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 万年诅咒!


  老头愣了愣,面色狐疑的看着楚暮。

  而旁边的老太太却盯着楚暮,隐约觉得楚暮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开口询问道:“楚天芒是nǐ什么人?”

  “我父亲。”楚暮认真的说道。

  老太太浑身一颤,那双瞳孔从深陷的眼眶中突出,紧紧的注视着楚暮。

  “nǐ……nǐ真的是天芒的孩zǐ?”老太太激动的手在轻微的颤抖。

  楚暮点了点头,他记得德老灵师曾经说过,自己父亲与三位隐世高人有师徒关系。

  在向荣城的盲老者是其一,那是一个真正值得敬重的智者和曾经的强者!

  而现在隐居在这东狂林深处的老夫妇,很明显也是与自己父亲有关,很有可能就是其中一位。

  老妇打开了结界,将五人请入到了木屋之中。

  木屋简陋无比,若不是这是在危险至极的东狂林,楚暮甚至感觉是进入到了贫穷的山村房屋内一般,显得非常的清苦。

  楚暮先经过一番大致的介绍,禀明了自己名字身份。

  老夫妇也大概说了他们的姓氏,没有提及名字,但却说了他们各自的称号。

  老夫妇的称号当然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楚暮这一代人肯定不可能知道。

  不过,穆清伊和这两位老人似乎颇有些渊源。

  “原来nǐ是穆王的后人啊,如今的穆氏应该大不如前了吧?”韩老人说道。

  穆清伊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也不奇怪,nǐ们穆氏一直都是阴盛阳衰,哈哈……”韩老人笑了起来,倒是一语点破了穆氏衰落的原因。

  这让穆清伊陷入了不小的尴尬,事实上穆氏确实是阴盛阳衰,到了自己父亲那一辈就是唯一的男独苗,姑姑们要么意外身亡,要么已为人妻,现在直系穆氏接班人就只有穆清伊一个。而且她自己也是女的,一不小心从了夫姓,穆氏就差不多结束了。

  “这丫头呢,身上一股灵秀之气。想必是一位灵术高超的灵师吧?”温老妇问道。

  “我妻zǐ,叶倾姿,是应荣的弟zǐ,这位是她的哥哥叶纨生,也是应荣的弟zǐ。”楚暮介绍说道。

  楚暮也知道两位老人是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不方便说起楚天芒的事情,楚暮现在只能够按捺下自己迫切的心情。

  “哦,应荣……那个来自云门外的人。”温老妇点了点头。开口道,“难怪学了一手好灵术。”

  “云门是什么?”楚暮不解的问道,刚才他们争吵的时候就听到了云门这个词。

  “是一个通道,具体是什么我们也不清楚,只有去过的人才知道,但那里被下了禁制,普通人是无法走过去的,nǐ父亲走过去了。并且带了一个人回来,这个人就是应荣。事实上云门算是一个疆界,身为疆界的主人。是不允许疆界之内的人过界的,nǐ父亲就是因为这个触怒了盟主。”温老妇说道。

  而这个时候韩老人瞪了她一样,让她该住嘴就住嘴。

  从两人的颜色和话语的隐晦中,楚暮能够感觉得到事情肯定不仅仅是一个云门的问题。

  看得出,两位老人都对盟主有些忌惮,如果说他们也参与了封口风波的话,那么他们应该和其他知情者一样用灵魂发过誓。

  “那这丫头呢?”温老妇转开了话题,想来这些话应该是会找机会和楚暮单独说的。

  “沈月,魇魔宫的公主,沈秋的女儿。”楚暮说道。

  “沈秋?”温老妇和韩老人面面相觑。看他们满眼茫然的样zǐ,很明显压根没听过这个人。

  这让沈月也一脸尴尬,忽然感觉自己堂堂的魇魔宫公主身份在这里好像是最微不足道的,这两个老怪物真不知道是哪个时代的强者了。

  这个时候,叶纨生凑到了沈月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以后别人介绍nǐ的时候。肯定是用‘叶纨生的妻zǐ’的描述,而且听到的人表情一定非常震惊,然后对nǐ恭敬有加。”

  沈月脸颊立刻就红了,嘀咕了一句。

  不过,很快叶纨生又加了一句:“因为我叶纨生是天下王楚暮的大舅zǐ!”

  听两位老人说了一些很久以□前的故事,五人都是万分惊讶,因为很多被世人认为是历史的事情,却被两个直接经历过的老人说成是无稽之谈,而真实事件相当的不可思议。

  两个老人明显是很久没有客人来拜访了,话说个不停,直到快入夜了,○才为众人准备晚餐。

  坐在篝火前,晚饭后五人又开始听两个老人说故事,时不时还会面面相觑的看着这对老夫老妻当着他们的面争吵。

  “他们感情可真好。”叶倾姿靠在楚暮肩膀上,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看着两个为了一件过去的事争执得面红耳赤的老夫妇。

  “以后我们也可以找个环境好的地方隐居,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楚暮在叶倾姿耳边低声说道。

  叶倾姿抽出了小手,捏了捏楚暮,佯怒道:“就不会用别的词了嘛?”

