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九十六章 赠君二十载,陪我一杯酒


  这一句话出来,沙心亮顿时满脸的绝望。秦宝善也是一脸黯rán。

  他们早知道总执法宁折不弯的脾气,也正想用总执法的脾气刚烈,来拆穿这个yīn谋。但万万没有想到,拆穿yīn谋zhī后,所要付出的,居rán是总执法的生命。

  若早知如此,两人宁可自己死,也不会这样做。

  楚阳心中一震!

  一生问心无愧,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上天庭,wǒ可堂皇潇洒,下地府,亦可直面阎罗!

  这是何等的磊落人生!

  如此大好男儿,真的要眼看着化死么?这是何等可惜?!

  但……身份不能暴lù啊。

  楚阳心中矛盾,纠结起来。

  秦宝善深深叹气,道:“总执法大人,还请三思。”

  楚阳叹了一口气,道:“总执法大人的脾气,实在是太刚烈了。”

  寒潇rán微笑:“死到lín头时,谁不眷恋生命?这么多年来,在wǒ手下杀死正法的万恶zhī徒,lín死zhī时,无不哀恳求饶,所为何?不过是这红尘人世。”

  “wǒ也不例外。”他静静地道。

  “但,活着,要分怎么样活着。芶且偷生的活,与俯仰无愧的活,那是两回事。”

  “wǒ问心无愧的活了一qiān三百多年,难道要在最后时刻,却要受人钳制,听人号令?简直是笑话!”

  “就算是隐忍图谋,也不行!”

  寒潇rán端起茶杯,道:“明日,wǒ便赶回东南总部:并向法尊大人禀报。将东南彻底整肃!童无心既rán敢对wǒ下手,那么其他人,他也定rán不会放过。说不定已经有人在他的要挟zhī下,已经开始为他做事。”

  “长此以往,执法者的东南,岂不就成了石家的天下?”

  他脸色冷硬,道:“石家上一次sī自派人下去中三天,插手中三天各大世家亡命湖zhī战,回来zhī后,本座便建议惩治却被人包庇…哼!这一次,石家在wǒ手中,焉能如此好过!”

  沙心亮道:“总执法大人,此事也不宜操zhī过急,卑职以为,楚神医既rán能够检查出来,未必就不能治疗。若是总执法大人完全康复,那么wǒ们完全可以隐在暗处,佯装不知,以有心算无心以最小的代价,将敌人完全诛除!卑职以为,这才是万全zhī策。”

  他抬起了头:“若是要付出总执法qiān金zhī躯,去进行这次锄jiān:那么,在以后,wǒ们整个东南若是没了总执法,将会是何等样子,卑职真是想一想都要心寒。”

  寒潇rán笑了道:“楚神医能看出来,但wǒ却没问能不能治,你们很奇怪是么?”

  沙心亮点点头。

  寒潇rán道:“若是楚神医能治,他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故弄玄虚。所以wǒ干脆不问,免得楚神医尴尬。而你们两人却非要wǒ将话说明白……………”

  沙心亮顿时绝望,哀求的看着楚阳,道:“小兄弟,总执法的伤……………,当真无救?”

  楚阳沉吟起来。

  沙心亮见他沉思,眼中顿时一亮,lù出希望的神色。

  “总执法这毒不是无形zhī毒,却是无影zhī毒。”楚阳沉吟道:“无影zhī毒虽rán不如无形zhī毒那般残酷,但却是一种混毒:发作初期与无形zhī毒完全一模一样。所以才有鱼目混珠zhī嫌。”

  “这种毒,应该是在治伤的时候直接植入〖体〗内。正因为如此,才特别难办。而且时日已久,大脑都已经开始腐化一般来说,便是绝症!到了这种情况,就算是童无心每年一次的治疗,也不能拖得太久了,绝不会拖过五年,所以若有什么yīn谋,必在五年zhī内”

  “难道总执法大人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沙心亮绝望的同道。

  楚阳沉吟着,道:“其实总执法大人的伤毒,还有办法,不过这种办法,等于没有。”

  “什么办法?”沙心亮精神一震。

  “第一种办法,就是…九劫剑主的九重丹。”楚阳皱着眉头说道:“若有九重丹,总执法大人不仅可以痊愈,功力还能再进一步。”

  寒潇rán笑道:“楚神医这句话令wǒ〖兴〗奋,不过,却是等于没说。”

  楚阳苦笑一声。

  “第二种办法,便是以极yīnzhī力,极阳zhī力,极邪zhī力,极毒zhī力,四种天材地宝聚而为一,将这无影zhī毒彻底压制,再有一位至尊用精纯玄功,打通天地zhī桥,将无影zhī毒逼出来。”

  “因为毒已入脑,已经沾染心脉,除了至尊的控制能力,至尊zhī下其他人根本无能为力。更何况总执法大人已经是圣级九品:至尊zhī下,也没人能打开总执法大人的经脉。”

  楚阳说道。

  “至尊,wǒ们执法者倒是有几位。实在不行,法尊大人也不会看着总执法就这么英年早逝…但那四种天材地宝,极yīnzhī力、极阳zhī力、极邪zhī力、极毒zhī力……却又是何物?”

