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四十九章 我外孙呢?【第二更!】


  楚xióng成老爷子当场就想找个洞躲起来,那老太婆,比杨爆还要可怕……

  想当年,自己与杨爆还是情敌来zhe,当初几乎势不两立,不过幸亏到最后这场情场争夺自己输了,要不然若是真的娶回家来……自己这日子也就更加的没法过了……

  没见杨爆那老畜生自从找了媳fù之后tuǐ功更加的厉害了?——那都是跪在铁算盘上练出来的……

  真想不到当年那jiāo滴滴的小美人一旦嫁为人妻居然是那样的彪悍……

  自从听到杨爆婚后过得很不好屡遭虐待之后,楚老爷子还曾经兴奋地大醉了好几天,天天都在念叨:好险,幸亏老子躲过去了,听到杨爆那混蛋的遭遇真是让我心情大爽……

  现在可倒好,人家两口子一起上门了。

  刹那间楚老爷子就想脚底抹油。

  但却已经来不及,已经被自己儿子和家人簇拥zhe,走向了大门。一路上老爷子眼神乱飘,想要找个地方糊弄过去,但理由●还没想好,已经到了大门前。

  轰隆隆一阵巨响,杨家马队从一箭之地外狂猛的冲了过来。

  那迅疾的冲势,直yù将楚家踏为平地!

  但在接近到门前一丈的时候,杨爆老爷子一声大喝:“停●●还没想好,已经到了大门前。

  轰隆隆一阵巨响,杨家马队从一箭之地外狂猛的冲了过来。

  那迅疾的冲势,直yù将楚家踏为平地!

  但háiméixiǎnghǎo,yǐjīngdàoledàménqián。

  hōnglónglóngyīzhènjùxiǎng,yángjiāmǎduìcóngyījiànzhīdìwàikuángměngdechōngleguòlái。

  nàxùnjídechōngshì,zhíyùjiāngchǔjiātàwéipíngdì!

  dànzàijiējìndàoménqiányīzhàngdeshíhòu,yángbàolǎoyézǐyīshēngdàhē:“tíng!”

  所有骏马,在同一时间人立而起,希律律一声长嘶,竟然轰的一声整齐的停了下来,一片乌云一般的灰尘便如是沙漠之中起来了龙卷风,轰的一声灌进了楚家大门去。

  楚家所有出来迎客的人没有一个人例外,全部都是一身一头一脸的灰尘。

  刚才还光鲜的长袍,顿时变成了难民一般的装束,灰头土脸,人人一嘴的沙子。瞪zhe愤怒的眼睛,看zhe面前这般恶客。

  楚老爷子猝不及防之下,结结实实吞了一口灰尘,勃然大怒:“杨爆!你他娘不要以为老子怕了你!敢到我楚家门前撒野,你胆儿肥了?!”

  杨爆老爷子一部雪白的大胡子吹的笔直,乐不可支:“哇哈哈哈哈……楚老匹夫!多年不见,你竟然依然健在!”

  楚xióng成怒道:“你si了老子都不会si!”

  车厢里一个声音哼了一声,道:“楚xióng成,你这是在诅咒老身守寡?”

  楚xióng成一呆,满脸大汗:“呃,你也来了?”

  杨爆老爷子一副胜利者的面目斜睨zhe楚xióng成,快活的笑了一声,道:“楚xióng成!你想不到我夫人也来了吧?”

  楚老爷子xiōng口一阵憋闷,反chún相讥:“这些年,铁算盘跪烂了几个了?”

  “跪你的卵蛋!”杨爆被说到了痛处,顿时大怒,就要发作。

  这时,楚飞凌和杨若兰才匆匆跑了过来,杨若兰隔zhe老远就叫道:“爹,娘,你们要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不提前说一声,就是为了给你们一个惊喜!”杨爆摆了摆大头:“现在我外孙找回来了,不跟你们生这些闲气,楚xióng成,你还不让客人进家门,更待何时?”

  楚老爷子悻悻的哼了一声,让开路,道:“请!请进!”

  杨爆翻身下马,呵呵大笑,大踏步走进门去,边大声轰隆轰隆的道:“我那外孙儿呢?还不让他出来拜见外祖父?!哇哈哈哈,十八年没见那小玩意儿,当年才一尺长短,现在光是小 也一尺了吧……”

  楚xióng成脸上顿时堆满了黄连。

  在楚家人的前呼后拥之下,终于将杨家人迎了进去。自有人前去招呼两百血衣队,而一干重要人员,就都来到了楚家议事大厅■。

  重要亲戚来临,楚家,楚老爷子,楚飞凌夫fù,楚飞龙夫fù,楚家几个孙儿,段淑仪带zhe儿子nǚ儿,楚飞烟的妻子带zhe儿子nǚ儿,统统在座。

  楚飞烟现在正在帮楚神医看店,自然不◎在这里。

  至于杨家方面,则是杨爆老爷子夫fù,杨若熊夫fù,此外,还有两个大个子少年,个顶个的长得跟杨若熊一个样子,人高马大虎背熊腰,只是少了那一圈的络腮胡子。此外,还有一个一身红衣服的明眸皓齿的少nǚ。

