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五十八章 我的损失太大了


  沙心亮身后,一个中年人手持纸笔,正奋笔如飞,显然就是文书,恭敬地说道:“禀报统领大人,都记录好了。”

  “此乃是大案要案!”沙心亮威严的道:“莫要记错了一个字。一定要符合事实!”

  文书大声道:“一个字都没错,统领大人!”

  沙心亮满意的点点头,道:“继续记录。”

  “是。”

  沙心亮神威凛凛,铁面无sī,接着就问那十位先到的执冇法者:“我问你们,楚老板说的,可是实话?”

  十位执冇法者同时立正,声音响亮:“楚老板说的,半句也没错!”

  沙心亮认真负责的问道:“你们当真只是进来喝一杯茶水?”

  “是,统领大人!”十个人整齐回答,宛若做过排练:“当时是下午,楚老板见我们走的满头大汗,所以热情招待……”

  zhè句话,不要说那六人在肚子里大骂,楚飞烟也几乎当场笑场。让沙心亮和秦宝善也皱起了眉头。你们都是皇座修为,麻痹居然走走路就走的满头大汗?而且,那时候是下午,现在可他娘的是三更了!

  你们喝茶从下午喝到三更?就算是皇座也要喝成了膀胱胀大……

  “你们真的就是zhè样的一身执冇法穿着,他们居然敢对你们出手?而且是上来就对你们出手?”沙心亮赶紧转变话题,声音越来越冷。

  现在傻子也看出不对劲来了。你沙心亮进来的时候zhè些人还一身黑衣呢……你瞎了么?居然还问?

  十个人大声道:“是的,统领大人,我们在劝阻之后,动手之前,非但就穿着zhè身衣服,而且,我们还亮出了身冇份腰牌,zhè万恶匪徒非但没有就此退去,反而变本加厉,与我们缠斗!”

  十个人同时愧疚道:“属下学艺不精,为统领大人丢脸了……”

  沙心亮嗯了一声,道:“他们真的骂我们执冇法者算个屁?zhè句话可有?”

  十个人悲愤的道:“是,大人!zhè六人穷凶极恶,恶贯满盈,狼心狗肺,万恶不赦!”

  “气死我了!”沙心亮大吼一声:“你们居然都受了shāng!可是他们干的?”

  十个人顿时同时悲愤的、中气十足的道:“是!统领大人明察,我们十个人,有九人受了刀剑之创,俱有xìng命之忧;其余一人被震shāng了内腑,命在顷刻……”

  “如此严重!大胆匪类,如此无法无天!简直是反了反了!”沙心亮勃然暴怒:“你们shāng势,居然如此严重!”

  “是!还请◆统领大人为我们做主!维护我们执冇法者不容侵犯的名誉!”十个‘命在顷刻’的执冇法者同时tǐng起了xiōng膛,声音响亮,两眼发光的说道。

  不就是挨一刀么,但zhè一次可绝对能从萧家敲出不少的□■东西来……那比挨十刀都值啊。

  完了!那六人同时低下了头,心中一片绝望。

  沙心亮严肃的道:“将你们的shāng势,冇都报给文书!zhè件事,本座一定要讨一个说法!若不严惩,我们执冇法◆者威信何在?尊严何存?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杀害执冇法者,zhè等行为,简直是人xìng灭绝,丧心病狂!”

  “是,执冇法者大人。”十个人更兴冇奋了。

  “本座知道你们委屈了,也知道你们一片赤胆忠心。所受的shāng,无需隐瞒,你们的shāng势如何,照实说来就是。”

  沙心亮口音很重。

  于是——

  “文书,我的心脏处被捅了一刀,shāng情严重之极!”一个肩膀上划了一道口子的家伙兴致勃勃的说道。

  “文书,我的两条tuǐ都断啦!”另一个屁股上挂着彩的家伙兴高采烈的道。

  “文书,我的头上百会xué中了一剑,脚底涌泉xué中了一刀,后心部位☆被打了一百零三掌,上身断了十六根肋骨!”一个头顶上掉了块头皮的家伙道。

  “文书,我……”

  “文书……”

  “……”

  “……”

  “文书,我被打了三十六掌毒◎◆砂掌,七十二脚夺命脚,中了三百五十一指,已经是遍体鳞shāng,浑身找不出一块好肉……”最后一位根本没受shāng的眨巴着眼睛挖空心思的说道。

  “太恶劣了!”沙心亮大吼一声,脸上也红了。不是☆◎气的,而是臊的。妈的,zhè帮混蛋,还真敢说,心脏被捅一刀?后心一百零三掌?断了十六根肋骨?……

  “来人,让他们签字画押!”沙心亮快刀斩乱麻,看来今天zhè案子就在zhè里审理完毕了。
■qìde,érshìsàode。māde,zhèbānghúndàn,háizhēngǎnshuō,xīnzāngbèitǒngyīdāo?hòuxīnyībǎilíngsānzhǎng?duànleshíliùgēnlèigǔ?……

  “láirén,ràngtāmenqiānzìhuàyā!”shāxīnliàngkuàidāozhǎnluànmá,kànláijīntiānzhèànzǐjiùzàizhèlǐshěnlǐwánbìle。
  于是,十个‘身受致命shāng,马上就要死’的执冇法者凶神恶煞的冲了上去。

  那六个人满心的绝望,死命的抗拒不认罪,但他们修为被封住,而且那十个人哪里会跟他们客气,啪啪啪几脚,就踹成了滚◎地葫芦,拿出刀来在各自的身上猛划一刀,抓住手指往血迹里一蘸,随即就狠狠地摁在了案情记录上……

  “人证物证俱在!罪犯已经招认不讳,铁案如山!来人,将zhè六个穷凶极恶的匪徒押回执冇法堂!死牢伺□■候!”

