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 碑泣,时光的容貌


  邪异的银色魔焰安静燃烧着,充斥着一种死亡的味道

  朱朝那双深陷的眼睛几乎yào从眼眶中暴出,灵魂的恐惧让他现在连召唤魂宠的能力都没有

  真正的主宰与接近主宰依旧有着实力差距,朱朝也非常清楚,哪怕召唤出了所有的魂宠,也绝不可能阻挡得了眼前这从人类化身为半魔的主宰者

  “楚暮……楚暮,你shì……你shì魂盟yào杀的那个能够自主半魔的人,shì天下境的王”朱朝猛然间◇想起了这个名字

  无论shì在天下境还shì在万象境,恐怕没有人不会不知道楚暮这个名字

  那shì一个真正令整个魂宠师领域都震惊的变异存在

  看着眼前这个银色的半魔,朱朝内心的★震撼shì难以言喻,因为他非常清楚,若shì能够自主半魔的楚暮还活着,那么这个世界将多了一个如同魂盟盟主神一样的存在

  楚暮伸出了手,缓缓的抓住了朱朝的脑袋,慢慢的将他提到了半空中

  “有几个问题我想问你,你如实的回答我,至少可以死得痛快一些”楚暮咧开了邪性的笑容,声音重重叠叠,似乎经过了无数次空间回荡再传入到耳中

  朱朝此时就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苍老、弱小,连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当初盟主究竟shì因为什么yào对一些人进行封口?”楚暮开口询问道

  朱朝瞳孔皱缩,随后又黯淡下去

  “我……我回答不了”朱朝无fǎ回答,shì因为那灵魂的誓言,那誓言就shì幽灵一样笼罩着,也shì让朱朝这一生都只能活在黑暗中的原因

  “用你可以回答的方式来回答”楚暮清楚即便shì灵魂誓言,也shì有变通之fǎ,所以自己肯定可以从朱朝这里了解到什☆么

  “我回答不了,我回答不了”朱朝恐惧的摇着头,近二十年,他都不敢活在阳光下,就shì因为恐惧,这种恐惧已经成为了最牢固的心理防线,他宁愿楚暮现在杀了自己也不想说出半句,因为朱朝非常清楚,那◇个人远比眼前的这个半魔可怕得多

  楚暮手掌上慢慢的出现了银色的魔焰,这些魔焰穿过了朱朝的**,进入到了朱朝的灵魂

  朱朝的灵魂此时蜷缩、颤抖着,通过灵魂魔焰的渗入,楚暮可以感觉到这个家伙灵魂深处所藏着的恐惧,这种恐惧经过了不知多少年,被不断的放大,慢慢的形成了一片阴影一旦涉及到某些事,朱朝的整个灵魂就会被这阴影笼罩着

  “这你shì一个可悲的人,这样活在又还有什么意义”楚暮看穿朱朝的灵魂后,嘴角轻轻的勾起

  楚暮知道自己想从一个被恐惧占据了近二十年的人口中得知封口事件shì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朱朝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yào了

  楚暮回头看了一眼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的叶倾姿,问道:“他shì你真正的仇人……”

  “杀……杀了他”叶倾姿低声说道

  虽然朱朝并没有透露什么,但叶倾姿也明白了,真正的朱朝在当年背叛了自己的老师应荣之后,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得到他所yào的一切而shì活在了恐惧之中

  这恐惧仅仅shì来源于一个人那个人就shì魂盟的盟主,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

  很难想象,因为恐惧这个人,朱朝竟然活在了阴暗中长◆◇达近二十年之久

  楚暮点了点头,之前渗透到朱朝灵魂中的魔焰在他的操纵下,开始慢慢的燃烧

  楚暮没有必yào刻意的去折磨朱朝了,因为朱朝已经活在一个灵魂备受摧残的状态,甚至当那真正的痛苦★魔焰fén烧着他那被恐惧狠狠束缚着的灵魂的时候朱朝那干瘦的脸上反而没有多少痛苦

  “不yào妄想和那个人对抗……不yào妄想……”

  魔焰从朱朝的喉咙之中窜出,让朱朝的声音慢慢的消失

  叶倾姿站在楚暮的身后静静的凝视着自己的这个大仇人被魔焰fén烧了一切,不知为何叶倾姿并没有感觉到大仇已报的如释重负,反而耳边一直缭绕着朱朝最后挣扎时所说的话

  魂盟盟主究竟有多强,强◎到可以让那么多已经站在魂宠师顶峰的人如此恐惧

  朱朝只shì一个作祟者,真正杀害应荣的人,shì这个强如神话一般的盟主,若真yào报仇的话,她的心将会多了一座巨大无比的仇恨之山,足以压得她连喘□气都困难

  楚暮心中所想和叶倾姿很相近,看到朱朝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就可以想象,朱朝恐惧的那个人,相当的可怕

  魔焰慢慢的从楚暮的身上褪去,楚暮将自己的灵魂与白魇魔的灵魂分开……

◎  缓缓的走到叶倾姿的面前,楚暮见叶倾姿正瞪着美丽的眼睛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怎么了?”

  “你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自如的半魔化和人化了?不会有灵魂的高温?”叶倾姿开口问道

  楚暮并不想●◎  缓缓的走到叶倾姿的面前,楚暮见叶倾姿正瞪着美丽的眼睛看着自己,微微一笑道:“怎么了?”

