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一人,一狐


  第558章一人,一狐

  祭坛广场,一柄柄充满力量的岩刀高高的举起,数十只雕石守卫都锁定了楚暮,所凝聚的那股磅礴的气势,足以让人肝胆俱裂

  它们终yú要动死亡攻击了

  身处在雕石守卫之中,楚暮捂zhe自己的胸口,脸上露zhe痛苦之色

  高等君主的力量非常直jiē的打在楚暮的身上,如果楚暮的身体不是经过了碧泉圣血的洗礼,这一击就足以让楚暮粉身碎骨

  楚暮非常勉强的站起身来,雕石守卫们的攻击度并不是很快,感觉到那股庞然的岩系气息从四面八方扑来,楚暮不敢有半点犹豫,念起了咒语

  “隆隆隆隆”

  数十柄岩刀从周围劈来,道道破空裂地的力量赫然出现,几乎没有给楚暮任何闪躲的余地

  这数十道能量聚集在一起,威力绝对达到十级换作是在其他环境下,这方圆近千米之内都会被损毁

  能量涌来的这一刻,楚暮身上快的燃烧起了魔焰

  魔焰燃烧zhe他的身躯,快的将他的身体化为了灰烬

  “呼呼呼”

  下一刻,楚暮出现在了一百米之外的位置,离开了能量聚集的中心

  然而,这股能量的威力足以波及上千米,楚暮的闪躲仅仅只是躲开了威力最强的区域

  很快,强烈的岩系冲击力便犹如海潮一般席卷而来,楚暮身体刚刚在魔焰之中出现却又一次被抛到了高空,身出现了一道道惊人的伤痕,像是在撕碎他的身体一般

  “呜呜呜呜”

  莫邪愤怒的啼叫zhe,浑身银色华光的它迈开了步伐,四蹄踏zhe冕焰从数只雕石守卫的头顶掠过,飞踏到楚暮的面前……

  “唰唰”

  莫邪飞奔的这一刻,是有无数道岩石刀波在半空中纵横交错,很显然无论莫邪飞踏得有多高,它们都可以攻击到

  莫邪在空中奔逐闪躲zhe,可是身上的伤口却不断的增多,就像行走yú刀剑之雨中,度越快,所受的伤越重……只是,它仍然奋力的朝zhe楚暮奔跑而去

  所幸的是,之前那达到十级的能量对这些雕石守卫自身也有一定的冲击力,莫邪正好乘zhe冲击力震退了那些雕石守卫的时候飞过它们头顶,若是正常情况下,以莫邪的实力一旦跃到半空中肯定会被无数雕石守卫岩刀在半空中击杀

  “呜呜呜呜”

  终yú,莫邪还是飞到了楚暮的面前,在楚暮即将沉沉摔落到雕石守卫群中的时候用尾巴卷住了伤痕累累的楚暮

  感受到尾巴的柔软,尽管已经睁不开眼睛,楚暮也知道是莫邪赶来了

  只是,此时楚暮却感到几分无奈和苦涩

  “莫邪,落到之前能量轰开的中心,那里相对安全一点”楚暮用魂念对莫邪说道

  楚暮自然知道呆在空中必定会被上百只雕石守卫攻击,那样等yú自取灭亡

  “呜”莫邪迅的俯冲而下,躲开了一些雕石守卫的远距离攻击,朝zhe之前那股能量的中心点奔去

  十级的能量还未完全平息下去,仍有强大的岩系力量向溢■出,不过为了能够得到喘息,只有冲向这里,否则下一次雕石守卫的群攻绝对会将他们给杀死

  “呼呼呼”莫邪银色的毛被那股凌乱的气流给吹乱,残留的岩系力量甚至割开了莫邪的身体……

  终yú,莫◆□邪还是落到了十级能量的中心,这个位置因为冲击力四面八方卷去,中间短暂的出现了一个比较大的空缺能量完全平息大概需要10秒钟的时间,而雕石守卫们的下一次攻击恐怕也就是在这第10秒

  白魔鬼已经被封◇印在了血兽祭坛之中,楚暮就算玉石俱焚的想要施展半魔化也无法做到,何况选择半魔化就等同yú焚烧掉自己的灵魂……

  “呜呜”

  落地之后,莫邪也是将楚暮放在了地上

  莫邪知道任何攻击都无法对如此庞大如潮的雕石守卫军团造成伤害,它站在楚暮的身边,用舌头轻轻的舔zhe楚暮手臂上的伤口,似乎要减轻楚暮的痛苦

  楚暮用手抚摸zhe莫邪的额头,那双眼睛并没有流露出对死亡即将到来的恐惧和绝望,反而是带zhe苦涩的欣慰

  “你是最听话,又是最不听话的”楚暮又还能说什么,责怪莫邪的鲁莽和这种不理智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楚暮知道自己的任何一只魂宠在危机的时刻,它们都会毫不犹豫的付出它们的生命

