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碑泣巨画,遥远记忆


  “把所有空间戒指和魂捕戒指卸下.”圣坛最后一级阶梯上,浑身穿着银色铠甲的男子用铿锵的声音说道。

  楚暮看了一眼离痕,露出了几分疑惑。

  “圣域受到我们魂殿严密保护,一般情况下bú允许在里面杀生,也bú允许随便捕捉魂宠,这样才能够维持整个圣域的延续发展。现在我们的圣域可以说发展到了一个比较昌威的时期,更是需要维持这种状态。”离痕说着也是将自己所有的魂捕戒指和空间戒指给交了出来。

  楚暮也知道在这位强大的魂宠师面前自己的人物物品都bú可能逃得过他的魂念,但是要他把空间戒指交出来就有xiē困难了。

  楚暮的空间戒指里可还有一枚蛰龙卵,楚暮只有放在自己身上才觉得安全。

  “楚少主,这里的圣卫只是保管,bú会动任何一位魂殿成员戒指内的物品和魂宠,楚少主可以完全放心。”离痕说道。

  楚暮犹豫了会,最后还是交出了手中的魂捕戒指和空间戒指。

  “把你们的空间戒指里的药剂取出来,放入到这个空间戒指里。”三人都交出了自己的物品之后,那名圣卫再一次开口说道。

  圣卫手中多出了三枚空间戒指,这三枚空间戒指应该是魂殿临时提供给进入到圣域中魂宠师使用,里面也只允许装入药剂物品,其他是一律bú得携带。

  “哪一位是要狩猎的成员?”圣卫询问道。

  “是我,前辈。”亭兰有礼节的回答道。

  “规矩都懂吗?”中年圣卫问道。

  亭兰点了点头道:“嗯,禁锢我的魂约咒语吧。”

  中年圣卫点了点头,那双褐色的眼睛忽然放射出锐利的光芒,化为了某种精神封印进入到亭兰的精神世界中!

  深邃的lán色光辉在亭兰的周围闪烁,隐隐约约呈现一个光芒枷锁的形态,慢慢的融进了亭兰的身体之中。

  “这是?”楚暮疑惑的看着离痕,有xiēbú太明白这个精神技能的意义。

  “楚少主,这是魂约封印,是魂宠师秘籍,被施术的人在一定时间内无法念起魂约咒语,也就是无法与魂宠签订魂约。圣域内任何一只魂宠都是受到魂殿保护,每一个进入圣域的魂殿成员都只能捕捉一只魂宠,这只魂宠必须放入到刚才圣卫所给的魂捕戒指内。这魂约封印就是防止魂宠师直接与圣域内的魂宠签订魂约。”离痕解释道。

  “那我们怎么俘获魂宠?”楚暮问道。

  bú能直接签订魂约,又bú让携带魂捕戒指,难bú成要托着那只幼宠离开圣域?

  “待会圣卫会给亭兰一个特定的魂捕戒指,用这个魂捕戒指来俘获魂宠,离开圣域的时候也必须经过检查,通过了该魂宠才属于自己。”离痕解释道。

  魂殿的这种戒律就导致魂宠师进入到圣域只能俘获一只魂宠,想要多俘获几乎是bú可能的了。

  忽然,楚暮意识到了一件事。

  任何进入圣域中的魂殿成员都无法和圣域内任何一只魂宠签订魂约,当初自己被柳冰岚带入到蒂圣圣域的时候却并没有受到这个咒语的枷锁,并且自己也是在圣域中与那个少女签订了魂约。

  如果说圣域存在着这种戒律的话,那么拥有女尊特权的自己便是当时整个魂殿唯——个可以在圣域之中签订魂约的魂宠师!

  这也就意味着那个叛逃少女也肯定是看到了这点,然后才选择了自己!

  “原来这根本bú是巧合,也许她已经在那里等待很久了!”楚暮总算明白那整个魂宠界的奇迹少女魂宠为何会与自己签订魂约了!

  楚暮情绪再一次有了波动,bú过他很快又将这xiē给压下,因为现在的他即便知道这xiē也什么都bú能做,实力的提升才是最关键!

  “你们两个规矩都懂吗?”圣卫完成了对亭兰的魂约封印之后,目光落在了楚暮和离痕身上。

  楚暮和离痕都是点了点头,紧接着圣卫再次施施展开了魂约枷锁,禁锢了楚暮和离痕两人的魂约咒语。

  “你们两为陪同身份,在未出现危险的情况下bú允许出手,明白吗?”圣卫严肃的命令道。

  “前辈放心。”离痕点了点头。

  完成一切进入圣域之前的戒律之后,那名圣卫才带着他们需走向了圣域大门。

  圣坛的最顶部为古老巨大的秘石堆砌而成,在最中龘央的位置有一扇看上去完全像是隔空的硕大圣门,这座圣门的高度恐怕达到五十米之高,人站在圣门之下显得极其渺小!

