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六十章 你要赔偿


  鹰钩鼻子执法者车中高高举起一块黑色的令牌,令牌中间,乃是一个血红色的闪闪发光的‘法,字,大声道:“奉执法堂之令,捉拿万恶匪徒萧玉龙!若有谁胆敢阻拦,格杀勿论!以阻碍执法罪一并论处!”

  几位执法者刷的一声抽出刀剑,眼含浓重杀机,看着萧家近百名高手,脸上带着冷笑,丝毫不惧。

  很显然,只要萧家敢动,执法者就敢杀人!

  而且,执法者杀人无罪!萧家一动,则是抗拒执法,罪加一等!甚至,整个萧氏家族,也逃脱不了干系。

  萧玉龙哪敢承当如此重的罪名,急忙大声叫道:“统统不准动手!本管事跟几位大人走一趟就是,这件事是一件误会,澄清了就没事了。”

  给个天为他做胆子,萧玉龙也绝对不敢公然对抗执法者。这会给萧家带去难以估量的麻烦!若是家族知道,不论谁是谁非,也能立即扒了萧玉龙的皮!

  萧家人慢慢的后退。

  萧玉龙做出一副从容的表情走了上来,将手背在身后,微笑道:“执法者大人,请动手。”

  那两位执法者微微一笑,突然同时出脚,狠狠两脚chuài在他tuǐ弯处,噗通一声,萧玉龙被chuài出五丈,跪在地上,脸上痛的大汗淋漓。

  一个执法者大步走过去,一只手梳起头发,另一只手来回打耳光,一边打一边骂:“操你奶奶的老子们都来了,你他妈还摆什么造型!这种时候居然还想摆摆风度,真是不知si活的混球!打si你这**ī!”

  这个打耳光,那个就起脚狂chuài,脸上满是愤恨。

  接着拿出一根浸了水的灵兽筋绳索,捆猪一般将萧玉龙五huā大绑,萧玉龙刚从震惊剧痛之中回过神来刚要开口,啪的一声,一团臭烘烘的布团就粗鲁的塞进了他嘴里,紧接着后脑勺被狠狠打了一下,一跟头栽倒地上。又被生拖活拽起来,捆绑他的绳索留出了两丈长的一段拴在马尾巴上。

  鹰钩鼻子执法者锐目扫过萧家众人,威严的道:“除了萧玉龙之外,还有几个同伙,wǒ点到名字,自动站出来。有一个不站出来,在场所有人,统统株连!”

  说着大声喝道:“肖长宇!李追风!刘猛!”。”

  连着又点了三个人的名字。

  三个人满脸晦气的从☆人群中走出,执法者如狼似虎扑上去,对之与对萧玉龙一般待遇。刹那之间这些在平沙岭作威作福的萧家人就被绳之以法。都拴在了马屁股上,等待开拔。

  为首的鹰钩鼻子执法者一声嗯哨:“走!收队!”一鞭子甩▲●在马背上,另一鞭子却狠狠地抽在萧玉龙背上!

  拨马疾驰。

  其他三位执法者如法炮制都是每人两鞭子,健马吃痛长嘶,人中鞭惨叫皮开肉绽,布屑纷飞。

  萧玉龙等四人被拖在马屁股后,又■被封了修为,跑了两步就被拉倒在地。一路惨叫着就这么被拖了出去。

  只拖了不到二十丈,地上就出现了一条条清晰的血痕……

  马蹄声快疾轰隆隆消失不见。

  剩下的萧家众人面面相觑,人□人都是震惊惶恐:萧玉龙到底犯了什么事?居然被如此对待!执法者刚才的这一套,可是完全按照si刑犯的待遇来的,甚至还有超出!

  萧玉龙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居然引起执法者如此暴怒!?

  □但众人都是心中明白不管如何,瞧这情况必然是严重之极要不然,执法者也不会如此粗暴!毕竟,这里乃是萧家的地盘,萧家还是有几分脸面的。

  若非是那种实在不可容忍的天大罪过,执法者岂能会如此不知轻重?

  众人心中都是涌起不详的感觉:说不定萧玉龙这次犯的事……,连家族也保不住他……

  “赶紧通知家族!”其中一人急切地吼一声,众人如梦初醒,纷纷跑了进去,人人心中忐忑,脸上汗水涔涔,真是吓坏了……

  萧玉龙,不管你犯了什么事,你可别连累了wǒ们啊……,……

  萧玉龙被执法者抓了。

  这个消息旋风一般传遍了平沙岭。

  萧玉龙被抓的时候,正是上午,大街上人◆最多的时候,而执法者们就这么纵马扬鞭,居然还绕了一条路,专门从人最多的地方,拖sigǒu一般拖着萧玉无招摇而过!

  人们岂能不立即炸了窝?

  顿时,三大世家都得到了消息,每一家都是小心☆翼翼的派人出来打探:萧玉龙到底犯啥事儿了?居然如此严重,如此不留脸面……

  于是大街上议论纷纷,有人说萧玉龙强暴了执法者的闺女,有人说萧玉龙**了执法者的老婆……,有人说……

  总而言之大家都是兴致勃勃。

  人总是这样子,看到以前自己仰望的大人物被这么整治,不管有仇没仇都会觉得人心大快,兴高采烈的幸灾乐祸。更何况萧玉龙在这里猛刮地皮,人缘着实不好,一此刻,落井下石者顿时接连而来…

  更有不少曾经受过萧玉龙欺压的,居然直接跑到执法堂告状去了……,落水gǒu,而且是令人极为愤怒的落水gǒu,谁不想打?