  它们都有它们为楚暮付出生命的理由,战也的赏识,白魔鬼的依存,凝的依赖,魔树的忠诚,夜的共鸣……

  唯独莫邪,无论为自己做任何的事,都没有任何的理由,也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就像当初,可以带给莫邪强大保护的天苍青蛰龙要带zhe莫邪的时候,莫邪却趴在了身为弱小人类的楚暮的肩膀上;就像在妖灵之家,即便是魂约断裂了,莫邪仍然不会离他而去……

  “呜呜★呜”

  莫邪呢喃zhe,带zhe一点悲伤

  以往面对敌人的时候,莫邪总是站在楚暮的前面

  但是,现在四面八方都是敌人,莫邪只能站在楚暮的身旁

  “不甘心是?只要再过几年◆,低等君主级就算成千上万我们也可以不放在眼里”楚暮并没有抱怨的意思

  任何一个魂宠师都会面临无法战胜的敌人的那一天,楚暮也不可能一直那么好运下去,楚暮并没有抱怨什么,仅仅是不甘心,为自己,也为■莫邪……

  “呜呜”莫邪扬起头,那双银色的眸子看zhe楚暮,闪烁zhe意思几分坚定的光芒

  “当然”楚暮在这个时候却浮起了笑容,眼神同样坚定道,“我们会战斗下去”

  楚暮深呼吸◆了一口气,挺直了受伤的身子

  他黑色的衣裳有些破烂不堪,头是蓬乱,与当初在囚岛野人一般的生存非常相近

  莫邪身上沾zhe与银色毛相斥的嫣红血液,衬托出血腥之狐的嗜血

  楚暮在囚岛的时候,需要力量来求得生存,那个时候变强的信念就植根在楚暮内心最深处

  莫邪和楚暮的宿命一样,它最弱小的时候仅仅是一只奴仆级的小狐,需要不断的成长、蜕变、异变

  那个时候,遍地尸体的丛林下,最后总是这黑色与银色孤傲离去的离去……

  此时,依然是一人一狐

  面对上千米宽的广场上的敌人,无论雕石守卫如何狰狞凶残,如何强大可怕,都无法掩去这一人一狐眼中的光芒

  ……

  信差魂宠远远的在黑云之下盘绕zhe,在这小小魂宠的眼中,所看到的是正是这样一副惊人的画面

  “楚暮和他的魂宠,陷入到了上千低等君主的雕石守卫广场中……”

  信差魂宠将这个信息传递给天下广场的人们的时候,整个多大近十万人的天下广场炸开了

  消息不断的蔓延,就像一场热带风暴在席卷

  “怎么会这样”

  “魂殿楚晨和他的魂宠就这样死了吗”

  “他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惊叫声连连响起,人山人海,整个天下广场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躁动

  尚恒、亭兰、赵承以及魂殿众多成员们坐在他们的位置上,从他们的眼神就可以看出,他们很难以jiē受◆这个事实

  “信差魂宠师,他们还没有死对不对?”

  “现在呢?被杀死了吗?”

  疑问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楚暮不可能活下去了,但是他们想知道这位在整个天下城一鸣惊○人的青年强者究竟是在什么时候陨落……

  那些钦佩、崇拜楚暮的人,必须记住他陨落的具体准确时间

  ……

  盘绕在血兽广场上的那只信差魂宠可以与它的主人共享视野,所以那名信差魂宠师可以看到那里的情况

  只是,这名信差魂宠师亲眼目睹的时候,整个人呆立了数秒钟,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去形容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切

  终yú,信差魂宠师还是将消息传出了

  “他们在战斗”

  信差魂宠师只能用“他们在战斗”来形容,或许他自己都觉得这样描述真的太过勉强了,可是他又能够真实的感觉到他们在战斗

  他们在战斗

  这是何等简单的一个描述,又有哪个魂宠师不是经常在战斗呢

  可是,面对如此庞大数量的无法战胜的敌人,他们在战斗的意义已经完全不同

  “他们在战斗”

  就连传话的赛方守卫都刻意将声音变得低沉,低沉的缭绕在整个天下广场所有人的耳中

  然而,这一刻,整个天下广场一片寂静

  一身黑衣褴褛的楚暮,鲜血淋漓的冕焰之九尾炎狐,他们在茫茫的雕石守卫军团之中战斗……

  哪怕人们看不到,他们也可以在脑海中想象这副震撼人心的画面

  !#

  ,注册用户天天登陆送Q币,话费真给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