  “嗡~~~~~~”

  忽然,一声如钟一般的嗡鸣响起,站在圣门之下的楚暮能够明显感觉到周围有某种力量正在浮动。

  玫瑰紫色彩的光芒从圣坛的最底端绽放,一级阶梯一级阶梯像是在描画着一副巨大的米辉图腾,直到缓缓的在圣坛最顶端闪烁的时候,楚暮脚下那xiē巨大秘石上的各种图案全部泛起了光泽,组成了一幅震撼人心的巨画。

  “隆隆隆隆~~~~~~”

  圣门出现了轻微的晃动,一线曙光从门缝之间慢慢的泄落到这银色格局的圣殿之中,最后落在了楚暮三人的身上……

  面对这样的画面楚暮内心深处却再一次涌起了莫名的熟悉感觉,而且bú是关于那位叛逃魂宠的记忆!!

  “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又会有这xiē奇怪的感觉?”楚暮目光注视着脚下的这硕大图腾,内心有着某种情感在蔓延开,那是一种哀伤的▲情绪!

  “这人……这是……天界缠!!”终于楚暮想起来了!

  这种似曾相识正是在天界碑的感觉,神秘的图腾bú屈的兽魂,远古的记忆……

  楚暮已经完全bú记得自己在天界碑的幻境中☆qíngxù!

  “zhèrén……zhèshì……tiānjièchán!!”zhōngyúchǔmùxiǎngqǐláile!

  zhèzhǒngsìcéngxiàngshízhèngshìzàitiānjièbēidegǎnjiào,shénmìdetúténgbúqūdeshòuhún,yuǎngǔdejìyì……

  chǔmùyǐjīngwánquánbújìdézìjǐzàitiānjièbēidehuànjìngzhōng看到什么,然而每一次看到神秘石雕图案的时候,都会触动他的心灵,然后产生某种共鸣的悲伤。

  天界碑,神秘图腾,幻觉中的兽魂,七图圣殿,这一切究竟是有着怎样的联系?

  楚暮知道自己在天界缠★哭泣的时候一定看到了什么,可是事后他什么也想bú起来,如果能够想起在天界缠内所看到的一切,或许就能够得到解释……

  “楚少主?这次又怎么了?”离痕轻轻的推了推楚暮,打断了楚暮回忆的思路。
  楚暮渐渐的回过神,看着脚下这巨画,楚暮知道自己恐怕是无法记起了,当下也是摇了摇头,对离痕和亭兰说道:“只是觉得这图案很奇怪,我们走吧。”

  离痕也没有多问,走在了前面为两人带路。

  在踏入圣门的那一刻,异地的阳光洒落在王人的身上,暖洋洋的,这种感觉就像从一个硕大的城堡大门走向了外面广阔的土地上。

  缚风圣域最初的模样并没有楚暮想象的那么凶险,甚至在这里楚暮看bú见荒原古城类似风暴地带的区域。

  整个圣域放眼望去根本看bú见尽头,或者说除了后面那座突兀的出现在大地上的大门,这个特殊的空间与正常的世界没有什么诧异,有阳光,有大地,有生命……

  “亭兰,你已经找到缚风灵了吗?”离痕开口询问道。

  “嗯,这是我第四次到这里,我已经找到了一只幼年缚风灵的所在,暂时没有听说有被什么人俘获。”亭兰说道。

  “如此甚好,战斗主要还是靠你自己,我只能保障你的生命安全。”离痕说道。

  亭兰点了点头,缓缓的念起了咒语,开始召唤出自己的魂宠。

  亭兰所召唤的正是楚暮之前所看到的七图圣宠之一的临胤兽。

  临胤兽为中等君主,气势凛然,身上那在烈日下熠熠生光的曙光战铠包裹着全身,威武雄壮,霸气十足的皮肤图纹更是彰显出这只圣宠的狂放。

  楚暮记得当时这只临胤兽的阶段很高,而现在这只临胤兽很显然是达到了八段九阶。

  亭兰之后,离痕也是念起了咒语,将它的坐骑魂宠召唤到自己面前。在这圣域中离痕也bú敢轻易飞行,他召唤的也并bú是十段茗仙鸟,而是一只地煞梦妖!

  九段地煞梦妖!!

  楚暮记得夏广寒也拥有一只地煞梦妖,当时那只地煞梦妖只有八段,而离痕的地煞梦妖却是已经达到了九段,如果说夏广寒的实力仅限于楚暮所看见的那xiē魂宠的话,那么夏广寒根本就bú是离痕的对手。

  当然,楚暮能够肯定夏广○寒应该bú仅仅那么简单,当初在妖灵之都中,他根本bú敢召唤八段君主以上的魂宠,想必他还是有其他更强的魂宠没有召唤。

  “夜!”楚暮念起了咒语,将夜之雷梦兽召唤到自己面前。

  夜之雷梦兽□在另外两只魂宠面前气势明显就弱了许多。夜之雷梦兽为准君主,临胤兽却为中等君主,两者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实力差距。

  当然,相比起几个月前,楚暮可是所有魂宠加起来都未必是这只临胤兽的对手,但是现在楚暮却有信心击败亭兰的这只临胤兽,而且,购买下那xiē灵物之后,自己的实力又是一次猛涨,那个时候战也便足以和这临胤兽打上一段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