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八十二章恢复,突破,阴谋,夜家


  全文字无广告   第七部第八十二章恢复,突破,阴谋,夜家

  楚阳早就打定了主意,要在这里恢复自己de修为,彻底抚平神魂de震荡,消化掉那位险些将他带进地狱de第一代jiǔ劫剑主de灵魂,变成自己de力量!

  而且,他很是迫不及待!

  剑灵de忙活之中,楚阳也没闲着——他只用了半个时辰,就鼓捣出来了一堆黑乎乎de‘炼制好de药物’,这是给沙心亮与秦宝善准备de。

  两人de伤和所谓de‘痼疾’,其实楚阳jiě决起来轻而易举。只不过当时为了jiǔ瓣玉灵芝而扯出来de让秦宝善在这个机会晋级,让楚阳有些抓头皮。

  想了半天,终于还是让剑灵炼制了一颗能够增加二十年功力de药,准备了起来。

  剑灵de动作是很快de。

  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楚阳所需要de药,已经炼了出来;在剑灵高超de炼药技术下,这一团药液,呈现出一团琥珀一般de紫色,清澈de似乎能折射出漫天星辰,半固体半流体,散发着诱人de香味。

  门外严阵以待de沙心亮与秦宝善闻到了一丝丝浓郁de药香,忍不住都是耸动了一下眉头,心中大喜:这速度可真是不慢,这么快就有香味传了出来……

  楚阳没有丝毫犹豫de一张嘴,就将这一团药液吞了下去。

  只过了半刻钟,药力就开始在体内爆炸了!

  然后他de体内便像是一下子吞进了一个正在着火de炉子,浑身呼de一声变得通红,接近紫黑,无数de汗珠,就从他de身上头上脸上冒了出来!

  经脉之中,jiǔ劫剑de力量同时催动!

  经脉中,原本被截断de修为开始翻滚,动荡,沿着原有de通行线路慢慢运动,逐渐通行,逐渐de越来越快,到后来就像是脱缰de野马一般奔驰起来。

  经脉中jiǔ劫剑de力量一个掉头,加入了这浩浩荡荡de洪流!

  丹田中,元力腾地一声泛起,在洪流再一次经过丹田de时候,毫不犹豫地加入!

  三方合力,闪电一般在楚阳经脉之中运行了jiǔ个周天,然后就突然改变了航道,以排山倒海一般de速度,将楚阳de修为推到了皇座一品,那王座jiǔ品与皇座一品de屏障,似乎毫不存在一般容易!

  然后持续de加大,逐渐到了皇座一品巅峰,然后根本就是毫不停顿de,就轰然撞在那一道一品二品之间de经脉壁垒上!

  只是一次碰撞,壁垒就是豁然洞开,然后随着楚阳de心念,这一道如同狂潮一般de劲流肆虐de穿入进去。

  在经脉之中凝聚,浓缩,等所有劲气全部涌进去,也凝聚成型!

  竟然变成了一把剑de形状!

  剑帝!

  ☆楚阳de身上,轰然散发出锐利de剑气,密室中,剑气纵横捭阖!

  长剑一般de劲气再次启动,jiǔ劫剑剑尖欢啸着,占据了剑尖de位置,剑锋剑刃剑格同时归位!

  经脉中de长剑慢慢de变成□了透明de黑色,唯有剑尖一点点de地方,发出银亮de光芒。 全文字无广告

  jiǔ劫空间中,剑灵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一声长叹:“果然与前面八位jiǔ劫剑主全然不同!这应该就是jiǔ劫剑de至高形态de:无处不在!”

  经脉中de剑微微一颤,接着就开始缓慢推进,越来越快,到后来,竟然变成了一道虚影,看起来,似乎与先前劲流乱窜一样,dàn却本质上不同了……

  长剑用一种令人瞠目de速度穿行,每过一圈,就会壮大了一分,连续jiǔ十jiǔ个周天下来,剑尖再次主动地改变了方向,冲向另外一处经脉壁垒!

  轰!

  楚阳分明听到了大山在这一刻倾颓,天地在这一刻崩塌那样de声音!

  他浑身一颤,七窍之中,同时猛地喷出鲜血!

  dàn,在此之后,就是完全de舒畅,完全de通畅!

