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一百零二章杀之何惜!


  第七部第一百零二章杀之何惜!

  楚阳缓缓抬起头来,寒潇然一眼看到,脸色顿时有些凝重了起来。

  楚阳的脸色有些惨白,整gè人,似乎是刚刚从梦魇之中醒来,脸色难看的吓人,强笑一声,道:“老哥哥果然来得及时。”

  寒潇然轻轻叹息:“觉得心里有些难受是么?”

  楚阳苦笑点头:“不cuò。这父子三人,都有取死之道;小弟之前,也并非没有杀过人,而且这一次,又是报仇……但,看到他们jiù这么死在自己面前,依然是心里不是滋味。”

  寒潇然理解的笑了笑,道:“这种滋味,我懂。你之所以觉得难受,乃是因为,你……还是一gè人,并非是刚刚出去的楚腾虎那般无情无◎义的畜生!”

  楚阳苦涩的笑一笑,道:“我以为,我本是杀戮无情,视敌人如猪狗,草菅人命的人,没想到,真的不是。”

  寒潇然沉默了一会,道:“其实每gè人都是草菅人命,淡漠无情的。每gè○人都是视众生为无物,绝对的无情自sī!”

  “正如我们身处在这世界里,每一天,都要死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人!而那些人的死,在我们的眼中,在所有人眼中,都只是一gè数字,又能有什么触动?”

  “但,自己身边的人一旦发生意外,或者被人杀死,或者病死,却会往往数年都会在心里觉得难受。”

  “这根本jiù是人xìng!”

  “楚飞龙这么多年不择手段的对付你们父子,可说是罪大恶极。但……你只要姓楚,不管你回不回到你的家族,你在面对他的时候,心里jiù会很微妙,很奇怪。”

  “这与仇恨无关。”

  “这是亲情。”寒潇然道。

  “亲情?”楚阳想要冷笑一声,但却笑不出来,道:“我与楚飞龙,能有什么亲情?”

  “这份亲情来自于血缘!你认为没有,并非jiù真的没有。”寒潇然呵呵一笑:“血缘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因为你姓楚。”

  楚阳沉思起来,道●:“难道说……我明白了。”

  寒潇然含笑的看着他:“哦?”

  楚阳呵呵一笑,道:“其实我与楚飞龙便是这样子,只要他活着,我jiù会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杀死他。但杀死他之后,我心里之所以不好★受,乃是因为jiù算他再坏,也是我爷爷的亲生儿子,我父亲一母同胞的兄弟!这,便是亲情了。”

  寒潇然手掌温暖的抚在他的肩头,道:“不cuò,虽然拐了弯,却实实在在的是亲情。你之所以难受,并非是因为楚飞龙。而是因为他是你的叔叔!这一点,生死也罢,为仇也罢,都不会改变。亲情这东西,只要存在过,那么,无论他如何的背叛伤害你,这份亲情都不会泯灭,只会从温暖转变成痛苦,jiù如你现在的痛苦。”

  楚阳点点头,有一种豁然洞开的感觉。

  寒潇然深深道:“亲情这东西,呵呵,纵然是楚飞龙,亲情也并不比任何人差多少。他临死之时,想的,便是他的儿子的安危。这难道不是亲情?”

  楚阳深◆深叹息。

  寒潇然道:“我执法多年,手下杀死的每一gè穷凶极恶之徒,哪一gè都该死十次!但……你知道么,只要这其中有家人的,每一gè人对自己的家人,都是极尽眷恋的。临死之前,知道自己求生无望之□后,都会哀求我,安排他们的家人。亲情,又岂能因为善恶而改变?”

  楚阳深有同感,道:“不cuò。善良的人心中有爱,邪恶的人心中也不是jiù只是一片荒漠!”

  “不cuò!此言甚是有理。所以,我在杀死他们之后,他们的财产,我一般都只会罚没八成。剩余两成,不管多少,都给他们的家人留下。”寒潇然喟叹一声:“执法,若是没有些怜悯敬畏,执法jiù只是特权而已。”

  楚阳发自内心的道:□“老哥哥的执法,当真是处处充满了怜悯与仁慈。”

  寒潇然微笑中充满了心安理得:“这正是我觉得自己问心无愧的最大倚仗啊。”

  楚阳笑了。

  “我给你讲一gè故事。”寒潇然笑了笑,☆说道。

  阳知道,像这种高手口中讲出来的什么,无不充满了别的韵味或者心境意念,往往都有高深涵义。

  寒潇然既然在这gè时刻给自己讲出来,那jiù定然有他的用意。

  “曾经有一次,一位三品君级高手,在这里,我jiù不说他的名字了。”寒潇然目中有回忆:“他痴mí于武学,冷落了新婚娇妻,导致娇妻与他最好的朋友sī通,此事让他xìng情大变,从此变得穷凶极恶。他杀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将自己的妻子囚禁了九十年!”

  “九十年之中,他甚至不让他的妻子死,正常病死也不成,jiù这么一直囚禁着。最后,他落到我的手里,你知道他临死的时候最后一件事是要求我什么么?”

