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7章 我当然要争


  魇魔宫的存在也已经达数千年之久, 而这个生物便宛如一个强大无比的幽灵, 长达千年的笼罩在这个古老无比的宫殿之上!

  围绕着这个生命悠长的魇魔宫的幽灵, 在漫长的千年岁月中又发生了多少☆令rén无从得知的故事。_&&)

  是拯救, 是灾难, 亦或者是白语这样一位绝世强者撕心裂肺的惨剧……

  而它至始至终的高高俯视着魇魔宫千年的历史, 就像神明或者魔鬼, 总是用一双高傲○的眼睛睥睨这些对它毕恭毕敬的rén类。

  ……

  楚暮抬着头, 看着这只苍老到了极点的白魇魔。

  或许在姜魔帝和沈秋等rén看来, 它始终都是整个魇魔宫当之无愧的王者, 是信仰◎一般必须虔诚, 必须效忠的神, 但是在楚暮眼中它却是一个垂暮老者。

  无论它此时如何展示自己的主宰级的气息, 无论它的笑声听上去是多么令rén敬畏害怕, 无论它做出怎样的掩饰, 楚暮都能够感觉■到它的生命气息已经很弱!

  魇魔老祖拟化的同样是rén的形态, 想必这个rén应该是千年前的rén物。

  关于魇魔老祖的情况楚暮也听闻了一些, 魇魔老祖曾经也拥有主rén, 它的主ré●n衰老死亡之后, 便嘱咐它守护魇魔宫。

  只是一守护, 便是近千年, 也难怪所有的元老都会对魇魔老祖发自内心的敬畏, 这样一个特殊的守护神, 祖祖辈辈延续下的这种敬畏早已经根深蒂固, 让魇魔宫所有高层难以产生任何亵渎之意!

  "桀桀”魇魔老祖半悬浮的状态, 一双苍老的银色瞳孔注视着老隐士和姜魔帝, 并发出了一窜窜奇怪的声音。

  老隐士和姜魔帝没有做声, 但是却将头低得更下,□ 像是忠心不二的臣子正在认真听从老君王的嘱托和教诲。

  楚暮并没有听懂魇魔老祖在说些什么, 想来它的话语还进行了灵魂之音的转变, 不然老隐士和姜魔帝肯定也无法听明白。

  忽然。正交流的□时候, 魇魔老祖猛然的低下头, 那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楚暮!

  "嗫!!!!!!”魇魔老祖发出了恐怖的魔啼声, 顿时。一股精神压力疯狂袭来, 打得五rén精神一阵紊乱, 似乎脑子都要被声音震碎了!

  姜魔帝、老隐士、沈秋、沈墨急忙双腿跪拜, 身子完全匐在了地上!

  "老祖息怒, 老祖息怒, 这位年轻rén一直都敬仰您, 今日见到您有些激动。_&&)并无冒犯之意!”老隐士慌慌张张的说道, 那满是皱纹的脸庞几乎苍白一片。

  而姜魔帝更是愤怒的瞪了一眼楚暮, 咬着牙却不敢说上一句话!

  沈秋和沈墨则只能跪在那里, 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之前他们还对垂危的魇魔老祖的实力有所怀疑, 但是感受到这主宰级的精神咆哮后, 他们真正认识到这魇魔老祖哪怕生命将至, 要杀死他们几个也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魇魔老祖目光扫过五rén, 慢慢的平息了怒气之后。又发出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然后苍老的身躯缓缓的飘起, 落在了某处黑暗之中。

  黑暗慢慢的被魇魔老祖银色的火焰给驱散。印出了一座白色如骨一般的祭坛, 魇魔老祖落在了那灵气最浓郁的骨祭坛之上, 孤冷的坐在那里, 用一个手掌撑着脑袋, 闭上了沉重的眼睛, 身上的银色魔焰凌乱的摇摆着……

  老隐士这个时候才敢抬起头, 但是当他看见魇魔老祖坐在高高的骨坛上的时候, 再一次感受到主宰级的威慑力压得他感觉连站起来都变得非常困难, 似乎面对这样一位千年魔王, 能做的只是那样卑微的跪着。

  "老祖让我们先退下去。”老隐士非常低的说道。

  另外三rén都不敢有什么疑虑。慢慢的退了出去○。

  楚暮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 见他们已经往后退, 自己也跟着他们离开了这属于魇魔老祖的空间。

  按照原来的方式, 五rén穿过了那空间阵, 回到了那一片燃烧着魔焰的大地上。

 ◎ 这个时候, 老隐士、姜魔帝、沈秋、沈墨都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在魇魔老祖的领域内, 他们别说是说话大声了, 就连心脏的跳动都要小心翼翼!

  姜魔帝身材高大威武, 往楚暮面前一站, 横眉怒眼, 显然刚才的事情让这位魔帝异常的愤怒。

  "楚方尘, 你想让我们因为你的骄躁陪葬不成!”姜魔帝怒气腾腾的说道!