  剑帝三品!

  来不及惊喜,头脑中,猛然又是一次无声de爆炸……

  楚阳再次猛喷鲜血!

  然后……

  一股股陌生de信息,陌生de资料,如同一股股清流,快速而又清晰de流进了他de意识之中,进入他de心中。

  那是……第一代jiǔ■劫剑主de完整de记忆!

  楚阳死人一般de在地上僵直着,dàn大脑却在如饥似渴de吸收着这些宝贵de记忆。这里面,就是一个纵横jiǔ重天de传奇,点点滴滴,无一遗漏!

  所有在此之前◎见所未见,为所未闻de奇妙功法,在这一刻蜂拥而灌进楚阳脑海,逐渐de被自发de整理,归类……

  楚阳最感兴趣de是,里面竟然有一种功法,唤作‘千幻神功’,不仅可以随意de改变自己de面目身材,而且能够完美de掩饰自己身上气机de波动。你想让别人知道你是什么修为,千幻神功就会按照你de意愿,呈现出什么层次de气机波动。

  这种功法,让楚阳大为感兴趣。

  经脉中de剑气依然在狂暴de穿行!

  楚阳现在已经失去了意识,只能被动de接受。他现在唯一de执念,就是冲、冲、冲……冲破壁垒!提升实力!

  若是他还有意识,还能够展开内视de话,就会发现自己de经脉在慢慢de鼓胀,扩宽,带着强力de柔韧性……

  在天外楼de时候,吃掉de金血玄参之力,在这一刻才被全面de开发了出来!

  随着经脉de扩宽,长剑de形状也逐渐de越来越是茁壮,速度也是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楚阳一咬牙,意念指挥着经脉中de劲气长剑,心中一声怒吼:“破!”

  终于,长剑再一次de撞上了经脉壁垒!

  轰!

  楚阳de身子猛然又是一次巨震,七窍之中,再次狂喷鲜血,全身皮肤毛孔也尽数de喷出细细de毛毛细雨一般de血丝!

  没有撞开!

  经脉之中de长剑退了回去。再次按照之前de线路穿行,再次jiǔ十jiǔ个周天之后,毫不犹豫de再一次撞上了壁垒!

  “再来!”楚阳猛地闭上眼睛。

  轰de一声!

  壁垒一动不动,坚如磐石!

  楚阳de身子在地上猛地颤动,整个身体从地上弹起三尺,又落下,身下◆,已经是一片血泊!

  长剑退回,再次在原有de线路上一次一次de穿行!

  到了jiǔ十jiǔ次,并没有停下。

  三百个周天过后!——楚阳再一次发起冲击!

  冲过去,就是◇剑帝四品!

  三品与四品,乃是截然不同de两个领域!

  再次冲撞!

  绝对野蛮de冲击,让楚阳de经脉都有些裂开,dàn壁垒依然是没有半点动摇!

  体内灵药de力量自动de修补着经脉,然后劲气长剑再一次开始穿梭……

  第五次……

  第七次……

  第jiǔ次……

  ……

  剑灵睁大了眼睛,一脸de不可置信。这样de经历,绝对胜过凌迟一般de酷刑!就算是高手,承受一次冲不过去,也就会放弃等待下一次de机会。

  dàn楚阳一次一次de承受着这样de痛苦,竟然连续冲击了十五次!

  剑灵跟着jiǔ劫剑,经过了八位jiǔ劫剑主,却从未见过有哪位jiǔ劫剑主有如此de狠劲和韧性!

  楚阳对敌人狠,没想到对自己,更狠!

  第十八次,终于,那坚强de经脉壁垒出现了一道裂痕!成放射状向着四周分裂。

  ……

  第十jiǔ次!楚阳心中一声怒吼,操纵着劲气长剑猛de撞了上去!

  轰!

  豁然贯通!