  沙心亮问道。

  寒潇rán黯rán叹了口气,道:“这个办法,也等于没有。”

  “为何?”沙心亮与秦宝善同时问道。

  “极yīnzhī力,便是九重天九大奇药zhī中的玄冰玉膏,极阳zhī力,便是九大奇药zhī中的玄阳玉髓:极邪zhī力,便是九大奇药zhī中邪幻玄玉:极毒zhī力,便是九大奇药zhī中的天毒玉晶。”

  寒潇rán呵呵一笑:“九重天九大奇药,向来只存在于言在多年前,诸葛家族附庸第五家族曾经得到过一次玄玉□灵参,不过查无实证。也就不了了zhī执法者总部,有一块玄天神髓,算是一种,除此zhī外,其他的,九万年来,无人见过。”

  沙心亮如丧考妣的垂下了头。

  要找到这四种灵药,难度比找到九劫◎剑主救命还要大,九劫剑主起码还真有其人,但这四种东西,向来只存在与传说究竟有没有,还在两可zhī间呢。

  楚阳深吸一口气,道:“其实,总执法大人说的有些重了。治疗无影zhī毒若还需要九大奇药的四种,那也太看得起无影zhī毒了。只需有九大奇药的伴生物,即可。比如,玄冰玉膏伴生的玄冰玉心,玄阳玉髓伴生的玄阳玉心,邪幻玄玉伴生的邪幻玉心,天毒玉晶伴生的天毒玉心。”

  话虽这般说,但众人还是心情沉重压抑。

  找到这四种与找到那四种奇药有什么区别?同样是难如登天的事情啊。

  寒潇rán沉默片刻,道:“虚无缥缈,便表示命该如此。既rán如此本座所能做的,也就是与zhī玉石俱焚!”

  说道“玉石俱焚”这四个字,他的脸色平静,却是一字一顿。

  楚阳深吸了一口气,道:“其实总执法大人无需如此,总执法大人的病,wǒ暂时并没有能力为你治好,不过想要暂且压制下去一段时间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在这一刻,他终于毅rán决定,帮这个寒潇rán一把!

  无他,只是为了那一句话:一生无愧于心,lín死zhī时莫要愧悔!

  面对如此男儿,何必顾忌这许多?

  沙心亮秦宝善同时大喜。

  沙心亮猛地扑了过来,一把抓住楚阳的手,热泪盈眶:“小兄弟,小兄弟你……小兄弟……”

  连连说着小兄弟,心情鸡动竟rán说不出话来。

  寒潇rán看着沙心亮鸡动的样子,轻轻一叹,眼中却是一阵湿润闪亮。一丝温暖从他眼中滑过。

  脸色也柔和了起来。

  楚阳苦笑,道:“wǒ能以银针渡xuézhī法封住脑后腐化处,刺住心脉封锁,rán后再辅以再辅以药物,将zhī沉眠。最后,再用极yīn极寒〖镇〗压住。”

  楚阳苦笑:“这样的方法,可保十年无恙!不过,十年zhī后再次施术,就只能保五年。连续三次,二十年zhī后,若再找不到九劫剑主与四大奇药,则回天乏力!”

  寒潇rán满足的一笑,道:“有两年时间,wǒ便可满足,更何况二十年?男子汉大丈夫,一生zhī中只需快意纵横,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一天也足够了!”

  他站了起来,向楚阳深深一礼,肃容道:“méng赐余生二十载,足感盛情!”

  楚阳点了点头,伸手入怀,取出一个古色古香的项链,看起来,已经有了长久的年岁,居rán有些yòu迹斑斑。项链下○○面,缀着两块小小的玉牌,一分开,顿时升起变化。一块所在处,雾气升腾,寒意袭人:另一块则是热浪滚滚。

  正是楚阳lín时令剑灵做出来的,以剑灵的能力,做出这样的古色奔香的项链,简直是轻而易举。看□●上去活像是qiān万年前的古墓zhī中挖掘出来的一般。

  沙心亮三人眼睛同时一亮。

  寒潇rán脸上lù出惊容:“玄冰玉!玄阳玉!”

  阳轻声道,无限珍惜的看了一眼,道:“这两●块玉,乃是当年wǒ无意zhī中坠入山洞,获得了医书传承的时候,在山洞里一副骷髅,颈上悬挂的玉牌。

  小可一向视zhī为珍宝,一向不曾示人……”

  说着,他就将项链递了过去:“总执法大人戴上这项链,护住心脉,虽不能驱毒,却能〖镇〗压无影zhī毒,rán后散去全身修为,有wǒ施针,便可保十年无恙。”

  寒潇rán眼中有感动,道:“此乃是无价zhī宝,就此接受馈赠,wǒ寒某,同以为报!”

  他并未矫情的推辞,假惺惺的虚让,而是大方方的收下。

  楚阳含笑:“总执法大人若是觉得过意不去,正好小可也有事情要总执法帮忙。”

  寒潇rán脸色一正,道:“楚神医但说无妨。”

  楚阳油rán笑道:“正巧今天晚上,有人设宴邀请在下,此一去,恐有xìng命zhī忧,但若是不去,却又不可。总执法大人lín时客串一下小子的陪客,就当是此次出诊的费用了,大家扯平。”

  寒潇rán哈哈大笑,道:“既rán小兄弟想要喝酒,老哥哥今晚就陪你去喝个尽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