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 被掳走的宁曼儿


  叶倾姿进入到了尊殿,很快就得到了接见。

  在侍女的带领下,叶倾姿走过了庭院,渐渐的走到了与园中林接壤的小湖边。

  林内湖并不大,迎着叶倾姿的位置上有一座从湖水上滑过的木走廊,连接着湖面中央那静立的木亭。

  叶倾姿倒不知dào魂殿内还有如此雅致的地方,目光顺势望去,看见那位冷美人正孤身一人站在亭中,目光注视着月光反射得有些波光粼粼的水面,一副望得出神的模样。

  ……

  柳冰岚看上去有些疲倦,她离开了六辰空间之hòu,méi有回到天下城,而是径直的飞回到了这万象境主魂殿中。

  本来,终于突破了十年来都未曾打破的瓶颈是一件可喜的事情,但是当她回到熟悉的万象城和主魂殿中的时候,却感觉整个城市整个宫殿都是空荡荡的。

  过去,她总是劝自己放下私情,潜心修炼。可现在,终于达到了所有元老们期望的境界的时候,她却根本méi有任何的喜悦。

  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柳冰岚脑海中的浮现好似在月光的水面中凝成了一个颓然的身影,他早已经伤痕累累,却还要重拾那遥不可及的东西,彻底被仇恨与愤怒蒙蔽的他会不会走上一条让人心寒的dào路。

  ▲慢慢的,这个颓然的身影又渐渐的涣散,变成了一个陌生而有冷漠的脸庞,他警惕、小心,甚至还有些害怕,他躲在某个地方,远远的看着自己却总是不敢接近……

  偏偏在她终于感觉到这段血溶于水的感情隔阂正融■▲慢慢的,这个颓然的身影又渐渐的涣散,变成了一个陌生而有冷漠的脸庞,他警惕、小心,甚至还有些害怕,他躲mànmànde,zhègètuírándeshēnyǐngyòujiànjiàndehuànsàn,biànchéngleyīgèmòshēngéryǒulěngmòdeliǎnpáng,tājǐngtì、xiǎoxīn,shènzhìháiyǒuxiēhàipà,tāduǒzàimǒugèdìfāng,yuǎnyuǎndekànzhezìjǐquèzǒngshìbúgǎnjiējìn……

  piānpiānzàitāzhōngyúgǎnjiàodàozhèduànxuèróngyúshuǐdegǎnqínggéhézhèngróng化的时候,他已经成魔,留下了一窜让人寻找不到的脚印,朝着未知的地方走去。

  那段寻找天地仙冰的时间里,柳冰岚日日夜夜都在担心这一天的到来。她无数次责备自己一直在清心寡欲的修炼,却为何连最简单的☆天仙冰都寻找不到,而这一天真正到来之hòu,那种失去的痛苦如海浪般打来。让她连站都站不稳。

  柳冰岚选择闭关来缓解这种失去才懂得珍惜的悲痛欲绝,但事实上闭关之hòu,那些情绪zhī是被堆积在内□心深处,一旦不小心去触碰了,就如决堤之水,疯狂的从心底涌出,然hòu占据全身。

  ……

  “殿下。叶小姐已经等候多时了。”侍女远远飘来的声音打断了柳冰岚飘飞的思绪。

  柳冰岚看◎了一眼那位在亭子外静静等待的女子,悄然的用衣袖抹去了眼中的雾水,让她上前来。

  “殿下有情。”侍女méi有跟着叶倾姿前去,zhī是到了木走廊位置便欠身行礼,让叶倾姿前去。

  叶倾姿缓缓▲走去,一直到了她的身旁,见她不言不语的样子,一时间也不知dào如何开口。

  “你找我何事?”片刻hòu。柳冰岚开口wèndào。

  柳冰岚刚刚回到魂殿,她对叶倾姿的情况不是很了解,zhī是刚才听图尊大概介绍了一番。似乎是一个名叫楚方尘杰出青年的未婚妻,本身也是一位非常了不得的灵师。

  关于海外之人前来带走那个女孩的事情,柳冰岚zhī是顺dào见见这些海外之人,事情的处理上自然不需要她来操心。

  叶倾姿站在一旁,心里却有种怪怪的感觉,暗暗dào:楚暮的妈妈好像确实不太好相处,自己就算不是为了宁曼儿的事前来,出于礼节理应向自己丈夫的母亲打声招呼,而对方这般冷淡语气,让叶倾姿感觉自己是一个与她无关的人。

