàndeyàocái。

  kàndàodìyīwèi,búyóuxīnzhōngyīsōng,xīndàosuīránnánzhǎo,bú过也bú是太难,看到第二味。依然如此。第三味还是可以找到……连续看了二十多种药材名字,放了一大半心:虽然珍贵稀有,但……对自己来说,完全bú是问题。

  一直看到最后一味,沙心亮终于打了个哆嗦。脱口道:“九天玉灵液?!”

  “正是九天玉灵液!”楚阳严肃的、郑重的道:“zhè可是治疗你的伤势的根本之所在。你是根本受损。除了九大奇药之外,就只有九天玉灵液,能够为你补全。找bú到zhè个,前面二十五味药全部找到,也是枉然。”

  沙心亮嘴chún一哆嗦,坚定的道:“小老弟放心。老哥哥我一定在半年之内找到九天玉灵液!”

  楚阳紧紧握住他的shǒu:“老哥,小弟就啥也bú说了。自己的病,自己注意。zhè段时间里。多想一些高兴的事情,尽量先让自己快活起来,然后保持zhè种心境,万事bú莹于怀……zhè样有利于病情。”

  沙心亮几乎要哭的点点头:老子眼看着就要死了,还怎么能够……快活起来?

  “我先为两位老哥初步治疗一下,减轻一下痛苦。”楚阳深深叹气:“那药……你们可要抓紧时间啊!一定要抓紧啊!zhè可是……”

  他抹了抹眼睛:“怎么三人今日一见,如此xìng情相投……我虽然来到上三天回归了家族,可是……小弟我一辈子之中,对我如此亲切的……真的bú多……两位老哥,我可bú愿意失去你们啊……”

  两人大为感动,紧紧攥着楚阳的shǒu◆,郑重道:“小兄弟!好兄弟!你放心,有我们哥俩在,你在上三天,那就是雷也打bú动的!”

  “zhè话可难说啊……”楚阳叹了口气:“比如今天,哎……”

  两老哈哈大笑,道:“小兄弟放心,★zhè样的事情,以后绝对bú会发生!”沙心亮挤挤眼:“非但如此,小兄弟在zhè平沙岭,想要整治谁……老哥哥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当真?”楚阳泪眼汪汪的感动问道。

  “老夫对天发誓!若违此誓,天打雷劈,万箭穿心,死后形神俱灭,万劫bú得超生!”沙心亮神情郑重,举shǒu就发了一个毒誓。

  楚阳似乎感动的呆了,眼泪哗哗的流,居然忘了阻挡他发誓,终于反应过来,浑身打了一个哆嗦,zhè才chún青面白的一把拉住沙心亮的shǒu:“沙老哥!沙老哥啊!万万bú得如此,万万bú得如此啊……小弟……小弟哪里值得沙老哥发zhè么重的誓言啊,小弟……小弟我真是……”

  “□zhè有什么!”沙心亮豪爽道:“你我肝胆相照,老夫照顾自己的小兄弟,nǎi是理所当然!就算是执法总座与法尊大人到zhè里,也说bú出什么来!”

  楚阳感动极了,拉着他的shǒu,连连摇晃,道:◎◎“沙老哥,您快坐,小弟zhè就为你减轻痛苦……”

  经过楚阳一番治疗,沙心亮的身上果然bú怎么痛了,秦宝善的伤情,也真的得到了进一步的控制。虽然还是有些隐隐的发痛,但比起刚才,已经是天上地下。◆“shālǎogē,nínkuàizuò,xiǎodìzhèjiùwéinǐjiǎnqīngtòngkǔ……”

  jīngguòchǔyángyīfānzhìliáo,shāxīnliàngdeshēnshàngguǒránbúzěnmetòngle,qínbǎoshàndeshāngqíng,yězhēndedédàolejìnyībùdekòngzhì。suīránháishìyǒuxiēyǐnyǐndefātòng,dànbǐqǐgāngcái,yǐjīngshìtiānshàngdìxià。

  两人顿时更加的信服楚阳的shǒu段,拉着楚阳的shǒu,更加亲切了。

  …………

  <有件事儿,想了想还是说明一下比较好。闷在心里,我心bú安。

  大家都看得出来,▲zhè几天没爆发,实际上我向大家坦白一下,前天接到通知,本月九号傲世封推。

  众所周知,封推是需要爆发的,zhè是起点惯例。所以我zhè几天赶着存稿,一天码字三章,除了昨天整理细纲没多码字,其他时间一个字也没少码。发两章,存一章,等着封推大爆发。嗯,目前已经存了二章。今天争取再多码字一章,相信九号的时候,大家会看的很爽。

  若bú说,到时候直接爆发……或者得到的票会多一些,bú过心里bú得劲,似乎欺骗一般的bú安的感觉。大家跟随我zhè么久,耍zhè些小心眼,似乎tǐng对bú起大家的。

  干脆我就事先说明白了。希望大家理解我一下,更希望到时候得到大家的支持,没订阅的订阅一下,bú能订阅的也请上号点击一下,投几张推荐票和评价票。在此先感谢了。

  嗯,我就是zhè么一个人,话说明白了,心里也放下了,码字去啦。>

  额,最后,还得求声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