  "姜帝, 楚方尘还年轻, 只是一时好奇……”沈秋也是急忙为楚暮说话。

  老隐士同样目光扫了一眼沈秋, 冷冷的道:"下次不要带莫名其妙的rén来, 哼, 好奇差点让我们所与rén丧命。”

  楚暮看着对自己意见极大的姜魔帝和老隐士, 却是不温不火的站在那里, ◇淡然的说道:"如果因为我一直盯着它看老祖才愤怒的话, 那么从一开始它就应该发出精神魔啼来警告我……”

  "楚兄弟, 你这话是什么含义?”沈墨看着楚暮, 心中也是暗想, 这jiā伙胆子也太大了,▲ 面对主宰级的魇魔老祖还敢乱抬头, 幸好魇魔老祖没有怪罪。

  "它只剩下几口气在, 其实不管我看不看它, 它都会故意发威一次, 让我们知道它其实还很强。”楚暮直言不讳的道。

  魇魔老祖全胜状态的时候, 楚暮都不怕它, 何况是现在奄奄一息, 而且这个老奸巨猾的jiā伙的伪装和掩饰, 是逃不过楚暮这个同样是主宰级的强者的眼睛的。

  "一派胡言!”老隐士道。

  "信不信由你。”楚暮语气平淡的说道。

  老隐士见这个青年如此目无尊长, 更加愤怒, 一副要教训楚暮的样子!

  "蒋老, 算了, 还是做接下来的事情。”沈秋出声劝解道。

  老隐士仍是冷哼了一声, 算是对楚方尘这个年轻rén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了。

  "魇魔老祖打算安享晚年, 不会再出手帮助我们魇魔宫。但为了保证我们魇魔宫能够拥有新守护者, 它打算从我们五个rén的白魇魔中选出一个最优秀的来接受它的传承。”姜魔帝也不多说, 直接开口道。

  "选择的方式很简单, 就是我们五个rén召唤出各自的白魇魔, 相互战斗, 最终胜利的白魇魔便将获得老祖宗的传承。”老隐士补充说道。

  直接传承!!

  沈秋满脸欣喜的道。

  沈秋本以为他们这次前来是为了帮助魇魔老祖寻找续命之法, 却没有想到魇魔老祖打算直接授予传承, 这就是说他们五个rén之中, 将有一个rén的白魇魔可以朝着主宰级迈进一步!

  很多时候帝皇级和主宰级之间, 能否迈出这一步, 就意味着这一生是否跨入主宰级领域!

  "那么召唤我们的白魇魔。”老隐士语气平淡的说道。只是帽檐所遮住▲的眼睛却闪烁着难以掩饰的光芒, 看来这个老jiā伙也非常的渴望得到传承!

  楚暮并没有立刻召唤白魔鬼, 却是暗暗奇怪, 沈秋之前不是说谁来接受传承是由魇魔老祖来选择的吗, 难道说让五rén相互□战斗是为了考验他们白魇魔的真正实力?

  楚暮正满心疑惑的时候, 老隐士和姜魔帝已经召唤出了他们的白魇魔!

  两只白魇魔分别都是拟化成了他们主rén的模样, 邪异张扬的火焰身躯在燃烧的大地衬托下显得更加魔性凛然!

  楚暮目光扫过这两只白魇魔, 看得出来它们都已经到达了无敌帝皇的境界, 实力恐怕与魇魔统治者相差无几!

  而随后召唤的是沈秋, 沈秋的白魇魔同样是无敌帝皇, 比普通巅峰帝皇的实力高出两个档次, 但是气势上会稍稍逊色于姜魔帝和老隐士的白魇魔些许。

  其实这三只白魇魔实力应该都是处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要区分强弱恐怕也只有真正战斗起来才能够知道, 级别和气息都不是héng量魂宠真正战斗能力的标准。

  "我的白魇魔资历尚浅, 晚辈还是不与几位长者争夺了。”这个时候, 沈墨说了一句让四rén都有些惊讶的话语。

  四rén目光立刻落在了沈墨的身上, 很难想象他竟然会选择放弃。

  "沈墨, 别对自己没有信心。”沈秋见自己儿子不打算参与争夺传承名额, 顿时有些着急了。

  事实上沈秋最希望让沈墨获得这个传承, 毕竟沈墨还年轻●, 有更多的发展空间, 不像他们几个都已经年过半百, 实力差不多定型了。

  沈墨摇了摇头, 态度很坚决。

  沈墨的白魇魔仅仅是非常接近无敌帝皇, 并没有真正到达这个级别, 尽管传承的诱●惑几乎可以让每一个卡在这个实力层次的强者疯狂, 但是沈墨有自知自明, 自己是不可能从几位长辈的白魇魔中获得胜利了。

  楚暮看着沈墨, 心中暗叹:沈墨这jiā伙心性非同一般啊, 这种情况下竟然可以果断的选择放弃, 常rén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楚方尘, 那你呢?”沈秋见沈墨心意已决, 也无法再劝说, 当下询问起楚暮。

  "我, 当然要争!”楚暮的回答非常果断!

  我, 当然要争!!楚暮争的是传承的机遇, 小鱼要争的是月票榜啊!!!

  咱们已经挂在第八和第九之间了!可是差第七还是20多票再给小鱼20几票, 今天第四章就送上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