  劲气长剑呼de一声冲了进去,将原本de晦涩,一扫而空,变得亮堂堂,逐渐★de全部将这一条通道开辟出来,然后劲气持续呼啸着运转了jiǔ十jiǔ个周天,终于停止下来,终于在丹田之中安稳了下来。

  剑帝四品,初级。

  楚阳在刚刚突破de那一刻,就晕了过去,躺在地◆★de全部将这一条通道开辟出来,然后劲气持续呼啸着运转了jiǔ十jiǔ个周天,终于停止下来,终于在丹田之中安稳了下来。

  剑帝四品,初级。

dequánbùjiāngzhèyītiáotōngdàokāipìchūlái,ránhòujìnqìchíxùhūxiàozheyùnzhuǎnlejiǔshíjiǔgèzhōutiān,zhōngyútíngzhǐxiàlái,zhōngyúzàidāntiánzhīzhōngānwěnlexiàlái。

  jiàndìsìpǐn,chūjí。

  chǔyángzàigānggāngtūpòdenàyīkè,jiùyūnleguòqù,tǎngzàidì上无声无息。

  剑灵看着楚阳昏倒在地,忍不住在心中问了自己一个问题:若是楚阳没有晕过去,他会不会继续冲击第五品?

  想了半天,竟然没有答案。

  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de疯子!

  两天de时间,静静地流过。

  密室之中毫无动静。

  沙心亮与秦宝善已经成了热锅上de蚂蚁……dàn想起楚阳de嘱咐,却是死也不敢进去看一看。

  到底如何了啊……真是急死●□
  两天de时间,静静地流过。

  密室之中毫无动静。

  沙心亮与秦宝善已经成了热锅上de蚂蚁……dàn想起楚阳de嘱咐,却是死也不敢
  liǎngtiāndeshíjiān,jìngjìngdìliúguò。

  mìshìzhīzhōngháowúdòngjìng。

  shāxīnliàngyǔqínbǎoshànyǐjīngchénglerèguōshàngdemǎyǐ……dànxiǎngqǐchǔyángdezhǔfù,quèshìsǐyěbúgǎnjìnqùkànyīkàn。

  dàodǐrúhéleā……zhēnshìjísǐ人了。

  …………

  这两天里,外面de世界,也同样de不安分。

  平沙岭似乎有很多de外来人员进入,进入就消失了,就像是水滴融进了大海。

  在一座茶楼中,一间清幽de雅座里,楚飞龙正在安静de品着茶,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他不时地抬抬头,看看门口,目光中,有掩饰不住de渴望,还有一丝忐忑。

  嗖de一声,一条人影站在了门口,正是楚飞龙那位瘦小枯干de君级侍卫。

  “楚飞龙,十三爷亲自过来了。”瘦小枯干de侍卫开口第一句话,竟然是直接叫了楚飞龙de名字。

  这根本不像是一个侍卫在对主人说话,反而像是居高临下de主人在跟自己de下属说话!

  楚飞龙却丝毫不以为忤,反而很惊喜de站了起来:“十三爷亲自前来?这可是真是……容我出去迎接。”

  “不必了!”一个阴森森de声音响了起来,宛若凭空出现一般,门口无声无息de多了五个人。

  当先一个人,乃是一个看上去只有三十余岁de中年人,面皮白净,甚至可说是英俊,唯独眼中de阴鸷与幽寒破坏了他de气质。

  他de一双眼睛里,似乎时时刻刻都在闪烁着幽幽鬼火。

  夜无波!

  jiǔ重天jiǔ大主宰世家之中排名第一de夜氏家族之中,排行第十三!人称夜十三。

  若是楚飞凌在这里,定然会立即明白,自己这些年de厄运与在中三天那几位夜家皇座de截杀,是为何来de。

  源头,就是这里!

  …………

  回家了,可悲de飞机晚点,整整三小时呆在安检里面。不过让我心里比较平衡de是坐在我身边de哥们,那哥们是桂林de,要去北京接女朋友,然后北京机场貌似出了问题,无法直飞,于是乎那哥们就转机到济南,然后直接定了下午两点十分de高铁车票,结果飞机晚点,到了济南已经是两点半了,高铁早已呼啸而去……他女朋友在电话里咆哮,那哥们满头大汗de结结巴巴jiě释,那表情,欲哭无泪,多亏俺好心,接过他手机帮他jiě释了一下,才让那边暂息雷霆之怒,那哥们泪汪汪de握着我de手说恩人哪,然后说如果结婚了一定请我去喝喜酒,结果分手后我才发现,貌似我们根本没有交换联系方式……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