  与萧玉龙的待遇完全不同的是,作为苦主的紫晶回春堂的大老板chǔ阳chǔ神医,早在清晨,已经被执法者派人客客气气的请了过去,目前正在执法堂大厅中翘着二郎tuǐ悠哉悠哉的喝茶……,…

  至于专门绕路,自然也是chǔ老板的主意,当时chǔ老板是这么说的:“沙老哥,要打击一个人,最好是先让他丢脸,将他的自信和骄傲先刻下来,就好对付了……。”

  沙心亮深以为然。于是萧玉龙在这一句话之下,不知道多吃了多少的苦头……,马蹄声远远而来,沙心亮顿时板起了脸。与chǔ阳走了出去,直奔刑讯厅。chǔ阳低声提醒道:“萧玉龙现在还méng在鼓里,最好两罪分开……,这样……,嘿嘿嘿……。”

  沙心亮心领神会,眉huā眼笑,连连点头。

  chǔ阳自然识趣,拐进刑讯厅,站在一角侧门,就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点头哈腰的垂手站在一边,一脸悲愤。

  马蹄声停住,好几个被塞住嘴的shēn吟声音压抑着传了进来。

  随后,似乎将嘴里的布团拿去了,一个声音大叫起来:“wǒ冤枉!wǒ没罪!你们这是草管人命!wǒ要回禀家族……,wǒ要……。”

  噗地一声,似乎是嘴巴上挨了一拳或者是一脚,呜呜的不出声了……,随即就见到几位执法者拖sigǒu一般将萧玉、龙四人拖了进来,往地上狠狠地一摔。顿时血水四溅。

  chǔ阳眼中神色不动,斜了一眼。

  现在的萧玉龙,跟那天晚上的萧玉龙直接不是同一个人了一般,那天晚上萧玉龙乃是何等的嚣张,衣着光鲜,丰神俊朗。

  可看看现在,衣衫褴褛,头发蓬乱,两个眼睛都是乌青,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有些地方还往外渗血,鼻孔就像两个止不住的血洞,嘴里面滴滴挞挞的,也都是血。身上更加是…,没法看了,背脊上和xiōng口上,几乎被磨的lù出来骨头。

  怎一个惨字了得?

  其他的三人也都差不多,一副惨样。

  “萧玉龙,你可知罪!?”沙心亮面无表情,负手问道。

 □ “敢问沙统领,萧某……,犯了什么罪?”萧玉龙哆嗦着,吐字虽然有些含混不清,却总算是说明白了。

  “你不认罪?”沙心亮目光yīn冷。

  “还请沙统领明shì!”萧玉龙倔强的抬起头。

  “哈哈哈……,…,你使人假扮匪徒,抢劫chǔ家医馆,这事儿,你可承认?”沙心亮不紧不慢的问道。

  玉龙万万没有想到,把自己抓到这里,居然是因为这么芝麻绿豆一般的小事情!

  一时间几乎吐血:这样的事儿,以前咱干过多少了?每次都是二三十块紫晶就摆平了,怎么这一次你居然当成了惊天大案来办?

  明知道这事情恐怕是抵赖不过去,萧玉龙干脆承认:“确有此事!”

  沙心亮问道:“据说,你还曾经说过,将chǔ飞烟打伤即可,若他实在不识趣,也可打残。只要留一条命就可以,但对那个将你当成长工使唤的chǔ家大少爷,打si无妨?是不是这么说的?”

  萧玉龙一听就知道那六个☆人已经将自己供了出来,干脆点头:“wǒ的确这么说过!”心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他说完了这句话,顿时感觉大厅中的气氛跟刚才又不一样了,整个的yīn寒了起来。心头一突,抬头一看,只见沙心亮一□rényǐjīngjiāngzìjǐgònglechūlái,gàncuìdiǎntóu:“wǒdequèzhèmeshuōguò!”xīndàozhèyěbúshìshímedàshìba……

  tāshuōwánlezhèjùhuà,dùnshígǎnjiàodàtīngzhōngdeqìfēngēngāngcáiyòubúyīyàngle,zhěnggèdeyīnhánleqǐlái。xīntóuyītū,táitóuyīkàn,zhījiànshāxīnliàngyī张脸黑如锅底,xiōng膛起伏,眼中神光四射,杀气凛然。

  不由心中一跳:难道这沙心亮与那小畜生居然还有关系不成?

  沙心亮冷着脸,道:“那么说,也就是说你承认了?”

  “是有此事!”萧玉龙道:“既然是沙统领出面,在下甘愿赔偿就是。”

  沙心亮冷冷道:“此案现在宣半,紫晶回春堂先为萧玉龙的人治好了伤势,萧玉龙不但不感恩,反而出手劫掠,恩将仇报,狼心gǒu肺,猪gǒu不如!其行为并触犯九重天律法,悖逆九重天〖道〗德,不加严惩,不足以令世人警醒!”

  他喘了一口气,道:“责罚萧玉龙等同案犯法棍四十棍,赔偿紫晶回春堂一切损失,并赔偿紫晶回春堂名誉损失,医馆伙计chǔ飞烟的伤害补偿,医馆另一伙计chǔ乐儿的精神补偿……,萧玉龙,本作如此半罚,你可心服?”

  萧玉龙松了口气,道:“在下负责赔偿就是。”

  (雷雨大风,从早晨七点到下午一点,停电将近一天了。幸亏停电的时候wǒ在睡觉,醒来的时候早来电了……突然发现,这一觉睡得巧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