  “你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自如的半魔化和人化了?不会有灵  huǎnhuǎndezǒudàoyèqīngzīdemiànqián,chǔmùjiànyèqīngzīzhèngdèngzheměilìdeyǎnjīngkànzhezìjǐ,wēiwēiyīxiàodào:“zěnmele?”

  “nǐxiànzàiyǐjīngwánquánkěyǐzìrúdebànmóhuàhérénhuàle?búhuìyǒulínghúndegāowēn?”yèqīngzīkāikǒuwèndào

  chǔmùbìngbúxiǎng将宁曼儿告诉自己的有关半魔的事情告诉叶倾姿,摇了摇头道:“被碑泣化解了”

  事实上,碑泣仅仅shì唤醒了楚暮的灵魂,至于半魔化会给楚暮带来灵魂高温的问题,已经不会再出现

  因为楚暮现在shì半魔

  “恩?倾姿,你的脸……”楚暮看着叶倾姿,忽然发现原本面具边缘所透出的黑色的皮肤竟然不知何时变得白皙如玉,细腻得让人忍不住去用手触摸

  叶倾姿慌张的将自己的面具整好,在自己没有恢复之前,叶倾姿绝不会让楚暮看到自己的脸,哪怕shì一块皮肤

  “我的意思shì,你的脸好像恢复了,刚才我看到了你正常的皮肤”楚暮认真的说道

  “你……你别骗我”叶倾姿摇了摇头

  她自己清楚,yào想去除脸上的毒素,不仅需yào配制出稀有的药剂,yào经过长时间的调养,绝不可能莫名其妙就消失的

  “我没有骗你,你可以试着摘下面具,到水边看看”楚暮说道

  ◎叶倾姿愣了愣,仔细一想,觉得楚暮确实没有必yào欺骗自己,看到自己那张难看的脸对他来说也没有任何的好处

  “你转过去”叶倾姿把楚暮推到一边,自己走到了溪水边

  “又不shì脱衣裳,转过去干嘛?”楚暮也没有转过去,眼睛还shì直勾勾的看着叶倾姿

  叶倾姿自己也很急切,见楚暮死活站在那里,干脆小跑到了上游一些,躲在了一颗树的后面

  溪水清澈见底,倒影出的模样也显得有些透明

  不过,树的阴影正好给叶倾姿遮出了一面还算清晰的镜子,在轻轻流淌的水面上印出了叶倾姿的脸庞

  “我……我不shì在做梦?”许久,叶倾姿发出了惊声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若不shì情绪大起大落后的心灵悸动依旧存在,叶倾姿也很难相信所发生的这一切

  水面上,一张白皙精致的脸庞引入了叶倾姿的眼中

  叶倾姿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照镜子了,以至于此时看到自己的容貌的时候,竟然有些陌生……

  那透着红润的细腻光滑的皮肤真的shì属于自己的吗?似乎以前都不觉得有这么的精致,让她自己都忍不住伸手去抚摸

  叶倾姿双手捂着自己的脸颊,被毒素侵■染后,她的脸就显得异常的粗糙,但shì现在摸起来光洁柔滑,这证明自己在水中所看到的一切都shì真实的

  潺潺清澈的溪水,绿荫浓浓的茂树,跪坐在水畔的女子,身姿曲线柔美……

  几片落叶从○她的发丝旁边轻盈的飘落下,随着清风摆动的发丝一半摩挲着她那精致美艳的脸颊,一半垂到胸前

  “shì碑泣,它记下了你当初落泪的样子……”楚暮的话语在叶倾姿的耳畔响起

  碑泣,shì最纯净●的泪晶,楚暮无fǎ对它进行诠释,但楚暮知道,它可以让一切回到最初的感动中……

  叶倾姿心弦被拨动了,她慢慢的站起身来,转过身去看着同样已经摘下了面具的楚暮

  这一刻,眼前这个男子温情的■笑容和真情流露的眼神,让叶倾姿再也无fǎ抗拒了

  看着他张开了臂膀,叶倾姿也终于没有任何隔阂的投入到了他暖暖的怀抱,主动的踮起了脚,将那艳美的唇儿,贴在了楚暮的嘴角上

  感受到香唇的火热,楚暮也忘乎所以的搂着叶倾姿,尽情的亲吻这位动情的美人

  耳边安静得什么也没有,楚暮只能够听见叶倾姿好听的轻咛

  这一次长吻,不再像shì当初与穆清伊在冰镜世界中那种一触碰之后便shì渴望的相互索取,欲火燃烧舌头挑逗而shì两个人相互摸索的循序渐进

  楚暮从叶倾姿的柔软的唇边,慢慢的滑到叶倾姿轻轻扬起的上唇,像品尝香醇的美酒一般,轻轻的品位,然后到那湿润的下唇,轻轻的含着……

  随后楚暮整个嘴唇印在了叶倾姿的唇儿上,不甘冷落的舌头,才慢慢的滑入了香唇内,像个紧张的大男孩去牵青涩女孩儿的手一般,尝试着轻轻的一点后,才鼓起勇气的缠在一起

  舌头生疏的交缠的时候,两人都明显shì很动情了楚暮刚健结实身子与叶倾姿柔软光滑的肌肤摩擦变得强烈……

  这个悬念大了大晚上的,乃们,别太邪恶(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