  却是杨若熊的nǚ儿……楚阳的表妹。

  楚飞凌低眉顺眼的坐在座位上,每次看到老丈人与大舅子的样子,楚飞凌就禁不住一句话也不想说了,还得在心里感谢一下漫天神佛:幸亏若兰长得不跟她爹和她哥哥似的,要不然,这日子咋过……

  管家遣人上茶,顿时整个大厅茶香四溢。

  楚飞凌的大舅子杨若熊一屁股坐在大厅椅子上,众人顿时只听见椅子立即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吱吱呀呀的动静,被这个壮硕的大汉一座,几乎散了架。端起茶水,也不管烫不烫,咕嘟一口,那不小的茶杯整杯茶水连茶叶一起进了肚子,嚼了嚼咽了下去,道:“呸,不是好茶,这么苦……”

  那红衣少nǚ顿时满脸纠结:“爹!不懂你就不要说话,茶叶都苦……”

  杨若熊裂开嘴:“乖囡,爹岂能不知道茶叶都苦?”

  楚飞凌翻了个白眼,心道,知道你还说?我算看明白了,今天让你来,纯粹就是来耍二百五看二杆子的。

  杨爆老爷子用手文质彬彬的分开嘴角胡子,将一杯咕嘟茶水倒进口中,才慢条斯理的很是斯文的放下,说道:“楚xióng成,这就是你的迎客阵容?”

  楚老爷子心中有鬼,笑道:“亲家先喝茶。” ○
  “喝什么鸟茶!”杨爆站了起来:“这些人我都见过地,我外孙儿没见过……这里面却木有!”

  他嘎嘎嘎一阵怪笑:“怎么地,还想给老子一个惊喜?又不是什么宝贝,赶紧让他出来,本外公看看,在外◇面十八年半,长成啥德行了?”

  楚xióng成脸上痉挛了一下,将自己嘴角拉了拉,强行扯出一个笑容,有些低声下气的道:“这个……阳阳他现在不在家里,可能是在医馆。”

  “那还不去叫!”杨爆眼睛一瞪。

  楚xióng成求助的目光看向杨老夫人:“亲家母……”

  杨老夫人看上去甚是福态,慈眉善目,花白头发,眉宇之间,依然秀美,看上去依然能隐约看出年轻时候那般无上风华,看zhe楚xióng成,有些感叹的道:“xióng成,咱们可是有好多年不见面了……”

  楚xióng成呆了呆,怅然叹道:“是啊。”却是勾起了年轻时候的记忆。

  “你家我那两位老妹子呢?”杨老夫人叹息问道:“怎地不见?”

  楚老爷子长叹一声,指了指脚下大地,怆然道:“已经到下面去了……”

  “哎,这么多年,就你一个人?”杨老夫人同情的道:“你也够苦的……少年夫妻老来伴啊……☆”

  楚老爷子仰天长叹,道:“一言难尽啊。”心道,就算打个老光棍,也比当初将你娶回家来要轻松得多啊,要不然,用铁算盘练那铁膝盖神功的就是我啦,老子比杨爆强的地方,就是懂得明哲保身啊……但这话当◆▲然不敢说出来。

  杨爆老爷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张了张嘴,又咽了回去,接zhe又张了张嘴,感觉一股醋意从心中直升起来,吼道:“说正事!说正事!”

  说zhe嘟囔道:“他娘的又不是让你们★来相亲的……老子看zhe有点儿悬。”

  “你说什么?什么有点儿悬?!”杨老夫人手中拐杖一顿,轰隆一声,楚家青石地砖顿时裂开了五六块,向zhe丈夫怒目而视。

  楚老爷子看zhe破裂的地砖,嘴角一抽,一抽,又一抽……

  “我啥也没说!”杨老爷子一歪头,脖子一梗。

  “好胆!你还敢跟我顶嘴!”杨老夫人一声喝,如同河dōng狮吼,霹雳一声震。

  楚xióng成老爷子捂住耳朵一声shēn吟:“我的妈呀……幸亏啊……”

  杨爆敢怒而不敢言,瞪眼瞪了好一会,终于败下阵来,斗败了的公鸡一般的道:“我看你们俩眉来眼去的,有旧情复燃之意,老夫不得不防……万一这么大岁数了却被人撬了墙角,这脸面上须不好看……”

  “撬你奶奶个头!”杨老夫人勃然大怒,一拐棍就拍了过去。

  杨老爷子不闪不必,拐棍砰地一声砸在背上,发出金铁交击一般的响声,一声闷哼之后,居然若无其事。

  楚xióng成看得嘴歪眼斜。心道,看这光景,不仅要练铁膝盖神功,还要练铁背神功……这杨爆看来是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也不知道要练到这般地步,需要挨多少顿揍……

  一想到这里,顿时神清气爽。

  杨若兰急忙上前劝解:“娘,大庭广众之下,又是在这边……您就不能给爹爹留点儿面子……”

  杨老夫人气哼哼的道:“是我不给他留面子么?你瞧瞧你爹这老王八,说的什么绿头乌龟话!”

  杨爆老爷子低声哼哼:“我要是成了绿头乌龟……也怪不得别人……”

  这句话他说的声音极低,杨老夫人没听清楚,喝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杨爆老爷子手捋长髯,做出一副仙风道骨的养子,眼观鼻鼻观心,不言不语。

  “真真是气si老身!”杨老夫人怒气勃发,恨恨道:“这么大的人了不让我省点儿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