  “呜呜呜~~~~~~~~~~呜呜呜~~~~~~~”

  正打情骂俏的时候,忽然黑魆魆的山林之中传出了幽幽的啼叫,让人感觉像是婴孩在哭泣。

  这个时候一旁啃着烤肉满嘴油腻的小莫邪抬起了头,看了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抱着烤肉飞快的爬到了最高的树冠上。

  “这好像是妖狐的叫声。”叶倾姿仰起脸询问道。

  楚暮点了点头,这的确是妖狐的叫声,小莫邪的啼叫的时候和那声音差不多,但不会显得那么尖锐。

  片刻后,小莫邪已经从树冠上跳下来了,小爪zǐ上居然还捧着那香喷喷的烤肉……

  楚暮苦笑的帮这贪吃的小家伙拿着它的美食,开口问道:“怎么◎样,是nǐ的同族吗?”

  小莫邪点了点头,呜呜的叫了起来。

  楚暮还没有来得及翻译,停止了争吵的韩老人开口说道:“估计那群妖狐又要开会了。”

  说到妖狐,楚暮这才想起来,自己前☆来东狂林可是寻找狐寺的,两位老人在这里隐居多年,想必应该知道狐寺的所在。

  “狐寺?nǐ是从哪里听过这个词的?”韩老人愣了愣道。

  “从妖境内的守护者赦罪之狐雷君那里得知的。”楚暮回答道。

  “妖境?什么妖境,nǐ说下具体位置。”韩老人神色认真了几分。

  楚暮看向了穆清伊,穆清伊代替回答道:“过了天山西麓,一直朝着北的方向,那里有一片禁制的区域……”

  “n○ǐ说的是雷劫空间?nǐ们跑到那里去做什么?”韩老人立刻就点破了。

  穆清伊将自己凤凰重生的事情大致描述了一遍,但韩老人还是皱着眉头,看样zǐ应该对楚暮他们闯入到雷劫空间有些不满。

  “□记住了,以后再遇到这种地方,前往不要乱闯,尤其是nǐ们所说的那个阵谷,谁告诉nǐ们不召唤主宰级魂宠就不会唤醒阵谷封印生物,一旦nǐ们不小心踩到了阵图的某个重要节点上,nǐ们有多少主宰级都得葬送在那里!”韩老人非常严肃的说道。

  楚暮和穆清伊面面相觑,显然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阵谷原来那么危险!

  “别危言耸听,劫阵重要节点只有那么几个,踩中的概率和nǐ们平时走路遇到地陷一样。”温老妇明显是更慈祥,她的这番话也让楚暮和穆清伊松了一口气。

  “总之以后这种地方别乱闯。”韩老人还是叮嘱了一句。

  “为什么称之为雷劫空间,那里有什么特殊的吗?”楚暮对此也非常的好奇。

  “nǐ既然拥有七罪狐,就应该知道七罪狐是被诅咒的生物,它们需要千代赎罪,如果每只罪狐平均在每十年诞生出下一代,那么这个诅咒就将持续万年!”

  万年!!

  这是何等可怕的诅咒,竟然会整★整持续万年之久,而又要有多么强大的力量,才可以让整个种族都背负着这样的枷锁!

  “这……这应该只是传说吧?”穆清伊低声问了一句。

  “传说?很多写在书上的东西确实是传说,但七罪狐的诅咒◇是事实!”韩老人非常认真的说道。

  今天一整天两位老者都在讲述很多事实,并且他们所说的都是由依有据,让五人都觉得他们所说的百年历史才最贴近真实。

  而现在老人说七罪狐的诅咒是事实,这让五人完全下意识的认为是真的,一种莫名的震撼顿时在内心世界中冲开!

  “七罪狐因何被诅咒,这我老人家不知道,但是七罪狐最古远的鼻祖被诅咒是事实,最好的证明就是雷劫空间,事实上雷劫空间才被称之为狐寺。”韩老人说道。

  “这么说,阵谷就是巨型的诅咒图阵?”穆清伊猛然恍悟了,惊声说道!

  阵谷的庞大与浩瀚至今还印在穆清伊的脑海之中,很难想象那个阵图开启之后究竟会形成多么可怕的力量!

  韩老人点了点头,道:“那是赦罪之狐雷君的诅咒,nǐ们说的那只赦罪之狐雷君在东狂林得到了赎罪,这绝对是假的。必定是那只赦罪之狐本身就已经是七罪狐雷君一千代之后,因为栖息离种族诅咒太近的地方,而实力始终被压制着,当它离开了那里,它的实力自然得到释放。这和它来不来东狂林没有关系。”

  (第一章送上~~~~)(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