  “或许。她还不知dào我和楚暮的关系吧?”叶倾姿忽然意识到了这点。

  于是,叶倾姿重新自我介绍了一番dào:“伯母,我是楚暮的未婚妻,这次来是想◎和您商量一下关于宁曼儿的事情,她的情况有些特殊……”

  柳冰岚听到这句话hòu,却轻轻蹙起眉头。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叶倾姿,语气冷淡dào:“图尊告诉我,你是楚方尘的未婚妻……”

  “……▲◎和您商量一下关于宁曼儿的事情,她的情况有些特殊……”

  柳冰岚听到这句话hòu,却轻轻蹙起眉头。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叶倾姿,语气冷淡dào:“图尊告hénínshāngliàngyīxiàguānyúníngmànérdeshìqíng,tādeqíngkuàngyǒuxiētèshū……”

  liǔbīnglántīngdàozhèjùhuàhòu,quèqīngqīngcùqǐméitóu。zǎixìdedǎliàngleyīfānyèqīngzī,yǔqìlěngdàndào:“túzūngàosùwǒ,nǐshìchǔfāngchéndewèihūnqī……”

  “……”叶倾姿张了张小嘴,刚才准备的那番话吞了回去。

  和着她还不知dào楚暮就是楚方尘??

  这是怎么回事,叶倾姿记得那位柳元老知dào楚暮的身份,méi有理由这位做母亲的还搞不清楚楚暮的这个化名。

  “楚暮苏醒是在一年之hòu的事情,楚暮魔化hòu她就进入到了闭关中,会不会她遗漏了什么?”叶倾姿很快意识到这个可能。

  犹豫了一会,叶倾姿觉得还是要将此事说明白才是。

  “伯母,您是不是还méi有得到关于楚暮的消息。”叶倾姿wèndào。

  柳冰岚并méi有回答,zhī是满眼疑惑的看着这个女子,过了片刻才wèndào:“你叫叶倾姿?”

  “嗯。■◇”叶倾姿点了点头。

  柳冰岚倒想起来了,在大楚世家的时候,有听楚暮说dào她有个女朋友叫叶倾姿,是应龙的hòu人。

  zhī是,既然是自己儿子的女人,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楚方尘的未婚妻。楚☆暮虽然已经魔化,他们之间再也méi有可能,那也不应该这么快转投他人怀里,至少这点柳冰岚心里就很不舒服。

  柳冰岚并méi有隐藏她心中的不悦,叶倾姿也看出来了,估计这位婆婆是有所误会了,急忙解释dào:“伯母,楚方尘就是楚暮。”

  听到这句话,柳冰岚立刻动容了,dào:“你刚才说什么?”

  “楚方尘是现在楚暮的化名,他苏醒之hòu,意识到某些人很可能对他不利,所以才用了这个化名。”叶倾姿解释dào。

  “你……你说他苏醒了??”柳冰岚身子轻轻一颤。

  这个消息是柳冰岚最希望听到的,哪怕她根本不确定眼前这个女子说得话是否可信,zhī要听到从别人的口中说出,便让她感觉希望点燃了一般!

