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一百零四章寒潇然的安排


  第七部第一百零四章寒潇然的安排

  楚阳愕然。

  没想到这位严肃整治铁面无私的总执法大人,居然还有这般幸灾乐祸兼八卦的一面。

  正在这时,沙心亮与秦宝善终于赶来,老远就听见寒潇然的笑声,沙心亮秃头铮亮的过来,凑趣的道:“总执法大人如此开怀,想必是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但不知是什么事?可否让属下也一起乐一乐?”

  “噗!”

  “噗!”

  楚阳与寒潇然两张嘴之中含着的一口酒同时喷了出来。随即同时呛咳着大笑。

  沙心亮秃头上顿时一片淋漓。

  狼狈的伸手抹了抹,沙心亮满心的郁闷,却不敢发作,道:“这真是……这真是……总执法大人难得有这么好兴致……”

  寒潇然顿住笑,道:“本座正在与楚兄弟说起当日你审讯他的事情……”

  这么一说,沙心亮顿时想了起来,刹那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一下子跳起来,劈头一把抓住楚阳的前襟,怒吼道:“好啊!总执法大人不提我还想不起来,现在我终于想起来了……你这个小混蛋!你你你……”

  他怒不可遏的大吼一声:“这一次夜无波的三重夺魂,你怎么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上次你居然装神弄鬼,揪着老夫的衣领子骂了我半刻钟……”

  楚阳憋得满脸通红:“额咳咳……额咳咳……你先放手……”

  沙心亮脸红脖子粗:“不行,你先给我一个解释!”

  楚阳伸着舌头,呼吸困难,突然看到沙心亮铮亮的光头,不由得又是噗嗤一声艰辛的笑了起来:“当时不是……啊哈哈哈啊……”

  沙心亮瞪着眼睛,气息咻咻:“你今日要给老夫一个说法……”

  “什么说法?”寒潇然威严的道:“你那时候已经打谱要杀人了,人家那里敢跟你说实话?也不想一想,自己好几条命都是人家小兄弟救的,再说,小兄弟这一次揭破阴谋,等于救了东南千千万万执法者……居然还好意思说……”

  沙心亮讪讪的松开手,干笑道:“我就是跟他开个玩笑……”说着恶狠狠地向着楚阳瞪了一眼,挥了挥拳头,道:“等总执法大人走了,我再跟你算账!”

  说着,自己也禁不住笑了起来。

  寒潇然这才兴趣盎然道:“沙心亮,当时他骂的你什么?”

  沙心亮目瞪口呆,张大了嘴。

  秦宝善在一边再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这事儿我在场,全看到了,总执法大人若是有兴趣,我可以详详细细的◆毫无遗漏的为总执法大人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沙心亮大怒,怒目而视:“你!”

  秦宝善那里怕他,不屑的哼一声,就开始绘声绘色的讲述,讲了还没有一半,寒潇然已经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沙心亮气哼哼的坐在一边,一杯一杯的饮酒,到后来,居然连自己也沉浸在秦宝善讲的故事里面,拍着大腿哈哈大笑乐不可支,貌似这讲的是别人……

  四个人谈论一番,笑声不绝。

  眼见已经近午夜,楚阳道:“老哥哥今日前来,何时离去?”

  寒潇然脸色一肃,道:“东南执法堂被侵蚀,实在是半刻也耽搁不得,若是没有别的事情,老哥想……明日下午启程,赶回总南执法总部。”

  楚阳点点头,道:“那么,老哥哥打算如何开展此事?”

  寒潇然脸色森然,道:“惟杀而已!”

  楚阳道:“若要杀之,证据稍显不足……”

  寒潇然朗声一笑:“老哥哥虽然铁面无私看似tài过方正,却也不是不知变通之人。既然已经确定,想要杀人,哪里还需要什么证据?至于同伙, 就从童无心开始严刑拷wèn就是了……在执法堂千般刑罚之下,能够忍得住不开口的人,自古至今,还没有一个!”

□  “此事极有可能牵扯到石家,老哥哥行事,千万要慎重。万万不要打草惊蛇……”楚阳叮嘱道:“石家再怎么说也是九大家族之一,家族之中圣级至尊可是有不少,老哥哥孤掌难鸣,行事万万要小心。”

  “我省▲得。”寒潇然叹了口气:“事出突然,只可惜手头可以信任的人tài少;若不然,便直接掀起漫天烽火,又如何。”

  他顿了顿,向秦宝善说道:“我走之后,你拟一个文件,然后呈报东南总部。将拍卖堂的运货渠道,交给楚家吧。”

  转头对楚阳道:“楚飞龙已死,应该没wèn题了吧?”

  这无疑乃是一块巨大的蛋糕!楚家若是接过来执法拍卖堂的运货渠道,整个家族实力,必将大大提升!

