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死亡胁迫


  “啪!!啪!!啪!!!!!”

  几gè击掌的声音在血腥的营地之中响起了,这就意味着这可怕的噩梦终于结束了!

  血腥味在透进营地的海风吹拂xià,开始四处的弥漫,而雨水也很是时候的落在了这lù天的营地之中,拍打在那些颤颤巍巍的孩子们脸上,浇灌着那些倒在血泊之中失去了生命的小尸体们,冲刷着他们身上的血液。

  营地受到开始变得泥泞,雨水和血液hún在一起……

  残忍的獠狼被他们的魂宠师们收起了,屠戮之后,所剩xià的也正好只有五十名,其他的在死亡之际,恐怕已经被他们身体内的魇魔吞掉了灵魂,而他们的尸体很快会被拖到其他地方,chōu取出饱餐一顿的魇魔之后,就会被扔到茫茫的大海之中。

  “从明天开始,你们将可以在这gè岛内自由的活动,这gè岛内有不少适合你们的魂宠,你们自己选择,与它们签订魂约,然后在这gè岛内训练它们。

  “三gè月后,让你们进行一场决斗,前十名的会送到另一gè岛上,继续魇魔训练,至于其他人,哼哼,都扔到海里喂猎鲨!”中年男子指着这些活xià来的孩子们大声的说道。

  说完之后,中年男子又lù出了冷酷的笑容继续说道:“当然,你们最好别忽视了你们身体内的那gè魔鬼,不快速提升你们自己的魂力,就会成为可怜的食物……”

  说道身体内的那gè魔鬼,孩子们脸色也立刻苍白了许多,一gègè神情黯淡,有种被死神追逐的无奈和绝望。

  “滚回你们的窝里去吧,为你们成功的活xià来感到庆幸吧……只可惜,明天,你们又要面临新的死亡挑战!另外,再给你们一gè忠告,不要进入内岛区域,那里对你们来说就是死亡地带!”

  没有一丝的怜悯,反而是讥笑的声音,十三名执事者背着身子离开,留xià了五十具尸体在这血淋淋的营地……

  雨水依然在冲刷着那些瘦小的尸体的血液,活xià来的孩子们也只能踩着他们的尸体走出这gè营地,到另一处的住宿营地。

  ……

  ……

  住宿营地一共有二十五gè木屋,木屋还算结实鸡ng致,整齐的分布在营地的靠海位置,应该来说环境还不错。

  当然,环境不★错,并不是因为那些冷血动物希望给孩子们一gè好的住宿条件,而是因为这gè岛屿,是一gè长期的魇魔训练营地,他们这批孩子死亡或离开后,会有其他的孩子被送来,重复他们的血泪史。

  ……

  ●楚暮的背部已经裂开了,走回到自己木屋xià的时候都显得很吃力。

  刚打开mén,楚暮就感觉到有人将水huā泼洒到自己背上,让自己的伤口一阵灼痛。

  楚暮立刻愤怒的转过头,看着周生莫正摆着一副令人厌恶的笑脸。

  “真是好运啊你,这样也没有死!”周生莫讽刺道。

  楚暮冷笑,懒得去和这gè家伙做口头之争,因为在楚暮的眼中,周生莫迟早都是一gè死人,就算没被那些执事者的魂兽杀死,楚暮也要亲手杀了这gèhún蛋!

  “其实在营地里的时候wǒ是在帮你,或许再过一段时间,魇魔吞噬你的灵魂的时候,你会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干脆死在獠狼的爪xià,不至于承受灵魂被吞噬的痛苦!哈哈哈!”周生莫大笑了起来,说完之后便是扬长而去。

  楚暮看着那gè些féi硕彪壮的家伙,却依然冷笑,表现出这gè年纪不该有的狗扑。

  楚暮的这种狗扑来自于家族的教育,同时也是受这种地狱生活的所迫,被送到这里的任何一gè孩子,内心都是昏暗不明、冷酷无情的。

  楚暮打开了mén,走进了木屋。

  原本木屋里还住着另三gè人,但是很显然,他们都不可能再回来了,毕jìng这三gè人都太弱小了。

  楚暮并没有怎么和他们接触,只记得其中有一gè还是女孩子,女孩子的身体本就要比男的弱上一些,要想从獠狼的爪xià活xià来的可能xìng微乎其微,所以想来,这gè木屋也属于楚暮一gè人的专属。

  楚暮的背部还在流血,他先换去了湿衣服,用水冲了冲身上的污秽物,顺便清理清理伤口,然后从chōu屉里拿出了那些执事者留在这里的创伤yào。

  背上的伤口要自己独立的完成创伤yào的擦拭明显是有困难的,楚暮趴在chuáng上却是显得异常的吃力,折腾了一声大汗,几次nòng疼了伤口,却都没有成功将yào涂在伤口上。

  “wǒ来帮你吧……”

  “啊~~~~”

  两gè声音出现得都非常的突然,之前那gè声音比较细腻,但因为楚暮没有意识到这gè房间里还有人,所以非常警惕的从chuáng上蹦起来。会有惨叫,自然是因为动作过于鸡烈,导致背部的伤口又是一阵撕裂的疼痛!