  看见柳冰岚这种反应,叶倾姿百分百确信她还不知dào楚暮的事情。

  也真难为这位母亲了,白白承受了一年多的思念之苦。

  柳冰岚已经拉着叶倾姿坐下,要她将关于的事情说个详详细细,坚决不能漏过一丝一毫。

  叶倾姿先从自己和楚暮有途径天界碑的事说起。

  起初焦虑的柳冰岚自然觉得楚暮获得碑泣与他魔化苏醒有什么关系,但当叶倾姿说到楚暮走到第二座碑泣,从那一滴滴最纯净最真挚的眼泪中看到了自己灵魂。重塑了那一些不可磨灭的至深记忆的时候,柳冰岚已经眼角都湿润了。

  “他一共获得了八滴泪,第七滴泪是伯母的眼泪。”叶倾姿看了眼柳冰岚。
★   “我的?”柳冰岚愣了愣。

  碑泣传说柳冰岚也听闻过,她知dào还有一个人也获得了碑泣。那也是柳冰岚第一次看到那个坚强无比的男人伤心的像个孩子一般在天界碑下泣不成声。

  也是那个时◎候,柳冰岚知dào碑泣的珍贵,因为那是真正的灵魂泪水,méi有半点虚情假意……

  而叶倾姿说到楚暮的第七滴碑泣是属于自己的时候,柳冰岚却并不记得自己有过那样的流露。

  关于此事叶倾姿自然也不知dào,楚暮在提到碑泣的时候,zhī说第七滴泪是属于自己母亲的。然hòu其他话méi有多说,叶倾姿当然知dào楚暮不是石头里崩出来的,但却误以为楚暮跟自己母亲的关系很糟糕,所以méi敢多wèn。

  碑泣的出现,总是在不自觉中流露的,柳冰岚努力的回想着,这才想起来当初楚暮在天下境第一次魔化hòu,自己不断的为他调养身体的那个时刻。碑泣应该是在那时产生的,也是那个时候,柳冰岚感觉到了与楚暮之间的隔阂真正消失了。不再那么陌生。

  深呼吸了一口气,柳冰岚感觉自己的心中的阴郁在叶倾姿那令自己欣喜若狂的消息冲击下已经一扫而空,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已经不知用什么言语来形容。

  叶倾姿看得出来,这位母亲应该是非常非常看重楚暮的,zhī是早些年的一些事让他们母子之间产生了隔阂,如今经历几次失去和复得hòu,感情应该会更加真挚。

  想到他们母子重逢的情形,叶倾姿不禁有些黯然,似乎自己才是从石头里崩出来的那个人,还拥有的zhī是一些关于老师严厉的记忆和一个全新的灵术之法。

  叶倾姿安慰了柳冰岚一阵子hòu。发现这位年轻的妈妈已经méi有了之前那令人感觉到寒冷的气质,反而让自己说些更多关于楚暮化名楚方尘hòu的经历。

  叶倾姿知dào柳冰岚肯定是很乐意听这些的,说起楚暮的事情来,叶倾姿心里也总是升起一些暖意,尤其是灵城之事。

  ……

  柳冰岚正细细的听着叶倾姿的讲述,之前还一副疲惫的模样。现在却是容光焕发,根本不给叶倾姿停下来休息。

  “殿下,有一zhī白魇魔闯入了殿中,正快速的朝这里飞来。”这个时候,一名女长老快步走来。 ◎
  “是谁的魂宠?”柳冰岚有些不悦的说dào。

  今晚柳冰岚是不打算歇息的了,一定要听叶倾姿把自己儿子的光辉事迹给听完来。

  “这个,平常都在叶小姐的院子里呆着的。”那位女长老说◎dào。

  柳冰岚目光立刻望向叶倾姿。

  叶倾姿这才反应过来,开口dào:“那应该是楚暮的那些白魇魔部下。”

  柳冰岚正听到楚暮带着一群白魇魔将大闹向荣城,自然知dào了楚暮有十个忠心耿耿的白魇魔部下。

  片刻hòu,白魇帝直接穿入了尊殿,朝着叶倾姿的位置飞来。

  “白二,怎么了?”叶倾姿wèndào。

  “嗫!!!!嗫!!!!!!”白魇帝龇牙咧嘴,一脸愤怒的描述着什么。

  这一次叶倾姿倒听懂了它说什么,脸色一变。

  “怎么了?”柳冰岚wèndào。

  “曼儿被那四个海外人偷偷带走了!”叶倾姿眼中流露出了愤怒之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