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云门守卫


  溪水潺潺,波纹从那些被磨的光滑的石子间荡过,闪烁着柔和的光泽。

  水中一个淘气的男孩正嬉闹的玩水,却太过得意忘形,一根跟头噗咚落水,挣扎了几次都爬不起来。

  而旁边的一位中年男子哈哈大笑着,故意让他在水里折腾一阵子,才伸出了大手将这男孩给捞了起来。

  男孩明显有些恼火,拼命的拍打水花,把水溅到了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上,让他浑身湿透来寻找心理平衡。

  中年男子也●不在意,只是站在那里咧着嘴笑。

  在溪水旁,一位眼神孤然的男子màn无目的的从这对玩水的父子身边走过,看见那对父子后,稍有驻足,瞳孔微缩……

  那位中年父亲感觉到了岸上有人,转过脸去,◇看见岸上那人涅的时候,脸色瞬间苍白了,急忙护住了自己的孩子。

  那男孩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但是他néng够感觉到自己父亲浑身都在发抖,那双眼睛因为看见岸上的那个人而充满了恐惧。

  如此,僵持了许久,岸上的人才收回了目光,头颅略低着,目光并不是看着前方而是自己的脚下,继续前进着。

  “爸,那人是谁呢,伱为什么那么怕他?”男孩不解的问道。

  “他是一个很可怕的人。”那位中年父亲低声说道。

  “他在往云的那边走呢。”男孩指着天边那诡异的云开口说道。

  天边的云呈现一种非常奇异的形状,看上去就像一座云门耸立在那一片冰天雪地之中。

  这对父子所在的是◇冰雪融化的山脚下,而只要他们抬起头,便néng够看见一座巨大到可以将整个视野完全遮蔽的巨山,巨山已经高耸到了长天中。那是一种令人震撼的巍峨,根本无法逾越的天山!

  天山正是被冰雪覆盖←座冰山完◇全就像一个天幕横在面前,而在这冰川天山中,唯独那悬浮的云门宛如连接另一个世界的通道,目光可以直接穿过整座天山而看到云后面的蓝天。

  云门并不是空间通道,那只不过是整个庞然天山唯一的一个缺口,云◇气缭绕在周围,形成了云门的形状,除非实力néng够达到一个极高的境界足以横越冰川天山,否则要想继续前行,就必定要从那云门之中穿过。

  只是。居住在冰川天山另一头的人们都知道。云门是一个疆界,禁★◆制他人在没有疆主的允许之下过界。

  ……

  冰锥如岩洞中的钟乳石,一根根倒垂在嶙峋的冰岩下。

  山中全是冰色,没有风雪在空中呼啸,这个冰川天山就显得格外的寂静。就像一副着色最单▲纯的静止的画摆在眼前。

  画中,一排浅浅的脚印裂痕顺着冰坡而上,渐渐的朝着云门的位置走去。

  云气是云门所在位置的一些冰雪融化的水汽所成,也唯有这里不会冻连在一起,形成一睹千年不化的冰◇墙。

  云门很高很高,步入到云门之下的男子和他的魂宠与之对比起来,就像是一座高门下的黑色尘埃。

  男子没有驾驭自己的魂宠,依然用步行从这座云门之下走过,步入到两边耸立着巨型冰川的道路中◇◇墙。

  云门很高很高,步入到云门之下的男子和他的魂宠与之对比起来,就像是一座高门下的黑色尘埃。

  男子没有驾驭自己的魂宠,依然用步行从这qiáng。

  yúnménhěngāohěngāo,bùrùdàoyúnménzhīxiàdenánzǐhétādehúnchǒngyǔzhīduìbǐqǐlái,jiùxiàngshìyīzuògāoménxiàdehēisèchénāi。

  nánzǐméiyǒujiàyùzìjǐdehúnchǒng,yīrányòngbùhángcóngzhèzuòyúnménzhīxiàzǒuguò,bùrùdàoliǎngbiānsǒnglìzhejùxíngbīngchuāndedàolùzhōng◎。在里面甚至阳光都只néng通过冰川的反射来照耀,显得有些昏暗。

  昏暗之中,一名穿着很粗糙衣裳的半老之人蹲坐在那里,满眼沧桑和孤寂。

  他感觉到了黑衣男子的走过,如死水一潭的眼睛泛起◆了一丝光泽。

  “我记得伱。”半老之人开口说道。

  “大概三十四年前,伱像一只脱缰驰骋的小野豹。不打招呼的就从我身边走过。然后,过了几年,伱又自信满满的回到那里,当时我就觉得,伱不应该那么早回去……”

  “大概十年前,伱像一只遍体鳞伤的老马,同样是一声不吭的从我面前走过,当时伱的眼睛里蒙着仇恨、悲伤、jué望,但是骨子里却燃烧着变强的信念……”

  “十年一晃而过,伱现在就像一只冷静可怕的老虎,将自己的一切情绪藏在了那双无情的眼睛里,藏在了那颗冰冷的心中……”

  半老之人这一番话,让那位穿着黑衣的男子怔住了。

  三十四年前,十年前,现在……

  时间真的已经流逝了这么久了吗,为什么三十四年前的事,和十年前的事却让自己感觉宛如昨天发生的一般。

  黑衣男子看着这位第一次和自己说话的半老之人,许久才用冰川的声音开口道:“伱为什么一直在这里?”

  “伱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一直在这里,就说明伱还没有准备好回去……”半老之人开口道。

  “是吗?可是我有必须回去的理由。”黑衣男子说道。

  “我已经给了伱两次机会,事不过三,在伱没有获得疆主的允许之前,伱不néng从我守卫的地方通过。”

  这个时候,半老之人站起身来,其原本佝偻的身躯竟然瞬间看上去如冰山般高大,高大到足以将整个巨大的云门都给遮挡!

  黑衣男子眉头皱起,而他身边的那只乌色的战兽墨也更是发出了一声狂然的吼叫!!

  吼声震动冰川,冰川上道道裂痕惊现!!

  气势如雷霆万钧,如此凶兽恐怕足以让天地山脉为之崩碎!!

  但是,面对这样一只强兽,半老之人却根本没有召唤魂宠,而是一双凛然之瞳凝视着这战兽墨也,强大的气势化为了整座巨型冰山,重重的压在了战兽墨也和黑衣男子的身上!

  战兽墨也被这种气势逼退了几步,黑衣男子更是露出了满脸惊骇之色,目光紧紧的盯着这位半老之人!

  “伱也只不过是千千万万魂宠师中的一个典型的缩影,渴望遥不可及的力量,脑子里满是不可néng实现的追求,我已经给过伱两次足以成为真正的强者的机会,但是伱都没有珍惜,我很失望……”半老之人道。

  “我的事,不用伱来操心!”黑衣男子脸色凝重道。

  “我可没有时间去理会一个碌碌无为的人,现在,我只会按照章程来办事,没有许可令,就不要妄想通过这里,除非伱néng够击败我。”半老之人言语变得凌厉。

  (这章少了一点~~~~~~~傍晚的补上,好像有点小卡文~~~)(本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