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容我重新介绍在下朱朝


  灵城城外

  巨型de天蛇如山脉yī般轰然倒塌。

  面对沈秋等众多魇魔宫高手de围攻, 朱朝de这女皇天霆蛇最终也倒下, 各种颜色de火焰在其身躯上燃烧, 连绵了数公里。

  朱朝脸色苍白de看着周围全部到达帝皇级以上de魂宠军团, 脸色显得非常de难看。

  "放心, 朱朝, 你de命还很有价值, 我沈秋也之多只是让你五魂受创。”沈秋驾驭着血翅凌虎, 落在了朱朝de面前。

  朱朝deyī干手下已经被三大宫殿消灭了大半, 剩下de这些也都已经是残兵败将, 拥有yī整支魇魔军团, 即便是魂盟de那些魂皇也难以招架。

  朱朝目光扫过周围那些遍体鳞◎伤de魂宠, 仅剩下de这些魂皇也最多只能逃走几个。

  手下或许可以逃走, 但是他朱朝肯定是被重点照看, 他想要逃太难太难。

  "哈哈哈, 沈秋, 你真de以为我朱朝会任你宰割吗!”忽◇然, 朱朝大笑了起来!

  "哦, 原来你还有底牌。”沈秋不紧不慢de说道。

  朱朝已经被楚暮消耗了三只主宠, 沈秋要对付他已经不成问题了。

  若是朱朝想要用药剂来强行提升他魂宠de实力, 沈秋周围还有yī群高等帝皇de强者, 放走朱朝de走狗, 围攻朱朝也yī定能够将其拿下。

  "沈秋你de手段确实高明, 但是, 你想知道为什么我de实力总是那么起伏不定吗?”朱朝看着沈秋, 语气渐渐de变得镇定。

  这yī战, 朱朝被打得毫无防备。

  但是, 要想杀他朱朝, 谈何容易?

  沈秋并没有说话。只是冷静de看着朱朝。

  事实上, 沈秋也觉得有些怪异, 因为今日de朱朝, 远比他想象中要容易对付得多。

  沈秋精心准备了这场突袭, 就有绝对de把握拿下灵城, 将魂盟杀得片甲不留, 但沈秋之前考虑到deyī些问题都没有出现, 这让沈秋自己都觉得太顺利了。

  "沈秋, 你也真de太大意了。从来就没有想过, 实力强de我和实力平平de我之间有什么不同之处吗?”朱朝开口说道。

  听到这句话, 沈秋忽然皱起了眉tóu。

  片刻之后, 沈秋脸色凝重了, 沉着声音说道:"你们是两个人!”

  "哈哈哈哈, 你总算明白过来了!现在告诉你也无妨了, 其实他才是真正de朱朝!!”朱朝笑声放肆狂然!

  "那……那你是谁!”沈秋yī阵冷颤!

  回想起朱朝所表现出de不同de实力和不同de魂宠, 沈秋心中升起不祥之感!

  "我?我只不过是当年他用来躲避封口deyī个傀儡。不过当时盟主并没有把朱朝列入要封口de名单中, 我也逃过了yī劫, 往后我就yī直是朱朝……”朱朝咧开了yī个狰狞de笑容!

  "你是他de弟弟朱义!”沈秋终于想起来了!

  沈秋还记得。二十年前, 朱朝de弟弟朱义垂涎魂殿如今de女尊柳冰岚, 后传闻被楚天芒给杀死在万象城外。

  之前朱朝与楚暮说那些话中, 提到了楚天芒曾经和他作对。沈秋本以为是朱朝还惦记着自己弟弟被楚天芒杀死de事情, 却没有想到此时de这个朱朝竟然就是朱义本人, 而真正de朱朝为了不被波及, 竟然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将自己未死de弟弟作为傀儡, 出现在世人de眼中。

  这yī番话, 让朱朝身旁de朱子盏也惊呆了。 ◇
  朱子盏猛然间想起了yī个人。这个人时常出现在城主府中和朱朝de府邸。他像幽灵yī般, 时时刻刻都存在着, 就连朱朝见到他, 都要对他恭恭敬敬。

  朱子盏yī直都想不明白, 这个神秘d◆e阮老先生究竟是何人, 更想不明白自己de义父朱朝为什么要对他那般,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 那位如吸血鬼yī般存在药荒朱朝附近de老者。竟然才是真正de朱朝!!

  "难道你不想知道真正de朱朝现☆在在做什么吗?”朱朝盯着沈秋和那些脸色煞白de长老们。

  朱义确实输得很惨很惨, 但是。三大宫殿也别想好过!

  沈秋转过tóu去, 远远de眺望着那檐角飞扬de宫殿。

  若是朱◆朝真de有两个人。那么真正de朱朝必定已经闯入到了三大宫殿之中, 对三大宫殿留守de成员进行大肆de屠杀, 更甚至会连那些亲属也波及!

  伤敌yī千, 自损八百, 沈秋咬着牙, 他已经非常非常小心de部署了, 可怎么也不会想到朱朝竟然卑鄙到了这种程度, 二十年来竟然是和自己弟弟使用同yī个身份, 难怪他de实力起伏不定, 难怪这yī战顺利得有些诡异!

  "元老, 他yī定是在说谎!”

  "元老, 这该如何是好?”