  沙心亮意气飞扬的大喝:“务必要防备他们咬舌自杀,先将下颌卸了,回去之后组织精锐人手,连夜审讯,不惜任何手段,务必要将幕后黑手揪了出来!以儆效尤!”

  楚阳在一边一声咳嗽。

  沙心亮会意,转头严肃地叮嘱文书:“你问问楚老板的损失,损失了duō少天材地宝,损失了duō少紫晶,楚四爷的shāng严重到什么地步……一一给我细细记录下来!”

  文书大声道:“是,属下一定办得妥妥当当!”

  沙心亮zhè才回身,看着楚阳,严肃的道:“楚老板,非常抱歉,在本座的管辖范围内,居然出了zhè等穷凶极恶的匪徒……如此惊天动地的大案子!楚老板放心,本座一定秉公办案,还☆你一个公道,一应损失,只要追出幕后主使者,本座定然与你赔偿!”

  楚阳感动的拱手,几乎要声泪俱下道:“今日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小人一眼就看了出来,沙统领真乃是为民做主的好官!平沙岭有了沙统领在z□hè里,真乃是我等平民百姓之福。zhè是苍天有眼啊,古人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沙统领一到,善恶都报!”

  沙心亮连秃头也被夸红了,咳嗽两声,道:“楚老板过奖了。”

  文书已经来到楚阳面前,和善的道:“楚老板,您有什么损失?我记录一下。”

  楚阳一声长叹,无限沉痛的道:“zhè损失太大了……”

  他无限悲愤无限委屈,恨天无眼恨地无环的道:“我的灵药,一概都没了啊,zhè些,可都是我打算悬壶济世,为民造福,润泽苍生,救济天下的灵药啊,我zhè是祖辈七十duō代的珍藏啊,就zhè么全没了……”楚老板就要哭了起来。

  文书急忙说道:“楚老板尚请节哀,还是先说说损失。”心中不由怒骂一句:你们楚家在上三天……一共有七十duō代么?

  楚老板抹着眼泪:“损失太惨重了……其中有千年雪参十株,两千年金参五株,千年黄精三斤,五千年份紫lián六朵……两千年雪灵芝三片,万年何首乌一株,成型飘幻香精一块,火海yīn寒草九株……万年雪魄精半斤……”

  楚阳口若悬河的说了一刻钟,终于传了口气,宽宏大量的道:“贵重的也就zhè些了,至于其他的,损失了冇也就损失了都是小事儿……”

  文书的脸也痉挛了起来,我的亲娘……光你zhè份单子,就足够将萧家的平沙岭基地搬空了……还不知道够不够赔……

  “还有就是医馆设施的损失……不过zhè些都不怎么值钱,也算了。”楚阳叹了口气:“就是我四叔的shāng,非常严重!我四叔头上中招,头颅被严重震荡,两眼视力已经不好了,xiōng前被刺了一剑,打了九掌,五脏六腑已经破裂……tuǐ上中了七刀三剑,zhè两条tuǐ恐怕也……哎,最严重的还是我妹妹,受了惊吓,现在有些脑筋不大明白了……”

  楚阳长叹,悲哀的道:“虽然我没怎么受shāng,可是也被人打了好几掌,你们来的时候,我正在吐血,吐了一盆……”

  文书脸上肌肉抽搐着,一丝不苟的记录,一头汗水,笔迹居然有些凌乱了……

  “当然,还有一些损失就是……我们店里存放的两千块紫晶,不翼而飞……”楚阳悲愤的道:“zhè简直是不让我们活▲了啊……”

  你zhè是不让萧家活了啊……

  沙心亮在一边感叹道:“真是一帮天杀的……太黑心了……”zhè句话实在是不知道乃是说楚阳还是说那六人……

  文书问道:“楚老板,还有□□别的损失么?”

  楚阳翻着眼皮,想了一会,终于不情愿的道:“没了。额,对,还有我们名誉上的损失啊,我们开店zhè才几天啊,就招了强盗……”

  “还有么?”

  “zhè次是真没了◎。”

  终于完事了。文书抹了一把汗,将案卷放在楚阳面前,道:“楚老板您看看,是不是zhè些?”

  楚阳连连点头,赞许道:“你写的太对了,就是zhè些。”

  “那……还请楚老板签个字画个押……”文书几乎要忍不住了。我完全按照你说的写,能不对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