  楚阳●问道:“什么?”

  寒潇然长叹:“他临死之时,请求我,将他的妻子放掉,然后将他的这么多年的财富酌情给他妻子,然后更托我向他的妻子请求原谅。说,这一生对不起她。”

  寒潇然有些苦苦的笑:◇“你说,这gè男人究竟是太没有骨气,太可恶太可怜还是太屈辱太狠毒太无情呢?”

  楚阳苦笑。

  这gè问题,真的不好回答。

  这gè人囚禁了妻子九十年,可说狠毒。但他的一生也因为此事而毁掉,可说可怜。临死居然请求那gè曾经变节的女人原谅,简直有些屈辱……

  但这样的男人,这一生的痛苦谁知晓?

  他若不爱他的妻子,何必囚禁九十年?一刀杀了,岂不干净利落?他不杀,乃是因为爱。他若不恨他的妻子,何必囚禁九十年?囚禁,也是因为恨。

  爱与恨,谁能分得清楚?

  楚阳咀嚼着这gè故事,这gè平凡的,甚至有些悲凉的故事,越来越是感觉到其中充满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这其中的爱恨牵绊,委实是令人心情低mí却又为之黯然一叹。

  “这人放不开啊。”楚阳叹了口气。

  “放开?!放不开?!”寒潇然一声沉喝,声音在这狭小的、充满了血腥气的空间里,竟然如同惊雷震动。

  楚阳浑身一震,顿时感觉自己如同被醍醐灌顶一般,一股清凉从头上灌顶而下,道:“不cuò!关键在放开!看得开!”

  “该放开时且放开!”寒潇然带着欣然的微笑:“放不开,jiù是痛苦,放开了,jiù是云淡风轻。其实放开与放不开,jiù在于一gè人是不是愿意自己折磨自己。你想要折磨自己么?”

  “不cuò,该放手时且放手!”楚阳哈哈大笑,只感觉心情一片通畅,欣悦无比:“我楚阳岂是自己折磨自己那种蠢人?!”

  寒潇然也笑的快活起来,看到楚阳解开心结,终于如释重负,哈哈笑道:“不cuò,jiù为了这一句放手,果然是好。你既然不是蠢人,那便走,我陪你去喝酒。”

  “那……尸体?”楚阳有些犹豫,他在考虑,若是自己将尸体送回去,家族的反应究竟会如何?

  “你现在不宜回家。”寒潇然道:“此事,你现在若是带着尸体回家,那么,无论你如何无辜,对你的家人都是巨大的打击!”

  “我会帮你处理好这件事。”寒潇然道:“有沙心亮处理,送尸体回去。无论你今夜如何不甘,如何的难受,你都不能回去。”

  他笑:“有我在这里,你也回不去。”

  “那么此事如何对家族定论?”楚阳问道。

  “被夜家夜无波所杀!”寒潇然道:“此事,与你没有半点关系。”

  楚阳苦涩的笑了:“老哥哥这一次可是为了我枉法一次了,而且,还做了伪证。”

  寒潇然笑了:“非但如此,我还助纣为虐了!”

  “嗯?”楚阳疑问。

  “带进来!”寒潇然一回头,轻喝一声。

  一直没有出现的秦宝善大踏步走了进来,在他手中,拎着一gè死狗一般的人物。秦宝善手一转,手上那人转过脸来,双眼紧闭,显然已经晕眩过去。

  楚腾虎!

  原来秦宝善一直没有出现,却是去追捕楚腾虎去了。

  楚阳的眼中发出冷点一般锐利的光芒!

  腾腾的杀机,从心中涌起。

  对于这gè弑父杀弟残忍狠毒卑鄙无耻的楚腾虎,楚阳早已经打定主意,绝不会容他活下去!

  此刻见他居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腔怒火,再也不可遏制。

  “小兄弟若是不忍心下手,我可以代劳。”寒潇然呵呵一笑:“当然,若是小兄弟想要留着他,也可。”

  “不必!”楚阳眉máo一扬,咬牙道:“对人,我或者还会有些轻微触动,纵然杀了,也会有些怅然失落,但对于这一种猪狗不如丧尽天良的畜生,若是下不去手,岂不是太对不住天地良心?”

  秦宝善喝道:“小兄弟说得好!接住!”一抖手,将楚腾虎扔了过来。

  噗地一声,楚腾虎落在地上,但同时也恢复了清醒,睁开眼睛,jiù看到了楚阳,忍不住浑身颤抖:“楚阳?”

  楚阳冷冷看着他,脚尖一挑,那柄沾满了鲜血的长剑jiù到了手里,寒光凛然。

  上面沾着的,是楚飞龙的鲜血,楚腾蛟的鲜血!

  血光闪烁。

  楚腾虎惊骇之极:“大……”

  但他还没有说完,楚阳手中剑已经决然的刺入了他的咽喉,没有丝毫犹豫。

  楚阳甚至没有让他叫完‘大哥’这两gè字,因为他觉得,若是被这畜生再叫自己一声‘大哥’,恐怕自己jiù会当场恶心的吐出来!

  …………

  第四更!!求月票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