  周围三大宫殿de长老们也都是露出了慌zhāng之色。

  虽然说三大宫殿成员de亲属大部分是安顿在比较稳固de城市, 但是难免yī些如婉宁、沈墨、浅琴、香楠公主这些出众de后辈们在灵城为宫殿效力和出谋划策, 若是真正de朱朝在这个时候联合起杨阕de势力, 三大宫殿所留守de力量根本不可能与他们抗衡。

  而且, 沈秋非常清楚, 眼前de这个人是朱义, 实力明显是略逊色于自己yī些, 那么真正de朱朝很可能就是和雄末陌凌抗衡de人!!

  "别紧zhāng, 朱朝要先杀yī个人, 才会去铲平你们de宫殿, 这个人是谁, 我想你们不会不知道!”朱义狞笑了起来。

  "楚方尘!!!”

  沈秋再yī次动容了!

  楚方尘与朱义对抗了三只魂宠, 也没有了什么战斗力, 所以沈秋并没有让楚方尘参与到追杀行列中。

  这就意味着, 真正de朱朝要去杀楚方尘de话, 无人可以阻拦。

  沈秋今日见识到了楚暮真正de实力之后, 他非常清楚, 这个青年绝对有可能成为超越黎鸿de存在!

  所以无论如何都必须保证他de安全。若是楚方尘被朱朝扼杀了, 这对三大宫殿来说绝对是巨大得难以弥补de损失!!

  哪怕灵城de三大宫殿被彻底de夷为平地, 那个青年也不能有事!!

  "四大长老跟我返回!其他人继续杀!!”终于, 沈秋下达了命令!

  沈秋非常清楚, 若是自己没有在场, 朱义很可能就此逃走。

  但是, yī个朱义远不及那个绝世天才de性命。

  "元老, 这可能是朱朝deyī面之词啊!”大长老急忙说道。

  "回去!”沈秋因为愤怒胸脯上下起伏着。他宁可信其有, 也不可信其无。毕竟那个青年对于三大宫殿来说太重要太重要了!!

  "哈哈哈, 沈秋你现在才知道害怕。你回去也只是给楚方尘和你们所有留守在三大宫殿de人收尸!!”朱义看着沈秋率领四位实力最强de长老离开, 顿时放声大笑。

  统领魇魔宫军团de沈墨脸上满是愤怒, 他冷冷de对朱朝说道:"你休想从我手上逃走!”

  "沈墨, 你de父亲yī走, 我取了你性命再离开, 也易如反掌!!”朱义冷笑了起来。

  没有了沈秋, 没有了那四大长老谁又能够拦得下他?

  "你真de以为我沈墨只是高等帝皇级?”沈墨冷哼yī声。

  魇魔宫太子, 能够与魂殿太子齐名, 绝不仅仅是因为地位相同。

  ……

  ……

  城外青色de枫林微微颤动着。城池de硝烟无法影响到这里de宁静祥和以及那紧紧相拥de温情与感动。

  "倾姿, 记不记得西界de天界碑?”楚暮贴着叶倾姿de精致de耳垂问道。

  "嗯。”叶倾姿点了点tóu。

  "如果不是你让我将那yī滴泪收起, 好好保存, 我可能现在还像yī具行尸yī般。在南禁域迷茫de行走……”楚暮说道。

  "碑泣?是碑泣唤醒了你de灵魂?”叶倾姿有些惊讶de问道。

  楚暮点了点tóu, 当下将自己找到第二座天界碑, 通过那yī滴滴真诚得泪水洗涤了自己魔化灵魂de过程大致给叶倾姿讲述了yī遍。

  "碑泣所蕴藏de力量yī直都是神秘莫测, 但没有想到, 它竟然还可以让灵魂复苏……”叶倾姿心中满是感慨和庆幸。感慨碑泣神奇de力量, 庆幸自己提醒了楚暮收好那第yī滴泪。

  "我这里还有你de泪晶。来。手给我。”楚暮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那yī滴属于自己和叶倾姿de凝结de泪晶。

  叶倾姿疑惑de将小手伸出, 手掌心向上。

  楚暮将那yī滴泪晶放在了她de手掌心上, 然后握住了她柔软de手, 用手掌心de温度将这yī滴真挚de泪晶给慢慢de融化。

  泪晶化为了晶莹剔透de液体, 慢慢de渗透到了楚暮和叶倾姿de手掌心中, 温温湿湿de感觉, 又慢慢de从手掌渗透到了全身, 渗透到了心灵深处。

  这yī刻。楚暮感觉自己触摸到了叶倾姿de心。

  而叶倾姿也能够感觉到楚暮de心, 让她感到几分苦涩de是。楚暮de这颗心, 是yī颗饱受波折。饱受坎坷, 饱受沧桑, 同时又坚定、火热无比de心……

  "好温馨de画面啊, 让我都有些不忍心打扰你们了。”

  忽然, yī个刺耳阴冷de声音闯入了两人宁静de世界!

  楚暮正沉浸在那种与叶倾姿心灵与心灵相连de奇妙感觉之中, 被这声音打扰之后立刻皱起了眉tóu!

  楚暮目光转向后方, 却看见树影之下, yī个显得骨瘦如柴de人缓缓de走出。

  "楚方尘, 叶倾姿, 这是你们de名字, 对?”披着灰色僧袍yī般de老者发出了乌鸦般难听de声音, 削尖de脸上却勾起了yī个虚伪de笑容:"两位, 容我重新介绍yī下, 在下朱朝!!”

  今天中秋, 大家开心de过节哈追看de朋友们, 手中de月票给小鱼不爽朱朝全身而退de朋友们, 别冲动要连起来看撒可能上面那zhāng确实写得突然了, 但小鱼也不想在yī个假朱朝那里浪费太多笔墨。还有月票吗!!再帮小鱼杀进几名!!月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