  “是你啊,你没死……”楚暮看到那gè湿漉漉的女孩后,苦笑的说道。

  “侥幸活xià来了……wǒ帮你涂上去吧……”女孩说道。

  女孩名叫汀雨,也是住这gè木屋的,楚暮以为她已经死了,却没有料到这gè女孩除了身上有些擦伤之外,jìng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看来也是一gè聪明的女孩。

  楚暮点了点头,趴在chuáng上,让汀雨帮助自己涂抹疗伤yào。

  女孩帮助自己擦yào的时候,楚暮也还保持着一丝警惕,毕jìng三gè月后能够活xià来的人只有十gè,看似柔弱的女孩如果心狠手辣的话,还是很可能为了减少竞争,乘着这gè擦yào的机会杀◇掉自己的!

  汀雨很仔细的涂抹着,整gè过程也没有什么小动作,让楚暮渐渐的感觉到疼痛有所减轻。

  “wǒ今天帮了你,以后wǒ要是有难的话,你也要帮wǒ,可以吗?”汀雨帮楚暮包扎好之后,◎◎开口说了一句。

  女孩很现实,但同样表明了她对楚暮没有敌意,只是想保持盟友的关系。

  楚暮点了点头,淡淡的说了一句:“尽量吧……”

  “wǒ的青魇魔成长很快,在十天后就可能成长○kāikǒushuōleyījù。

  nǚháihěnxiànshí,dàntóngyàngbiǎomíngletāduìchǔmùméiyǒudíyì,zhīshìxiǎngbǎochíméngyǒudeguānxì。

  chǔmùdiǎnlediǎntóu,dàndàndeshuōleyījù:“jìnliàngba……”

  “wǒdeqīngyǎnmóchéngzhǎnghěnkuài,zàishítiānhòujiùkěnéngchéngzhǎng为第三阶,wǒ担心wǒ的魂力不够供养它,自己的灵魂会被它吞吃掉。”汀雨坐在自己的chuáng铺上,抱着自己的膝盖瑟瑟发抖的说道。

  “努力吧,不想死的话……”对于汀雨的幽怨话语,楚暮也只能简单的安慰了一句。

  魂宠都是有一gè自身实力提升的过程,邪恶的魂宠魇魔也同样。

  就如之前楚暮所面对的獠狼,獠狼最初诞生,从婴儿时期到达幼年时期后,便会开始经历所谓的成长,从第一阶成长开始……

  魇魔岛的那些执事者们的獠狼都是已经成长到了五阶,攻击xìng非常强,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们肯定是无法对抗的。

  而楚暮和这些岛屿的孩子们体内的魇魔,也是在一阶一阶的成长,现在大概所有人的魇魔都处在第二阶的样子。

  魇魔每提升一阶,食量都会增大。以前,至少有两三百gè人在魇魔成长到第二阶的时候,因为自身魂力不足以供养魇魔而被活活吞噬了灵魂。

  “wǒ感觉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你是不是对自己很有把握?”汀雨问道。

  楚暮苦涩的摇了摇头,却没有再和汀雨说话。

  事实上,楚暮是所有孩子中最没有把握从魇魔的yīn影中活xià去的一gè、

  因为这里所有的孩子所签订的都是青魇魔,唯独楚暮身体内的是比青魇魔要可怕得多的白魇魔!

  同样在第二阶,白魇魔的食量却要比青魇魔大得多,而且成长阶越高,食量翻得越高,根本不是一gè十岁的魂宠师能够承受的,也正是这gè原因,那些执事者认定楚暮已经是一gè死人。

  从白魇魔的诅咒中活xià来的人,微乎其微,或者说,白魇魔本就是杀手,楚暮的命运在与白魇魔签订魂约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这种死亡胁迫,只能bī得楚暮以最大的潜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冲榜的星期的第一章,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

  [w w w . b o o k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