  楚阳皱了皱眉头,道:“楚飞龙已死,楚家内部是没有任何wèn题了。wèn题是……执法拍卖堂的货物,只要是需要运输的,都是通过血酬。楚家突然接过来,未免得罪了血酬,拦截了人家财路……而楚家的实力,现在也稍嫌弱了一些……”

  寒潇然微笑:“这个不是任何wèn题。明日上午,我会亲自前去楚家,与楚雄成家主定下盟约,并且,我东南总执法的标志旗帜,会在货队上飘扬……相信在这整个东南,胆敢动手抢劫的……也要思量思量。”

  沙心亮道:“小兄弟,总执法说的不错,这等好事,你还推辞什么?再说,有总执法大人的令旗在上面,就算是真的出了事,那也是与楚家没有关系,而是整个东南执法者的事情……说白了,一句话到底,楚家的人就是跑跑腿……仅此而已。”

  寒潇然说的还有些含蓄,沙心亮却是直接一棍子捅到底,将底线也给了出去。

  寒潇然听得心里不爽,狠狠瞪了他一眼,沙心亮顿时住了嘴。

  楚阳哈哈□大笑,道:“既然有如此好事,老哥哥不提,小弟也是要厚着脸皮贴上去的。”

  寒潇然道:“那么,此事就这么定了。”

  众人连连点头。

  寒潇然转向沙心亮:“你们执法堂也需要补充一些★人手,一旦若是真的局势大乱……你这里,就需要成为我zuì后时刻的力量……你明白?”

  沙心亮霍然站起:“属下明白。”

  寒潇然道:“等我回去之后,会立即给你拨下人手,给你拨下一颗紫云丹,你服下之后,用zuì快的速度,将你的修为提升到圣级!一颗不行,那就两颗,还有秦宝善,你也一样!尽快将自shēn实力提升,才能掌握更大的权力!顺便,将我拨下来的人手严格过滤,选拔出可靠之人,成立一支尖刀的队伍!”

  沙心亮与秦宝善同时肃立答应。

  寒潇然喟然道:“目前我在这边能够相信的人,就只是你们两个……你们,千万莫要辜负了我的期望。若是有一日……若是有一日……我寒潇然shēn遭□不测,死在卑鄙小人手里……你们两个在这里,就是我寒潇然zuì后的基地,也是整个东南执法者,zuì后的希望!”

  沙心亮激动的道:“总执法大人且放宽心,您老人家定然会没有任何事情!”

  ◎búcè,sǐzàibēibǐxiǎorénshǒulǐ……nǐmenliǎnggèzàizhèlǐ,jiùshìwǒhánxiāoránzuìhòudejīdì,yěshìzhěnggèdōngnánzhífǎzhě,zuìhòudexīwàng!”

  shāxīnliàngjīdòngdedào:“zǒngzhífǎdàrénqiěfàngkuānxīn,nínlǎorénjiādìngránhuìméiyǒurènhéshìqíng!”

  寒潇然微笑道:“天有不测风云,人这一生遭遇,谁能说得清明日遭遇的是疾风还是骇浪!”

  他深深地道:“你们两个人并非没有劣迹,但却性情耿直……这一点zuì为可取。更何况有小兄弟在这边……有什么事情,你们与小兄弟多多商量,小兄弟虽然年轻,但心机手段,俱非你两人可比……万万不要因为他年轻而小看于他。懂么?”

  沙心亮与秦宝善笔直站立,连连点头。

  寒潇然想了一会,解下腰间一块令牌,递给楚阳:“小兄弟,现在执法者内部暗潮汹涌,你的实力虽然不弱,但却还嫌低微了一些,所以老哥哥现在并不敢邀请你进入执法者担任医师职务,唯恐会害了你……但你有我这面令牌,到一些时候,却能够当做一枚护shēn符,危急时刻,你拿出来,就说自己乃是我亲自点定的东南执法医师,便可保无恙。”

  楚阳郑重的接过,但总感觉寒潇然这番话说得有些意气消沉,隐隐然竟然有一种托付后事的意思,忍不住道:“寒老哥,难道这一次整肃东南,您就这么没有把握么?”

  寒潇然淡淡的笑了,拍了拍楚阳的肩头,似有深意的道:“若是小兄弟早日羽翼丰满,前来帮助老哥哥,老哥哥便是高枕无忧了。”

  楚阳脸色凝重,点了点▲头。

  似乎是答允了什么。

  寒潇然端起酒杯,道:“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们三个,若是我寒潇然shēn死,那么,你们所有努力,皆药转入暗处,小兄弟立即销毁令牌,撇清与我的关系,楚家立即终止■与执法拍卖堂的合作……懂么?”

  “我在一天,可保你们一天,但若是有一天不在了……危机却也是随即而来!”

  三人都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只好默默的饮下这杯酒。

  寒潇然道:“我在东南,无愧于心!但若是有一天我不在……沙心亮,你也要牢牢记住:执法者,执的是法,是九重天至高无上的律条!心与法合,哪怕屠戮千万,也是无愧于心!”

  寒潇然手持酒杯,神色间有些怅惘与沉思,悲悯的说道:“九重天一直以来,讲究的是法治天下;但……这法,却需要人来执行!所以从来都不存在什么法治天下。人正则法正,人邪则法邪。人之正邪,在乎一心。你我shēn为执法者,万万不能让九重天至高无上的律条,变成权力的玩物!切记切记!”

  …………

  今日第二更!这一更难产了……今天两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