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6章 如隔一世近二十年后的陌生


  "哥哥, 你是不是帮曼儿杀掉了那个大仇人……”

  宁曼儿挂着笑容的把房门推开, 一股特殊的女子幽香飘来, 宁曼儿漂亮的眼睛水湾湾的寻找着楚暮。

  不过, 当她看见楚暮正搂着一个长发身材这丫头嫉妒无比的女人正在熟睡的时候, 宁曼儿脸上的表情变得惊讶和好奇了。

  她偏过头, 看着旁边的婉宁公主, 小声的问道:"哥哥怎么抱着一个姐姐睡呢, 而且还睡得那么熟。”

  婉宁公主看到这一幕后, 也大概明白了什么, 将宁曼儿拉出了房间, rán后轻轻的带上了房门。

  "姐姐, 怎么啦?”宁曼儿显rán还不太懂得这些情爱之事, 疑惑的看着神情略yǒu变化的婉宁公主。

  婉宁公主浮起了一个温和的笑容道:"没什么, 只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宁曼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别去打扰他们了。”婉宁公主牵着宁曼儿离开了院子,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那对男女安详的脸庞, 心中少了几分失落, 多了几分羡慕和祝福。

  ……

  ……

  万象城外

  雪白色的林海洋洋洒洒, 朝着更东边蔓延, 秋季摇摆之风, 如白色海洋的波纹, 摇摇荡荡, 美艳壮丽, 让人为之迷醉。

  在这白色的树冠海洋上, 一名男子寂rán站立在树尖上, 身体随着树枝的摇摆而微微上下浮动。

  "袁岁。”男子目光俯视而下, 透过茂密的树林, 目光注视着徐徐走来的男子。

  "白语。”地面的男子抬起头, 注视着这曾经辉煌得让人不敢直视的人。

  二十年前, 这个男子横空出世。击败了整个万象境骄傲无比的强者, 也包括自己在内◇。

  他的容貌没yǒu任何变化, 头发却已经雪白, 那双眸子两世相隔一般的苍rán, 让人根本无法看透。

  "这位是……”地面上被称谓袁岁的男子看了一眼在属下安静的躺着的一位年轻的女子◎

  这位女子蒙着面纱, 轻风扬起, 那倾城倾国的容貌让人忘记移开视线, 安详的躺在这遍地铺满白色落花的花毯上, 美得不可方物。

  "她如何。”白语淡淡的问了一句。

  "很像很像。她是你们的女儿?”袁岁盯着那位美如仙子的女子, yǒu些失神的问道。

  "恩。”白语点了点头。

  袁岁沉默了, 他能够感觉到, 无论这个女子yǒu多么惊艳, 多么让人心动, 她已经没yǒu了任何的shēng命迹象, 那是一具娇美的尸体……

  "是谁让我从冰川近二十年中醒来, 是谁让她为了我失去年轻的shēng命, 我白语不想追究, 我现在只想让你告诉我。横穿东方禁域的方法。”白语语气平淡的说道。

  袁岁沉默了, 许久才开口说道:"你只是想救活她?”

  "我若想杀人, 就不会事先见你, 如今的雄首!”白语目光苍rán的望着那一座宏伟到让人觉得渺小的万象之城。

  袁岁刚毅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苦涩。

  近二十年。眼前这个男子已经被冰封了近二十年, 但是现在自己又yǒu几成的把握能够击败他?

  "我会告诉你, 但你最好不要再回到这里, 因为那个人……”雄首袁岁叹了口气道。

  "这由我决定, 不是他。”说完这句话后, 白语目光落下。

  袁岁看着这个曾经站在魇魔宫最高高度的魔帝……

  岁月如梭。这个野心如深渊。◎激情如海洋的人, 如今却变成了一位心碎苍rán的父亲, 而自己呢……

  "不管他日是否兵刃相见, 你依rán是我袁岁最尊敬的大哥。”袁岁缓缓说道。

  白语看了一眼这位熟悉又陌shēng★◎激情如海洋的人, 如今却变成了一位心碎苍rán的父亲, 而自己呢……

  "不管他日是否兵刃相见, 你依rán是我袁岁最尊敬的大jīqíngrúhǎiyángderén, rújīnquèbiànchéngleyīwèixīnsuìcāngrándefùqīn, érzìjǐne……

  "búguǎntārìshìfǒubīngrènxiàngjiàn, nǐyīránshìwǒyuánsuìzuìzūnjìngdedàgē。”yuánsuìhuǎnhuǎnshuōdào。

  báiyǔkànleyīyǎnzhèwèishúxīyòumòshēng的男子, 昨天, 他还是一个倔强的以击败自己为目标的青年, 沉睡一宿, 今日。他却已经成为了四雄之首。就像苏醒的那一刻, 自己无法相信那瓷娃娃般的女儿已经出落美人。和她母亲一样倾国倾城让人心碎欲绝, 一切都变了。变得那么陌shēng, 如隔一世……

  "我走了。”白语淡淡的说道。

  "恩, 这里已经容不下你们了。”袁岁转过身, 摆了摆手, 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了雪白色的森林中。

  袁岁独自一人慢慢的走着, 走在让人渐渐迷茫的森林中。

  白语的到来, 是袁岁意料之外也是预料之中, 意料之中是袁岁相信白语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将他唤醒的人, 意料之外是袁岁没yǒu想到现在的白语眼中, 唯yǒu他的挚爱, 一心只想让自己的女儿活过来。

  袁岁清楚, 那个女子寄托的不仅仅是魔帝白语作为一位父亲对女儿的内疚, 更多的是这么多年来他对另一个已经逝去的女子的心灵寄托……

  或许, 也只yǒu袁岁自己知道魔帝白语挑战魇魔老祖的原因。

  "如何?”一个轻灵动听如天籁的声音在袁岁耳边响起, 只是这个声音无论yǒu多么动人心弦并没yǒu什么多余的感情。

  "他只想救活他女儿。”袁岁抬起头, 看着眼前这位戴着金色假面的女子。

  "他说谎?”金色假面的女子问道。

  袁岁摇了摇头, 那双眼睛不会yǒu任何的欺骗, 尤其是当他注视着她的时候。

  "少了一个隐患。”金色假面的女子淡淡的说道。

  说完, 她转过身, 华贵飘魅的长裙高傲的拖在地上, 随着她优雅妙曼的步伐, 轻轻的移动着, 很想想象一个女子仅仅是柔柔的步子, 也能够让人产shēng如舞步一般婀娜动人的惊艳。

  "知道吗?朱朝死了。”假面女子没yǒu回头, 一头紫如玫瑰的长发在盈盈柔软的腰肢旁边款款摆动。

  "哦?谁杀的?”雄首袁岁挑起了眉毛。

  "我记得灵城应该没yǒu能够杀死他的人。”金色假面女子说道。

  "白语既rán在这里, 那不是他杀得朱朝。”袁岁说道。

  这个动乱的时期, 死一些人并没yǒu什么好奇怪的, 但是朱朝的实力袁岁非常清楚, 三大宫殿除了黎鸿能够杀得了他, 其他人要想取他性命很难很难。

  "听说最近三大宫殿出了一个年轻的高手。”

  "恩, 楚方尘, 不过, 暂时不足为惧。”

  晚上还yǒu一章。少掉的字, 一般会在其他某个章节补上, 总之不会少。继续求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